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372|回复: 0
收起左侧

绝不容混淆的矛盾

[复制链接]

102

主题

126

帖子

646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646
东风 发表于 2016-10-22 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绝不容混淆的矛盾


从1976年毛泽东逝世之日起,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邓小平等发动反革命军事政变那一刻到今天,已经整整40年有余了。这整整40年,中国的主要矛盾是什么矛盾呢?是人民内部矛盾呢还是敌我矛盾呢?我先把这一话题放下不说,我们去看看人民群众最普通老百姓是怎样说的。

在网络中和在我们的社会中,是经常听到人民群众、那些普通的老百姓是怎样说的。我们经常看到和听到群众、最普通老百姓与政府、警察等等对峙时发出这样的愤怒的声音:你们这些“共产党”不如国民党!你们这些政府官员和城管、警察简直是土匪!日本鬼子进村还小心翼翼,如今的“共产党”比日本鬼子还理直气壮,明目张胆,等等等等。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这充分说明人民群众、最普通的老百姓是觉悟的,是善恶、是非分明的,是认清当前中国的主要矛盾的。从这一点上说来,这些最普通的群众、最普通的老百姓的知识是高于某些所谓高级知识分子的,是高于那些所谓的学者、教授们的。这些最普通的群众、最普通的老百姓都认识到我国当前的矛盾是敌我矛盾,而那些所谓高级知识分子、学者、教授、专家们却远远地落后于最普通的群众、最普通的老百姓,这是极不应该的。那些所谓高级知识分子、学者、教授、专家们把敌我矛盾混同于人民内部矛盾,把资本主义混同于资本主义,这简直是中国最可悲的现象,是一种文化、知识、认识落后于群众的现象,这才是中国最可悲的。我认为那些最普通的人民群众、最普通的老百姓的思想是进步的,革命的;而那些所谓高级知识分子、学者、教授、专家们是远远落后于群众的、是退步落后的,是远远不及最普通人民群众、最普通老百姓的是应该受到最严厉批评的。


在中国解放前的各历史时期,反动派国民党和日本帝国主义对我国人民是奴役的,是压迫的,屠杀、掠夺和镇压是经常发生的。这是什么矛盾?这是敌我矛盾!那么,毛泽东和鲁迅等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是像我们今天的所谓高级知识分子、学者、教授、专家们呼吁国民党和日本帝国主义放弃对我国人民的屠杀和镇压的吗?那么,中国有解放的可能吗?


现在我们回到现实社会生活。在今天,广大的工人阶级正被我国官僚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降成本”、“企业减负”、“改革升级版”等等过程中驱逐出工厂和企业,工人阶级正义罢工,无不遭到残暴的镇压、抓捕、坐牢、杀害等等;农民阶级正在被反动的野蛮政策掠夺并驱逐出家园变成无产者、邓正加等是农民阶级的代表,周秀云、范华培、夏俊峰等是小资产阶级的代表。农民阶级的被驱逐和杀害,小资产阶级的维权被镇压、抓捕和杀害与当今的政府是什么矛盾?是人民内部矛盾还是敌我矛盾?


我国的资产阶级同人民群众的关系是奴役与被奴役、压迫与被压迫、剥削与被剥削、镇压被镇压、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关系。这种关系不是人民内部矛盾,而是敌我矛盾。


我相信我国最广大人民群众、最普通的老百姓都会异口同声地认为当前我国的主要矛盾是敌我矛盾,而反对认为当前我国是人民内部矛盾。这就是我国人民群众、最普通老百姓进步的地方,革命的地方,最聪明的地方,是远远高于那些所谓高级知识分子、学者、教授、专家们的地方。


一个叫作丑牛的、所谓新四军的老兵,发表了一篇题目叫作《敢问路在何方》的文章。这篇文章完全混淆了敌我矛盾,把敌我矛盾混同于人民内部矛盾。这篇文章的思想和观点是远远落后于最普通人民群众、最普通老百姓的。


