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037|回复: 0
收起左侧

立陶宛“社人阵”:十月革命的历史经验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当前任务

[复制链接]

136

主题

304

帖子

97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72
潇潇雨 发表于 2017-9-6 19: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立陶宛“社人阵”:十月革命的历史经验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当前任务

来源:国际红色通讯
国际红色通讯,微信号:red-news
This is International Red Newsletter.

2017年8月,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十月革命100周年”在列宁格勒举行。立陶宛社会主义人民阵线(Socialist People’s Front of Lithuania)给会议提交了一份报告,题为《十月革命的历史经验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当前任务》。内容主要包括:十月革命与立陶宛、苏联的资本主义复辟(赫鲁晓夫以来)、当今的形势与任务。

立陶宛社会主义人民阵线的报告(一)

尊敬的同志们,

当我们一起纪念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100周年时,我们有了这样一个机会,不仅要记住这一划时代事件的历史经验,而且要认真地考虑今天的直接现实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迫切问题。

不像1871年巴黎公社社员们的尝试那样,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顶住了直接反对它的军事压力,这在历史上还是头一回。它以苏维埃政权的形式,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工人的政权、劳动人民的国家。在它存在的最初几十年,不仅成功地为社会主义社会创造了物质基础,而且在面对面的军事对抗中,击败了20世纪帝国主义-资本主义最凶残的产物——希特勒法西斯主义。

列宁的理论在这里第一次得到了证实:垄断资本主义即帝国主义条件下的不均衡发展,导致了这样一种可能——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并不是同时在所有文明国家发生,而是首先在一国发生,在国际帝国主义链条的最薄弱环节发生。这与19世纪中叶马克思、恩格斯的预测是不同的。

同时,关于新型政党的列宁主义学说,在实践上得到了证实。新型政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在意识形态上和政治上以列宁主义为指导。当俄国存在革命形势时,“下层阶级不愿照旧生活”,“上层阶级也不能照旧统治下去”,列宁领导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仅有4-4.5万名党员,却动员了数百万人民群众,成功地推翻了亚历山大·克伦斯基的政府,用武装斗争建立了苏维埃政权。

在国内战争的艰难时期,同国内反动派以及前来协助的外国反革命干涉的斗争,证明了即使在最不利的条件下,苏维埃政权仍然有生命力。被称为“立陶宛列宁”的维卡斯·卡普斯卡斯(Vincas Kapsukas)亲身参加了十月革命。据他所说,“没有别的政权可以找到出路”,只有“以广大的工人和贫农群众为基础、保卫其利益、注意倾听其声音的政府”才能克服这样的困难。

“各民族完全平等的权利、各民族的自决权、各民族工人的团结”--列宁在民族问题上的立场表明了苏维埃俄国和布尔什维克党的国际主义精神,激励着原俄罗斯帝国境内的弱小民族从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转入社会主义革命。

立陶宛和立陶宛人民也不例外。在帝国主义战争中,很多立陶宛人被撤到了俄罗斯,或者被征入了俄国军队,“1917年二月革命后,他们广泛地参加了俄罗斯工人阶级的斗争,参加了布尔什维克反对资产阶级临时政府的斗争。”

对于立陶宛人,卡普斯卡斯是这样认为的——“民族身份和社会主义并不对立,除非它成为剥削者的工具。”但是这并不妨碍反革命的民族主义者造谣和诽谤十月革命,从而“让立陶宛劳动人民远离俄国正在继续的革命斗争”,建立“一个资产阶级统治的立陶宛”。

然而,立陶宛资产阶级在德帝国主义占领者的支持下,“一边叫喊着立陶宛要民族独立”,“一边却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其蛊惑是多么的不值钱。它以私人财产的神圣之名,牺牲了立陶宛的独立。”立陶宛共产党人经验丰富的领袖安塔纳斯·斯尼科斯(Antanas Sniečkus)就是这样描述当时形势的。

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第六次代表大会召开时,立陶宛布尔什维克大约有2000名成员。在十月革命前和十月革命中,他们“解释说,只有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取得胜利,立陶宛民族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社会主义革命将在地球上扫除人民自由和独立的敌人。”

所有这些形势都“加强了立陶宛工人、劳苦农民和劳动知识分子的力量。1918年,他们从俄罗斯返回立陶宛,为的是扩大斗争并在立陶宛建立苏维埃政权。”1918年夏末,在从俄罗斯回来的立陶宛革命社会民主党人的倡议下,立陶宛共产党建立了。立陶宛著名的布尔什维克兹格玛斯·安格瑞提斯(Zigmas Angarietis)说,这是“在十月革命的影响下”。

