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879|回复: 0
收起左侧

探讨与右派的共识问题

[复制链接]

136

主题

304

帖子

97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72
潇潇雨 发表于 2017-9-8 11: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探讨与右派的共识问题
老沈 2017年9月7日

   我认为就总体而言,左右不可能达成真正的共识。理由如下:

1、在改造社会的根本目的上直接对立。

我们的目的是恢复社会主义公有制右派的目的是坚持资本主义私有制。因此,我们所要改造的首先是生产关系,然后才是使上层建筑适应公有制经济基础,也就是文革要达到的目的。而右派所要改造的是现行的上层建筑,按宪政模式使上层建筑更加适应资本主义私有制经济基础。他们不管自觉或不自觉,在群内所宣扬的内容都是为这个目的服务的。他们看不到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正在日益严重地破坏着生产力的发展,已经严重地成了生产力发展的桎梏。按现有的世界生产能力,保证全世界人70亿人口相当水平的衣食住行、安居乐业、消灭贫困,已经足足有余!每当经济危机来临时只能破坏生产能力,可是全世界还有大量的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穷人!全世界资产阶级早已走向了自己的反面,尤其是当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蓬勃发展之时,更显示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内在矛盾的不可克服性。比如,网上讨论的当自动化充分发展之时,工人的求职怎么办的问题,足见以资本的眼光看问题是何等的荒唐和可笑。他们也看不到历史事实。中国有过多次向西方学习,走西方资本主义道路的机会,但结果是老师总是侵略奴役学生,形成外部列强割据、内部四分五裂、社会动荡、民不聊生。无独有偶,一些东南亚国家和拉美国家,往往亦步亦趋地学美国,却是往往经济发展缓慢,未能完成强国最关键的国家工业化,甚至社会动荡、战乱不断。他们更看不到建国后的短短不到三十年时间就完成了西方国家需要一、二百年完成的国家工业化,建立了基本完整的、独立的国民经济体系,保证了近70年的和平稳定。自日本明治维新后,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一个大国完成过工业化,唯有原苏联和中国除外。这些都充分说明了公有制的巨大威力!所以,美国垄断资本集团最害怕的是社会主义公有制,因为公有制才是超级资本寡头的克星,所以要千方百计地破坏已经变味了的全民所有制企业——国有企业。

2、方法论上的根本对立。

这些最基本的历史事实,右派们为什么看不到?除了他们的价值取向和基本目的之外,就是方法论的问题。我们解释世界的方法论是历史唯物论和辩证唯物论。他们运用的是唯心论或机械论。在我们看来,人类社会的发展中生产力是最活跃的因素。因此,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因为生产力的发展在生产关系中产生了阶级分化,因此,人类自进入阶级社以后就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是阶级斗争推动了社会的发展。在右派看来,社会是由精英集团推动发展的,是精英们创设的政策、法令、制度推动发展的。因此,他们大多相信制度万能论。也因此,他们把一些名人的话不管对错、不管是否符合事实,往往奉为信条、经典。在我们看来,现实中的事物是相互联系、相互转化的,是事物内部的矛盾运动推动着事物的发展变化。在右派看来,事物是孤立的、静止的、非黑即白的,是外力推动事物的发展变化的。比如,本群有一个叫张良.赤松子的网友,就把约翰.洛克的《政府论》中的“财产必须私有,权力必须公有”的话当作真理、信条来宣扬。其实,财产可以分为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其中的生产资料投入生产、支配雇用工人、这就直接转化成了权力。运用这种权力赚取利润,权力又转化成了财产。又以新的生产资料投入扩大了的再生产,获取更多的利润,就成了财产和权力的不断转化循环。他们看不到现实生活中权力和财产互相转化的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事实。洛克的这一结论还隐含着资本家阶级对财产私有并传至后代的诉求和对行政权力为全体资本家阶级服务的诉求,但对只有劳力可出卖的工人而言,却丝毫也没有反映他们的诉求。你去问一问任何一个资本家,他们能把决定再生产和支配工人的权力公有吗?

