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434|回复: 0
收起左侧

驳项观奇的“民主共和捷径”

[复制链接]

253

主题

377

帖子

134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341
深秋的黎明 发表于 2016-10-14 05: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深秋的黎明 于 2016-10-14 06:03 编辑

原标题:驳项观奇的民主共和〝捷径〞
萬里雪飄

项观奇在《民主共和制是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捷径〞》鼓吹〝二次革命论〞,他以恩格斯和列宁的文字为他的〝二次革命〞做理论依据。在列宁的《国家与革命》中有这样一段话:〝恩格斯在这里特别明确地重申了贯穿在马克思的一切著作中的基本思想,这就是:民主共和国是走向无产阶级专政的捷径。〞[列宁全集三十一卷六十七页]

   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说:〝成熟的马克思主义的头两部著作《哲学的贫困》和《共产党宣言》,恰巧是在一八四八年革命前夜写成的。〞[列宁全集三十一卷二十一页]

   什么叫做〝成熟的马克思主义的头两部著作〞?这两部〝成熟的〞著作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明确阐明:马克思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和〝论犹太人问题〞那里就已经指出了。[马恩全集三卷二六一至二六二页]马克思的天才之作《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及其后的《德意志意识形态》是在一九三二年出版的,列宁没有读过这两部著作,列宁又不能独立写出马克思的哲学批判,这就决定列宁的马克思主义修养是有缺陷的。在哲学方面,列宁深受恩格斯的影响,这从他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可以证明,列宁并不理解马克思的克服人的自我异化的历史人本主义思想宗旨。在今天的马列毛派中存在大量的庸俗唯物主义者,这要由列宁负责,当然恩格斯也有责任。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说道:〝……,蒸汽机确实是所有那些以它为凭借的巨大生产力的代表,唯有借助于这些生产力,才有可能去实现这样一种社会制度,在这种制度下不再有任何阶级差别,……〞,〝到目前为止的全部历史,可以称为从实际发现机械运动转化为热到发现热转化为机械运动这么一段时间的历史。〞[马恩全集二十卷一二五至一二六页]

   恩格斯的机械唯物主义或者庸俗唯物主义思想倾向在这里充分表现出来了。人类历史岂能以机械运动就能说明得了呢?特色党的机械运动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特色党的机械运动又说明了什么样的历史?

   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指出:〝应当从现实的主体出发,并把它的客体化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马恩全集一卷二七三页]。

   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即历史人本主义从人出发,__马克思将具有人的一切属性〔包括思维在内〕的人当作当前现实的东西,即物质[马恩全集三卷一〇一页]__,从〝现实中的个人〞出发,将自然与社会的运动当作人的客体化,当作人的对象性本质,并通过研究人的对象性本质而自觉人作为主体的自我意识。然而恩格斯将抽象的物质运动当作历史本质,恩格斯的〝唯物史观〞只见物而不见人,恩格斯以机械唯物主义违背了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

   毛主席在《同音乐工作者的谈话》中指出:〝乐器是工具。当然工具好坏也有关系,但是如何使用工具才是根本的。外国乐器可以拿来用,但是作曲不能照抄外国。〞

   毛主席和马克思一样是历史人本主义者,毛主席从人出发看待工具。机器好坏有关系,但是人如何使用机器才是根本,机器是为人服务的工具。资产阶级拿机器奏响资本主义奏鸣曲。无产阶级拿同样的机器奏响共产主义奏鸣曲。恩格斯陷入机器中出不来,竟然在机械运动中看出〝到目前为止的全部历史〞。

   我并不想否定恩格斯和列宁作为无产阶级导师的历史地位,我只想说明马克思主义的创建者和阐述者是马克思,按照资产阶级说法,马克思主义〝知识产权〞属于马克思。这一点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也承认。但是恩格斯的《反杜林论》存在一些机械唯物主义或者庸俗唯物主义思想倾向。马列毛派不能迷信恩格斯和列宁的文字,恩格斯和列宁的文字是对于马克思主义的发挥,他们发挥得好不好或者正确与否必须根据马克思在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阐述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以及他们所面对的现实予以鉴别。

