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685|回复: 0
收起左侧

把心中的圣地告上法庭 ——一个大学生令人百感交集的打工心路

[复制链接]

331

主题

398

帖子

144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43
红浪风扬 发表于 2017-11-17 20: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把心中的圣地告上法庭 ——一个大学生令人百感交集的打工心路
2017-11-16 刘广可
来源:为劳动者打官司

(一)初心——向往南街而来,学习南街而来,共同奋斗而来

初到南街村,看到高大的主席像,肃穆的朝阳门,整洁宽敞的马路,一排排的工厂,我内心中不由得就对王班长,对我们的师兄顾毅生发出一股崇高的敬意。当时我就感慨,是什么凝聚起了今天的南街村,是什么造就了南街村这一方百姓的乐土?应该是王班长、是顾毅师兄他们的这颗大心。学习王班长、学习顾毅师兄,建设南街村,建设这个共产主义小社区,为这方老百姓撑起一片更加晴朗的天空——我就是带着心中这个强烈的信念,经由老师介绍,来到师兄顾毅所在的南街村,进入河南南德食品有限公司的。



(二)积极带动——希望主人翁精神可以帮助我们建设一个风清气正的企业

刚到南街时,老师教导我们要向习总书记学习。习总书记七年扎根梁家河,融入村民,磨砺品性,从村民们身上汲取了丰富的智慧与力量,我们要像习总书记那样深深地扎根南街这片土地。我们也要去向王班长和顾毅师兄学习,学习他们建设南街、造福南街背后所体现出的坚强与担当。我们同样要向身边的大哥大姐们学习,学习他们的勤劳与智慧。为此,老师再三叮嘱我们要“学习学习再学习”。



(刚进车间的刘广可,对南德食品公司充满期待)

刚到原面车间时,我内心中充满了斗志和干劲,我想着上面有王班长,有顾毅师兄,下面又有我们这么多的同学,我们一定能够让南德公司大变样。不仅能让效益大幅提升,更重要的是我们能够让企业上下团结一心,建设一个能够造福员工、惠及更多人的企业。我们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进入车间之后,我和很多同学一样,认真向老职工们学习,凡事冲在前头,一有空闲,或者帮助身边的职工干活,或者帮他们按摩放松身体,或者积极投入希望解决一些设备上的问题。我们希望以我们的主人翁精神,以我们的任劳任怨,带动身边的员工增强主人翁精神,也尽我们所能传递领导层的善意,增强大家对领导层的信心,希望大家团结起来一起把企业搞得更好。起初面对每天工作十二小时,我就会认为职工们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我们更不需计较这些。

但很快我们发现身边的工人们普遍存在的工作不积极,充满了抱怨与计较,充满了消极与慵懒,多一分的活都不肯干,对领导层充满了不信任,各部门之间更是充满了隔阂与计较。当我们希望大家更认真地遵守纪律,大家会认为我们是领导派来监视他们的。我当时一直很纳闷,为什么工人们整天都是板着脸,为什么大家都怕吃亏,只是把自己该管的工作做完就得了,为什么连厂里公认的劳模——机修工王师傅也满腹牢骚,只是按部就班地等着机器出问题后工人们去喊?我们认为他们不认真,他们却说我们太天真。对于职工们的这种抱怨,我最开始完全没有想到问题会是出在领导层。当时只是想大有大的难处,上有上的苦衷,南德公司有今天的局面,王班长、顾毅师兄他们肯定已经尽其所能了。有很多事情是他们所难以解决的,他们对企业、员工们的公心是应当被充分肯定的。所以更多地认为,问题是暂时的,是局部性的,是需要我们用发展性的眼光去看的。我会认为问题更多地还是出在员工们这边,在于他们只想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刚到车间不久,我就拜了机修工王师傅为师,希望能够跟着他更好地解决设备上经常出现的各种故障。王师傅已经算是厂里公认的勤恳、有公心、有技术的人了。王师傅来南街村干了有二十多年了,他本不是南街人,但因为工作努力、成绩出色,曾多年被评选为南街村优秀职工,后来成为了可以和南街村村民享受同样福利待遇的荣誉村民。我们刚到的这一年,他又被评选为厂里的优秀职工。我还听说王师傅前些年曾因为帮助工友们干活累晕在生产线上。然而,这些年的王师傅已经缺少了曾经的激情,虽然他也还勤恳,仍旧是机修班的主力与担当,另一方面经常都能感受到他心中的牢骚与委屈。

