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577|回复: 0
收起左侧

江青十年讲话汇编 (三十一)

[复制链接]

35

主题

40

帖子

14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3
as456123 发表于 2016-9-19 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江青同志讲话



  总理刚才讲了一个大体的伦廓,康老着重讲了一个问题的面,我就是补充一下点,供同志们了解一下。今天来的我也不熟,比较熟悉的五团、北影等,八一厂也不太熟,八一厂来了没有?不重复,有的需要补充一点。

  要说“五·一六”这个反革命组织,当时我们都不了解,挂不上钩。当时我们分化王、关、分不开,就把戚分开了。但是六七年我差一点叫他们整死,因为我那儿派了一个坐探,我从来不管钥匙,搞走了主席的批件手稿。我那儿成了罗马大会了,摸到了我的生活规律,对这件事有个认识过程,我们都有个认识过程,同志们就更长了。今天总理、康老讲的这些话对同志们有很大的帮助,要好好学习。追其根,还是刘少奇的黑秀才、武将军,“文曲星”、“武曲星”萧华,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他们是一案,最早是从七分钟的闪电开始的,当时对他们不了解。

  他们一是串通,二是演习,想到中南海陷害毛主席、总理,也到过林副主席家里,还围攻我。他们很早就勾结,又是黑秀才,我们不知道,怎么接见他们的,一九六六年初,对王力这个人我从来不知道,关锋写的文章我从来没看过,戚本禹写了一个“忠王不忠”我看了。我对四条汉子之一的周扬说:“这么大的事,你们不报告主席、党中央。”这样才搞出来。六六年初春,他们摇身一变,成了中央文革文件起草成员,在上海我和他们有两个斗争。第一个是王、关、戚要求把吴传启、潘梓年、林聿时拉进到中央文革小组,作为党的一个工作人员,我说不了解,没经过中央不能来。春桥、文元同志知道,总理也知道。第二个事情,戚本禹有个政治资本,后来知道是狗咬狗,所谓“八司马”。到四月十六日快起草了,北京搞了真包庇,假批判,他到上海去。他说:“八司马”是主席知道了的,有问题也要留,我就觉得这个人很温情,坏了要保留,我就打电话给汪东兴说:这样的人不能在中南海工作,后来不知道,他已到了西楼。“八司马”坏了,他就坏了,后来发现把他弄到记者站,才发现的。

  我对杨成武也是这样,我从来没有讲过他的坏话,但我和他斗了几次。一次是他假借抓大的,搞饶漱石专案,利用合法专案,搞了我那么多所谓黑材料,这个专案组并没有戚本禹,他呈阅时也写上戚本禹,我把戚本禹用黑笔画了。(问吴法宪是不是?)(吴法宪答:是)后来是我要戚本禹到上海取材料,当时只有我和叶群知道,我说没有,你再搞就是香港,就是台湾了,他就说:我不就成反革命了,我说你自己考虑去吧。戚本禹也利用合法手段,搞了我的专案,就是“北图事件”,从图书馆、报纸、杂志什么都搞。中央批了,这是反革命事件,第二封信是法宪送来的,我一看又是“北图”,我当时就拍了桌子:“你是什么东西,老子不在乎!”这时已不是人民内部矛盾了。当时七、八、九三个月主席外出巡视,林副主席八月也出去了,只有总理、康老在,他们一下子要端掉我们三个常委,允许不允许呀?(答:不允许。)他们要破坏军队,破坏无产阶级司令部,破坏新生的革命委员会,因此就这三条,决定把他们捉起来,你们说对不对?(答:对)报告了主席,先抓了两个,戚本禹没捉,差点把我害死。所以犯错误是难免的,我今天无论如何替同志讲话的,特别是从去年八月份以后,还扭不(过)来就不妥当了。

  据我看王力是头头,关锋是第二把手,戚本禹是跑腿的,二月逆流逐渐认识。六七年一、二、三、四月,我就说,你们要和吴传启、潘梓年划清界限,学术归学术,政治归政治,说了多少次,他们就是不作,同志们有物证,捉戚本禹的时候,身上还有给彭真、翦伯赞、吴晗的信的底稿,总理有一份正式的,这是铁证,他是亲笔。