   恩格斯在《一八九一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批判》中说道:〝如果说有什么是勿庸置疑的,那就是,我们的党和工人阶级只有在民主共和国这种政治形式下,才能取得统治。民主共和国甚至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特殊形式,法国大革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马恩全集二十二卷二七四页]

   恩格斯的〝民主共和国这种政治形式〞就是资产阶级宪政民主,是〝把一切政治权力集中于人民代议机关之手〞的宪政民主。那么恩格斯在这里究竟要说明什么?

   恩格斯认为:〝可以设想,在人民代议机关把一切权力集中在自己手里、只要取得大多数人民的支持就能够按照宪法随意办事的国家里,旧社会可能和平地长入新社会,比如在法国和美国那样的民主共和国,在英国那样的君主国,英国报纸上每天都在谈论即将赎买王朝的问题,这个王朝在人民的意志面前是软弱无力的。但是在德国,政府几乎有无上的权力,帝国国会及其他一切代议机关毫无实权,因此,在德国宣布某种类似的做法,而且在没有任何必要的情况下宣布这种做法,就是揭去专制制度的遮羞布,自己去遮盖那赤裸裸的东西。〞[马恩全集二十二卷二七三页]

   恩格斯设想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有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社会的历史可能性。但是恩格斯认为在〝还是半专制制度的、而且是混乱得不可言状的政治制度的〞德国是无法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社会的,必须用暴力炸毁这个〝还是半专制制度的、而且是混乱得不可言状的政治制度的〞旧壳。恩格斯认为在德国幻想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社会〝就是揭去专制制度的遮羞布,自己去遮盖那赤裸裸的东西〞,__〝李卜克内西把这个帝国国会称作专制制度的遮羞布〞__,想在这个半专制德国〝实行ˋ将一切劳动资料转变成公有财产ˊ,显然是荒谬的〞。[马恩全集二十二卷二七二至二七三页]

   历史证明,在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这种政治形式下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社会也是荒谬的:

   〝一九一七年三月,俄国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推翻了沙皇政府,建立了工人、士兵和农民代表苏维埃,国内形成了两个政权并存的局面。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党提出ˋ全部政权归苏维埃ˊ的口号,积极争取群众,为和平地实现向社会主义革命的转变而斗争。但是,在当时的苏维埃中占统治地位的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却对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奉行妥协投降的政策,致使政权完全落入反革命资产阶级手中。七月事变标志着形势的急剧变化,两个政权并存的局面已告结束,反革命势力开始向以布尔什维克为代表的革命力量猖狂反扑,革命和平发展的可能性已不复存在,武装夺取政权的问题提上了日程。这时,革命对国家的态度问题不仅具有一般现实意义,而且具有了最迫切的意义。为了从思想上武装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向他们说明在即将到来的革命中应当做些什么,列宁在拉兹里夫湖畔的草棚中开始撰写《国家与革命》这部光辉的著作。〞[列宁全集三十一卷Ⅱ]

   列宁和恩格斯一样设想在民主共和国的政治形式下和平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但是民主共和国的本质是资产阶级专政,资产阶级专政的暴力无情地打破了和平进入社会主义社会的设想。接下来就是列宁领导的俄国十月革命,列宁的《国家与革命》是为十月革命准备的关于暴力革命的思想学说。

   那么为什么恩格斯设想在民主共和国的政治形式下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社会的历史可能性?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这样引述并评论马克思的原著:

   〝1871年4月12日,即正当巴黎公社存在的时候,马克思在给库格曼的信中写道:

