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449|回复: 0
收起左侧

马克思主义究竟如何产生?——二评中央党校教授王长江讲话

[复制链接]

70

主题

76

帖子

25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54
红河边 发表于 2016-10-14 05: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马克思主义究竟如何产生?
  ——二评中央党校教授王长江讲话
  郝贵生

  我们党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央党校教授讲党建课必须要提到马克思列宁主义。王长江教授的讲话自然也不例外。但究竟什么是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究竟如何产生?中央党校的大教授如果连这一问题以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常识性的原理都没有搞清楚,如何对党校学员进行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教育呢,如何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分析认识社会现实问题呢?王长江教授这个讲话中如何谈到马克思主义的产生过程呢?
  王长江认为,马克思主义最主要观点就是讲资本主义灭亡和共产主义胜利。如他说:“马克思主义说了半天说什么,这个大家很清楚,它说的是一个道理,就是,资本主义有一对基本矛盾,这对基本矛盾必然导致资本主义的灭亡和共产主义的胜利!”“马克思主义啊,说起来逻辑并不复杂,你逻辑比较简单,就一条线,起点,资本主义有一对基本矛盾,终点,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共产主义必然胜利。”这一概括基本是正确的,实际上就是《共产党宣言》第一章所阐发的“两个必然”思想。但这个结论马克思是如何做出来的呢?王长江说:“为什么这对矛盾导致他的必然灭亡呢?你看,你得论证吧,喔唷马克思是个哲学家,那是个思辨学家,对吧,他是个学者,于是他开始一个概念一个概念地抠,抠完了概念然后弄成范畴,范畴之上搭建框架,框架之上再弄个体系,哎呦整个体系出来之后,就跟数学做出来的一步一步往前推呀,就推出来那么一套东西,巨大无比的庞大的严密的理论体系。就这套体系呀,咱们在座的诸位,包括我,你研究一辈子你也未见得研究清楚。啊,连我们都研究不清楚,你说它拿来武装全党?”这里实际包含三层含义:一是说,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坐在屋子里主观主义凭空想象的产物。二是说,马克思单纯依靠几个概念、范畴进行纯粹的“思辨”如数学推理一样逻辑推导的结果。三是说,马克思依靠如此逻辑推导方法做出的资本主义灭亡共产主义胜利的结论及其庞大严密的理论体系不是科学,至今人们也没有研究清楚,怎么能够作为全党的指导思想呢?这种概括和转述完全是对马克思主义产生过程及其科学性的污蔑和歪曲!
一、马克思主义产生既有客观历史条件,也有主观条件。