我们还曾为此争吵过几次,我认为他可以更加有主人翁的精神,更加积极地解决目前车间设备遇到的问题,解决不了及时向上反映,上面不解决再向更上面反映,不能任凭问题就这么一件件地拖着,别人偷懒也别抱怨,积极带动就是了。我还拿他当时一直在看的一部电视剧作比较,说你这么佩服于成龙,为什么不学习于成龙,为了厂里的员工更好,就要勇于担当,敢于和不正之风作斗争。王师傅则反问我于成龙背后有康熙在顶着,没有康熙,他于成龙就是有一百个脑袋也都被砍光了。当时我心想怎么会没有康熙呢?我们的师兄顾毅就是啊,再往上还有王班长呢。王师傅说领导不会关心我们是怎么想的,领导就是领导,领导们的事情领导来操心,你们就不要瞎操心。“做好自己的事就行,领导的事情你们不要瞎操心”,班长、车间主任这么跟我们说,几乎身边每一个员工也都这样对我们说。为什么大家如此众口一词,我当时并没有体会到这句话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我以为只是大家不上心,只是大家消极的一种态度。

所以我们一方面以身作则,带动员工们理顺眼前的生产问题,解决设备技术上的难关,同时对身边的员工们提高要求,希望他们能够更有责任意识;另一方面我们积极地跟顾毅师兄等领导层互动,结合具体生产实际提出各种改革改进方案。

但是在接下来几个月的深入中我的认识开始发生了变化。

(三)人不是铁打的,精神无法完全脱离物质,十二小时工作制势在必改

开始我认为,如果大家能够团结起来,一起解决我们生产中遇到的困难与问题,这样企业效益就会上去,企业效益好了我们都可以更轻松,就可以考虑缩短工时,变成八小时工作制。人的觉悟都是可以提高的。每个人都有主人翁的精神,都大气起来,不再计较埋怨,是我们当下困境的出路。我本以为凭借强大的精神力量就是可以战胜当下身体的各种痛苦。

工作久了发现,事情并非我们所想的那样。同学们的身体也开始出现各种问题,几个月下来,很多同学都攒了一些病。自以为身体很棒的我也开始吃不消了。一段时间下来,每天十二小时地工作我也撑不下来。我也渐渐地默认,每天上班时和其他工人一样或是倒班休息或是偷着休息一两次。往后,精力越来越不济,经常睡不好,经常会感慨怎么还没怎么睡又该上班去了。后面开始神经衰弱起来,夜班回来休息却怎么也睡不着,挣扎到下午五点多,只能拖着沉重的脑袋准备晚上的夜班。每当这样挣扎时我都会问自己,是不是我自己太不坚强了,太不投入了。我几次试图证明自己是可以用意志主导住自己的身体的,给自己鼓鼓劲,暂时焕发出了劳动的激情,我是可以十二小时投入工作而不知疲惫的,但往往坚持不了一周精力又不济了。接下来又是一长段时间,神经衰弱的恶性循环。每每困极又无法休息之时,真是撑不住了,或是不断地大吼,或是使劲地掐自己,或是趁人不注意拼命做二三十个俯卧撑,就这样去跟身体较量,就这样忍受着身体的折磨。半年下来,我可以嘴硬说自己身体还行,但我不得不面对这些事实。当我身体忍受着煎熬时,我很少心思去关心身边更多的工人、更多的问题了。我也习惯了自己和其他工人一样半夜里困得没有人形的样子。我也习惯了早晨摸黑而出,晚上摸黑而回,连续好几月很少看见太阳的日子。我也经常会想着偷懒,也会盼着下班,也会窃喜于车间停电。我记得自己曾不止一次地在吃完夜班餐回到车间的路上憧憬可以悠然赏月的时光。

