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313|回复: 4
收起左侧

消灭国家权力——批判郝贵生的假马克思主义思潮

[复制链接]

15

主题

19

帖子

8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3
辣椒 发表于 2018-10-1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消灭国家权力——批判郝贵生的假马克思主义思潮

社会主义是历史发展过程中的阶段性的高级意识形态,是一种社会制度。是在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基础上产生出来的高级意识形态或制度。是量变到质变的必然的飞跃,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共产主义是人类社会的最高意识形态或制度。

因此,郝贵生说“社会主义的国家权力应当用于消灭私有制”的论断是完全错误的,《马克思主义“权力”本质认识的理论意义》完全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公然曲解和歪曲。

马克思主义或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是为无产阶级政治、经济和文化等等服务的。

权力,从广义上讲,就是阶级压迫。一个阶级掌握了权力,就剥夺了另一个阶级的权力,也就使另一个阶级失去权利。使用权力的是阶级,不是国家。就是这样。

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统治阶级需要权力,是为了其在经济上压迫和剥削劳动人民群众,因此,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这叫资产阶级专政。

无产阶级需要权力,是为了在经济上消灭剥削,即消灭私有制,组织起来人民群众压迫资产阶级的复辟和反抗,并对资产阶级进行改造。这叫作无产阶级专政。

这就是权力。

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是各历史发展阶段的意识形态。是由低级向高级发展的意识形态。因而根本不是什么权力。自原始公社社会瓦解后,产生了阶级,才产了生权力。原始社会根本不知权力为何物,因为原始社会是无阶级社会,不存在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现象——史称原始公社。我们都知道大禹治水的故事。大禹治水期间,七过家门而不入,大禹的这种毫无自私自利的精神,赢得氏族人的无可争辩的尊敬。因而大禹治水成为氏族的首领,是整个氏族的无可争辩的认可,而不是通过权力。我们大家又都知道毛主席作的老三篇《纪念白求恩》、《为人民服务》、《愚公移山》和中国工农红军到八路军,再到后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赢得人民群众的无可争辩的尊敬,不是用权力争来的,而是靠着共产主义忘我牺牲精神赢得领导地位的。

剥削阶级掌握了权力,被剥削阶级就被剥夺了任何权力和权利。

那么,被剥削的无产阶级,只有通过革命,通过暴力革命,推翻剥削无产阶级的资产阶级,从资产阶级手中夺过压迫的权力来压迫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只有掌握了阶级的全部权力,建立工人政权,通过国家这个政治形式(对资产阶级是强制的,对人民群众是民主的),才能消灭私有制。没有第二个办法,没有第二条道路。郝贵生在上述两篇文章中对此闭口不谈。

目前的中国,正处于大动荡,大变动之中,正处于大革命的关键的前夜。因此,必须对我国的小资产阶级机会主义进行彻底的批判和肃清。因为他们的言论对工人运动起着负面的消极的作用,在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矛盾中搞折衷,搞调和,企图通过和平过渡来实现社会主义,这是完全的空想。郝贵生、老田、郭松民等等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国家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暴力机关。是一定历史阶段的统治阶级的意志的产物,是一种政治形式。在奴隶社会里、在封建社会里、在资本主义社会里,是统治阶级的意志的产物。它们使用军队、监狱、警察等等暴力机器来反对劳动人民,压迫劳动人民、剥削劳动人民。国家权力的本质是阶级权力。

国家本身没有权力,而是一种政治形式,使用权力的是那个国家中的统治阶级。这个阶级利用手中的权力缓和阶级矛盾,不至于在冲突中将自己被反抗的人民所消灭。这是指资本主义社会以前的阶级权力,这种权力高度集中在中央,反映的是剥削阶级的意志,是对生产力、人民群众生活的极端桎梏和束缚;而社会主义是民主集中制,普遍反映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意志,使人民群众摆脱国家的束缚,彻底实现解放。人民群众的意志集中到中央,是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意志,在由中央制定相应的符合人民群众生活的政策。这叫生产关系不断适应生产力,上层建筑不断适应经济基础。前者是巩固和加强国家机器,后者是摧毁和打碎国家机器。前者体现出剥削阶级是全社会的主宰,后者体现出人民群众是整个社会的主宰。

做为马克思主义者,应该告诉中国的广大人民群众,现在的中国是什么性质的社会,国家是什么性质的国家,是哪个阶级在专政,是什么性质的专政,是哪个阶级的意志,达到了什么程度,发展到了什么阶段,对人民群众有什么害处,人民群众应该用什么方法来解决这个矛盾,哪个阶级掌握国家政权才能对人民群众有好处,哪个阶级掌握政权人民群众才能当家作主,哪个阶级才能消灭私有制,怎样才能摆脱压迫和剥削,等等。郝贵生闭口不谈这些,在那里胡谄什么“社会主义的国家权力应当用于消灭私有制”。

