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418|回复: 1
收起左侧

怎样才能防止资本主义复辟?

[复制链接]

14

主题

24

帖子

11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18
东成居士 发表于 2016-11-11 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怎样才能防止资本主义复辟?
东成居士

编者按:重在人人参与

有人说,资本主义已经复辟了,现在研究这一问题没有意义;也有人说,现在提出这个问题,是否定资本主义已经复辟。那么,我想问问这些人,难道因为有人得了癌症已经死了,就不研究癌症应该怎么治吗?我们现在继续研究癌症问题,难道不就是为了找出病因和治疗方法,为的是以后的人少得癌症和得了也有治的办法吗。我们是否该想想,提出以上两种疑问的人,如果靠他们,将来即便革命成功,重新走社会主义道路,也还是会再次复辟,因为他们本身都没有真正考虑该如何避免复辟。

毛主席领导中国人民,经过千辛万苦,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
毛主席在世时,为防止资本主义复辟殚精竭虑、奋斗终生。
然而,毛主席离世后,还不到月余,资本主义还是复辟了。
我们是不是应该探讨一下:

1、资本主义为什么会复辟?
2、怎样才能防止资本主义复辟?

个人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讨论课题,也是我们每个希望中国能够重新走回社会主义道路的共产主义信仰者,应该首先思考的问题。上面这两个问题想清楚了,不但能总结经验教训,明确我们的目标,更好的开展我们的工作;同时,也可以在革命的过程中就提前预防,尽量避免将来革命成功以后,再次出现资本主义复辟。下面我就说说我对这个问题的理解,抛砖引玉。

针对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就要思考5个方面的问题:

1、社会主义国家
2、资产阶级法权
3、巴黎公社原则
4、无产阶级的觉悟
5、文革的目的和意义

我们都知道,社会主义的国家是砸碎了旧的国家机器而脱胎出来的产物,骨子里还会保存有经过几千年演变沉淀下来腐朽的东西。所以,毛泽东说:总而言之,中国属于社会主义国家。解放前,跟资本主义差不多。现在还实行八级工资制,按劳分配,货币交换,这些跟旧社会没有多少差别。所不同的是所有制变更了。

这就是说,在表面上按劳分配是平等的,而实际上是不平等的,因为各个劳动者的劳动能力不同,家庭负担不同,因而各个劳动者所享受的消费品是不一样的。因此,在社会主义阶段,只要有国家机器,就会留有资本主义国家的烙印,就会有资产阶级法权存在。而资产阶级法权,又是产生资产阶级萌芽的土壤。也即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社会主义国家中,随时随刻都会有资产阶级思想的孕育和产生。马克思认为,这些缺点在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即社会主义阶段)中“是不可避免的”,只有到了共产主义的高级阶段,这种不平等的现象才能最后消灭。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对社会主义阶段和资产阶级法权有非常精彩的论述:

“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

“我们这里所说的是这样的共产主义社会,它不是在它自身基础上发展来的,恰好相反,是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出来的,因此它在各方面,在经济,道德和精神各方面都还带着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同上)

“这些弊病,在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在它经过长久的阵痛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里产生出来的形态中,是不可避免的。”(同上)

“这个平等的权利还仍然被限制在一个资产阶级的框框里。”(同上)

“权利决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所制约的社会的文化发展。”(同上)

“随着阶级差别的消灭,一切由此差别产生的社会的和政治的不平等也就自行消失。”(同上)

列宁对马克思的理解以及对国家的定义和性质,做了非常精彩的阐述和解释。

“国家是特殊的强力组织,是镇压某一个阶级的暴力组织。”(列宁:《国家与革命》)

“劳动者需要国家只是为了镇压剥削者的反抗,而能够领导和实行这种镇压的只有无产阶级,因为无产阶级是唯一彻底革命的阶级,是唯一能够团结一切被剥削劳动者对资产阶级进行斗争、把资产阶级完全铲除的阶级。”(同上)

“无产阶级国家代替资产阶级国家,非通过暴力革命不可。无产阶级国家的消灭,即任何国家的消灭,只能通过‘自行消亡’。”(同上)

“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并不是一夜之间就可以完成的,社会主义在马克思的学说里是叫做‘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或‘共产主义社会的低级阶段’。”(同上)

“马克思说:仅仅把生产资料转归全社会公有(通常所说的‘社会主义’)还不能消除分配方面的缺点和‘资产阶级权利’的不平等,只要产品‘按劳动’分配,‘资产阶级权利’就会继续通行。”(同上)

以上几段文字,引自马克思的《哥达纲领批判》和列宁的《国家与革命》。

那么就是说,只有国家消亡了,资产阶级法权才能消失。但无产阶级国家的自行消亡,首要也是必要条件,就是要这个地球上的所有国家,都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并且也要在满足其他条件下的一个逐步的、不断砸碎的过程。

