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345|回复: 4
收起左侧

德国马列主义党:论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连载)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223

帖子

836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36
尘封 发表于 2017-10-20 10: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论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
(连载)

国际红色通讯 来源:微信号red-news

2017年8月,德国马列主义党(MLPD)出版了《论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一书。该书的主要作者斯蒂芬·恩格尔(Stefan Engel)出生于1954年,曾是一名机械师。现在他是一个自由的出版者。他投身于真正的社会主义事业,并于1968年积极地参与了德国马列主义党的创建。从1975年到2017年,他一直担任党主席。1992年以来,他担任德国马列主义党的理论机构负责人。



▼ 目录

序言

引言

第一章 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是帝国主义世界体系的必然特征

第二章 被压迫国家的经济和阶级结构的变化

第三章 国际生产的重新组织和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

第1节 国内垄断者与国际垄断资本:从单方面依赖到渗透

第2节 从对帝国主义的新殖民主义依赖到作为新帝国主义国家而独立的道路

第3节 新殖民主义的危机破坏了旧帝国主义的绝对统治

第四章 2008-2014年世界经济和金融危机推动了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和迅速发展

第五章 一些特别有侵略性的新帝国主义国家

第1节 中国是最强大的新帝国主义国家

第2节 新帝国主义俄罗斯的复兴

第3节 印度次大陆上的新帝国主义统治

第4节 处在欧亚十字路口的新帝国主义土耳其

第六章 反对社会沙文主义、机会主义和教条主义的必要斗争

第七章 帝国主义的新特点和总的危机倾向

列宁关于“新帝国主义国家”的重要语录

▼序言

一系列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和发展,急剧地挑战了帝国主义世界体系的现存结构。因此,有必要对这一现象进行分析。

在列宁开创的对帝国主义分析的坚实基础上,通过辩证唯物主义的方法,从1968年起,德国马列主义党在根本上对一系列新现象和基本变化进行了正确的分析: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苏联和中国的资本主义复辟、新殖民主义的出现、国际生产的重新组织以及环境危机的发展。本书建立在德国马列主义党的意识形态-政治路线的基础上,是按照党的理论机构“革命之路”(Revolutionärer Weg)的纲领性文件和体系编写的。

2011年,《国际社会主义革命的黎明》(Dawnof the International Socialist Revolution)一书首次提出了关于新帝国主义国家出现和发展的理论。本书的分析,将进一步为这一有根据的理论提供科学依据。

这一分析将在讨论中促进工人、妇女和青年群众提高觉悟。另外,在关于俄国十月革命100周年的讨论中,本书提出了德国马列主义党对国际革命和工人阶级运动的态度。



斯蒂芬·恩格尔,2017年7月



▼引言

目前正席卷世界的,是充满动荡和戏剧性的巨大冲突、激烈的群众斗争和意想不到的转向: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土耳其法西斯专政的建立、叙利亚无休止的战争、乌克兰的武装冲突、美国和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挑衅、美国和朝鲜之间公开的核战争威胁导致半岛冲突的急剧恶化。人们担心的原因是,国际垄断者为了获取最大利润,故意和不负责任地加速破坏人类和自然的统一。

2015年以来,在资产阶级移民政策的危机的压力下,很明显,越来越多的欧洲国家政府主动或被动地向右转。对于德国的默克尔/加布里尔政府也是如此。他们所谓的“反对恐怖主义的战斗”证明了这一点。在这一基础上,正如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那样,公开的反动的种族主义、民族主义、法西斯主义的运动和政党的力量增长了。

同时,在工人阶级和广大群众中间,我们也看到了他们情绪的进步变化的开始。现在,这一运动在规模、多样性和内容上都远远超过了70年代反对越南战争的抗议。一个批判社会和超越国界的新的年轻运动,正在数十万人中间进行着。这预示着国际革命和工人阶级运动的新的高涨。这一切都是怎样发生的?如何评价它呢?