如果人民群众相信了郝贵生的一派胡言,中国重新建立社会主义就遥遥无期,人民群众就只能永远生活在无边黑暗、残酷的压迫之中,永远不能抬头,永远不能翻身,永远不能解放。郝贵生的一派胡言,是制造国家迷信,这种迷信是对人民群众的麻痹,放弃阶级斗争,放弃革命意识。是机会主义,根本不是马克思主义,是反马克思主义,这同考茨基主义没有什么区别,是精神鸦片的制造者,是资产阶级牧师的传播者。考茨基用“兼并”、“交错”等等字眼掩盖帝国主义的实质;郝贵生用“单向”、“双向”、“单数”、“复数”等等字眼掩盖阶级压迫、阶级矛盾的实质。无非是向机会主义者兜售自己的私货,看看有谁愿意弯腰拾取。

郝贵生是站在体制内说话,不是站在体制外说话。就是说,郝贵生把马克思主义资产阶级化了,把马克思主义变成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东西了,把马克思主义变成机会主义愿意接受的东西了。把马克思主义资产阶级化,把马克思主义变成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东西,把马克思主义变成机会主义愿意接受的东西,就是把马克思主义庸俗化。就是说,郝贵生的理论不是经过客观和考察的,而是出自主观愿望和一厢情愿的,不是站在劳动人民立场的,而是站在小资产阶级立场的,不是把社会看成是生动的、立体的社会,而是把社会看成是死板的、平面的社会;看不到社会是运动的、发展的革命的。一句话,从书本到书房的两点一线的考察,是完全脱离实际、脱离现实的东西。把自己的私货硬塞给消费者,却不顾消费者的感受。

“社会主义的国家权力应当用于消灭私有制”?!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一再指出,马克思主义教导无产阶级要摧毁、打碎国家机器。摧毁、打碎国家机器就是摧毁、打碎对国家的迷信,也就是摧毁、打碎对国家权力的迷信。毛主席在这方面做得最彻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列宁、毛泽东在很多场合都反对对国家权力的迷信。郝贵生不是告诉无产阶级要破除和反对对国家的迷信,而是加强和巩固这种迷信。这背离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有多远?!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规定并教导现代无产阶级,革命要破除清规戒律,革命要破除条条框框。对压迫阶级革命,不能用法律条文给以限制,革命是对压迫者的暴烈行动。革命是惩恶扬善,革命是破旧立新,革命是破除国家权力迷信,用不法的暴力的斗争战胜资产阶级,革命不是绣花作文章,不能那样雅致,文质彬彬,从容不迫,革命是暴动。一句话,革命是最权威的东西,是破除迷信,一切障碍都要为革命让路。国家权力的迷信一经打破,革命理论一经为群众所掌握,只能使运动更加集中,更加统一,人民群众一定会集中全力以忘我牺牲的精神向资产阶级进行勇猛的进攻,过火现象是难免的。国家权力是对人的精神、思想、手脚的束缚。无产阶级革命家没有那样去干的,没有那样去做的。革命就是放开手脚,发动群众,向一切压迫者进攻,向一切落后事物、反动事物进攻。正如毛主席所说:“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旧的东西不破坏掉,新的东西就建设不起来。而当我们看郝贵生的文章的时候,无不有一种莫名的压抑感、压制感、束缚感。一句话,给现代工人运动带一顶紧箍咒。当工人运动前进的时候,他就大念咒语,给运动画圈,就像孙悟空给唐僧画圈一样,不让工人运动突破那个圈子。这不是有利于资产阶级不利于无产阶级吗?

根据马列毛主义的教导,反压迫反剥削,必须破除对国家权力的迷信,人类才能实现彻底的解放。反压迫、反剥削的革命,是集体的行动,是集中的行动,是统一的行动。鲁迅的打碎铁屋子思想是什么思想?是摧毁、打碎禁锢,是摧毁、打碎束缚,是摧毁、打碎羁绊。鲁迅的打碎铁屋子思想就是暴力革命思想,这正如毛主席说的,鲁迅与自己的思想是相通的。

在我们的时代,特别是青年群体,要破除阶级固化的迷信思想,要破除国家权力的迷信思想,只有这样,青年才能不断前进,为被压迫、被剥削者同时为自己的解放而斗争,为人民群众的共同利益而斗争。不破除阶级固化的迷信思想,不破除国家权力的迷信思想,就一步不能前进,就不能变成一个自由的人,就不能变成自由发展的人,而是一个处处受制约的、被束缚了思想和手脚的人,被限制在圈子里面,永远没有勇气突破,就只能做一个任人摆布的提线木偶,只能做一个悲戚的可怜虫。因而反压迫反剥削就是争解放,争自由,争光明,因而反压迫、反剥削,只能使革命运动更加集中,更加统一。佳士运动已经为我们指明了这一真理。