同样折磨我的是,长期地每天这样十二小时下来,对孩子的照顾少了,孩子这边问题也在不断地积累。

每天除了十二小时的工作,还要加上至少两个小时的在家吃饭时间,无论是否睡着都要拿出七个小时睡觉的时间,这样一天只能有两三个小时零碎时间做其他事情了。零碎的时间,稍不留神就没了。这样就很少有时间跟家人交流,很少有时间照顾孩子。我的女儿当时刚刚3岁,老人没在身边,只能提前送她去幼儿园。我和她妈妈都是整天倒班,照顾孩子的时间实在有限,但好在我们一起住的同学很多,能够轮流一起带一带,轮流带孩子睡,轮流送孩子去幼儿园。即便这样时间久了也出现了很多问题。有段时间,老师说了好多天孩子衣服穿得太紧了,可是我们这边要不是接送同学忘说了,要不就是说了我们没想起来买,要不就是匆忙去买又买紧了。结果快一星期过去了,孩子的裤子还是紧的,她自己撒尿时还是脱不下来,后面老师生气了,明天再换不好衣服你们孩子就别送来了。同学们也都很累,孩子的事情还需要我更多操心,所以轮到我上夜班时,白天我基本上都会接送孩子们一次,但上完十二个小时的夜班都会很疲乏,好几次开着车就要睡着了,有时往车里一坐就直接在那睡过去了。

我和孩子他妈陪孩子的时间都很不够,那半年孩子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也急转直下。我们女儿原本是很活泼开朗的,但是到了今年五六月份,大家都明显地感觉孩子状态不太对劲了,情绪经常两极变化,要不就是一副生无所恋的感觉对什么都没有兴趣,呆呆地坐在那啥都不想干,跟人说话也是很小心谨慎,要不就是稍微不顺心了就发脾气大哭。她的身体也是很糟糕,咳嗽、积食、感冒、发烧,不停地循环,这个病刚好,另一个病又冒出来了。孩子很煎熬,我和她妈更煎熬。我们轻易不想请假,我们知道一旦我们请假,身边的工人们就会承担更多,开始请两天假、三天假我们压力都会很大。到了后面孩子的病越来越严重,动辄好几天40多度的高烧,去医院说已经发展成肠胃炎了,这时候我们心更慌了。找到老师同学们商量,大家也认为说什么我得至少请上半个月的假了,要先把孩子的病调理好了再说。这个时候我才硬起头皮找厂里请了半个月的假。



(生病期间的刘广可女儿,神情有些呆呆的)

我自己有了这样的体验,也开始很想知道工人们家里遇到问题都是怎么解决的?慢慢就能想起来好多。

我们刚到车间的时候,我们的热合面岗位上有一个很熟练的女工,我们叫她亚丽姐。她不到三十岁,是两个儿子的母亲,跟她在一起也能感受到她身上那种传统中国妇女的温和、勤恳、顾家,她干活很麻利,抓面又快又准。当我们帮其他班的抓面时,她有时会小声对我们说,干好自己的活就行了,干嘛帮她们,她们又不帮我们。但是我们帮了,她有时也会帮。我们都发现她性格其实挺好的,就是整天面无表情不爱笑。今年年初她家的小儿子突然生病了,据说要动手术,一连请了一两星期的假。后面回来工作了两天,有一天大概因为迟到被班长批评了,在那里止不住地哭,大概也就是那一次过后,她就彻底辞工了。

还有一个九零后的壮小伙小林,是临班的入库工,要把三十多斤重的箱子一层层码八层一人多高,然后运到库房里,十二小时下来要运十吨多的面。他一米八几的个子,外表一股子冰冷的傲气,不经意间才会透露出埋藏在心底的那股孩子般的纯真,他很顾家,家里还有一个不满一周岁的儿子。我帮他码过几次箱子,制止食堂插队乱像时也错怪过他,当时两人差点就要动手了。后面我们一起聊过孩子,他说很喜欢这样跟人说说心里的话,欢迎我有时间多去找他聊天,当他这么说的时候我再一次强烈地感受到了他那冷傲外表下柔软而又孤苦的内心。但后面没等我们进一步深聊,突然有一天就听说他辞工了,原因是干得时间长了,腰累出了病,不敢再干了。