  六六年下半年,我感到他们不对头,他们开始采取的方法是“你们累了,身体不好,不要去了。”举个例子,捉萧华时,戚本禹说不要去了,后来突然来电话,指定要江青来,我当时觉得有预兆,我说非去不可。他们把萧华的党、政、军文件的钥匙,萧华秘书交给一个吹小号的。那里的档案是军队的机密。我说,谁要抢,我就要捉人,你们说对不对?(答:对。)我命令他们把钥匙交出来,后来吹小号的才把钥匙交出来。还有一次抢中央负责同志一类档案,我实在压不住,告诉了总理。他们抢档案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假借中央文革的名义去封,实际是偷,一种是利用群众抢,这是非常恶劣的。六六年下半年出我们几个人的丑。把我们几个人的象画在一起,出我们和主席的丑,我提了抗议,后来又出了我一个人的画本,这是破坏我们党,出我们的丑。我说你们不销毁,我要立即采取行动。六六年下半年要从工业、农业,到消费等方面调查一下,王力只是哼了哼,就这样没办法。他们大肆整我们,是在六六年下半年就开始了,他们要夺财政大权,主席说:财政大权可不能叫人家夺。他们是在六六年底,六七年春开始整我们几个人的所谓的黑材料。如果可能的话,我建议把六八年三月二十四日林副主席讲话和二十七日十万人大会,我们的讲话的录音放给同志们听。六、七、八月他们要下毒手,首先是危害主席,其次是总理,林副主席出去了,主席出去到那巡视,他们就搞,他们想一箭双雕。武汉的问题,陈再道这个人不好,主席回来,给我们说,先作军队的工作,再去做群众的工作,当时我们不知道,他们完全封锁。王力回来时,我还到机场欢迎了他,他负了伤,我说请医生给护理,他说“不用,杨代总长给我找了。”在北京市革委会筹备时,主席和我、中央文革决定让富治同志主持,戚本禹想去当第一把手,他有什么资格去?他还想把富治同志弄掉,他想把中央文革架空,还有什么周景芳,据说也是萧华这条线上的,还有李广文,也是山东这条线上的。我们对他们的问题,一时挂不上钩,对冲派也挂不上钩,他们把邱会作同志的头都打破了,主席、林副主席说不能这样子,邱会作是一个很好的同志,象杨成武这样的人怎么敢怀疑?“红小鬼”、“老红军“,从来没有怀疑。但是作了斗争,大树特树,我和他们斗了两次。这不符合毛泽东思想,不能这样搞。后来抢档案时,杨、余、傅给了他们解放军的衣服,他们到中央档案馆去偷查档案。我的有一个批件烧了,我说不能抢中央档案,我的“九·五”讲话讲了,其实七月底就讲了。你们可以读一读我的“九·五”讲话还有个八条十条的关系,我说八条是拥军,十条是爱民,他们就不高兴。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支持我,说“你讲的对”。我在九·五讲话中讲了,不能冲英代办(处)。他们还把援越的物资炮弹抢了,在整理文字时他们说这对红卫兵造反不利,不能写。我不同意,说不能去掉,造反在大使馆门前搞,不能冲,这是国际惯例,你搞人家,人家也会搞你,这是完全破坏。

  所以说,六七年七、八、九月是我党、我军、全国革命人民的紧要关头,主席到上海时,我接到一个电话,他们要搞多少万人的示威,整许世友同志,要许世友同志陷害主席,我当晚派文元同志到上海,飞机差点触电。文元到上海后,主席派春桥同志用直升飞机去接许世友同志。他有个怪脾气,但是个好同志,许世友同志当时围困退到了三线,已无路可退。许世友见到主席时感动得流泪。另外他们还整黄永胜、陈锡联、杨得志……一句话,要搞乱我们的军队,搞乱我们的党,搞乱我们的革委会。当时我是部队的文化顾问,谢镗忠他们不理我,林付主席写信也不灵了。他们要抓肖力,捉了一个和他差不多的戴眼镜的,否则这个孩子就完了。这是一群非常凶恶的敌人,我在十二月发高烧时,他们串联很多人,在我体温低时整我,体温高时就高兴,就是想整死我,好偷文件。我很早就发现了,我报告了主席,后来叫汪东兴同志,给派了个机要秘书,来了就被他们支走了,给他放假。后来我发现丢了一箱主席手稿,我没有钥匙,他们把东西都偷光了。小箱子是用剪刀撬开的,里面什么都光了。我采取突然袭击,带现在的秘书,警卫,坐探阎长贵回家,找他们要钥匙,他说这就是对我不利罗。我说:为什么非要对你有利?他们没有枪的后台,没有萧华、杨成武,他们能搞吗?那天幸亏林付主席去看我,林付主席去看我,林付主席到处找,找不到,急了,一直找到中南海。林付主席问:你怎么样?我说不好了,钥匙不见了,什么都没有了。

