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815|回复: 0
收起左侧

下岗女工最后的自白——谨以此文纪念饿死床上的下岗女工张苏玉

[复制链接]

253

主题

377

帖子

134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341
深秋的黎明 发表于 2017-10-3 08: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转者按:此文根据张苏玉日记而写。谨以此文纪念饿死床上的重庆第二针织厂下岗女工张苏玉和无数命运悲惨的下岗工人们。】

下岗女工最后的自白
作者:星云 2009年4月8日

(谨以此文纪念饿死床上的重庆第二针织厂下岗女工张苏玉和无数命运悲惨的下岗工人们。)

     一周前,我吃掉了最后一点能吃的东西,然后穿戴好衣物,卧在床上,等候这一天的到来。一月前,当我用卖家具所得到的那最后的十元钱买了最后一小口袋米时,就已经知道,自己的末日来临了。我应该何去何从?  

   当年参加工作时,以为社会主义的中国是永远不会抛弃我们工人的。谁知一朝改革让我们“下岗”。原以为下岗必有上岗——社会主义的国家,共产党怎么能不管我们工人呢?!可是,现实把一切幻想砸的粉碎!我们工人被无情的抛弃了!被那些高唱“改革开放好”的骗子们欺骗了!  

   真是悔啊!悔不听毛主席的话!誓把无产阶级继续革命进行到底!悔不好好地学习领会毛主席的教导,与资产阶级斗争到底。悔没有识破走资派的欺骗!居然相信他们也是在搞社会主义。相信他们永远不会让资本主义在中国复辟。  

   真是恨啊!恨那些为富不仁、恃强凌弱的走资派们的凶恶与残忍!他们诋毁毛主席!算人民的帐!疯狂地报复跟着毛主席继续革命的工人阶级!使几千万老工人被迫下岗、失业、丢掉工作!尝尽了被压迫、被剥削的苦难!     

   怀念毛主席啊!您是工人阶级伟大的领袖和保护神!如果您老人家活着,中国工人怎么会落得如此的下场?!想起了那首歌“我们工人有力量……”那个时代多么的美好啊!可现在那一切已经成了永远的过去……    

   回想下岗后的一段时间来。出外找工作所受的白眼、侮辱、欺凌和委屈。心中就充满了恨!从小学的红小兵、少先队员到共青团员、劳动模范,是毛主席共产党培养树立起工人阶级的自尊。现在,全被走资派们打了个粉碎!到处都是找工作的下岗失业工人,到处受到的都是“老板”的白眼。找工作的下岗失业老工人像牲口一样地没有了人格和自尊。  

   除了纺线织衣外别的我什么也不会,只好忍受,只能忍受。可现在只是忍受也不行了,经常要受到那些“老板”“干部”不怀好意的骚扰。从言语到精神,无穷的、无耻的侮辱和折磨,使我已经不能,也无法再忍受!  

   我是社会主义中国的女性啊!不是妇女都解放了吗?!为什么还要受这些无耻的侮辱?!难道他们就没有母亲和姐妹?!毛主席啊!毛主席!如果您还活在这个世界,他们谁敢这样胆大妄为、狂妄无耻?!  

    我恨啊!同样都是人,为什么下岗工人的自尊要受到无耻的欺凌、羞辱?!同样都是人,为什么下岗工人就要屈辱的活在这个社会?!同样都是人,为什么他们吃肉下岗工人却连汤都喝不上一口?!这个特色社会为什么如此的不公平?!

   外面的世界是那样的冰冷可怕、残酷下流,让人无法呼吸。那可怕的赤裸裸的金钱交易,无耻的罪恶欲望,让我恐惧。我害怕极了!我的自尊怎么能再忍受那些欺凌和羞辱?!怎么可以去自甘坠落?是像猪狗那样屈辱地继续活着?还是默默地选择死亡?我想,我已经没有了选择!这个成天都在比吃、比喝、比穿、比住、比嫖、比赌、比没有廉耻、比不择手段、比动物般的享受的堕落世界,还有什么值得我再留恋?  