迷信必需破除。不破除迷信,中国就不能前进。特色反动统治阶级正在帮助中国人民破除国家迷信,特色暴力残酷镇压和抓捕工人运动的先进分子,暴力残酷镇压和抓捕罢工运动先进分子,暴力残酷镇压和抓捕维权运动的先进分子,一句话,置中国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无比黑暗、痛苦之中,这让中国人民对国家权力迷信产生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产生了动摇,产生了绝望,使全国人民的反抗思想更加集中,更加统一。人民群众已经深刻意识到,要见到光明,实现幸福的生活,必须以暴制暴。

国家权力是政府任命和罢免的政治形式,是官僚主义形式,是资产阶级的特权;而消灭国家权力后则是由人民群众来选举和罢免的政治形式,是人民民主形式,在这里是消灭一切特权。前者由少数决定由谁来镇压人民群众,后者由人民群众决定任免全社会的领导和工作人员,包括党员在内。前者由国家选派“人民代表”,后者由人民群众选派自己的代表。前者巩固国家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谁代表压迫者,后者摧毁、打碎国家权力集中在大多数人民群众手中,消灭压迫。当国家权力被广大的人民群众使用的时候,才能体现人民群众当家作主。只能这样,也只能这样,才能在现实的基础上实现人人平等。这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资本主义永远不会有这种优越性。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郝贵生在引用这句话时把“制度的”三个字给丢了)、“依法治国”、“不忘初心”等等这些花腔,我们只要通过细心的考察、观察,就会发现,这些花腔完全是用来欺骗人民群众的。人民群众的权力被“关进制度的笼子”是真的,把政府、官僚、警察的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是假的。当这些花腔提出被应用于全社会以后,政府、警察、资本家对人民群众的人身自由和一切活动,限制得更严了,简直到了白色恐怖的程度,资本垄断空前未有,对人民群众的掠夺、镇压手段更赤裸、更残暴、更残忍、更残酷、更凶残了;而政府、警察、资本家的权力大到了无边,更加不受限制和制约了,更为所欲为、更有恃无恐、更肆无忌惮了。阶级矛盾空前尖锐,贫富差距前所未有扩大,贫困导致阶级冲突前所未有加剧。发表政治观点或见解,应当以当时的经济基础同上层建筑、生产关系同生产力的矛盾、冲突中去进行阐明,而不能以统治阶级的意志或说法上去阐明,也不能以单纯的(主观自愿的、纯粹政治)观点上去阐明。郝贵生离开了这一观察和考察事物的辩证法,因而他的作品就变成了一堆堆砌起来的不堪一击的脆弱的东西。迷信国家权力会有前途吗?会见到光明吗?会达到目的吗?

为战胜万恶的可恶的资本家阶级,我国的优秀青年必须把国家权力迷信的根子彻底地干净地拔除出去。

迷信国家权力是工人运动的绝对的祸害,所以工人运动必须根除这个祸害。社会主义革命不是为了建立国家权力,不是为了建立国家政权,而是为了建立反对国家权力,反对国家政权的政权——工人政权。这个政权不过是一种向无阶级社会过渡的政治形式,是过渡期的必然产物。过渡期有两方面任务,一是为了把人民群众组织起来去镇压和改造资产阶级的必要手段的形式,人民群众代替国家行政;二是组织起来人民群众学会遵守公共的纪律和秩序良好习惯,由人民群众来管理整个社会,来治理整个社会,自己管理生产,自己管理自己,代替国家权力和国家政权。阶级消灭了,没有可镇压的了,工人政权使命完成,光荣退役。

反压迫,争解放,是人类的共同的追求;反压迫,争解放,才能迎来自由,才能实现人的自由发展;反压迫,争解放,只能使运动更集中,更统一。这一光辉的行动只能得到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欢迎,不能遭到人民群众的反对和抵制。

资本主义国家必须靠无产阶级组织起来人民群众去推翻;私有制必须靠无产阶级组织起来人民群众去消灭;社会主义公有制必须靠无产阶级组织起来人民群众去建立;共产主义必须靠无产阶级组织起来人民群众去实现。就是这样,而且只能是这样,而绝不能靠国家权力。镇压资产阶级和改造资产阶级必须靠无产阶级组织起来人民群众去执行——一切社会管理权归广大人民群众——剥夺资产阶级的管理自由,剥夺他们的发言和选举自由,也就是剥夺他们的权力,直到由鬼变成人。在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人民群众本身的落后思想、缺点,必须靠无产阶级组织起来人民群众去战胜和克服,并教会人民群众怎样战胜和克服缺点,而不能靠国家权力。只有这样才能变阶级社会为无阶级社会,才能实现无阶级社会,人类社会才能解放,才能实现人的自由发展。消灭国家权力,实现无阶级社会,必须靠无产阶级组织起来人民群众去实践。国家权力的本质是资产阶级法权思想,社会主义不消灭资产阶级法权思想,就是保留资产阶级法权,就永远不能实现无阶级社会。