  六八年三月份,就是在提出杨、余、傅之前,傅崇碧带了四个干部冲中央文革,是要给我们点颜色看看。我们出去挡了挡,他们一直冲进去,后面的车被八三四一部队挡住了,他们要进去捉人,其中一个人用皮包打我,据说皮包里有四支手枪,要打断我的背梁骨啊!文元同志作证(文元:很凶恶),凶恶极了。我说你们干什么来了,知道不知道这是中央的所在地,这时对他们的篡党篡政的阴谋已有察觉。他们的阴谋多了,中学生有个四三派、四四派、四三派我们接见了,四四派我没见到,他们挡驾,说“你身体不好,我们去看”,他们接见了。

  傅崇碧还给坏头头发枪,韩爱晶到这里开会,手枪上着顶膛子。同志们你们要了解,这个斗争是很激烈的。到六八年林付主席下了决心,把杨、余、傅揪了出来,把他们端出来,就是胜利,首先是端出刘少奇、后端出第二套班子,纯洁了党,是伟大胜利,他们是近视眼,以为天下乱,是他们的了,不知道毛主席有几十年的斗争经验,什么样的敌人都见过。他们以揪刘为名,把中南海围个水泄不通,糟了,我们上了一个大当。

  “五·一六”这个反革命阴谋集团,是单线联系,他们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儿女,他们搞秘密活动,这是不许可的。你们要成立民主党派,可以讲,他们搞秘密活动来颠覆我们的党,颠覆我们的军队,这是不许可的。这中间是有曲折的,同志们不知道这种情况。我们没时间给同志们讲历史,后来赶上“九大”落实党的政策,以为对反动组织也要一碗水端平,但要给出路,毛主席讲过:“不给出路不是无产阶级的政策”,要给出路。

  六七年春,首先是文艺革命战士顶着牛,他们直接干,因为打了他们嘛,戚本禹要搞他的样板,我看了,这是“红毛女”,还搞了“海港”。在五月下旬,我感到了这个问题,很值得注意,有人说:没有“五·一六”了,“不存在了”。怎么不存在?我们有材料。这就是糊涂。把“五·一六”反革命组织当作群众组织,这就不对了,对不对呀?张光同志,你的错误就在这里,我以前不了解你,没跟你打过交道,在总理、谢副总理讲了以后,还没转过来就不对了,转过来了没有?(张答:转过来了。)转过来就好,请坐下。

  六九年八月十四日才挂起勾来了,才知道“五·一六”反革命组织是他们的基层组织,这个是有不少材料的,但是现在有个问题应该提起同志们注意。在中央已经提抓“五·一六”时,要防止扩大化,要抓骨干分子,对一般分子,只要交代好的,要给出路,切记不要扩大化,要打击骨干分子,一要分清是非,二是不要扩大化,是抓他几个凶恶重要骨干分子,一般分子交待了,就给各种出路,重要骨干分子交代好的也要给出路。

  在文艺战线上,他们的黑干将是金敬迈、李英儒、于秀、陆公达、刘巨成、林杰、郑公盾、李广文、赵易亚、唐平铸、胡痴,在开十万人大会时,给贺龙的信是大红纸,上面写着“光临指导”,给我们的信写的是“勒令到会”。这条线,这些家伙,我给他们划了个线:二十年代是陈独秀,二十年代末是李立三,在党内三十年代是王明在文艺界的“四条汉子”。我们现在搞的材料,可以发给同志们,有备注。四十年代到五十年代发展的“二流堂”,“二流堂”就是二流子,二流子就是流氓,他们有党徽,党章,从重庆到北京,五七年定了案。王关戚又要搞这个案了,借此搞总理和我。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有个裴多菲俱乐部,六十年代就叫“五·一六”。他们的背景是国民党的CC,叫中统特务。文艺“四条汉子”下面有10个演剧队,他们的骨干分子是坏的。在党内的代表人物,以前是王明,这个反面教员还有美帝、苏修、特务,美英法日特务,比方说李敦白和王光美有联系,王光美是美国战略情报特务,“一办”的同志来了没有。李敦白和王光美的关系知道吗?(答:李敦白和王光美在延安就有联系。)他们是一脉相通的,破坏毛主席亲自缔造和领导的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破坏毛主席亲手缔造亲自领导,林付主席直接指挥的人民解放军,颠覆我们新生的革命委员会。他们这些人同流合污了,他们有黑高参。我们傻瓜,慢慢地才认识,我们讲了就要头脑清醒,要认真对待,但不要扩大化,要按政策办事,首先分清是非,然后区别对待,我的话完了。