  翻开中国当代出版的几乎所有的马克思主义基本教材谈到马克思主义的形成过程都要讲这样几个基本观点。第一,马克思主义产生的客观历史条件。这里又包括三点即一是资本主义经济得到迅猛发展,但同时开始显露其固有的深刻矛盾,爆发了多次波及整个欧洲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二是阶级斗争日趋激烈,在资本主义发展较快的法国、英国、德国爆发了三大著名的工人运动。三是人类思想文化领域里取得了极其突出的伟大成就,主要就是德国古典哲学、英国古典经济学、法国空想社会主义。第二,马克思主义产生的主观条件。这也包括三点内容:一是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马克思、恩格斯投身和参加了工人阶级反对资本主义和一切剥削压迫制度的斗争。如马克思1842年《莱茵报》期间参加并极力支持德国农民反对普鲁士政权的斗争,恩格斯1842至1844年全身心地深入到英国工人阶级反对资本主义经济政治制度的斗争中去。二是马克思、恩格斯自觉改造世界观,其立场彻底转移到无产阶级方面来。马克思、恩格斯都不是工人家庭出身,但他们在投身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反对剥削制度的斗争实践中,彻底把自己的立场和立足点转移到无产阶级方面来。没有这种立场和立足点的根本转变,就不可能创立无产阶级解放的理论学说体系。三是马克思、恩格斯批判继承了人类最优秀的思想文化成果,主要就是德国古典哲学、英国古典经济学、法国空想社会主义。尤其是批判继承了德国古典哲学中的辩证法和唯物主义思想,创立了唯物史观。
二、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恩格斯对社会现实科学研究的结果。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谈到科学社会主义的产生过程时讲到,科学社会主义一是有它的物质来源,二是有它的思想来源。他说:“现代社会主义,就其内容来说,首先是对现代社会中普遍存在的有财产者和无财产者之间、资本家和雇佣工人之间的阶级对立以及生产中普遍存在的无政府状态这两个方面进行考察的结果。但是,就其理论形式来说,它起初表现为18世纪法国伟大的启蒙学者们所提出的各种原则的进一步的、似乎更彻底的发展。同任何新的学说一样,它必须首先从已有的思想材料出发,虽然它的根子深深扎在经济的事实中。”(《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1995年,第355页)但物质来源是最主要的。所以恩格斯还说:“为了使社会主义变为科学,就必须首先把它置于现实的基础之上。”(同上,第358页)因此,马克思主义的产生过程归根结底是对社会现实进行研究的结果。如何对社会现实进行研究呢?毛泽东在《实践论》一书中谈到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必须有两个基本条件:一是感性材料十分丰富,合乎实际;二是必须有正确的思维方法。马克思恩格斯创立马克思主义学说做到了这两条。一是他们通过深入工人阶级斗争实践中掌握了当时英法德资本主义发展的客观状况特别是工人阶级反抗资本主义的阶级斗争的符合实际的大量感性事实材料。二就是他们通过对德国古典哲学的批判继承中创立了唯物史观理论。恩格斯谈到这一点时说:“科学社会主义本质上就是德国的产物,而且也只能产生在古典哲学还生气勃勃地保存着自觉的辩证法传统的国家,即在德国。唯物主义历史观及其在现代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上的特别应用,只有借助于辩证法才有可能。”(《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1995年,第691—692页)
  马克思恩格斯通过调查研究掌握了资本主义发展和工人阶级斗争的客观现状后,接着就是依靠科学的历史观和科学的思维方法对这些感性材料进行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加工制作和抽象过程。如果这个研究过程是从感性具体到抽象的话,那么叙述的过程就是从抽象到思维具体的过程。这种抽象到思维具体逻辑推理过程与历史发展的客观过程是统一的、一致的过程。整个这个论证过程体现了辩证逻辑的分析与综合、归纳与演绎、抽象到具体、逻辑与历史统一的方法。同时论证和叙述的每一过程都有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为指导。唯物史观同以往历史观的最大区别是承认人类社会历史发展存在不依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其基本规律就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运动。这种基本矛盾在阶级社会里就主要表现为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它是历史发展的直接动力。同时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是历史发展的源泉和最终推动力,而非英雄豪杰。《共产党宣言》第一章的整个论证过程就是如此。因篇幅所限,笔者这里不再复述《宣言》第一章的详细思路了。有兴趣的同志可以再精读《宣言》特别是第一章的内容。我国目前出版的绝大部分马克思主义的书籍都是这样阐发马克思主义的产生过程特别是科学论证的过程。
  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必须懂得马克思主义形成的基本过程,特别是马克思、恩格斯如何进行科学论证的过程。大家知道,马克思主义以前的人类历史,涌现出相当多的关于人类社会历史的思想家、理论家,特别是资产阶级反对封建专制的斗争中,一大批资产阶级启蒙学者或者说人本主义思想家写出相当多的有深刻思想的人文方面的著作。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对他们有许多极其高的评价,也为马克思主义产生提供了极其有价值的内容。但是这些思想家、理论家及其著作一个共同的特点或致命的缺陷就是历史观上的唯心主义,都不懂得理论的本质归根结底都是对社会现实的反映,都是形而上学的思维方法。由于其历史观和思维方法的非科学性,导致其整体结论也是非科学的,尽管其中有许多精华内容。马克思主义特别是其问世的代表作《共产党宣言》是人类历史上第一部运用科学的历史观和科学的思维方法对社会历史和社会现实进行科学论证和科学研究的著作 ,因此《宣言》也是人类历史上在人文学科方面的第一部科学著作。如果说马克思主义以前的许多自然科学著作具有科学精神,但没有人文精神,许多人文方面的著作具有人文精神但没有科学精神,那么《宣言》就是人类历史上所有著作、所有思想理论方面第一部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统一的著作,马克思主义学说体系也就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内在统一的第一个学说体系。必须从这样的高度认识《宣言》和马克思主义学说的显著特点,否则就无法真正理解马克思主义为什么是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以及无法自觉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认识和指导我们今天的实践活动。

三、王长江歪曲和污蔑马克思主义的产生过程及其手法的根本目的就是否认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和取消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