   ˋ……如果你读一下我的《雾月十八日》的最后一章,你就会看到,我认为法国革命的下一次尝试再不应该象以前那样把官僚军事机器从一些人的手里转到另一些人的手里,而应该把它打碎〈黑体和着重号是马克思用的;原文是zerbrechen〉,这正是大陆上任何一次真正的人民革命的先决条件。我们英勇的巴黎同志们的尝试正是这样。ˊ(《新时代》第20年卷(1901—1902)第1册第709页)②(马克思给库格曼的书信至少有两种俄文版本,其中有一种是由我编辑和作序①的。)

   ……

   在以上引证的马克思的这段论述中,有两个地方是值得特别指出的。第一,他把他的结论只限于大陆。这在1871年是可以理解的,那时英国还是一个纯粹资本主义的、但是没有军阀并在很大程度上没有官僚的国家的典型。所以马克思把英国除外,当时在英国,革命,甚至是人民革命,被设想有可能而且确实有可能不以破坏ˋ现成的国家机器ˊ为先决条件。

   现在,在1917年,在第一次帝国主义大战时期,马克思的这个限制已经不能成立了。英国和美国这两个全世界最大的和最后的盎格鲁撒克逊〝自由制〞(从没有军阀和官僚这个意义来说)的代表,已经完全滚到官僚和军阀支配一切、压制一切这样一种一般欧洲式的污浊血腥的泥潭中去了。现在,无论在英国或美国,都要以打碎、破坏ˋ现成的ˊ(是1914—1917年间在这两个国家已制造出来而达到了ˋ欧洲式的ˊ、一般帝国主义的完备程度的)ˋ国家机器ˊ,作为ˋ任何一次真正的人民革命的先决条件ˊ〞。[列宁全集三十一卷三十五至三十六页]

   在恩格斯撰写《一八九一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批判》的时候,如果英国和美国还是盎格鲁撒克逊〝自由制〞的代表,在没有军阀并在很大程度上没有官僚的英国和美国可以设想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社会的历史可能性。但是在镇压过巴黎公社起义的法国怎么能设想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社会的历史可能性?

   至于恩格斯所言〝民主共和国甚至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特殊形式,法国大革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这是黑格尔的行话,意思是说,民主共和的资产阶级专政转化为无产阶级专政。就历史逻辑而言,前一个事物转化为后一个事物,换句话说,后一个事物扬弃前一个事物。所以,前一个事物是后一个事物的特殊性,后一个事物是前一个事物的普遍性。历史辩证法就是这样画越来越大的圆圈。对于恩格斯的历史辩证法列宁在《国家与革命》是这样说明的:

   〝恩格斯在这里特别明确地重申了贯穿在马克思的一切著作中的基本思想,这就是:民主共和国是走向无产阶级专政的捷径。因为这样的共和国虽然丝毫没有消除资本的统治,因而也丝毫没有消除对群众的压迫和阶级斗争,但是,它必然会使这个斗争扩大、展开、明朗化和尖锐化,以致一旦出现满足被压迫群众的根本利益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就必然通过而且只有通过无产阶级专政即无产阶级对这些群众的领导得到实现。对于整个第二国际来说,这也是马克思主义中ˋ被忘记的言论ˊ,而孟什维克党在俄国1917年革命头半年的历史则把这种忘却揭示得再清楚不过了。〞[列宁全集三十一卷六十七页]

   列宁的说明没错。但是列宁将民主共和的资产阶级专政转化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辩证法当作马克思的基本思想,这就把合理的东西绝对化了,列宁恰恰违背了马克思的历史辩证法。马克思的历史辩证法是有前提的,因而是相对的,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感性活动的实践。一八八一年,马克思在《给维•伊•查苏利奇的信》中告诫俄国革命者不要把自己的《资本论》生搬硬套在俄国村社的革命,因为《资本论》的历史前提是西欧资产阶级革命。然而列宁认为〝民主共和国是走向无产阶级专政的捷径〞,他把〝二次革命〞理想化了。如果按照列宁的〝捷径〞,一八八一年的俄国应当消灭农村公社的土地公有制走资本主义道路,然后再搞社会主义革命。但是这样的〝捷径〞正是马克思批判的〝历史发展阶段论〞。所谓〝历史发展阶段论〞就是不问客观历史前提生搬硬套马克思的《资本论》。马克思对俄国村社土地公有制做深入研究后,在《给维•伊•查苏利奇的信》中指出:俄国农村公社具有越过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直接进入共产主义的历史可能,〝正因为俄国农村公社和资本主义生产是同时代的东西,所以它能够不通过资本主义生产的一切可怕的波折而吸收它的一切肯定的成就。〞[马恩全集十九卷四三一页]