(三十多斤重的箱子一层层码八层一人多高,然后运到库房里,十二小时下来要运十吨多的面)

我班的入库工是时大哥,他四十岁出头,我们会经常帮他码箱子,他性格比较随和,有时爱跟大家开开玩笑,斗两句嘴,但更多的时候也是面无表情。因为卫生习惯不太好,中间调到热合岗位时我们也没少纠正过他。自从小林辞工之后他又被调到入库岗位上去了,他也更小心自己的身体了,经常会说身体是自己的,挣得再多生一场病就花没了,还是要悠着点。他有时害头疼,疼的时候觉都睡不着,活也干不好。后面疼得更厉害了,有一次帮他按摩时,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脑癌,当时我笑着安慰他,哪能那么容易得脑癌,肯定是长期睡不好熬的。后面大家推荐他到附近的针灸所诊疗过一次,再后面员工集体体检时他忽然不见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见到他。过些日子听同学说他住院了,再往后就都联系不上他了。

慢慢地就能串起来了,车间的工人们身上大都是有各种各样的职业病的,腰病、颈椎病、关节病、失眠,这些基本上都是司空见惯的,家里也都是有各种各样的困难的。像亚丽姐她们家,还有我们的班长她整天紧缩着眉头一脸的苦相,她爱人患病在家,儿子管不着,也不愿意提起,还有我们质检员,对她儿子更是闭口不谈,偶尔说一句自己是个很失败的母亲。还有不少大姐家里还有地,有时下了班还要去地里劳动,自己的辛苦就深深地埋在自己心里,对外或者面无表情,或者凶巴巴地大嗓门示人。他们就这样苦熬着,不敢期待有什么改变,也丝毫不想关心别人和这个企业。在他们看来领导就是领导,领导对也好,错也好,你考虑这些徒增烦恼,领导的意志是工人们无法改变的,领导和工人们是不需要沟通交流地,作为工人要么就忍受,要么就离开。

我能感知到车间每个人内心的那份对家庭的担当,对世界的淳朴,但这一切都被日复一日超长时间的生产线工作压抑地麻木了。他们的面孔大多数时间几乎清一色地是面无表情,或是苦相,或是颓相,或是冷相,都是一脸地麻木。每个人的外表都像是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将每个人身上那份身为中华儿女的温情冰封。我和大家一样,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这冰封大家的,首当其冲是这可恶的十二小时工作制。我们越来越意识到,人不是铁打的,精神无法完全脱离物质,十二小时工作制势在必改。



(四)领导们,非不能也,实不为也。工人们,非不怒也,实无力也

从今年年初开始,大家对企业改革的关注焦点就逐渐地汇聚到了改变十二小时工作制这个问题上来。从年初我们老师提出了这个方向、设想,到后来一些同学提出八小时工作制的具体改革方案,到后面我们三四十个同学都开始参与了进来,一起出谋划策,将整体方案更加细化完善。这个过程中我们一直心怀最大的敬意与理解,与以顾毅师兄为首的南德公司领导层沟通交流。一次次会议,一场场详谈,多数虽然我并未参加,但我都听在耳里,挂在心里。我们很想改,但我们也在各个角度试图去理解顾毅师兄他们的看法。顾毅师兄他们指出我们的改革方案有很多问题,提出了很多要求,那我们就一次次完善、调整拿出了一轮轮的改革方案;顾毅师兄他们批评我们太着急了,我们就一遍遍地反思自己这个点上是着急了,那个点上是着急了,这个同学是着急了,那个同学是着急了。