而在这个过程中,要抑制资产阶级萌芽,就必须实行巴黎公社原则。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中,对巴黎公社革命经验进行了精辟总结。最后,马克思和恩格斯都着重强调:公社失败了,但是公社的原则是永存的、是消灭不了的。

巴黎公社原则的核心就是:
(1)把行政、司法和国民教育方面的一切职位交给由普选选出的人担任,并规定选举者可以随时撤换被选举者;
(2)对所有公职人员,不论职位高低,只付给和其它工人同样的工资。

在管理上,只有取消等级,通过实行人民广泛的参政议政(人人的积极参与),一切公职由人民普选担任,接受人民监督,并且人民可以随时随地的对不合格的人员进行罢免;对所有公职人员,不论职位高低,只付给和其他工人同样的工资;在经济上,实行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下的计划经济,人人都有工作。在这样的政治和经济制度下,才能做到政府人员是真正为人民服务。因为,他的位置是人民给的,不是他的上司给的,并会因不合格可随时被选择他的人民更换掉。这种制度在我们的国家,过去有没有呢?1975年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的宪法所规定的就是最接近的这样一种政治制度,确认了我国已进入社会主义社会这样一个历史事实,公有制下的计划经济也是原来所拥有的,短短的二十多年中使新中国得以高速发展,也充分证明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有人否定以上内容是巴黎公社原则的核心,是完全错误的。因为从古到今,发生过无数次的革命,无数次的改朝换代,但唯一提出以上内容并实际运用的,只有巴黎公社做过。因此,才受到马克思和恩格斯的高度肯定。而在巴黎公社之后,也只有毛泽东时代的后期把这些作为制度并实践过。只有坚持这个原则,才能从根本上防止复辟。补充一句,那些片面强调共产党的领导,否定巴黎公社原则,否定共产党必须接受无产阶级大众监督的人,本质上和特色没有任何区别,特色是打倒了皇帝自己做皇帝,他们是要打倒特色自己做特色。

可这些却都可以轻而易举的都给改掉了,而老百姓却没一点反应,甚至还得到很多人欢呼。为什么呢?就是人们的觉悟还没有达到这个的高度,还没有意识到:他们进行的改变,表面上好像是让人民得到了好处,而却失去了人民最根本的东西——说话的权利和人民基本的生存保障!发生这样的演变,本人认为主要有以下三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在新中国建立初期,没有取消等级制度,还需要按劳取酬等。在人们的意识里,受资产阶级法权的影响,就具有资本主义思想萌芽的土壤。无论管理者还是被管理者,在建国后的二十七年中,资产阶级思想都在孕育、生长。当然,这种生长在管理者中更快一些,因为他们比被管理者多拥有一份权力。建国后,如供给制向工资制的转变、以刘少奇当国家主席时期为主打击的“高、饶”反党集团;刘少奇、彭德怀力主推行的军衔制;刘、邓推行的“三自一包”、以刘和周为主打击彭的“庐山会议”等,既是权力斗争也是资本主义发芽的过程。虽然从经济上在不断的从私有制向公有制转换,但资产阶级国家机器不但没有继续打碎,反而是在继续完善;

第二个原因,就是中国人受几千年来,统治阶级为了巩固其统治,而灌输给人民的封建传统思想,诸如“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莫谈国事”、“别尊卑,明贵贱”、“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等的影响根深蒂固。他们已经习惯了,谁掌握着最高权力,谁掌握了话语权,谁就是真理;

第三个原因,是人们对马列主义的掌握少之又少,还不能普遍认识到,巴黎公社原则是根本保证。新宪法刚刚诞生,还没有被人民广泛理解和掌握。当然,我们的政治和经济制度还是在不断的完善过程中,还与巴黎公社原则有一定距离,也并未在人们的意识中,将此作为最终目标。主要方向还是在提高民生、稳固新中国不受外来干扰和打破封锁方面。因此,当他们说这些新生事物都是文革“十年浩劫”的产物时,当他们提出“不争论”时,老百姓也在资产阶级思想的萌动下,在惰性和逆来顺受影响下,在得到了一点本来就属于自己的东西,却以为是他们给的小恩小惠后,听信了他们的宣传,放弃了自己的权利。而作为中下级管理者们,所获得的利益更大,也就更是乐见其成。

如果老百姓的觉悟都很高,能够很清醒的认识到,他们修改这些,都是在损害我们百姓最根本的个人利益,都可以抛弃中庸之道,通过宪法里规定的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四大”来阻止他们,他们还能修改的了吗?1975年的宪法中,保障百姓发言权的“四大”能叫他们删除吗?那么,他们还能走到现在这一步吗?无产阶级能够沦为“弱势群体”,过着现在这样非人的生活吗?所以,要让老百姓有清醒的认识,就需要提高无产阶级的觉悟。只有人人在思想上真正掌握巴黎公社原则,做到真正的人人参与,才是确保保护人民利益的宪法制度不会被篡改,这才是根本中的根本!