   是〝一次革命〞?还是〝二次革命〞?换句话说,是经过资产阶级民主搞社会主义革命?还是直接搞社会主义革命?这个问题没有绝对的教条,要按照马克思的历史辩证法,一切从实际出发,根据阶级矛盾的力量对比以及阶级矛盾所处的世界历史发展阶段及其环节来决定。

   一八四八年,马克思积极参加德国民主革命,这是由当时的德国实际情况决定的。当时的德国是由三十六个小邦组成的经济落后的封建专制国家,这就决定德国工人的软弱性和无组织性,而且分散在全国各地的二三百个共产主义者同盟盟员对于广大人民群众起不了显著作用。当德国人民通过起义反抗封建专制要求民主革命的时候,马克思不会脱离实际否定民众的民主要求并号召民众直接搞社会主义革命。民主革命成果必然使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扩大、展开、明朗化和尖锐化〞,民主革命成果为无产阶级革命创造条件。

  毛主席领导中国人民搞新民主主义革命,这是由旧中国的实际情况决定的。拥有四亿人口的旧中国是半封建半殖民地农业国,没有农民参与的无产阶级革命注定要失败,所以旧中国的革命必然是以土地革命为核心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新中国建立后,由于新民主主义革命是无产阶级政党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由于新民主主义革命是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一部分或者一个环节,__新民主主义革命是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特殊形式__,新中国没有必要让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成果中〝扩大、展开、明朗化和尖锐化〞,新中国在取得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后,完全可以直接搞社会主义改造,建立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发展壮大无产阶级力量。否则,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成果中〝扩大、展开、明朗化和尖锐化〞的阶级矛盾必然使无产阶级领导的政权转化为资产阶级政权,新中国建立之初的三反五反运动就是针对这种转化的阶级斗争。以毛主席为代表的社会主义革命派战胜以刘少奇为代表的新民主主义保守派,新中国仅用三年时间就顺利完成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指出:〝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无产阶级变成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马恩全集第四卷四八九页]毋庸置疑,这里马克思的民主就是无产阶级专政。马克思这样叙述社会主义革命:无产阶级首先夺取政权,然后〝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所有的全部资本〞[同上]。

   七六年反革命武装政变以后,官僚资产阶级通过改革开放在经济基础领域复辟资本主义。这就决定今天的中国革命只能是反复辟的社会主义革命,只能是通过打碎资产阶级上层建筑将资本主义经济基础转化为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一次革命〞。今天的中国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已经在复辟资本主义的成果中〝扩大、展开、明朗化和尖锐化〞,在这样的历史前提下打着马列毛旗号鼓吹资产阶级宪政民主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

   总有那么一些人通过宣传宪政民主兜售〝二次革命论〞。所谓〝二次革命论〞就是让当今的中国无产阶级给资产阶级当炮灰,建立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然后试图利用资产阶级宪政民主建立社会主义社会。为了宣传宪政民主,有些人甚至搬弄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宪政》,从《新民主主义宪政》抽出毛主席的一句话,__〝宪政是什么呢?就是民主的政治〞__,并感叹〝这是革命导师中唯一一篇非常珍贵的关于宪政问题的理论文献,无论怎样估量它都不为过〞。他们通过歪曲《新民主主义宪政》提出:〝在反对修正主义法西斯统治的历史条件下,实行ˋ人民民主ˊ即ˋ民主政治ˊ,可以作为无产阶级在现阶段的口号和策略。〞

   我们见过打着毛旗膜拜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的保皇派。现实中还有打着毛旗反修正主义的西化派,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宪政》成为这些西化派用来愚弄群众的思想武器。那么毛主席在《新民主主义宪政》是怎样阐述宪政的呢?