我对这篇的批评引起了极个别人的反对,有人认为丑牛的奔走呼吁是为民请命。我请问:如果毛泽东和鲁迅也像丑牛等人一样向敌人呼吁停止战争,中国还要不要解放?鲁迅用笔枪杆子揭露敌人的真面目,暴露敌人的丑恶嘴脸;而丑牛却对敌人的嘴脸进行了美化,不是去进行揭露和暴露。那么,丑牛这样的文学是在为谁服务?那么,鲁迅文学的无情揭露和暴露是在为谁服务?那么,鲁迅精神是什么精神?而丑牛又是什么精神?鲁迅是向着群众呼吁、奔走、呐喊,而丑牛是朝着鲁迅相反的方向。中国的悲哀不是人民群众的思想不进步,而完全是那些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完全退步。中国人不乏革命精神,王马玲、夏俊峰、范华培、张剑等等的精神就是中国人民的反抗精神,是同敌人的斗争精神,是革命精神。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们不是眼睛向下去发掘这种革命精神,而是用眼睛向上的“圣人”们“指导江山”“精神”。这叫作什么呢?这叫作脱离群众!


鲁迅写的《淡淡的血痕中——记念几个死者和生者和未生者》,《记念刘和珍君》,相信有很多中国人都读过。鲁迅是把当时的黑暗中国是用敌我矛盾的笔法还是用人民内部矛盾的笔法去写的?鲁迅认为当时的黑暗中国是什么性质的矛盾?而丑牛用的是什么笔法?丑牛认为当前黑暗中国是什么性质的矛盾?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认不清矛盾的性质,认不清主要矛盾,就站不稳立场!就会思想混乱,就会糊涂,就会迷失方向,就会丧失原则。


我在《阶级性、斗争性与革命性》的文章中指出:“作为每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教育工作者,应该去揭露国家的反动性,以此教育和培养、觉悟人民群众的阶级性、斗争性和革命性。好人好事必须同坏人坏事进行斗争和革命,被奴役者必须同奴役者进行斗争和革命,被压迫阶级必须同压迫阶级进行斗争和革命。


今天的王马玲就是群众学习的典范。全国人民,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学生、妇女、老人、儿童,都应该学习王马玲的这种具有革命性质的精神,拿起菜刀、刺刀、铁棍、木棒、砖头、拳头,像凶猛的群狼一样去对待强拆、对待城管、对待警察、对待资本家阶级、对待官僚。人民群众学习王马玲精神,就是革命精神,就是阶级的觉悟,就是解放本身,就是质的飞跃”。



当一个个贪官和暴力执法的城管、警察等等被杀掉或被群众痛击的时候,经常在社会中引起强烈的共鸣、赞扬和支持,这说明我国人民是具有潜在的革命的精神的,这种潜在的革命精神就是推动历史进步的精神。作为马列毛主义应该发掘这种精神,颂扬这种精神,鼓舞群众发掘这种精神,形成普遍的人民精神。这种精神就是反奴役、反压迫的革命精神。这就是对人民群众的帮助,就是帮助人民解放本身。人们这样去做,就是共产主义文化的精神领袖。鲁迅就是这样一个领袖。他让敌人胆寒,让人民振奋。搞调和就是帮助资产阶级压迫人民,不准备让人民解放。帮助人民解放就是帮助人民去掉束缚他们的枷锁,使人民群众的精神思想焕然一新。


我坚定地相信,就是今天,鲁迅在世,他也决不会去干出向敌人请命的蠢事来,更不会干出美化敌人嘴脸的蠢事来;而一定是拿起笔枪杆子眼睛向下,面向群众去燃起阶级仇恨,点燃阶级怒火,把阶级敌人化成灰烬。而不是像丑牛那样眼睛向上,抹杀阶级性,对资产阶级还抱着幻想,对习近平抱着幻想,对十八届六中全会抱着幻想,对假共产党的“从严治党”抱着幻想。美同丑,善同恶,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是不可调和的矛盾,是绝对斗争的矛盾。丑牛在其文章中搞的完全是阶级调和,是错误的。经济基础同上层建筑同样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必须用斗争的方法加以解决。搞阶级调和论就是为资产阶级服务。