那么,我们不是很容易就看到了文革的目的,就是为了消除资产阶级法权所产生的萌芽!实质上,就是对黄炎培在1949年提出的周期律问题所做回答的具体实践。而在文革后的75年宪法中增加“四大”,就是为了遵循巴黎公社原则而在逐步完善制度,作为无产阶级专政的保障;文革发动后,通过人民的自下而上的开展运动,就是为了提高人民的无产阶级觉悟。但这样的提高,并非一次两次运动就可以达到目的,因此主席提出了要七、八年来一次。而文革后,由于主席的离世,他的遗愿未能实现,但经过40多年时间,特别是30多年的复辟,却让无数的人民在经历了血淋淋的痛苦现实之后,觉悟得到了提高,这也正是达到了文革的真正目的和意义嘛。老百姓的觉悟提高了,但还没有团结起来。只有人民团结起来,共同为自己和大多数人争取利益,百姓的权力和利益才能得以保障;只有政府官员们的权力是由百姓给的而非上级给的,他们才能由维上转变为维下,才能真正的去关心百姓的疾苦,才能真正的为人民服务。社会也才能有真正的和谐。

马克思的这个关于共产主义社会两个阶段的原理,贯穿着不断革命论和革命发展阶段论的辩证统一的思想,它指明了无产阶级不应在社会主义阶段踏步不前,应当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并把社会主义引导到共产主义高级阶段。但也不能超越于历史发展阶段而毕其功于一役,企图在条件还不成熟时就要过渡到共产主义高级阶段上去。

对于这个问题,本人想借用两个例子来加以说明。为什么用这样两个例子?因为原来自家有车的很少,很少有人懂得开车和修车,但现在有车的多了,懂得开车和修车的人比过去多得多。虽然还不是完全普及,但过去举这样的例子懂得人肯定很少,不懂得人就会说:有车就开呗,没事总修车干什么?现在举这样的例子懂得就多得多,特别是新手都知道,车哪里就那么容易开的,这里面也有很多学问的,车肯定要经常保养,搞不好是要车毁人亡的。这就和过去真正懂得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和马列毛主义的人少,现在懂得人多了,是一样的道理。一个道理懂的人少,做起来就不容易,懂的人多了,做起来才容易。所以就用这个来举例:


一个修车的例子

假设一辆车只要维护的好,可以永远不需要报废。文革就有如给一辆跑了很久,早就有很多零部件需要修理而没修,造成发动机和很多重要部件必须修理的车,进行了一次大修。出现大的变动,是很正常的事。很多不懂的人(也就是我们这些车的主人)就说了:这车看着跑的还不错嘛,为什么要大修呢?还换了发动机,换了那么多的零部件,大修期间还少赚了很多钱,简直浪费钱财!但却不知道这已经出了大问题的车,不经过大修,是会车毁人亡的!岁数大点的人都知道,过去经常说哪个劳模(司机)三十万公里无大修。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平时保养的好。这车要保持性能好,一直不报废,那就要注意平时的经常保养,和定期的大修。而懂得在平时就经常的进行维护保养,就不必出现必须大修的问题。现在买车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在现实中就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也就懂得了这个道理。

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就是车子新买回来的时候,哪怕有一点疑响、沾一点灰尘都会很紧张,马上要去维修厂看看或者赶紧刷车。而时间长了,哪怕车子跑起来,真的有一些疑响或者有些刮花掉漆,都不会那么紧张,很多车毁人亡的惨剧就是由于这样的疏忽大意造成的。那么如何保养的好,其实这里面有很多方式方法。而无论大修还是平时的保养,其实这个都是有维护手册可以帮助你。

那么,其实文革目的之一是不是就是大修呢?而平时的保养中的紧紧或更换某个坏掉的螺丝,是不是就是时刻的监督和罢免呢?而平时的保养如果做的很好,那么大修的事情是不是就可以少做甚至不做呢?那么,我们对于大修和保养的维护手册,是不是就是保障车辆永远也不报废的根本制度呢?

我们这些车的主人,懂得按照维护手册进行保养,是不是很重要呢?