   毛主席在《新民主主义宪政》中指出:〝什么是新民主主义的宪政呢?就是几个革命阶级联合起来对于汉奸反动派的专政。世界上历来的宪政,不论是英国、法国、美国,或者是苏联,都是在革命成功有了民主事实之后,颁布一个根本大法,去承认它,这就是宪法。像现在的英、法、美等国,所谓宪政,所谓民主政治,实际上都是吃人政治。〞

   既然〝大家关心宪政〞,毛主席在《新民主主义宪政》以马克思主义说明宪政的本质。什么是宪政?宪政就是阶级专政。什么是民主?民主即专政。什么是宪法?先有了民主即专政的历史事实,然后通过根本大法去承认这个历史事实,这就是宪法。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宪政》既不膜拜抽象的宪政,也不把宪政当作〝口号〞或者〝策略〞予以利用,利用之后再扔掉,而是通过以马克思主义揭露宪政的本质,同封建法西斯做斗争,为战胜日寇扫清历史障碍。

   今天我们面对的现实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而官僚资产阶级是资产阶级的领导阶级。我们反对资产阶级当然要反对官僚资产阶级,反对官僚资产阶级的法西斯专政。今天的官僚资产阶级不同于以往的封建法西斯,今天的官僚资产阶级专政是建立在资本主义经济基础之上的法西斯。所以,只有通过社会主义革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才能达到反对官僚资产阶级法西斯专政的历史目的。知道了这样的历史逻辑,就会认清所谓〝二次革命〞的〝捷径〞是脱离实际的历史幻想,是愚弄无产阶级的宗教,是资产阶级的鸦片。

萬里雪飄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


附项观奇《民主共和制是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捷径”》
  
民主共和制是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捷径”
项观奇 2016年10月

   在极端黑暗凶残的法西斯专制高压下,尽管中国劳动人民阶级的不满是普遍存在的,马列毛主义的思想理论是被人民群众接受的,先进的觉悟的阶级力量更是坚持斗争的,但是,总起来说,人民群众还是无法作为阶级起来斗争。这是极其现实的问题,是我们不能不正视、不能不认清的问题。

   剥削阶级的国家机器本来就是压迫劳动人民的专政工具,就是为了镇压劳动人民造反。这是一般规律。而在资产阶级统治的诸多政治形式中,专制体制是最黑暗最落后最反动的统治形式。资产阶级统治形式也有一个历史发展过程,也有从低级到高级的不同阶段。专制是从前资本主义接受过来的低级统治形式,经过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不断斗争、反复斗争,随着历史的逐渐进步,资产阶级的统治也走向其最高的形式____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现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一般都采用这种统治形式。这不是资产阶级的恩赐。这是劳动人民斗争的结果,是历史发展的结果。

   正是因为对这个问题采取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主义的态度,所以,革命导师在指导无产级革命运动时,只要面对这个国家的资产阶级实行专制统治,总是告诫无产阶级政党和无产阶级劳动群众,要首先争取突破专制,争得民主,哪怕是有限的资产阶级的民主。这是自《共产党宣言》发表以来,革命导师反复论说的无产阶级策略。我们必须深刻理解,熟记在心。这不是资产阶级的民主诉求,这是无产阶级的民主诉求。这是无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觉悟起来、行动起来的历史前提。

   在这个问题上,毛派同志之间有理论分歧。这是个理论认识问题,不要轻易上纲上线,还是讨论好。我说一下我的意见。

   就我接触到的,特别是看到的跟贴,不少同志认为,在现在的情况下,说争民主,只能是争资产阶级民主,而面对的是资产阶级专政,资产阶级是不会给我们任何民主的。在这些同志看来,争得民主,只能是经过无产阶级革命,在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下,才谈得上劳动人民的民主。