   我想去的那个地方,可有敬爱的毛主席?可有我那永远都忘不了的、催人奋进的、大公无私的、充满了社会主义阶级感情的温暖的世界……?只好这样了,早死早托生。来世如果还是这个世界,但愿再不做人了,宁愿做一只飞翔的鸟,在美丽的蓝天自由地飞翔,不再受那些走资派、资本家的欺负……。只是没想到要这样去死……是的,我即将要饿死,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我,一个社会主义中国的纺织女工,一个中国工人阶级的一分子,一个生长在社会主义国家的所谓领导阶级的纺织女工,就要即将在这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家徒四壁的、简陋的床上活活的饿死了。感谢你们!感谢你们这些为富不仁的、恃强凌弱的走资派们的改革设计!你们的改革设计,设计了千千万万中国工人被迫下岗失业、丢掉工作、丢掉人格和尊严的悲惨命运;设计了中国工人阶级重新沦为奴隶的全过程;设计了官僚资本家重新骑到工人头上作威作福的阴谋!  

   我,就将要死去了,就要离开这个我们工人用鲜血和汗水创造的世界了。

    贪婪无耻的抢夺我们工厂和财富的人们,看看你们身上穿的衣服,哪一寸布不是我们的双手用一根一根的纱织成的!看看你们手中那些不劳而获的钞票,哪一张上没有我们工人的血和汗!而如今,我,一个年轻的下岗女工,就将要带着无尽的爱和无尽的冤恨,默默地死去了!这不是莫大的讽刺吗?     

    我恨啊!恨自己不是男子汉,没有钢铁般的身躯去反抗这份不公!我恨啊!恨手中没有钢枪,去消灭那些凶狠的豺狼……贪官资本家。到了九泉,一定要去问个明白!为什么要欺骗工人阶级?!为什么要搞资本主义复辟?!为什么要让我们工人阶级再吃二遍苦?!再受二茬罪?!

   我要去找那些革命先烈们,去找毛主席,请他老人家和革命先烈们重回这个世界!再带领我们闹革命!为我们工人讨回公道!也许我的死,会让工人姐妹兄弟们明白,我们已不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这是特色改革时代强加给我们工人的命运!这是我们工人阶级的血泪时代!让我们从欺骗和谎言中清醒过来吧,不要再幻想靠走资派资本家还能重回社会主义的社会!     

   永别了,我的阶级姐妹兄弟们!也许你们早已忘记了针织厂那个青春活泼的女孩,但我会永远的记着你们,爱着你们!永别了,这个冰冷的世界,这个野兽的时代。我就要到九泉之下,去控诉在特色人世间所受的欺压凌辱!我要控诉那些已经死了的和依然活着的贪官资本家们的贪婪无耻与残酷!这就是我离开这个世界前唯一的愿望。

张苏玉事件回顾:

重庆下岗女工张苏玉饿死床上五年后被发现
2015年11月8日

厂花”死家中 五年无人知

她有亲人、有邻居、有同事,她曾是沙区白鹤林的原重庆第二针织厂“厂花”,然而,1964年出生的张苏玉却在家中死亡5年多才被发现,此时的她已成一具白骨。

事件·现场

开锁匠发现床上枯骨

昨日上午11时许,开锁匠唐波接到一笔生意:到重庆市沙坪坝白鹤岭桥头堡2号楼5单元4-4开锁。4-4的门是老式防盗门,也没有反锁,唐波很快打开门进了屋,发现屋内空荡荡的,满布灰尘,好像很久没有住人,他朝卧室瞥了一眼,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只见床上躺着一堆骷髅!这时,请唐波开门的男子也进来了,也看见了白骨,他们吓得赶紧跑出门拨打了110。

民警赶到后,对现场勘察时发现,床上的白骨呈仰卧状,枕着枕头,身上盖着被子。白骨右臂举在头部旁边、左臂平放在腹部,身上的衣服整整齐齐,连扣子都扣得很工整。床上的被褥等都积满灰尘,到处是苍蝇蛹和死掉的蛆虫、老鼠的脚印。经民警勘察,认定死者就是屋主张苏玉,生前系原重庆第二针织厂职工。据邻居的反映和屋里发现的一张苏玉2000年8月8日的天然气缴费单,民警估计张苏玉是在2000年8月8日后死亡的。

在骷髅的头部,放着三本相册,里面大多数是一个漂亮女子的单人照以及她和家人的合照。枕头旁还有一本日记本,上面工整地记录着从1993年到2000年7月的一些日常生活:比如到医院看病、购物的金额等。最后一页日记没有日期,上面写着:一个月没吃肉了,好想吃回锅肉、烧白……这是我最难熬的一段日子……

经法医仔细勘察,整个房间的门窗均完好无损,没有发现任何被人翻动的痕迹,白骨上没有任何由暴力所致的骨折等伤痕。卧室里除了一瓶紫药水,没有发现可疑药物。死者的两只挎包放在衣柜里,没有被翻动过,一些耳环等金饰品也好好地放在一个小盒子里。