现在我们看到,在资本主义国家,是官僚、警察等等行使国家权力和职能。这种权力和职能就是资产阶级专政,是资产阶级压迫广大人民群众。我们同时又看到,在我国的大革命时期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是无产阶级组织起来人民群众来行使国家权力和职能,是广大人民群众压迫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资产阶级。这种权力和职能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国家权力:是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各统治阶级对全社会的管理职能(统治);而社会主义社会对全社会的管理将由无产阶级组织起来的人民群众所代替。这将比由国家权力来管理的社会更先进,更进步,更符合人民群众的需要,这种生产关系更加不断适应生产力的发展需求,上层建筑更加不断适应经济基础。人民群众的首创精神将前所未有爆发,生产、生产力等等将前所未有迸发。人民群众的权利问题,即国家与集体、集体与个人等等,将不再由国家权力、国家政权来解决,而由民主集中制进行统筹解决。社会主义摧毁、打碎国家机器将是丰富的、多样的、灵活的、机动的,是无产阶级组织起来人民群众的全国运动的方式和办法去摧毁、去打碎,并彻底地摧毁、彻底地打碎。这才是马列毛主义的科学性,才是他们的不懈追求。

当全社会不再需要国家权力的时候,代替那国家权力的是人民群众的、集体的、自觉的遵守公共秩序,不是被强迫的;这就像识别香臭和美丑一样,当人民群众认识到臭的、丑的东西的时候,就会自动抛弃,而自愿的自觉的选择香的美的一样。国家一步步退出历史舞台,无产阶级一步步退出历史舞台。在这里,没有阶级压迫,也就不需要用权力去约束人们的行为了,而代之以集体的自觉自我要求进步,向人类更高阶段发展。但是,斗争并不退出历史的舞台,并不停止。落后者要受到批评和促进,先进者要受到表彰和学习。斗争是不断地否定,只有通过不断地斗争,只有通过不断地革命,只有通过不断的否定之否定,社会才能不断更新,不断进步,人类社会才能不断向高级阶段发展。

今天,全国正有广大的青年以自愿自觉自我牺牲的精神加入到工人运动中来,正有广大的青年以自愿自觉自我牺牲的精神加入到反压迫反剥削的队伍中来,他们是自由的青年,他们是解放的青年,他们是中国革命的先锋队的一部分,他们是全国的楷模,他们是全国的榜样,他们是全国的先进代表的一部分。不足的地方当然有;但是我相信,这些不足会在运动中不断地得以克服和改进,达到更加自觉。在佳士运动教训的问题上,是广大青年对国家认识上的不足,这需要在运动中不断地加深教育和转变观念。这是能否把运动推向前进和高潮的关键,也是未来社会主义革命的关键。

青年人是社会机体的新鲜血液,是时代的鲜活动力,青年人的领悟力、观察力和敏锐力是最强的,是冲决黑暗、桎梏、羁绊的蓬勃的朝阳。因此,破除国家迷信,非他们莫属。他们定能克服重重困难,破除国家迷信,同工人运动相结合,把人民群众组织起来,向社会主义革命的光明大道奋勇前进,不断创造光辉的奇迹。

253

主题

377

帖子

134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341
深秋的黎明 发表于 2018-10-1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赢得人民群众的无可争辩的尊敬,不是用权力争来的,而是靠着共产主义忘我牺牲精神赢得的。”

153

主题

221

帖子

82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27
尘封 发表于 2018-10-2 16: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实是最好的教科书。

14

主题

103

帖子

36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62
泽东小学生 发表于 2018-10-16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辣椒瞎扳。
无产阶级专政就是社会主义社会的国家权力,怎么可以消灭呢?
问题的关键在于首先要建立无产阶级的国家,小辣椒扯来扯去,就是扯不明白。
在许多地方就是在制造混乱。

14

主题

103

帖子

36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62
泽东小学生 发表于 2018-10-16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泽东小学生 于 2018-10-16 10:13 编辑

小辣椒的理论是不成熟的,希望他好好地反思,不然总是会制造理论上的混乱。

他在红旗网上制造混乱不够,又到这里来制造混乱了。这样,只能是添加负能量。

在红旗网上是一位反帝国论的打手,现在还是帝国论吗?
思维的浮躁,是他的病根。希望他学的严谨一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1-21 09:18 , Processed in 0.152120 second(s), 13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