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已经证明了,社会的变化和剧变的主要原因,既不能在执政的政治家们的大脑和纲领中发现,也不能从新提出的想法和哲学里找到。它们在社会的经济基础中,在生产方式的矛盾运动中,有着自身的物质基础。在这一点上,一系列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是今天的一个中心问题。重要的是,要把这一事实连同它的深层原因和影响一起理解。否则,就不可能明白世界形势的最新变化,从而也就不能对阶级斗争和人类的未来得出正确的结论。

在分析中,德国马列主义党把14个国家确定为新帝国主义国家。它们既在国家大小和发展阶段上有差别,也在社会经济结构和历史方面有差别。这些国家是: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南非构成的金砖五国(BRICS),墨西哥、印度尼西亚、韩国、土耳其构成的迷雾四国(MIST),还有阿根廷、沙特阿拉伯、卡塔尔、阿联酋和伊朗。在一定阶段,这些国家发展出了新帝国主义的特征,这与它们最近的社会发展是分不开的。37亿人生活在这14个国家,超过了世界人口的一半。在其他一些国家,形成新帝国主义国家的过程也已经很明显了。当然,这还有待于分析。

翻译:mud cake

154

主题

223

帖子

836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36
 楼主| 尘封 发表于 2017-10-20 10: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载请附二维码
IMG_20171020_103453.jpg

154

主题

223

帖子

836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36
 楼主| 尘封 发表于 2017-10-20 10: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是帝国主义世界体系的必然特征

在1916年对帝国主义进行分析时,列宁阐述道,资本主义发展的新时代,即自由资本主义向垄断资本主义的转变已经开始。

在19世纪最后三分之一的时间里,英、法等国开始了通向帝国主义的进程。从19世纪中叶起,英国“至少就具备了帝国主义的两大特征” [1](译者注:巨大的殖民地和垄断利润)。但是列宁指出,直到20世纪初,帝国主义才“最终成熟”[2]。

在1916年分析帝国主义时,列宁主要是对新帝国主义国家德国感兴趣。德国只有很少的殖民地;其新的帝国主义的特征更加鲜明:金融资本的统治成为决定性的经济政治基础。

英国是一个“靠剥削广大的殖民地,靠英国银行拥有极大的力量” [3]来创造财富的国家。另一方面,在1871年后,德国迅速地并且比英国更快地发展成为新的资本主义大国。德国的工业产值快速上升,建立了拥有数千名工人的大企业,并且对原料和市场有着的巨大的渴求。

除了德国,美国和日本也是新的帝国主义国家。它们相对于老牌帝国主义国家的优势是,它们建立在资本主义更加先进的生产方式之上;他们“采用了发展资本主义生产的新的角斗方法,采用了优良的技术和无比优越的组织”[4]。而它们的劣势在于,作为其原料产地和市场的殖民地,已经被老牌帝国主义国家瓜分殆尽。这使得它们力图重新瓜分世界,因而格外具有侵略性。

在《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这本著作中,列宁概括道:“如果必须给帝国主义下一个尽量简短的定义,那就应当说,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5]

列宁认为,“一方面,金融资本就是和工业家垄断同盟的资本融合起来的少数垄断性的最大银行的银行资本;另一方面,瓜分世界,就是由无阻碍地向未被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大国占据的地区推行的殖民政策,过渡到垄断地占有已经瓜分完了的世界领土的殖民政策。”[6]

因此,帝国主义国家就是其经济由垄断组织决定的国家;垄断组织越来越使国家政权处于从属地位,并谋求对其他地区和国家的支配。

对于“资本主义的最新阶段”来说,资本输出变得十分典型。它是帝国主义剥削和压迫其他国家的决定性的经济基础。在自由资本主义时代,占主导地位的是商品输出。

在帝国主义的历史上,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原殖民地国家,在特定的条件下一个接着一个地发展成了新帝国主义国家。因此,试图一劳永逸地划分压迫国家和被压迫国家,是教条主义的想法。