无产阶级革命很快在我们国家爆发了。1918年12月16日,在维尔纽斯的一场群众示威中,维卡斯·卡普斯卡斯(Vincas Kapsukas)宣读了工人和贫农临时革命政府的宣言,宣布德国占领者和当地资产阶级政府已被推翻,政权转到“立陶宛工人和无地少地农民委员会的手中”。

在不久之后,1918年12月至1919年1月,苏维埃政权“扩展到了最大范围,控制了所有的土地”,驱逐了受德国占领军支持的立陶宛的民族主义资产阶级。但是,立陶宛的革命很快被击败了。主要原因是“反革命军队”对于“革命军队”的“优势”。这些反革命军队主要是由德国和波兰的干涉者建立的。

在资产阶级的历史学中,立陶宛民族的光辉历史篇章,或是被粗暴地歪曲,说革命是“由红军的刺刀带到立陶宛的”,或是被简单地遗忘。然而,历史教训留了下来。作为当时革命堡垒的俄罗斯,后来发展成了苏联。



立陶宛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国徽

这场变革是在血和铁的风暴中发生的,它证明了,“在任何地方,没有持续的流血斗争,实现社会主义的计划都是不可能的”,因为剥削者“不会乐意放弃自己利润的来源”。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理论得到了证实:共产党人的目的“只有通过推翻一切现存的社会条件才能达到”。

苏联最光辉的历史经验大概是,在没有资本的情况下,劳动可以进行。正如斯大林所说,“在离开资产阶级和反对资产阶级的情况下”,工人有能力组织自己的生活。十月革命的直接历史结果证实了这一点,打破了所谓资本主义“永恒”的资产阶级神话。

十月革命的历史经验就是这样。

立陶宛社会主义人民阵线的报告(二)

苏联垮台不止是因为戈尔巴乔夫
来自国际红色通讯

然而在20世纪末,苏联和世界社会主义体系瓦解了,全球性的反革命随着“国际共产主义立场的失败”而到来,从而开启了“最黑暗反动的时代”的大门。早在1926年,斯大林就曾预见到苏维埃政权失败导致的这种结果。

关于苏联瓦解的问题,被我们看作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最重大的理论问题之一。正确地解答这一问题,被认为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复兴的条件。尽管如此,这仍然是一个很少被触及的问题,关于它的讨论经常局限于对戈尔巴乔夫背叛行为的声讨。

要认识到,这场反革命不仅仅是苏共领导层的阴谋和背叛,更是一个长期进程的结果。要提到的是,赫鲁晓夫和苏共二十大是“结束的开始”。然而,这些趋势不是从天而降的,它们在斯大林主义时期就已经成熟了。

马克思阐述说,“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断革命,就是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直到在共产主义中消灭一切阶级差别。列宁强调说,“在资本主义统治被推翻后”,“在无产阶级专政建立后”,阶级斗争并没有“消失”,而是改变了它的形式,甚至变得更加尖锐。

遗憾的是,苏共忘记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中详细论述的这些真理。在二十大尤其是二十二大之后,苏共走上了赫鲁晓夫的修正主义道路。他们放弃无产阶级专政,搞去斯大林化,实行“和平共处”原则,企图用资本主义的方法解决社会主义的问题,进而在实践上破坏中央计划体制和民主集中制,并使官僚阶层受益。

正是共产党内部生长出来的特权官僚——“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构成了20世纪90年代获胜的反革命的社会基础。列宁预见到了官僚主义的危险。在为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起草纲领时,他提出要用“全体劳动人民”参与国家管理的办法,来同官僚主义作斗争。

这场斗争的前提是苏维埃政权。在一开始,确定了构成“自下而上”的地方和中央的国家机器的主要细胞,不是地区单位,而是生产单位(工厂和其他工作场所)。1936年苏联宪法通过后,“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的真正统治形式,变成了一个空壳。

尽管如此,斯大林还是正确地指出,社会主义就像资本主义一样,“有着反映经济发展进程的客观规律”。在这些规律之中,国民经济平衡发展的规律,给计划机构提供了正确计划社会生产的可能。但是,这种可能并不一定代表着现实。

如何把这个可能变为现实,如何保存统治机器“自下而上”的结构,这些都是十分必要的问题。这些问题与苏联瓦解的总问题是相关的。这些问题的重要性,可以与马克思、恩格斯从巴黎公社得出的经验相提并论。对于今后创造新的社会主义,它们有着决定性的政治意义。

来源:立陶宛社会主义人民阵线

翻译:mud cake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7-18 08:48 , Processed in 0.362574 second(s), 27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