                 江青张春桥姚文元接见文化组成员时的讲话

                        江青 张春桥 姚文元
 
                            1970.10.30


  江青:
  文化组是在一九七零年三月成立的,因为富治同志病了,总理工作很忙,所以以后就没有找文化组开会。
  回顾七、八年是很不容易的,在主席、林副主席、总理、康老的支持下,搞出这么一点东西。一九六七年、六八年搞运动很忙,照顾不上了。后来由于杨成武的干扰,在宣传队里派进一些坏人,发现后,我主张一分为二,好的留下来,但他们把人全都换了。一九六九年我们才知道,把好的同志请回来,在总理的支持下,成立了军宣队。从那个时候,我就抓得比较紧。一九六八年、六九年,今年的上半年,我陷得太深了,其它工作就受影响,照顾不上了。
  文化组三月成立以来,做了大量的工作,成绩是主要的,缺点是次要的。原因是大家刚凑在一起,有的同志民主集中制注意不够,个人发号施令。今后在吴德、贤权同志领导下,实行群言堂,要搞民主,当然也要集中。八年来很不容易的,我们搞了这么点东西,主席肯定了我们。出现问题要一分为二,要细致。对缺点错误要分析,正确的意见要接受,不正确的意见其中也有的好心人提的。我这么多年是细致的,不细致是站不住的。文艺关键是树立先进的人物,中间人物大量存在,反动是少数,我们用先进人物改造中间人物。我们对反革命的攻击要顶住。
  关于搞新的创作和会演的问题
  我们的党史知识不足,最好用部分作题材,如《杜鹃山》,现在改为《秋收起义》,面就太大,不小心就出问题,我们还是应该从一个角落去搞,叫《杜鹃山》。《杜鹃山》原来上海的青年演得不错,我带回北京,后来彭真不让我搞,给了邓拓搞,现在我们可以搞。又如《铁道游击队》要离开枣庄,不要写真人真事,否则就有人出来认帐,也不要作为样板戏。对破坏敌人交通,党有一系列的政策,这个戏的内容就是在铁道线上打游击,名字暂不定。
  总理很忙,我也忙,希望文化组靠集体力量搞起来,搞好可以试演。
  《红嫂》要另起名,要脱开那个地方,原来作者有问题,你们打报告还叫《红嫂》,你们搞创作不是为了会演,你们得自己组织起来创作,排好,试演。组织几个人提了意见以后再改。
  关于各团新的创作,你们另写个报告。
  会演,我想得不周到,因为四届人大,地方党代会相继召开,各个单位也有整党建党,大家都很忙,因此,会演是否推迟到后年的六、七月。六、七月北京天气也好,这样地方的东西出来更多了,有些也可移植,不管什么戏,只要是革命戏都拿来。关于会演推迟,请你们再重新打报告。否则你们也累,我们也累。今后我不能象过去那样抓了,以后这些工作文化组要管起来。这次事情你们就发了纪要,中央还没有批准,你们就发那么大范围,这办法不好,要学会办工作,今后不能这样。
  文艺是意识形态方面的重要部门,文艺的阶级斗争是长期的,同志们精神上得要准备长期的斗争,最近敌人对《沙家浜》、《红灯记》、《智取威虎山》都攻击过,阶级斗争在脑子里不要忘掉了,我们自己也要改造。重大问题汇集材料可以,先不要写。《万水千山》是要的,但不能搞宗派的,主席说要写会师,后来又写了杨成武。写大战役都要慎重,原来不是重大的题材,不要用大名字。
  过去法语系统的国家要求我们派剧团出去,我们一直没有去。是否拍完电影后,可以派一两个团出去,《红色娘子军》出去可以和《黄河》一起去,演奏点自己的作品,这样乐队也解决了。京剧也要出去一个。团配备强点,不光能演一个戏,另一套班子在家里。创作人员先下去,你们回来后再去生活。
  你们的报告要写好,讨论得细致点,有问题,有办法,有的可以提几种解决问题的方案,这样的报告我们就好批了。外交部、中联部的报告好批。你们要学习。
  另外,你们要大胆点,不要怕,犯了错误也不要紧,要负起责任。以后报告统统打到总理那里。我过去,陷得很深,什么都得管,文化组成立了,就好了,你们要担负起责任来,你们大胆,我们支持,有了错误,我们给你们承担,当然发现了问题,我们也给你们指出。
