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935|回复: 0
收起左侧

说说莫老爷的道路——序小说《愤怒的玉兰》

[复制链接]

136

主题

304

帖子

97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72
潇潇雨 发表于 2017-10-17 09: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注:梅俏是原中国解放区文学研究会会长肖衍庆同志的笔名。】

说说莫老爷的道路——序小说《愤怒的玉兰》

梅俏 2012年2月24日

写完乌坎村的报道《南国冬天响起的一声春雷》,再读念人写的小说《愤怒的玉兰》,真有珠联璧合之感。正如一位网友在“解放区的天”跟帖里写的那样:“《南国冬天响起的一声春雷》真实报道了乌坎村民自动组织起来为保卫土地而斗争;小说《愤怒的玉兰》描写了主人公莫老爷辞掉政府公务员工作,回到自己的家乡,组织农民起来,开展保卫土地的斗争。这两部作品都是根据当前全国农民暴风骤雨、风起云涌开展保卫土地斗争为题材,对当前左派开展‘三反’斗争,很有启示性,具有深刻的意义。值得一读。”  

作者念人写了南国三部曲。如果说《泪洒珠江》是写改开时代妇女的命运,《哭泣的白云山》是写普通工人的命运,那么,《愤怒的玉兰》则是写基层干部的命运。通过这三个人群的命运问题,深刻地揭露和批判了改开时代的资本主义复辟的性质,提高人们对修正主义篡党夺权危害性的认识。不同的是《愤怒的玉兰》不是以悲剧而揭露,是以战斗胜利而鼓舞人心。  

改开三十多年,党的干部队伍发生了重大变化。应该说,经过人民群众血与火的斗争,广大干部的阶级觉悟和路线觉悟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但是,就其政治态度讲,有相当一个多数,已经蜕化变质,变成了盘剥人民、欺压人民的走资派或者是他们的帮凶。采取中间态度的人,则是被那点工资(饭碗)捆住了手脚,不敢和走资派及其帮凶作斗争。只有极少数具有共产主义觉悟的人,敢于举起斗争的旗帜。小说塑造的莫老爷就是这类人的代表。  

莫老爷原是广南省省城机关的一位副处级干部,他和另一个干部、作家,同腐败分子潘沿美作了九年时间的斗争。结果是没有斗倒腐败分子,却把自己斗到(病倒)医院去了。这种悲剧是有普遍意义的。单纯的反腐败,在修正主义统治下,几乎都是以悲剧收场的。反者,不是遭打击报复,就是遭家破人亡,甚至个人还要搭上性命。这里有一个认识问题,腐败的根子不在个别人的身上,而在资本主义复辟。因此,反腐败、反卖国,必须和反对资本主义复辟联系起来,反到跟上才能反彻底,避免这种个人悲剧的发生。  

莫老爷正是和他的同事们总结了这个教训。有了这个大认识,自然就认识到腐败分子已经“形成了官官相护的顽固堡垒”,“单枪匹马是斗不过潘沿美的”;自己工作的机关“是为少数先富起来的人服务了,不为大多数人服务的傀儡机关”,继续在这里工作,“已经没有实际意义”。他在绝路面前,勇敢地另作选择:“为挽救广大受苦受难的人民大众,为重建社会主义社会,为实现共产主义伟大理想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他毅然决定辞掉副处级公务员职务,回到家乡帮助农民开展保卫土地的斗争。他知道这是“很艰难危险的事情”,但是,他下定这个决心,“出生入死,献出自己的生命,无所畏惧”。当他这个抉择被大作家王学瑞赞同并要与他同行时,他也问王学瑞:辞职后生活怎么办?王答:“九年不发工资,不恢复工作,都煎熬过来了”,还怕什么!两人就是抱定这样一个共同的愿望,回到了莫老爷阔别三年的家乡——琼州省玉兰村。  

玉兰村和乌坎村一样,赖以生存的土地被官商勾结变卖出去了,农民没有生路了,他们要夺回自己的土地,要和官商血战到底。不同的是,乌坎人自己组织起来,闯出一条保卫土地的斗争道路。而玉兰村,群众尚没有觉悟到这种程度,没有组织起来,带头“闹事”的,正遭到迫害。莫老爷回乡,乡亲们像当年土地革命盼红军那样欢迎他;他如鱼得水,很快在乡亲中访贫问苦,扎根串连,组织起一支保卫土地的骨干队伍,开展起声势浩大的“三反”斗争。他热爱群众,关心群众的疾苦,把在斗争中受伤的群众和有困难的群众都妥善地做了安排和解决,受到群众的衷心拥戴;他对敌斗争坚定勇敢,不抱任何幻想;对敌人的阴谋诡计,预料在前,斗争有方。失败的敌人,自然会把仇恨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对他下了毒手——抓捕。他早有预料,从容应对;一有机会,就逃出魔掌。在一位并不相识、但却早有“救星”声望在心的渔夫帮助下,把他送过大海对面,让他在新的群众中,迎着鲜红的太阳,进行新的战斗。  

“闯出一条新路子!”这就是莫老爷为我们千百万要革命干部指明的方向。如果说乌坎村、玉兰村是全国农村的典型,布满了干柴,那么,莫老爷就是这堆干柴的点火者。有了千百万莫老爷,大火将烧遍全国,那是一种多么有希望的情景啊!  

小说在艺术上有两个明显的特点:一个是主人公的心理活动是随着斗争的进展而展开的,没有大段冗长的独白,几句简短的描写,就把主人公的思想点亮了。莫老爷这个把毛主席的教导化作灵魂的人,亲切地耀然纸上。另一个是把现实的斗争有机地同革命时期的斗争结合起来,使人物的崇高理想有着深厚的土壤,达到真实可信的艺术效果。而结尾渔夫搭救,寓意更为深刻:他说明革命者不怕死,是革命者自身的最好保护伞;而人民群众是革命者的天然保护神。  

作者如此站在群众斗争的前沿阵地,写出如此鼓舞人心的作品,说明凡是忠实执行《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   

  讲话》的作家,总是站在人民群众中,为人民而写作,为人民鼓与呼。人民对他们,将会像亲生儿女那样倍加爱护的。  

愿作者在这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  

               2012年春  于北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1-22 03:54 , Processed in 0.099439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