执政党是上层建筑,是与经济基础相矛盾的。解决矛盾的方法,就是要通过阶级斗争来解决。所以,贯穿人类社会的普遍矛盾是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的矛盾。在奴隶社会是奴隶主同人民的矛盾;在封建社会是皇帝、地主同人民的矛盾;在资本主义社会是资产阶级同无产阶级的矛盾。这些矛盾是敌我矛盾,是各历史时期的各阶段的主要矛盾,是对抗性质的矛盾。社会主义社会无产阶级专政在人民内部的矛盾是非对抗性质的矛盾,同帝国主义和资产阶级的矛盾是对抗性质的矛盾,是你死我活的矛盾。在社会主义社会无产阶级专政时期,仍然是解决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的矛盾。解决社会主义上层建筑同经济基础的矛盾用群众运动的方法,让劳动人民成为社会的主人,教育、引导最广大人民群众自觉得参与各种社会斗争中来,一步步解放无产阶级本身达到无阶级社会。当最广大人民群众能够独立地自觉地参与同丑恶、同落后事物斗争,自觉得同上层建筑进行斗争,并自觉劳动、管理生产、自觉遵守共产主义公共秩序等等的时候,就一步步进入到共产主义自由王国了,无产阶级就退出历史舞台了。这是一个长期进步的过程,不是一步、二步、三步能达到的过程。这就是说,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资产阶级专政条件下解决矛盾的方法必须用人民暴力革命的方法、武装革命、人民战争解决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的矛盾;而在社会主义社会无产阶级专政条件才能用辨论、理论、讲道理、批判、和平的方法解决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的矛盾。这叫不同性质的矛盾要用不同性质方法去解决。


我再重复一遍:我国的资产阶级同人民群众的关系是奴役与被奴役、压迫与被压迫、剥削与被剥削、镇压与被镇压、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关系。这种关系不是人民内部矛盾,而是敌我矛盾,是不可调和的矛盾,是绝对斗争的矛盾。


诚然,社会主义也存在着镇压,那是无产阶级镇压资产阶级的反抗,是加强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不加强自己专政,社会主义就灭亡,人民群众就遭殃,这是性质不同的镇压方式。资产阶级服从改造,是人民内部矛盾,是非对抗性质的矛盾,不服从改造而是进行反抗,就是敌我矛盾,就一定镇压,不可调和。


解决敌我矛盾是方法是用马列毛主义的社会主义革命的方法,用马列毛主义暴力革命、武装革命、起义、人民战争的性质的方法。对奴役者、对压迫者、对剥削者、对资产阶级用呼吁、请命、施压的方法是错误的方法,是混淆敌我矛盾的愚民方法。讲调和这种方法不是为人民服务。是为谁人服务,自有群众评论!


目前中国还没有革命发生的可能性,但不代表革命不能发生。由于资产阶级的极度腐败,阶级矛盾的加剧、紧张、对抗等等正在加速革命的步伐。马列毛主义的任务是对奴役者、对压迫者、对剥削者、对资产阶级是进行彻底的勇敢的揭露、暴露其敌人的丑恶、凶恶嘴脸,觉悟人民。歌颂被奴役、被剥削、被压迫的工人阶级、农民工阶级的反奴役和小资产阶级王马玲、范华培、夏俊峰、张剑等等的反抗精神,人民群众的反奴役、反压迫、反剥削的精神,都是革命的精神。人人具有这种精神,社会主义革命之日就到来了。我们歌颂这种精神,就是为社会主义革命作理论、舆论、鼓动的准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6-16 18:59 , Processed in 0.247571 second(s), 23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