由于他们要维护资本主义私有制,自然敌视马列毛主义,但却把方法论丢得一干二净。所以,他们不懂辩证法,不懂整体和个体、全局和局部的辩证关系,也不去从根本上把握事物的本质特征,仔细辨析事物的区别和联系。所以,在他们的头脑中这个万花筒般的世界无法理清头绪,只能东挖一点、西挪一点来解释世界。他们在思维中往往有严重的唯心倾向,往往以一时之得、一孔之见当作宝贝,自以为得了终极真理。比如,这个“红之音”群友,就认为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是线性提高的,但个体的道德水准的获得是遗传母体的,由于个体的生命有限,所以个体道德水准的提高是循环的。因此,共产主义不可能实现。他不知道道德是有阶级属性的,占统治地位的道德是统治阶级的道德。他不知道道德是调节阶级内部人与人的关系的,因此道德是社会关系的产物,主要地是生产关系的产物,因此道德是不能遗传的,遗传的只是个性。如果能遗传则不是血统论了吗?他还像其他右派一样,把通常所说的“私心”理解为生物的生存欲求,以此论证私有制无法消灭。他们不知道共产主义为何物就不去说了,但把损人利己、无偿占有他用人剩余价值当作人的生存欲求。在前几年的左右争论中有一个叫做“右派大笨蛋定律”的概念,就是基于右派的方法论问题上存在严重不足提出的。

3、现实阶级利益是根本对立的。

左右之争实质上是现实阶级利益搏弈,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是不可调和的,所以也不可能性有总体性的共识。这点上无须展开说明。

当然,在民族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面临亡国灭种的危机之时,右派中的中下层中可能会有一些人因不愿当亡奴而激发爱国之心,在共同对付民族敌人方面有某些共识,但不包括一些上层分子,如宣扬中国应被美国殖民三百年之类的人物,也不包括在群内搅局的一些小角色。因为这些人都是见风驶舵的墙头草,极端重视个人安全和个人利益,在他们他们心中没有民族大义,一有危险就立即缩头。这种情况在前几年就出现过。

所以,不要指望左右合流,不要指望团结改造右派。左派们不要以有几个右派大佬为朋友而沾沾自喜,也不要以说服了个别右派的个别观点而引以为傲。右派中的少数人的转变是靠现实的教育和自悟,不是靠网上的口水仗。右派最有可能的合流对象是因形势的发展而导致的特色派营垒中分化出来的一部分人。因为他们的根本目的相近,即坚持私有制。为避免既得利益被清算,特色派中的一些人早就有改朝换代的愿望,李鸿章就是他们的榜样。子孙后代永远享用着贪污所得。这就是贪官、富豪们把妻儿送往国外,自己在国内继续做裸官或继续官商勾结赚大钱的真实动机。

左右之争的口水仗在网上打了十几年了,有大的收获吗?根本性收获是广大人民群众越来越热爱毛主席了!这才是社会主义复兴的伟力之所在!但这是口水仗的胜利吗?左派是未来社会主义复兴运动的先锋队,不要忘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如果为争论热闹而吸引人入群,扩大影响力,也没有必要这样做。其实,右派在这几年中,进攻方略有了相当多的改进,出现了许多高水准的专业写手。他们不再像袁腾飞那样连泼妇骂街都不如的谩骂,因为他们怕惹众怒。基于同样原因,他们也不敢公开反毛,不敢公然抹黑英雄人物,也不敢堂而皇之地为历史上的汉奸树碑立传。他们把历史虚无主义的武器运用提高了一新档次,运用揭秘真相来歪曲历史全局,利用煽情手法以个别事例或臆造段子以引起人们情感共鸣,或者以百分之九十的存在事实或正确论据得出有利于他们总目标的反动结论等等。群内的右派们是不知道他们的精英们改变策略的原因和方法的,他们没有进步,还停留在前几年的水平上,而且还十分狂妄。

总之,没必要为和几个小右浪费时间和精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6-16 18:57 , Processed in 0.054279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