  王长江整个讲话中歪曲、污蔑马克思主义产生过程的手法如下:
  第一,只字不提马克思主义产生的客观的历史条件和马克思、恩格斯之所以创立马克思主义的主观条件。这实际上是自觉不自觉地把马克思主义看做脱离历史、脱离现实、脱离工人阶级斗争实践的理论,看做任何人都可以坐在屋子里苦思冥想的产物。这是典型的社会意识决定社会存在的唯心主义历史观的表现。
  第二,混淆唯物史观概念、范畴与唯心史观概念、范畴质的根本区别。离开唯物史观的具体的基本概念、范畴和内在联系抽象地把马克思主义单纯看做概念、范畴一个一个主观抠出来逻辑推演的结果。实际是把马克思主义以前的人文学者非科学的概念、范畴及逻辑推理方法与唯物史观科学的概念、范畴及科学的逻辑推理方法混为一谈。即便王长江讲话中也使用生产力、生产关系等唯物史观概念,但实际表明王长江教授对马克思两大最主要成果之一的唯物史观基本内容一窍不同,也表明其对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思维方法和论证方法的极端无知。
  第三,歪曲哲学和唯物史观的特殊功能。恩格斯在《反杜林论》著作中曾经批判过的杜林在解读哲学与具体科学的关系问题时,就是把哲学与具体科学的关系比喻为部分与整体的关系、化学元素与化合物的关系、数学公理与数学结论的关系。所有的具体科学都是依靠哲学成分、元素、公理构成事物的整体、化合物和数学结论一样。他认为马克思的《资本论》和整个社会主义学说也是依靠马克思所发现的哲学成分、元素、公理单纯构造和纯粹逻辑推理的结果,而马克思所发现的这些哲学成分、元素和公理如真理、自由、平等、矛盾、质量互变、否定之否定、社会基本矛盾、阶级斗争等都是荒谬的东西,由荒谬的成分、元素和公理构成或推论出来的结论自然也都是荒谬的。而他自己发现的所谓哲学成分、元素和公理都是真理,因而由此构成的他的法学、经济学和社会主义学说才都是科学的真正创新的东西。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不仅批判了杜林这种荒谬的所谓哲学成分、元素和公理,而且特别批判了杜林对哲学与具体科学关系、哲学功能的荒谬认识。恩格斯认为,哲学与具体科学的关系是一般与个别的关系,而决不是部分与整体、化学元素与化合物、数学公理与数学结论的关系。一般对个别只是指导作用,而不是构造和简单推理关系。任何哲学或具体结论归根结底都是对社会现实研究的结果。所以《反杜林论》哲学编第三章有一段极为重要的论述:“思维永远不能从自身中,而只能从外部世界中汲取和引出这些形式。这样一来,全部关系都颠倒了:原则不是研究的出发点,而是它的最终结果;这些原则不是被应用于自然界和人类历史,而是从它们中抽象出来的;不是自然界和人类去适应原则,而是原则只有在符合自然界和历史的情况下才是正确的。这是对事物的唯一唯物主义的观点,而杜林先生的相反的观点是唯心主义的,它把事物完全头足倒置了,从思想中,从世界形成之前就久远地存在于某个地方的模式、方案或范畴中,来构造现实世界,这完全像一个叫作黑格尔的人的做法。”(《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1995年版,第373页)王长江攻击马克思主义也是依靠抠几个概念,弄成几个范畴,再搭建框架,框架之上再弄个体系,就跟数学推理一样,推出一套东西。对照杜林关于哲学与具体科学关系、哲学功能的荒谬论断和对马克思主义的攻击,不难看出,二者之间竟如此相似和等同。看来王长江教授不愧是被恩格斯称之为“江湖骗子”杜林的得意门生和徒子徒孙。王长江如此照搬杜林荒谬的思维方法,用以解读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形成过程,不仅说明王长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素养极其低下,而且还赤裸裸地表现了王长江反马克思主义的卑鄙丑恶目的。
  第四,用形而上学的思维方法认识马克思唯物辩证的科学结论。《共产党宣言》发表之前,对待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制度有两个极端的观点。一个是以亚当·斯密为代表的古典经济学对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全盘肯定,说得好上加好。另一个是以欧文、傅里叶、圣西门为代表的空想社会主义采取全盘否定态度,把资本主义说得坏上加坏。原因就是他们的思维方法都是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马克思恩格斯《宣言》中对资产阶级采取了唯物辩证的态度。指出资本主义初期,资产阶级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资本主义100年创造的生产力比以往人类历史生产力的总和都要大得多,其原因就是资本主义初期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但历史是发展的,伴随着资本主义进一步发展,其不适应且阻碍生产力发展的方面逐步显露出来。其当时爆发的经济危机和阶级斗争的尖锐化正是其不适应的典型表现。其总根源就是资本主义的私有制。马克思恩格斯正是依据这种发展的、辩证的、唯物的观点认识资本主义,最后做出“两个必然”的科学结论。站在彻底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立场上,是根本无法理解马克思恩格斯的这种科学分析方法的。原国防大学辛子陵教授2008年在《炎黄春秋》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就指责《宣言》的这种唯物辩证方法做出的结论是“自相矛盾”,应该予以否定,而资产阶级的革命作用和极大促进生产力发展才是资本主义本质,由此得出结论:资本主义是永恒的。而王长江讲话中转述这种方法及其结论时竟然这样说“你那儿越发展,这不禁锢得越紧吗,你那越发展,这箍得越紧哪,就跟紧箍咒似的,越发展越箍得越紧,越发展越箍得越紧,最后箍不住了,嘣爆炸了,看看,资本主义要灭亡了吧,对吧,讲的是这套道理呀。”实际也是说,马克思所说的资本主义的这种“矛盾”不是客观事物自身的“矛盾”,而是马克思主观捏造的“矛盾”。他完全重复了杜林“矛盾等于背理”的荒谬前提。这难道不也是站在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立场上对《宣言》方法及结论的歪曲和污蔑吗?

