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364|回复: 0
收起左侧

提高警惕,杜绝忽悠——简评刘武洲《新年串门话“革命”》

[复制链接]

5

主题

7

帖子

3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5
星星之火 发表于 2017-2-6 17: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提高警惕,杜绝忽悠
——简评刘武洲《新年串门话“革命”》

刘武洲写的文章,每一篇看起来都很革命,要仔细阅读才能发现他的狐狸尾巴。此人写文章最常用的手法是文章标题和内容却大量引用马列毛文章,套用大量革命的词汇,吸引读者。但是,却抛开阶级性,然后得出误导读者的结论。

刘武洲的文章表面看似乎都问题不大,符合很多左派同志目前的想法,实际上“毒草”隐藏得很深,危害极大。

例如《新年串门话“革命”》这篇文章就很阴毒。此文混淆阶级界线,忽略“公有制”也有阶级性(社会主义公有制、资本主义公有制之分),故意把今天执政的特色党当作真共产党,号召党员跟着这个特色党来做普通群众的工作,去掉发财致富的梦想,老老实实跟着特色党和资产阶级走国家资本主义道路(在文中就把国家资本主义道路说成是共产主义道路)。刘武洲们,是比张宏良更坏更隐蔽的白骨精。

附:刘武洲文章《新年串门话“革命”》
2017-02-02 刘武洲

大年初四,我的一个叔辈哥哥打电话找我喝酒,说“你嫂子回娘家,我不爱去,过来喝酒”。我本不愿意去,喝酒是个耽误时间的活儿,喝多了醉醺醺的只能睡觉,啥都干不了。不过,我突然想到他有个儿子,从杭州回来过年,听说在那打工还可以,月薪6000元。于是,我便满口应承下来,实际是想发动年轻人“革命”。

酒桌上,我的这位哥哥大赞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党中央的伟大,等等,说:“不过我今年最高兴的事情是年前彩票中奖。”

“哦,中了多少呀,你这么高兴?”我问。

“哈哈,不多,2000多元”,“不是多少的问题,这代表着运气,说明我今年运气不错。”

“哦,是呀,确实是运气不错,哥哥买彩票几年了吧,可花了不少钱呢。”

“是,有快10年了,以前就中个几十块的小奖,这次还不错。说起来,这10年我可差不多花了2万多元买彩票呀,终于见了回头钱了。”

我心里暗笑,花了2万多,现在中回来2000多,就乐成这样,好像那2万多是应该花的。真是为党国做贡献呀。我顺着说:“哥哥你现在一个月4000多元工资,在咱们这三线城市也算过的不错,衣食无忧的,花几个钱玩玩,就当打麻将了。”

“哈哈,万一我中大奖了呢,中个三百万,那多爽!”他说到这,我突然想,对呀,很多人喜欢资本主义,就是因为资本主义给人以这种中彩票的心理,好像每个人都有机会当老板,当资本家,过人上人的生活。其实呢,不说当老板吧,就说能过上比较舒适生活的人也只是百分之几的可能性,绝大部分人还是整日劳苦、勉强度日。虽说现在吃饭都不成什么问题,但其他的,如医疗、房子等问题依然是大多数人的负担。

我问:“小杰呢,过来让他也喝几盅。”“小孩子,就不必了,别影响咱哥俩。”我再三要求,他儿子小杰在里屋打游戏,出于面子,就出来和我俩坐一块,起了瓶啤酒喝。我问他:“小杰,听说你在杭州工作,一个月6000元工资,你爸爸还挺高兴的,你过年也27了吧,该找对象了吧。”

小杰还算是个要强的孩子,三本学校毕业,能有个像样的工作还就不错,这孩子还有点腼腆。他说:“凑活吧,杭州那地方消费高,和这里没法比!”

“就是,哥哥你看,要是月薪6000在咱们这,那可是高工资了,而且一个年轻的娃娃挣这么多,肯定很多姑娘羡慕呀。”哥哥“嗯嗯”了一声。

孩子没有回答我问他对象的事儿,显然应该是没有对象。我继续问:“杭州的平均工资多少?房价多少?”

小杰回答:“平均工资,我也不大清楚,听说是7000多,房价嘛,大概2.5万左右吧。”

我说:“你看,你一个月6000,除去吃喝用度,就算攒一半,一年攒3-4万,可一所房子至少150万,如果你爸爸给你掏个首付几十万,你这一辈子,起码到退休前是不是一直就要还房贷呀!”
提到首付,哥哥皱起了眉头,我说:“哥哥,你和嫂子辛苦一辈子攒够50万没?要不首付咋交啊?”哥哥低头沉默了一会,忽然仰起头,“哈哈,兄弟,我这不就指望中彩票嘛,你嫂子和我这工资,这20年也没攒够30万呢。”

我说:“房子150万,装修,婚礼费,小汽车,起码要200万吧。现在男方没房子,娶媳妇难啊,为啥有那么多剩男呢?”

