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483|回复: 1
收起左侧

评项观奇的宪政梦

[复制链接]

254

主题

379

帖子

135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350
深秋的黎明 发表于 2016-10-4 10: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评项观奇的宪政梦
萬里雪飄 2016年10月3日

大大做中国梦。项观奇做宪政梦。项观奇在《这是一场中国的颜色革命》中做起了由来已久的宪政梦。项观奇做宪政梦的前提是反〝颜色革命〞,他要将资产阶级的贿选转化为人民的〝自主选举〞,以重建科学社会主义。

据媒体报道:二零一三年一月在辽宁省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选举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的过程中,当选的四十五名全国人大代表以金钱或者其他财物拉票贿选,五百二十三名辽宁省人大代表涉及此案。对此特色党一品大员发出警告:一些代表候选人利用资本操纵选举。

项观奇将辽宁贿选事件定性为〝资产阶级夺权的ˋ颜色革命ˊ〞,——好像官僚资产阶级不是资产阶级似的——,并强调〝这个定性很重要,不能含糊,不能折中,不能动摇。〞

那么将辽宁贿选事件定性为〝颜色革命〞的重要性究竟在哪里?项观奇声称〝 这个事实告诉我们,只要坚持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搞资本主义复辟,在中国发生ˋ颜色革命ˊ,资产阶级要公开上台,是必然的,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反对修正主义路线,实质正是试图反对这种危险性,试图重建科学社会主义。〞

项观奇认为〝颜色革命〞是危险的,项观奇试图反对这种危险性,以重建科学社会主义。但是项观奇又认为〝贿选是形式,是闹剧,是占统治地位的整个资产阶级体系中的内部矛盾和争夺〞,〝贿选也罢,指定也罢,无非都是产生搞资本主义的法西斯资产阶级统治者〞。那么对于无产阶级而言,所谓〝颜色革命〞的危险性就是伪命题。这就是项观奇〝左〞右摇摆的现象。在项观奇的《这是一场中国的颜色革命》中存在一些〝左〞的东西,网友不要被这些〝左〞的东西迷惑。项观奇的〝左〞就其形式而言是左,就其内容而言是右,项观奇正是靠这些〝左〞的东西把自己装扮成马列毛派的。

项观奇试图通过反修正主义反〝颜色革命〞的危险性,但是项观奇的反修正主义就是项观奇的〝左〞的东西。反修正主义不是别的,反修正主义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党内路线斗争。毛主席逝世后,由于党内资产阶级搞武装政变拘捕〝四人帮〞,无产阶级政党转化为官僚资产阶级政党,全民财产转化为官有资产,此时的阶级斗争已经从反修正主义的党内路线斗争转化为反官僚资产阶级政权的社会主义革命。然而项观奇的《这是一场中国的颜色革命》要求我们承认今天的阶级斗争依然是党内路线斗争,他以自己虚构的反修正主义伪命题将官僚资产阶级政权予以合理化。这是打着反修正主义旗号的项观奇比打着爱国主义旗号的乌有系和红歌系等小资产阶级毛派还要危险之处,也是项观奇要以人民的〝自主选举〞重建科学社会主义的前提。

项观奇强调〝颜色革命〞的危险性,好像反马列毛的宪政资产阶级上台要比挂羊头卖狗肉的官僚资产阶级还要坏似的。所谓〝颜色革命〞无非是宪政资产阶级夺官僚资产阶级的权,正如项观奇所指出的那样是〝占统治地位的整个资产阶级体系中的内部矛盾和争夺〞,所以〝颜色革命〞的危险性与无产阶级无关。项观奇忧虑只要〝资产阶级向特色党彻底夺权〞,〝不管是哪一位先生,就要扮演亡国之君的角色了。〞乌有系和红歌系等小资产阶级毛派也是这样向网民灌输〝颜色革命〞的危险性的,他们声称发动〝颜色革命〞的宪政资产阶级上台之日就是亡国灭族之时。但是特色国的亡与我何干?特色国可以亡,劳动者不会亡。中国历史上下四千年改朝换代如过往烟云,但劳动者没有亡,中华民族没有亡。如果宪政资产阶级上台,中华民族就要亡,那它该亡,因为它没有了生命力,为它哭丧也没用。但是把话说回来,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华民族面临千年之变局不但没有亡,反而变得更为强大,只是在〝改开盛世〞它又回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如此说来那些力挺特色党的乌有系和红歌系等才是真正〝汉奸〞。项观奇和乌有系以及红歌系等一样,对特色党抱有或多或少难以割舍的情结,——项观奇对特色党的特色社会主义〝不满意〞,埋怨〝问题出在地方,责任是在中央〞——,这种情结说穿了就是一种宗教意识。在宗教的幻想中,乌有系和红歌系等呼唤党内健康力量,项观奇呼吁宪政民主的自主选举。