   他们经常引用《共产党宣言》中的一段话,“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这就是说,争得民主的条件是,经过工人革命,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这才谈得上争得民主。

   这样理解对不对呢?我个人认为是对的。

   但是,这是不是等于说,在无产阶级还没有取得政权的情况下,就没有争得民主的必要和可能呢?在这些同志看来是这样的。在我看来不是这样的。

   请听一听恩格斯1891年6月在《1891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批判》这份非常重要的经典著作中的批评意见。

   第一、恩格斯强调“如果说有什么是勿庸置疑的,那就是,我们的党和工人阶级只有在民主共和国这种政治形式下,才能取得统治”。(《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第22卷,第274页。)

   第二、恩格斯尖锐批评了“现代的社会正在长入社会主义”的错误观点,批评了不敢反对专制,不敢提出民主共和国的要求,甚至不敢在纲领里写上“把一切政治权力集中于人民代议机关之手”,(同上,第273页。)讽刺这是“揭去专制制度遮羞布,自己去遮盖那赤裸裸的东西”。

   第三、恩格斯高度评价民主共和国的历史地位。说“民主共和国甚至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特殊形式,法国大革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同上,第274页。)

   综合起来看,恩格斯的思想很清楚,要反对专制,争取民主共和国,这是无产阶级取得统治的必要步骤。这个思想,和《共产党宣言》的思想是一致的,也是一贯的。

   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高度评价了恩格斯的这一思想理论。列宁在大段引用了包括上述引文在内的有关论述后说:“恩格斯在这里特别明确地重述了像红线一样贯穿在马克思一切著作中的基本思想,这就是:民主共和国是走向无产阶级专政的捷径方式。因为这样的共和国虽然丝毫没有消除资本的统治,因而也丝毫没有消除对群众的压迫和阶级斗争,但是,它必然会使这个斗争扩大、展开、明朗化和尖锐化,以致一有可能满足被压迫群众的根本利益时,这种可能就必然而且只有在无产阶级专政即在无产阶级领导下这些群众的条件得到实现。对于整个第二国际来说,这也是马克思主义中‘被人忘记的言论’”。(《列宁选集》,1972年版,第三卷,第231页。)

   列宁把恩格斯的这些思想称为“贯穿在马克思一切著作中的基本思想”,是一条“红线”,可见,有多么重要。这对今天我们从事的斗争,依然是非常现实的指导革命实践的理论思想,我们要反复学习,反复领会,真正弄懂弄通,以便牢牢抓住这条红线,应用于反对修正主义的法西斯专制统治。

   只要存在专制,就要首先争得民主。对于必须进行反帝反封建的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是这样,正如毛主席所说,“只有经过民主主义,才能达到社会主义,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天经地义”。(《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109页。)对于封建军事帝国主义的俄国也是这样,正如列宁所说,“对无产者来说,在资产阶级社会里争取政治自由和民主共和国的斗争,只是为推翻资产阶级秩序而进行的社会革命斗争的必要阶段之一。严格地区别本质上不同的各个阶段,冷静地探讨这些阶段产生的条件,这决不等于把最终的目的束诸高阁,决不等于蓄意放慢脚步。恰恰相反,正是为了加快步伐,正是为了尽快而稳妥地实现最终目的”。(《列宁全集》第8卷,第6页)“现在这个革命的完全胜利就是民主革命的终结和为社会主义革命而坚决斗争的开始。……民主革命实现得愈完全,这个新的斗争就会开展得愈迅速,愈广泛,愈纯粹,愈坚决”。(《列宁全集》第9卷第115页。)今天,我们反对官僚垄断资产阶级的专制主义的法西斯统治,是不是也应该首先争得民主呢?答案无疑是肯定的。 “民主共和制一争取到手,……无产阶级争取社会主义的真正斗争就会开始”。(同上)套用列宁的说法,这叫做实现社会主义革命,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捷径”。我们为什么不走这条“捷径”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3-24 19:13 , Processed in 0.075678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