  我们也可以演折子戏,如《刑场斗争》、《打虎上山》舞蹈都可以演。
  姚文元:
  同意江青同志说的。
  张春桥:
  同意江青同志的意见。创作人员解放多些,下去,有了剧本就好办了。
  搞了几个戏,大方向不能动摇。其它意见可以一分为二。另外,我们确实取得了经验,这些经验是宝贵的,有了这些经验,我们就懂得怎样工作了,还可以培养青年一代。前几年资产阶级司令部控制破坏,江青同志不能不集中精力攻坚,因此,江青同志就要花极大的精力,前一阶段是需要这样做的,现在不同了,我们有了实践经验,又有了队伍,形势很好。再不能象过去那样了,否则,领导同志就吃不消了。现在你们要带队伍去打仗了,靠同志们独立作战。在新的过程中,你们还会犯错误,但不要紧。一种是在错误路线下犯错误,一种是在正确路线下也会犯错误,这不怕。什么叫样板?样板就是按照毛主席的路线、方向搞出来的,我们是讲方向,基本思想,叫毛主席路线的样板,大家根据这个方向继续搞。
  会演要在群众运动的基础上才能搞好,特别这几个样板团都有点新东西时再会演,所以我赞成会演推迟。
  江青:
  这几个团不要翘尾巴。
  这几年还要感谢北京市革委会和谢富治同志。
  话剧我们也鼓励,有了话剧电影剧本就好办了,我们可以改编成别的。
  杭州负责搞美术的教改,曼恬同志去看看。但不要表态。
  我们几个团要小心,我们吃过亏啦!(坏作品问题)团内本身也有破坏因素,要注意。文艺队伍相当复杂啊!过去招生不招劳动人民的子女,这次上海招生,贫下中农可高兴啦,都是贫下中农子弟。过去计划又回到旧的艺术院校了。
  于会泳同志住北京,到上海跑跑。
  《南海长城》就是写民兵的,《红嫂》就是写军民关系的。《奇袭白虎团》赶快拍电影,武戏这个最好,如果找不到小宋的录音,就叫别人代唱,他演。这个戏拿出去好,有国际主义意义,不审查了,可以拍。
  创作组赶快下去,下去越久越好。
  《智取威虎山》电影付了很多学费,北京要总结经验,应该总结失败的地方,世界观的问题,总结要认真,不要回避那些失败的经验教训。样板戏,电影都要认真总结,不总结就会忘的。
  最重要的是树立起正面英雄形象,就是不能丑化。发现下边好的创作要推荐,推荐再提高,大家讨论搞哪些。写典型不要写真人真事,主席进城后就提出不要搞真人真事。每个团自己讨论,然后文化组讨论。
  《红嫂》有修改基础,以后改编芭蕾舞也有个基础,就是《红嫂》的基础。
  明年抽两个团出国。半年搞一个戏少些。内蒙的《草原英雄小姐妹》可以改,改成敌我矛盾的。
  姚文元:
  在群众中,除注意发现一些大的节目,也要注意发现一些小的节目,歌舞都可以,工农兵业余演出需要这些节目。几个样板团也可以搞些小节目(江青插话:已经有的雏型的东西,不要轻易丢了。)《大渡河》小敦演的,可以搞成折子戏。
  张春桥:
  一般东西,由文化组负责审查。短片等都可以自己审。发现问题,你们拿不定主意的,向中央提出来解决;重大的政治活动,送中央看;重大的问题主席、林副主席都可以审查。只要没有政治上大问题,文化组审查就发行了。有好的东西你们也推荐给我们,要严格掌握政治标准。不要因为我们提出过尖锐的批评,就不敢推荐了。
  江青:
  过路电影给我们看,当敌情看。
  另外,不能将上次“智”、“渡”那种问题重演,要严格政治标准。
  你们先组织两三个人。看《红嫂》的原始材料,研究剧本后,指出哪些要增,哪些要减,哪些要改,然后由剧团写出修改提纲,不然,他们乱改。例如《红灯记》将来改不好不拿出来,我们不是乱改,指出那个地方有问题,给他们方向,然后让他们写出提纲,不要给人家一盆凉水,现在这个戏已经不是打补钉的问题,文化组要有人下功夫。改,是在他的基础上,重点场次是什么,这是个工作方法。
  你们没有下功夫,吃不下,睡不着。内蒙《草原英雄小姐妹》可以两头弄掉,《大渡河》也可以,《红嫂》从内容到形式都要改好。
  (文化部办公厅提供)