其实这里有个惰性习惯问题,现在有车的多了,可还是有很多人没车,那就说现在普遍都有的手机或者电脑。刚买回来的时候,都非常爱惜,生怕磕了碰了,有点小问题都十分在意,要翻开维修手册看看或者拿去维修部检查。可时间一久,就没那么注意了,就算有死机、速度慢或者经常信号不好,也无所谓了,将就用了,维修手册也早不知道放哪里去了,也不会经常去维修了。哪一天,实在烦了,就干脆丢掉再换一个。可换车、换房就相对的没那么容易。


一个开车的例子

现在的车分自动波和手动波,顾名思义,自动波不用手工换档,靠内部机械自动调节行驶速度。手动波要靠驾驶者手动调整档位,改变行驶速度。自动相对简单,减少了人为操作,可不管手动还是自动,对于新手都有个熟悉过程。这里,主要说下手动。熟悉小车的一般都知道,前进一般都要分五个档位,大货车甚至有十多个档位。启车必须要用一档,提高到一定速度才不断的切换到二、三、四、五档……,配合油门循序渐进,车就越跑越快。一档虽然不快最高只能每小时10公里,但有非常大的扭力,二档就可以每小时20公里,三档可达到每小时40公里,四档可上升到60公里……如果不经过一档就让车子跑到每小时60公里甚至更快,那是根本做不到的。新手也会经常碰到启车、行车和换档过程中,由于操作不当而熄火,还会经常由于操作不熟练,换档失败或者使车辆剧烈抖动、前冲或者停顿。要想换档平稳,需要的是心、眼、手、脚的协调统一。过去会开车的人少,不懂得其中的关系,人们看到这些问题都不能理解,甚至认为是车出了问题。可现在开车的多了,上述问题也就司空见惯,能够被理解不是问题了。

社会主义就是一辆有无限档位的手动波汽车,文革时期是不是就像是一个新司机,开一辆刚开始挂档的手动波汽车?因为,社会主义没有前人的经验可以借鉴,文革更是让几千年来已经习惯了跪着的人站起来自己做主人的第一次,自然就如一个新手对如何开车不熟悉一样,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做主人。所以,在文革中,即使没有被反对文革的人捣乱破坏和故意误导,都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万事开头难”,这一档的起步也自然不可能有很高的速度。由于不熟练,出现了剧烈抖动也是正常的事情。所以毛泽东告诉我们,文革要七、八年来一次。那这每一次,是不是就是为了提高一个档位、增加熟练程度?每提高一个档位,就会提高一定速度和熟练度,也就是通过运动发现和解决之前出现的问题,总结经验,普遍提高我们的觉悟。通过无限次的换档,提高觉悟直至达到共产主义。这也说明人对事物的认识需要一个过程,一个人一年后、五年后、十年后,对同一事物的认识也一定有所不同会提高,因为人活着就要思考和进行社会实践,通过不断的思考和实践,对事物才有更深入的认识,这就是进步。一个社会的进步还是落后,有赖于生活在这个社会中的大多数,少数人只能影响一时,却不可能永远。人的觉悟也是要逐步提高,想一劳永逸的一步到位,也是绝不可能,而且还会适得其反。有人可能会说,我的手法好,二档起步,猛轰油门,不用三档和四档,两下就直接五档上八十公里。过去懂车的人少,可能还会对这样的人佩服的五体投地,可懂车的人多了,大家都该知道,这样做是会让车提前报废。什么“跑步进入”不是积极,古人把这种违反客观规律的行为,就叫做“拔苗助长”,结果走向反面就是一定的。

国家现在是出现了资本主义复辟,而防止这个复辟正是毛主席当年发动文革的目的之一。主席是在未发生的情况下预见到了复辟,这正是伟人的伟大之处,更是对马列主义理论和阶级产生、发展和斗争的深刻理解,而当时即便在参与这样一场防复辟、反复辟运动的绝大多数人,甚至一些对马列毛主义有深入研究的理论家也不能够真正理解她的意义,一定要通过“三十年温水煮青蛙”,复辟后果尽显无疑,现在理解文革意义的人比那时呈几何数增长,可相对来说,还是只有很少部分的人能够真正理解。更多的人,则是由于环境的原因而不闻不问。认为与己无关,就更不会去思考,也不会去主动的掌握相应的理论知识。那么这个国家在错误的道路上走的也就越远,人民受到的伤害也就越大。这也正说明了如果不普遍提高人民的政治觉悟,去争取和运用自己的民主权力,即便是国家能够重新走上社会主义道路,也同样还是会出现资本主义复辟。

现在讨论这个问题并不是太晚了,而是正当时。因为如果我们不弄懂这些原因,不在我们现在的准备工作中就杜绝产生这些问题的诱因,即便革命再次成功,也同样还会遇到这样的问题,而走进历史周期率的怪圈。百姓如果不了解这些,不提高觉悟,不懂得人人参与,那么在他们看来,也就是谁做皇帝都是一样。他们今天也就根本不会行动起来!

154

主题

223

帖子

836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36
尘封 发表于 2016-11-12 06: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抛弃幻想!造反有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6-16 19:14 , Processed in 0.062307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