曾几何时项观奇称赞台湾的宪政民主,现如今他又将辽宁的贿选当作〝颜色革命〞予以鞭挞,——好像宪政民主不是合法的贿选似的——,并试图通过人民的〝自主选举〞重建科学社会主义。这说明项观奇即便在宪政民主也要〝左〞右摇摆,证明他没有一以贯之的哲学修养。这里有必要探讨宪政民主的历史逻辑,以弄清人民〝自主选举〞的幻想的现实性。

民主国家将宪法予以神秘化,宣传宪政民主是由宪法外化的民主选举。然而民主选举的前提不是宪法,是社会分工以及由分工产生的特权,宪法将分工及其特权予以合理合法化,人们于是作为〝自主选举〞的公民生活在合理合法的分工及其特权的幻想的现实,这就是宪政民主的宗教本质。所以没有外化民主的宪法,外化民主的宪法是神秘的非存在物。宪法作为存在的客体是现实的主体,是统治阶级通过否定被统治阶级而确证自身存在的自我意识。资产阶级作为宪法的主体给予公民以〝自主选举〞的权利,是因为在物质上宪政民主离不开运转人力和物力的资金,在精神上信仰宪政民主的公民就像信仰上帝的宗教徒一样是咩咩叫的绵羊。

现在可以谈民主的宗教本质。奴隶和封建社会的本质是赤裸裸的阶级专政。从封建社会孕育而生的资产阶级为了商品交换的自由,反抗封建等级专制,并提出民主理念。但是民主和专制一样建立在社会分工及其特权,而民主与专制的区别在于民主的前提是社会分工及其特权的等价交换,所以民主是社会分工及其特权的幻想的现实性。打破等价交换的幻想的现实性,就是赤裸裸的资本专制的现实性,是资本主体的自我意识即资产阶级专政的现实性。

马克思的哲学批判揭穿了宗教即宪政民主的幻想的现实性,马克思让〝现实中的个人〞从幻想的现实自觉自在自为的现实,让〝现实中的个人〞自觉克服自我异化的历史人本主义。

马克思这样叙述自己的历史人本主义:在共产主义社会里,任何人都没有特定的活动范围,每个人都可以在任何部门内发展,社会调节着整个生产,因而使我有可能随我自己的心愿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但并不因此就使我成为一个猎人、渔夫、牧人或批判者。(马恩全集三卷三十七页)

马克思认为:在共产主义社会,每个人随自己的心愿可以在任何部门内自由发展。马克思希望通过消灭社会分工及其特权,让每一个人成为〝全面发展的个人〞。也就是说,在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社会,由于消灭社会分工及其特权,宪政民主的〝自主选举〞没有存在的地盘,只有信仰资产阶级法权的人才会热衷于宪政民主的〝自主选举〞,马克思并没有希望人们通过民主选举决定一个人的社会活动。

民主在资本主义社会是伪命题,在社会主义社会也是伪命题。只要存在社会分工及其特权,民主就是伪命题。民主不是别的什么东西,民主是将资产阶级法权合理合法化的宗教,阶级社会的本质除了阶级专政还是阶级专政。

在社会主义社会,由于生产力发展水平以及人们思想觉悟的限制,旧社会的分工及其特权不得不保留下来,调节整个生产的国家也不得不保留下来。于是〝每个人就有了自己一定的特殊的活动范围,这个范围是强加于他的,他不能超出这个范围:〞(马恩全集三卷三十七页)但是社会主义社会的劳动者不能只是局限于自己的活动范围,他必须超出自己的局限性管理自己的国家,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本质。无产阶级专政表现为劳动者和自己的国家的对立,换句话说,表现为劳动者和自己的国家管理者的对立,这是社会分工及其特权的历史必然。所以民主选举无法完成无产阶级专政,因为民主选举恰恰是社会分工及其特权的政治要求,通过民主选举成为国家管理者的个人必然异化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

无产阶级专政还无法消灭社会分工,但是在一定范围内可以消除分工的特权。无产阶级专政应当在国家管理者和人大代表以及人民军队范围内实施无差别生活供给制,让国家管理者和人大代表以及人民军队与货币绝缘,并通过无差别生活供给制将国家管理者和人大代表的生活水平限制在工人和农民的平均生活水平之下,将人民军队的生活水平维持在工人和农民的平均生活水平,于是国家管理和人民代表大会以及人民军队就会成为具有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精神的先进分子的工作。

有志于国家基层管理的劳动者可以随自己的心愿自由报名,劳动群众的评议是其能否成为国家基层管理者的依据。有志于国家高层管理的国家基层管理者也可以随自己的心愿自由报名,国家基层管理者的评议是其能否成为国家高层管理者的依据。这种评议就其形式和内容而言,已经和选举具有本质的区别,选举的目的是为了追逐权利,而评议的目的是为了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具有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精神的国家高层管理者为国家基层管理者负责。具有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精神的国家基层管理者直接为劳动群众负责。