注释:

[1]列宁,《帝国主义与社会主义运动中的分裂》
[2]列宁,《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
[3]列宁,《战争与革命》
[4]列宁,《战争与革命》
[5]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
[6]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

翻译:Speakwood

154

主题

223

帖子

836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36
 楼主| 尘封 发表于 2017-10-20 10: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被压迫国家的经济和阶级结构的变化

在列宁的时代,大约存在着20个资本主义国家。今天,在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资本主义都已经成为了占主导地位的生产方式。资本主义对封建主义的巨大胜利,是客观规律所决定的结果。

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殖民政治,与权力机关的扩张、武器生产的巨大增长是相联系的。正因为如此,国家变得愈发重要了。它从广义的资本的代表变成了一小撮垄断资本家的代表。在1917年,列宁就已经发现了从垄断资本主义向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转变:

“垄断资本主义正在向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转变,由于情势所迫,许多国家实行生产和分配的社会调节,其中有些国家进而采取普遍劳动义务制。”[7]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存在的是托拉斯和辛迪加的垄断;一战开始后,则出现了国家的垄断。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所有的帝国主义国家都完成了从垄断资本主义向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转变。1979年,威利·迪克胡特(Willi Dickhut)在他的著作《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State-Monopoly Capitalism in the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一书中定义了资本主义社会秩序的这一新性质:

“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意味着:国家对垄断统治的完全征服;垄断者机关与国家机关的相互融合;垄断者建立起对整个社会的经济政治的统治。”(p. 69)

国家垄断的政权,是“资本主义民族国家组织的最高形式”。[8]它是现在快速进行着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国际化的必要条件,并且标志着帝国主义世界体系发展的一个新阶段。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民族解放运动粉碎了旧的殖民主义体系。从那以后,资本输出成了帝国主义殖民政策的最主要手段。从结果上来看,前殖民地国家虽然取得了形式上的独立,但仍然是跨国垄断企业的附庸。新殖民主义诞生了,而发展中国家则成了它输出剩余资本的场所。

在1945年之前,世界上仅有几百个这样的跨国垄断企业。而到了1969年,它们增长到了7300个,并且拥有27300个子公司。在列宁时代尚处萌芽阶段的国际垄断者,如今加速了对全世界的瓜分,这已成为现在世界经济的主要特征之一。

对国际垄断者而言,向帝国主义国家输出资本是相当有吸引力的选项,因为那里发达的生产对资本有着巨大的渴求。这种资本输出极大地加速了帝国主义资本的相互渗透和联系,并由此成为资本主义生产加速国际化的驱动力。

另一方面,对殖民地的资本输出被集中到最有利可图的项目上,以便获得最大的利润。威利·迪克胡特(Willi Dickhut)正确地指出了其中的目的和手段:

原材料、产品市场和投资——这是所有垄断资本家们共有的帝国主义目标。为了达到这些目的,垄断资本家们无所不用其极:外交阴谋、贿赂、利润分配、敲诈、威胁、腐败、在军官的协助下实行军事政变、用雇佣兵或自己的军队进行军事干涉等等。[9]

在新殖民主义的附庸国家内部,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扩张,民族资产阶级与工业无产阶级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在来自帝国主义国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贷款的协助下,这些国家内部的资产阶级建立起了大量的工业生产设施。

然而,资本主义工业一旦开始,其资本就会以规律所规定的方式趋于集中和垄断。从民族资产阶级或其利益来说,民族私有的、半公有的和国有的垄断企业,日益与国际集团紧密联系起来。1993年,在《新殖民主义与民族解放斗争中的变化》(Neocolonialism and the Changes in the National Liberation Struggle)一书中,我们说,在一些国家例如阿根廷、巴西、印度和韩国:

