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930|回复: 0
收起左侧

序《哭泣的白云山》

[复制链接]

136

主题

304

帖子

97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72
潇潇雨 发表于 2017-10-18 0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序《哭泣的白云山》

肖衍庆  2011年8月18日


    去年,我曾写过一篇《<哭泣的白云山>——从一篇小说说起》,把小说中李如山的遗书同“改开”初期著名劳动模范叶颖芬的两份遗书相比较,说明如果“改开”一开始,打击的是有觉悟的一代工人,那么,现在即使一个普通工人,也会遭到同样悲惨的命运。这就是说,把工人阶级从国家主人翁地位,一步步推向弱势群体。这是“改开”的基本历程。里面有这样一段话:“当我读到李如山枪杀了六个仇人后,在的士司机帮助下,登上白云山的最高峰,高呼:‘打倒腐败分子!’便从悬崖跳下去,我便也被这一跳惊醒了:我们苦难的人民在被逼上绝路时,也只有这样一条以死抗争的路可走;如果他们懂得了阶级的力量,团结的力量,组织的力量,他们还会走这样的路吗?现在,不论是革命的文艺工作者,还是要革命的同志们,面对苦难的人民群众,都应当去做这种使人民群众‘惊醒起来,感奋起来’的工作。这个工作做好了,革命就有了希望!”   
    在此以后,我又读到众多的评论文章。一类是如何评价李如山的觉悟,一类是如何定性这样一篇佳作。  
    应该说,下岗工人李如山,开始觉悟并不算高,和万千工友一样,听党的话,党叫干啥就干啥。党叫下岗就下岗,下了岗就自谋生路;不会做生意,学着做。但是,他也和万千工友一样,脑子里装的是社会主义,哪里知道“改开”已经把人际关系都彻底改变了,在自己头上出现了剥削自己的老板厂长,出现了又骗又抢自己财产的人,甚至出现了欺压、侮辱自己的法官。这使他终于明白了现在的社会不是原来的社会主义社会了。他从最早的个人复仇逐渐进步到这是阶级的仇,突出的表现就是他在决定枪杀仇人时,特意在胸前佩戴一枚毛主席的像章。在白云山顶上,他面对追捕他的警察和武警,没有把剩余的子弹射向他们,而是朝天放了。这样的理智,使他最后呼出:“社会主义必胜!毛泽东思想万岁!”我们完全可以说,李如山是一位有了初步路线觉悟的工人。  
    有人说,李如山为什么不会成为一个有完全路线觉悟的工人呢?这个问题问得好。因为社会主义革命,路线觉悟是最高的觉悟,是阶级觉悟的集中表现。有了路线觉悟,就会分清真假共产党,就会把斗争的矛头对准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就会把直接迫害自己的仇人和他们的主子——走资派联系起来,就会把个人复仇的愿望转化为反腐败、反卖国、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伟大斗争。应该说,群众的斗争已经出现了这种人物。只是由于各种限制条件,作家还不能如愿以偿地去接触这些人物。随着群众斗争的日益兴起,反映这样工人领袖的作品一定会出现。  
    有的同志称《哭泣的白云山》是一篇新的“伤痕文学”。我明白这是同“改开”初期出现的伤痕文学相对立的。但是,要知道那种伤痕文学是把生活中非本质的东西当本质去宣扬,企图抹黑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为资本主义复辟鸣锣开道。《哭泣的白云山》则不然,它是努力运用毛主席继续革命的理论,观察在复辟倒退下工人阶级的命运;它反映的是现实生活的本质。李如山的死是个悲剧,但它鼓舞着千百万李如山起来斗争。这和“伤痕”不搭边,因此,不可称伤痕文学。在我看来,这样的文学,应该称为无产阶级的新文学。以后,凡是自觉地运用毛主席继续革命的理论,观察现实生活,写出的文艺作品,都应该称为无产阶级新文艺。这种新文艺无疑是社会主义大革命的一支新军。 
    念人同志是一位勤于探索的作家,为工农大众创作了无少新文艺作品,深受广大工农大众的爱戴。衷心地希望他在这条路上越走越宽广!                  


      于 2011年8月13日   北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1-20 21:51 , Processed in 0.065493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