              江青同中联部外交部一些同志谈《水浒传》及宋江

                              江青
 
                            1973.02.22


  〖江青在一九七三年二月二十二日同中联部、外交部、对外友协的一些同志的谈话摘录。〗

  《水浒传》中的主要人物宋江,是真实的历史人物。《宋史》上《侯蒙传》就有关于宋江的记载。
  我们应该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来分析宋江等农民起义的领袖。对宋江首先应加以肯定,然后再分析他的阶级出身所带来的影响。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历史人物,有智、有谋、有正义感,喜欢劫富济贫,能团结人,因此受人民群众的爱戴,人们称他作“及时雨”。在封建社会中,官逼民反,宋江被逼上梁山后,领导起义,同封建统治阶级坚决斗争,起了很大作用。这些积极方面,应充分予以肯定。另一方面,应看到宋江由于出身于地主阶级,有阶级的局限性和动摇性。他有一种正统观念,认为不能反皇帝,以至对皇帝的招安抱有幻想,认为可以戴罪立功,可以不犯法。宋江上梁山,不是轻易上去的。在杀阎婆惜(他杀惜是因为在政治上受到威胁)后,他起初宁愿被刺配到江州,也不愿上梁山。后来统治阶级要判处他死刑,他才下决心上山。林冲也是如此,他被迫害充军后,由于高俅派陆谦火烧草料场,谋害他的性命,他才被逼上梁山。在这一点上,李逵、鲁智深和武松等人不一样,他们是反对招安的。李逵的性格不象宋江那样复杂,他心直口快,坚决反对招安。《水浒》的一百二十回本中谈到李逵反招安,要造反。但由于他对宋江死也要跟着,所以宋江接受招安,他只好接受。
  对宋江接受招安,还要从当时的历史背景来分析。当时,宋朝受辽、金等外寇入侵,需要抵御外敌。宋江接受招安,虽然反映了他的动摇性,但不能因此说他是两面派人物。金圣叹对宋江采取了憎恨仇视的态度。他的节本损害了宋江的形象,而且还加卢俊义的一场恶梦,说梁山泊的英雄全被杀了。李希凡就不同意金圣叹的本子。还有一出戏叫《白水滩》,是续《水浒》,但写的不象样子。
  解放以前,描写宋江的好戏不多,《浔阳楼》应该是一出好戏,宋江在那里吟反诗,抒发了自己的反抗情绪,但一直没有排出好戏。
  《水浒》这部书写农民起义,但只讲建立一个政权,即有饭大家吃,有衣大家穿,乌托邦的幻想,但也不完全是幻想,《宋史》上有。
  我们不能以无产阶级政党的标准去要求历史上的农民起义的领袖。他们有历史的局限性,在这方面《水浒传》七十回本把后边的删掉了,反而看不出农民运动的全貌。他们有些人就向统治阶级投降了。如宋景诗,他一生与地主斗,但以后被迫投降了。这一点不必回避。回避这个问题就违背历史。



                       江青观看歌舞演出的讲话记录稿

                                江青
 
                              1973.06.24


  〖晚,于会泳传达:首长看了这台歌舞节目很高兴,对大家很关心,希望继续加工提高。首长对剧场卫生很注意,不要一抹到处是灰。《阳春白雪》、《春江花月夜》、《渔舟唱晚》都是(首长)点的,整个晚会首长都是兴致勃勃,只是时间紧。〗