“哥哥,你说现在社会好,好像是吃穿比以前丰富了,这我承认,毛时代想喝点酒吃点肉确实是很难,这些不如现在,但那个时候也是衣食无忧的呀,如果按照毛主席那种方式搞下来,难道就会不如现在的生活?起码毛主席是保障这些生活基本需求的,房子也无忧呀。”“你现在看起来是钱多了,工资多了,可是福利保障取消了,都是自己花钱去买,我们的消费能力是不是真的就高了呢?哥哥你在这社会还算中产阶级,那些比你穷的人怎么办?”

“那些在外边打拼的人,其实是和你一个心理,总觉得自己可以出人头地,也是一种自以为是吧,可很多年轻人奋斗了十年,到了30多岁,也买不起房子,回老家吧,学的专业还用不上,难道还改行?改行了挣不了几个钱,心理承受不了,于是继续打拼,总是抱着一个‘中彩票’的心理,可就是中不上,中点小奖安慰自己,实际不顶用。就是这种‘中彩票’心理害了无数人啊!”

“嗳,兄弟,别说了,其实细想起来,你说的有道理。我89年结婚,当时我在国企,你嫂子和我结婚也没花多少钱,因为她知道,国企将来都分房子,收入稳定,衣食无忧,现在私企也不分房子,就给两钱,也不顶用。”

“对呀,所以现在看似进步了,其实很多地方是倒退的,年轻人不知道这些,你应该好好给讲讲啊。”我转过身说:“小杰,你知道你爸妈当年结婚的历史吗?应该多了解一下。”

小杰说:“现在处对象就是花钱,所以我也不爱处,女孩子都不咋样。”我说:“不能这样看呢,不是女孩子变坏了,是社会造成的,这社会就是金钱社会,没有钱就玩不转,她们爱钱没错,不是她们的错。你爸爸那个时代就没这么严重,为什么呢?你学过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吧,这就是异化,资本主义社会把人异化为商品,异化为物了。”“不仅女人是商品,男人也是,你打工是吧,就是出卖自己的劳动给资本家,资本家在你身上赚钱,如果他在你身上赔钱,他肯定解雇你了。对不对?”
“叔,道理是这个道理,可大家还是接受这个现实。”

“呵呵,这就是开始我讲的那个彩票心理的问题,年轻人都好强,不服输,觉得自己终归会出人头地的,不会总是穷的,但是这个几率就是百分几呀,当资本家的几率是500分之一,中彩票就是资本家玩老百姓的游戏,让老百姓抱幻想,其实真正的大奖都是人家操控的。何况现在,想实现阶级突破的概率越来越小了,你没听说一个词叫‘阶级固化’?”

“所以,我说首先就是要打倒自己心中的中彩心理,这是一种革命,或者说,即使这种概率真能落在自己头上,那其他人怎么办?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不能让自己的同胞受苦,人活着不能太自私呀。”

“现在不是讲‘共同富裕’吗?如何才能实现呢?不要光是说漂亮话,喊了这么多年,从邓活着的时候就这么说,怎么到现在30多年了还没实现呢?”

“缩小贫富差距,只能是实现公有制。私有制下,你政府也不能随便命令资本家涨工资、加福利,对不对?整急了,资本家跑路。是吧?”

“所以不消灭私有制,尤其是那些大私有制,解决贫富分化就是一句空话,‘共同富裕’就是欺人之语!”

“哎呀,兄弟,找你来喝酒,你这搞上演讲了还,哈哈,来喝喝!”哥哥听了半天终于忍不住端起了酒杯。不过从他们二人的表情看,多少还是有触动,我的一番话就没算白说。

我想,很多共产主义者,毛泽东思想的捍卫者和传播者,不知道怎样发动群众,好像只有走到了田间地头、工厂车间才算是发动群众。其实,方式有很多种,不管是自己的亲戚朋友,还是陌生人,我们都应该有办法。到哪里哪里都是我们的宣传阵地,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就要在群众当中开花结果!

当然,对于不同关系的群众,我们要采取不同的说服方式,最好从生活入手、从现实入手,逐步上升到理论,由浅入深,这样做效果才能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3-26 16:13 , Processed in 0.074455 second(s), 15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