据此,法医判断死亡原因是自然死亡。民警告诉记者,从日记、厨房和冰箱里没有发现任何食物以及屋里大量的医院病历、化验单等情况推断,死者死前生活很拮据,身体状况也不太好。

事件·纵深

“失踪”5年家属竟未报警

据悉,请开锁匠的是张苏玉的前夫刘某,昨天开锁是因为张苏玉的厂里要安装水表,找不到张苏玉本人,就通知他去开门。刘某称,张苏玉出生于1964年,他和张苏玉在1998年因感情不合分居,正好张苏玉单位分了这套住房,她就于当年6月底独自搬走了。刘某也记不清张苏玉是什么时候失踪的,由于她没有手机、电话,一直联系不上,找她的母亲和姐妹,都说不知道,他也没有再找了,也没想到要报警。2004年,他向法院提出离婚申请,法院缺席宣判,准许他们离婚。

在现场,张苏玉的女儿露露(化名)独自蹲在角落流泪。今年17岁的她告诉记者,最后一次见到妈妈是在小学毕业的时候,离现在有5年了。她说,她也曾来找过妈妈,但敲不开门,邻居、外婆和姨妈都说她可能回河南老家或者打工去了,她后来也就没有再找了。

发现张苏玉已死后,前夫刘某当即通知了她的母亲和两个姐姐,但当时只有一个姐夫赶到了现场,这位姐夫称,他们几姐妹几乎从不来往,所以都没人发现张苏玉死在了家中。下午2时过,张苏玉的一个姐姐才赶到现场,她称刚参加了一个重要会议。记者问她为何5年来都没想过寻找妹妹时,她只说了一句:“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臭水沟掩盖尸臭味

死者在屋内躺了5年,化为白骨,为什么邻居都没有察觉到异味?

住在4-3的陈先生称,这栋居民楼紧靠一条臭水河,加上附近又有一个垃圾场,一直臭气弥漫,所以大家根本感觉不到尸体腐化的臭味。住在死者隔壁4-5的余婆婆称,有一段时间,楼里老鼠特别多,在张苏玉家里闹腾的声响也特别大,大家都认为是没有人住才导致老鼠猖獗,也没放在心上。得知张苏玉已死于家中5年了,余婆婆被吓得大哭起来,连门也不敢出。

无人知道“厂花”已死

“如果不是安装‘一户一表’,不知道还要等多长时间才能发现这件惨事!”住在底楼的李先生称,张苏玉是原重庆第二针织厂的下岗女工,今年41岁,人长得高挑漂亮,但患有间隙性精神疾病。

据张苏玉所在工厂的办公室主任周长中介绍,在1998年左右,张苏玉买断工龄后便与厂里几乎没有联系,加上张苏玉又患有间隙性精神病,所以大家就更不愿意和她接近。白鹤林社区居委会称,新班子2001年才正式上任,根本就不知道在这之前发生的事情,平时开会主要靠一个喇叭在楼下通知一下,所以,确实不知道张苏玉已经死了这么多年。据悉,张苏玉生前没有享受低保待遇。

每个月负责抄2号楼水、电、气表的王显杨简直不敢相信,死者家的电表在2000年3月份就停止转动了,“我们都以为她出门了”。王显杨回忆称,由于张苏玉在1999年底,去买了一扇防盗门,大家都以为她要出门了,由于平时不好接触,大家也没有在意。

事件·反思

人情冷漠比死亡还可怕

对于此事,重庆市社科院社会研究所所长孙元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人情冷漠比死亡本身还要可怕”。孙称,类似事件时有发生,从中折射出社会目前诸多空白点:邻里关系需要改善、基层工作亟待完善。这个事件反映出的亲情邻里关系表明,这不是一个独立的个案,它已经暴露出生活在钢筋混泥土的都市人群淡漠的交往关系。

每一个人都将经历死亡,但人情冷漠引发的悲剧远远超过了死亡本身,就太可怕了。如果邻居多一点关心、基层多一点细心、亲属多一点爱心,这起悲剧是完全有可能避免的。

由于受到社会转型时期的冲击,人的观念在一定时期内出现了偏离,“现在最需要的是尽快回到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继承的轨道上来——与邻为善、和睦相处、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孙元明称,“我真的是在大声疾呼,抛弃‘各人打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陈腐思想,多献一点爱心,社会才多温馨、少悲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3-20 21:26 , Processed in 0.055460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