  ①筝
  弹筝的女同志不敢穿裙子,可以穿褶裙,设计几种,淡绿、淡蓝、银灰色的。
  听工艺展览会的同志讲,东北营口可以造筝、琵琶,你们可去买一点。
  ②看女声弹唱时说:这衣服还不错,可设计几套不同的式样,在不同的季节穿。给她们买一双白色塑料鞋也不算多嘛!
  化妆太难看。眉毛那么短,眼睛像个窟窿。
  ③舞蹈
  怎么一看都是少数民族的东西,汉族的为什么不搞?
  汉族的歌舞也很丰富多彩,应该很好发展,要攻汉族舞,要搞些短小的汉族歌舞。
  《霸王别姬》就可搞成一个很好的剑舞。京剧可说是集汉族歌舞精华之大成。
  《击鼓骂曹》可以搞成一个很好的器乐曲。
  ④舞蹈:送粮
  这个舞蹈整个色彩没绿,很单调。椰子树也太小,也不给点光,像个瘪三。
  司机上来穿的裤子绿也不绿,蓝也不蓝,很难看。
  要很好发展汉族舞蹈,不要都搞少数民族的。
  ⑤二胡
  你看又不敢穿裙子。你们不敢穿我就带头穿。不要把女同志打扮得灰溜溜的。墨绿的、玫瑰红的都可以。褶子可以打在两边,可搞飘带,袖口、领边,可绣些小花。京剧的大包裙,中国不穿,朝鲜还穿。
  《二泉映月》曲子还是好的。但可以动一动,出些新,有些地方云彩遮住月亮,有的地方月亮透过云彩,突出月亮,明亮点。哀怨情绪要表现出来。
  ③朱××的裙子很难看,又短,至少可加长二寸,设计白色的,你们不敢穿,我带头穿。
  (第二首歌时)你看,又是少数民族的。男子服装,领口不一定都扣得那么紧。可以设计开领的。
  《杜》、《平》两个戏已成熟了,可以拍片子了,但要先看一个月的戏。八一厂要出个导演。
  唢呐《百鸟朝凤》可以演奏,老百姓喜欢的东西不要轻易丢掉,传统的东西不要随便去动它。
  晚会很好,搞个录音给我。
  舞蹈可拍电影。《练兵场》海洋搞成红的,没道理,怎么搞红海洋?
  (文化部办公厅提供)




               江青在中央乐团音乐会中间及演出后的讲话记录稿

                              江青

                         1973.07.01 (晚)


  (看男声小合唱)伴奏的女同志还是穿裤子,不敢穿裙子。女同志"夏穿裙,冬穿裤。"设法把裙子设计出来。

  (看木琴演出。演奏者站着演奏)可以坐着弹,也可以站着弹。

  (看木琴演出的第三个节目《公社姑娘》)曲子怎么有苏修调子?(李德伦同志:是新疆的。)变奏一下,也还可以。(于会泳:赶快改吧!)

  (看胡松华独唱)眉毛都是短的。(唱《献上心中最美的歌》)是抒情还是进行?嗓子不如过去好了。像章太太。女同志穿裙子,还要解决袜子问题。舞台上,生活中都要注意。出国要穿连衣裙,四幅,拼起来,直着垂下来。像章出国二百不够,多带一点。(听胡松华加演的《今日同饮庆功酒》后)顿挫不错。(对浩亮、庆棠说)《平原游击队》和《杜鹃山》也要写些这样漂亮、短小、易普及的唱段。

  (听孙家馨唱花腔女高音)出国尽唱毛主席的歌不行。(于会泳:要注意这个问题。国内是群众要求。)

  《敬爱的毛主席》太长了。《千年铁树开了花》不精练,要把它磨好。在花腔之前,再发挥一些,可以看看《翠堤春晓》,要超过他们。

  样板团的女同志要穿裙子。但不要穿超短裙。出国时,男女独唱演员可以从《白毛女》、《红色娘子军》和样板戏中选些唱段去唱,不要老唱少数民族的。我不是说少数民族的不能唱、不唱,而是比例太大。 南方的越剧正在改革,有人说改得好,有人说改得不好。我说改好,不改不适合时代的要求,不改怎么行?声部要改,搞音乐的要帮助他们去改。

  (看《草原红卫兵》)钢琴伴奏应弹出马蹄声。(李德伦同志:有,但听不出来。)

  西哈努克的歌有没有?

  《春香闹学》要突出笛子。《水调歌头》、《浪淘沙》、弹词、要录音。

  出国要带《百鸟朝凤》。

  总政出了两期简报,题目是“落实江青同志等中央首长关于音乐舞蹈的指示”──(指六月二十四日)里面说“尽量少安排少数民族歌舞”。不要片面性、绝对化。我不是说不让演少数民族歌舞,是比例太大,要提倡搞汉族舞。我一说剑舞,都去搞剑舞,也可以搞棍舞、刀舞,要举一反三。要有辩论法。 剑舞可以穿古装,也可以穿现代服装。千万注意不要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

  穿裙子也不要那么死,也可以穿裤子。一不能辨证,二不能举一反三。

  (向李德生同志)军队女同志服装也要设计得好看些,也可以穿裙子,还有衬衫。

  头发谁都不敢烫,我带头烫。不能都弄成三毛流浪记。总不该让四十岁以上的女同志梳两个小髻。该烫的还是可以烫。一当然也不能搞成奇装异服。上海出现过这类现象,要煞一煞。但也不能乱蓬蓬。有的女同志,年岁大了,可以梳抓髻,结彩带。长发也可以,把长发盘起来。