第五,用嘲笑、讽刺、挖苦的口气叙述马克思主义产生过程。任何人写文章都有可能用自己的语言转述他人的思想。但这种转述中采取什么方法和使用什么口气、语言直接或间接表明了转述者对被转述思想的肯定否定、赞同反对、褒扬贬低的立场和态度。王长江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执政党最高级别的党校教员讲课中谈到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思想时,竟然用嘲笑、讽刺、挖苦、贬义的态度对待之。如“一个一个概念的抠,抠完了概念然后弄成范畴,范畴之上搭建框架,框架之上再弄个体系,”、“就推出来那么一套东西,巨大无比的庞大的严密的理论体系。”“越发展越箍得越紧,最后箍不住了,嘣爆炸了。”甚至还说:“就这套体系呀,咱们在座的诸位,包括我,你研究一辈子你也未见得研究清楚。啊,连我们都研究不清楚,你说它拿来武装全党?”王长江这里根本否定马克思主义的真实面目不就暴露无遗了吗?
  第六,把马克思打扮成一个纯粹的“哲学家”、“思辨学家”、“学者”。王长江说:“马克思是个哲学家,那是个思辨学家,对吧,他是个学者”。马克思确实是一个学者、哲学家,真正的哲学家也一定是思辩学家。王长江没有说错。但马克思是一个纯粹的甚至是一个杰出的学者、哲学家和思辩学家吗?如果这样界定马克思的身份,马克思与哲学发展史上的赫拉克里特、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培根、洛克、笛卡尔、爱尔维修、狄德罗、康德、黑格尔、费尔巴哈有什么区别吗?与现代西方哲学家罗素、波普尔、库恩、叔本华、尼采、萨特、弗洛尼德、马尔库塞等人有什么区别吗?显然这样界定马克思的身份无论是对马克思本人,还是马克思主义都是极大的贬低、丑化和歪曲。其实恩格斯在马克思去世墓前的讲话中就明确指出:“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他毕生的真正使命,就是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参加推翻资本主义社会及其所建立的国家设施的事业,参加现代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正是他第一次使现代无产阶级意识到自身的地位和需要,意识到自身解放的条件。斗争是他的生命要素。很少有人像他那样满腔热情、坚韧不拔和卓有成效地进行斗争。”(《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1995年,第777页)也就是说,马克思是全世界无产阶级解放的最伟大的领袖。这是马克思区别于其他历史和现实中所有杰出的哲学家、学者的最显著、最突出、最主要、最根本的特征和身份。由此才能真正说明马克思主义学说是人类历史上唯一科学性和革命性统一、实践性与阶级性统一的无产阶级解放的理论体系。把马克思打扮成单纯的学者和哲学家并不是王长江的独创,当今西方和中国当代相当多的学者、研究者就是这样界定马克思身份的,其目的就是把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纯学术化,把马克思主义在人类思想史上的地位降低,以此阉割马克思主义革命性、科学性、实践性、阶级性等灵魂思想,歪曲、否定和取消马克思主义对全世界无产阶级政党包括对中国共产党的指导地位。
  第七,以偏盖全。马克思主义学说博大精深,仅仅我国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就有50卷,因此不是所有的理论学者包括马克思主义理论专业的学者都能够研究清楚马克思主义的所有每一个原理和思想的细节。这是客观事实。但必须承认,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原理多数学者还是基本掌握和搞清楚了的。王长江讲话中不打自招,自己都承认没有研究清楚马克思主义,但这里并不是说,他没有研究清楚马克思主义的某个具体原理,而是整体的马克思主义他都没有研究清楚。事实也确实如此。王的整个讲话中几乎没有运用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和方法分析认识现实问题,几乎对所有的基本原理都做了歪曲和荒谬的解读。同时,王长江以自己没有研究清楚马克思主义由此推导出所有的理论学者都没有研究清楚马克思主义。这种推论也是以偏盖全的极其荒谬的形而上学方法。王长江这句话的潜台词实际是说,马克思主义本身就不是科学体系,而是自相矛盾、混乱不堪。我们理论学者怎么能够研究清楚呢?怎么能够拿来“武装全党”呢?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王长江的反马克思主义,企图改旗易帜的真实面目不就昭然若揭了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3-24 19:26 , Processed in 0.082884 second(s), 14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