被压迫国家的大资本或多或少地依赖于帝国主义者。它们臣服于帝国主义者的控制,并且成为国际垄断资本控制受压迫国家的社会的工具。(p. 109)

在这些新殖民主义附庸国家,国内垄断的发展有一个根本的先决条件,那就是资本主义大地产和工业、银行以及商业资本的融合。这适用于所有因为特定社会经济条件而受到跨国垄断资本在资本输出方面特别青睐的国家。它们绝大多数都有着广阔的土地、丰富的资源、大量的人口和相对发达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它们还拥有相对完善的基础设施、巨大的劳动力储备,或是有着新兴市场的必要条件。新兴市场的发展,主要是在小农经济向资本主义工农业生产转变的过程中。

国内垄断的形成,是新帝国主义国家出现的必要经济起点。

在1980年,巴西、墨西哥、印度、南非、土耳其和韩国一共拥有21个跨国垄断企业。到了1990年,它们增长到了28个。但它们仍然紧密地依附于帝国主义者;它们成了帝国主义者的代理人,并根据帝国主义的需求影响其政府的决策。

注释:

[7] 列宁,《为维护关于目前形势的决议而发表的讲话》,1917年4月29日(5月12日)。

[8] Twilight of the Gods – Götterdämmerungover the “New World Order”, p. 241

[9] State-Monopoly Capitalism in the FederalRepublic of Germany (FRG),Part I, p. 58

翻译:卡尔.T.买买提

331

主题

398

帖子

144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43
红浪风扬 发表于 2017-11-14 21: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国际生产的重新组织和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上)

新殖民主义的从属国不得不用自己廉价的劳动力为国际垄断企业生产半成品,并低价出售原材料,或者被迫购买特定的商品。在军事事务上,帝国主义大国也对它们保持着严密的控制。帝国主义大国迫使它们高价购买武器装备,并通过派驻军事顾问、将它们卷入军事行动和建立“军事同盟”等方式紧紧地控制着它们。

这些国家的工农业工人所生产的剩余价值,其中很大一部分进入了国际垄断企业的口袋里。因为缺少资本,新殖民主义的从属国不得不从大的外国垄断银行那里借入大量难以偿还的贷款。这造成了巨大的债务危机,并进一步发展为新殖民主义更深重的危机。从1980年到1989年,新殖民主义从属国的总人口占全球人口的比例,从74%增长到了76%。然而,在同一时期,它们在全球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例,却从23%降低到了17%。[11]

在20世纪90年代初,帝国主义国家用新自由主义政策来回应对这一新情况。它们的目的是,缓解这一危机,并刺激新殖民主义从属国的市场的进一步增长。结果,这些国家的经济更加完全地依赖于帝国主义国家和国际垄断企业的国际生产和再生产过程。这也促进了新市场的增长,并给国际垄断企业的过剩资本提供了投资机会。

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国有企业的私有化就成了实现这一目的基本手段。从1992年到2001年,仅拉丁美洲就有超过1000家国有企业被出售给私人以获取收益,其总价值大约是1500亿美元。[12]在2003年的《“新世界秩序”下的诸神黄昏》(Twilight of the Gods – Götterdämmerung over the “New World Order”)一书中,我们写到:

国有企业被私有化并出售给国际垄断企业,体现了新殖民地国家中国际生产重新组织的核心。这种出售的扩大,可以从外国直接投资的快速增长中看出来。1980年到2000年,国际垄断企业们在这些国家的投资增长了10倍多,从1150亿美元增长到12060亿美元。

今天,拥有约90万家子公司的11.4万个国际垄断企业,塑造了世界经济的模样[13];在这些垄断企业中间,有500家国际超级垄断者,它们是国际金融资本的领导者。这表明了资本主义生产的规模巨大的垄断特征。