慢慢地我们终于认清楚,真的不是我们着急,核心问题不在我们这。

当我们把改革方案的预算降到九十万时,领导层依然认为成本太高,与此同时公司领导却大张旗鼓地拿出几百万在很低级的植入广告上练手。

当我偶然间听到一个检面小组的女工,在发工资的第二天,一边干活一边喃喃自语道:“干了十年了,干了十年了,才两千多得工资,这么样累死累活,心寒呐,心被伤透了,伤透了……”那一刻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我无法再让她理解公司领导的苦衷,我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她,我只知道这十年的苦与累是我未必能够体会到的,她的话更不像是在抱怨,而是一种透彻心底的寒凉。

我此前无形中屏蔽了领导有可能是错误的这一点,想当然的以为大家都是一家人,工作搞好了,大家自然都好了。为此,我把更多的心思都放在了把机器理顺、把生产流程理顺上面,希望机器的进步、技术的进步、管理的进步可以化解我们工人们所遇到的困难,现在想来我真的是错了。

我最终明白过来,从根本上讲,我们眼里工人们这切身的痛苦,这些黑沉沉的深重的苦难,在顾毅师兄那些公司领导层眼里根本就不是问题,不是痛苦,不是苦难。“不要替那些工人们想太多,不要什么都考虑工人的感受。”“那些工人素质很低,他们就是为着钱来的,他们理所应当吃这份苦,受这份罪。”原来这些话并非我们一厢情愿以为的情急之语,而是他们的心里话,大实话。

“做好自己的事就行,领导的事情你们不要瞎操心”,我终于明白,之所以几乎每一位职工都众口一词地这么说,之所以这句话成为每一位职工心中不可挑战的规矩,不是职工们不想,而是领导们不允许。有我们这么一群身在一线、服从指挥的、团结的、肯吃苦的、一心就是为着这个企业的年轻工人,有着我们老师同顾毅师兄近二十年的师生情谊和基本的理想确认,有着我们对公司领导层充分的尊敬与理解、信任与沟通,尚且丝毫动弹不得,改变不了,普通的个体工人让领导发生改变那更是难如登天。

当顾毅师兄最终拒绝了老师的最后方案时,决裂,我们知道决裂,只有决裂,只能决裂。我们一群人义无反顾地,离开了南德公司。顾毅师兄从此就不再是我的师兄,他的屁股早就坐歪了,他彻底背叛了我们为人民服务的理想与初心。



(五)劳动人民的幸福,需要我们拿起法律武器去捍卫

当我们身处一个资本主义压榨的血汗工厂时,当我们想要像习近平总书记做一个好农民那样脚踏实地做一个好工人时,我们一起努力却发现我们办不到,我们非不勤也、非不诚也、非不刻苦也,实不能也。我们由此更深刻地意识到即便在我们这个幸福的社会主义国家,并非所有人都对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心存珍惜,并非所有人都对普通劳动人民最基本的做人尊严有着最基本的敬畏。相反当官做老爷,做人上人的思想仍就根深蒂固,即便在这个自诩建设共产主义小社区仍就如此。这真是对毛主席、对共产主义极大的亵渎。但是这种亵渎是不允许的,是我们党、我们国家所不允许的。

当我们接触到《劳动法》之后,我们更深地感受的这种力量。我们强烈地意识到,假如我们只把自己当作资本主义工厂的工人,即便我们四五十人乃至更多的工人联合起来,也在资本家的王国里都是何等地无力被动。但当我们跳出来,作为一个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拿起法律武器的时候,我们才意识到我们背后有党、有政府,我们工人是这个社会主义中国堂堂正正的主人,黑暗的十二小时工作制的资本主义阴云上空普照着的是社会主义中国火红的太阳。

现在我同其他34位同学一道,拿起了法律武器,带着在生产线上那段孩子和自己一起遭受煎熬经历的力量,带着像王师傅、亚丽姐、小林、时大哥他们一样曾经受过或者仍在受着黑暗地压榨剥削的千千万万工人们的力量,带着社会主义阳光的力量,我们定会驱散这黑暗的十二小时工作制的资本主义阴云。

亲爱的读者朋友,如果您读了本文深有同感或者希望了解更多情况,请与作者联系:刘广可,电话18239572039 邮箱:498351621@qq.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8-12-13 09:28 , Processed in 0.054668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