各级国家管理者要接受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监督,各级人民代表自由检查国家财政财务收支状况。对于因违纪或失职给劳动群众造成损失的国家管理者,人民代表大会直接罢免其国家管理职务。对于触犯刑律的国家管理者,人民代表大会将其移交司法部门依法处置。

   有志于监督国家管理的劳动者可以随自己的心愿自由报名,劳动群众的评议是其能否成为各级人民代表的依据。基层人民代表经过劳动群众的评议产生,高层人民代表经过基层人民代表的评议产生,各级人民代表的代表资格限期一届。人民代表大会领导人民军队,人民军队杜绝军衔制。人民军队的职责限于国防事业,社会治安由群众组织及其民兵负责。

党员作为劳动群众的先进分子,在生产劳动中组织群众运动,在生产劳动中通过党组织制定国家的战略、方针、政策。党组织制定的国家的战略、方针、政策经过各级人民代表大会讨论和通过由各级国家管理机构实施。无产阶级专政彻底消除脱离生产劳动的党员及其党组织,以保证党员及其党组织彻底站在劳动群众立场领导和监督国家政权。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的革命过程中,党集中权力并领导一切是必要的。但是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党的集权必须终结,以免无产阶级政党异化为官僚资产阶级政党。

社会主义是自下而上的无产阶级专政。宪政民主是自上而下的神秘的宗教。项观奇回避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本质,膜拜神秘的宪政民主,试图以人民的〝自主选举〞重建科学社会主义。

项观奇宣言:〝我们要觉醒了,我们要反抗了,我们要夺回我们失去的权利。〞

项观奇觉醒了吗?不,权利是私有制的理论,权利是资产阶级的道德,项观奇只是在资产阶级的旧世界里兜圈子而已。

〝我们人民群众要捍卫毛主席留给我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坚决反对各地普遍存在的贿选,不承认这样的选举的合法性,我们要求在全国范围里,真正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在人民群众的有效监督之下,重新实行真正的人民代表大会的各项选举。〞

〝七五宪法〞早已被特色党遗弃,项观奇究竟要捍卫谁的宪法?项观奇重建科学社会主义只是反对〝各地普遍存在的贿选〞?只是不承认〝选举的合法性〞?只是要求〝真正的人民代表大会的各项选举〞?

〝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要有勇气捍卫自己的权力。一切权力属于人大。人民要有勇气自主选举人大。〞

这是宪政资产阶级也能说得出口的废话。

〝我们呼吁:立即在全国范围里真正实行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人民选举。〞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究竟是谁的宪法?

〝可以更换统治人马,可以更换统治方式,但是,政权已经变质,已经不再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这个事实是清楚的,是不会改变的。〞

这又是项观奇把自己装扮成马列毛派的〝左〞的东西。既然项观奇知道〝政权已经变质〞,那么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就是资产阶级专政的宪法,人民的〝自主选举〞是在资产阶级专政下的民主。

在《这是一场中国的颜色革命》中,项观奇先是渲染〝颜色革命〞的危险性,随后否定〝颜色革命〞的危险性,通过〝左〞右摇摆,最后回到专营资产阶级法权的宪政民主,项观奇将〝人民的命运〞寄托在宪政民主的〝自主选举〞。

今年五月十六日项观奇还在《文化大革命原则永存》中号召造反夺权。没过半年他就试图以资产阶级的宪政民主重建科学社会主义。宪政民主有总比没有好,群众可以利用〝自主选举〞争取自身的〝合法〞权利。但是马列毛主义者决不能向群众宣传利用宪政民主就可以重建科学社会主义的宗教,决不能像教主那样向信教徒宣传宗教可以改变自己的生活。我倒很想见识居住在马克思故乡的项观奇是如何以神圣的宪政民主在德国建立科学社会主义的。

要想成为马克思主义者,首先必须跟随马克思完成对宗教的批判。今天活跃在网上的老造反派几乎没有一个理解马克思的哲学批判,他们在现实中忽〝左〞忽右,打着红旗反红旗。由于项观奇不理解宪政民主的宗教本质,他就像迷恋旧事物的唐吉坷德,拿宪政民主当作重建科学社会主义的神器,在幻想的现实中向具有危险性的风车展开一场圣战。但是,项观奇的命运比唐吉坷德好不到哪里去,项观奇的宪政梦必定要破灭。

萬里雪飄   二零一六年十月三日

14

主题

103

帖子

36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62
泽东小学生 发表于 2016-10-4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可以在资产阶级建立起来的宪政民主中被迫地利用宪政民主;我们绝不应该为建立资产阶级宪政民主而奋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6-16 18:39 , Processed in 0.074059 second(s), 14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