20世纪90年代以来,国际生产的重新组织,异常地加快了新殖民主义从属国的本国垄断企业的形成过程。

从1980年到2015年,工业占各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持续上升。在印度从24.3%上升到29.6%,在土耳其从23.8%上升到26.5%。另一方面,在中国却从48.1%下降到40.9%。但是,这绝不是工业产出下降的迹象。实际上,工业中越来越多的劳动力被迫以外包业务为生,以承包的形式工作,他们成了中介工、合同工、季节工等等。在许多情况下,他们被错误地统计为“服务提供者”。然而,“服务行业”从业者的大多数,是属于狭义或广义上的工人阶级。在中国,这一群体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出现了爆炸性的增长:从22.3%增长到50.2%。这一数字,在印度从40.3%增长到53.0%,在土耳其从49.7%增长到65.0%,在俄罗斯从33.0%增长到62.7%。

从整体上说,这一发展导致农业在这些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例下降了。从1985年到2015年,这一数字在中国从29.6%降到了8.8%,在印度从35.4%下降到17.5%,在土耳其从26.5%下降到8.5%,在俄罗斯从16.8%下降到4.6%。[14]

国际垄断企业让农业领域的资本集中和国际化水平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农业产业化涉及到了农药行业、农用机械工业、食品行业以及食品零售业。新的本国垄断企业成了巨大国内市场中的竞争者。巴西的JBS公司,在1953年成立时只是一家小型屠宰场。到了20世纪90年代,在农业工业化的基础上,它发展成了巴西的主要肉类供应商。而到了2010年,它已经跻身世界最大肉类生产者的行列中了。[15]

城市人口的高速增长,尤其清晰地反映了社会经济结构所发生的变化:从1980年到2014年,在这14个最重要的新帝国主义国家,城市人口所占比例从30.3%增长到了52.0%。[16]

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垄断化,影响了生产、贸易、运输和通信,影响了经济、科学和文化的各个行业。这是以金融行业的国际化为基础的。而资本急剧的集中化和中心化,是金融行业国际化的必然结果。

全球生产的重新组织开始于20世纪90年代,它把全世界现代工业生产的工人的培训都标准化了,从而创造了一个国际劳动力市场。它还渐次影响到了人类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例如医疗和教育领域。由于私有化和向国际垄断企业的转让,这些行业也采用了工业化的生产方式。

在私有化的浪潮中,本国的垄断企业也开始崭露头角并发展壮大;它们逐渐完成了自己的目标。在巴西,矿业公司淡水河谷公司(Companhia Vale do Rio Doce)于1997年完成了私有化。今天,巴西淡水河谷公司以及是全球铁矿石市场中的龙头老大。[17]上世纪90年代,韩国政府逐渐降低了它在浦项制铁公司(Posco)中所持的股份。在2015年,浦项制铁公司是世界第四大钢铁集团公司。[18]

大部分新殖民地国家被摧毁了。它们独立的工业基础已不复存在,而国家内部也四分五裂。然而,其他一些新殖民地从属国却发展成了新帝国主义国家。这是怎么回事呢?列宁定义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般规律: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各个经济部门和各个国家在经济上是不可能平衡发展的。”[19]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实力是随着经济发展的进程而变化的。”[20]

注释:

[11] Neocolonialism and the Changes in theNational Liberation Struggle, p. 253

[12] Peter Rösler, Ausländische Direktinvestitionenin Lateinamerika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in Latin America), www.ixpos.de, 29March 2002

[13] www.unctad.org/wir Webtable 34

[14] World Bank, World DevelopmentIndicators; Russia only from 1989

[15] www.sueddeutsche.de, 22 May 2011

[16] World Bank, World DevelopmentIndicators, 1 June 2016

[17] www.vale.com

[18] www.worldsteel.org

[19] 列宁,《论欧洲联邦的口号》

[20] 列宁,《论欧洲联邦的口号》



来源:《论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

翻译:一匹年轻的下等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8-26 17:11 , Processed in 0.092136 second(s), 16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