  (看《练兵场上》)可以暂时这一样练,也可以换个景,在他们回来的路上,帮助民兵一起练。

  样板团的剧场已搞了卫生,北京市的剧场也要搞卫生,不然传染病不得了。

  乐团的服装暖冷颜色要通盘考虑。

  (看《战台风》)可以站得住。出国要有独奏。新影乐团有个拉板胡的搞得不错,出国的时候可以借来。

  唱主席诗词,出国要有字幕。

  明天把三台节目的节目单送给我。

  (演唱主席诗词时)《忆秦娥》情绪不对,要雄伟、壮烈、苍凉。当时在历史的转折关头。

  军队的节目也好,地方的也好,不管哪单位的节目和人,都可以选,演出后可以再回去。来了可以向他们学。 民族乐只带独奏。

  《霓裳羽衣曲》搞个录音给我。(后失传,民间有《月儿高》,代替《霓裳曲》)。

  毛主席指示,将《杜泉山》仍改为《杜鹃山》。

  (文化部办公厅提供)





                 江青看《半篮花生》等样片时的讲话记录稿

                               江青
 
                             1973.07.28


  《半篮花生》:光讲矛盾的普遍性,不讲矛盾的特殊性。主席在《矛盾论》中讲的大部分是矛盾的特殊性。戏中既然提了《矛盾论》,也讲了矛盾,但只讲普遍性,把马克思主义重要问题阉割了。现在苏修就讲普遍性。《大家庭》贩卖无冲突论。
  看到了你们送来的材料了(指创办的"内刊"),你们也发现不敢写冲突,写阶级斗争的问题。
  建议再学习《矛盾论》。
  创办应设评论组。要写一篇文章,写这个问题(指矛盾)。
  《半篮花生》很新鲜,并不难改。里面富裕中农可改为摘帽地主,性质仍是内部矛盾。要把矛盾搞得更激烈些。一家人都有共性,但每个人应有个性。女孩子讲的“飞跃”看不出来。
  戏不错,要改好。
  矛盾问题,现在全国都不敢写。
  《送货路上》:很活泼,内容不错,表演形式有好有坏。拍摄太粗糙。桔子像柿子。台步没有出新。“莫怕别人指背脊”,这话不对。演得不错,题材不错。挑杠用的扁担上的双彩球,在《龙江》中已提过,怎么还搞?
  《半篮花生》、《送货路上》要改,改完再看。
  《两张图纸》:把新干部说得一无是处。当前主席提倡提拔新干部,唱了反调。
  《园丁之歌》:剧名就不合适。园丁应是共产党,怎么是教师、知识分子呢?男教师是二流子。
  (张春桥:教育路线也有问题,学生受教员摆布,女教师是热爱工农的,但最后给小孩子出了难题。)
  教室看不出典型环境。女教师还给男教师说好话,男教师转变也不合理。"没有文化怎能担起革命重担",这句话问题大了,应是"有文化能更好革命"。这句话简直是反攻倒算。女的表演简直是青衣花旦,化妆像少奶奶。矛盾也没有很好解决。
  音乐创作:
  黄河协奏曲,有人说是俄罗斯作品。今后不要让我们上当了。
  《水调歌头》完全可以出新。《浪淘沙》有困难。昆曲太纤细了,非出新不可。刚进城的时候,跟金紫光说过,昆曲可以搞一搞,但他搞的是复古。
  把《梅花三弄》原曲拿来听一听。
  《二泉映月》比较哀怨、压抑。《江河水》比较悲愤,用中西合璧,突出二部。《江河水》要用管子演奏。
  《战台风》是个创作,应该提倡。中国音乐是个宝库,应有人搞。要推陈出新,不要搞白手起家。各种地方戏改革动起来了,很可喜,应关心一下。
  评剧团的《向阳商店》如何了?据他们说越来越坏了?
  (张春桥:评剧很有观众。)
  评剧很轻佻,过去家长都不让去看。
  可以调一些戏给我们看,也可以在北京公演。全国创作蓬勃开展,要抓一下评论队伍。创作组要组织一个小的评论组,鼓励创作,指出方向。
  (文化部办公厅供稿)



            江青张春桥姚文元在批判《园丁之歌》稿件上的批示

                      江青 张春桥 姚文元
 
                          1973.07.28

  江青:
  《园丁之歌,剧名就不合适,园丁应是共产党,怎么是教师、知识分子呢?
  教育路线也有问题。学生受教师摆布。(剧中的)女教师热爱工农,最后又给小孩子出了难题。还是让孩子成为火车司机好。
  (剧中的)教室看不出典型环境来。女教师还给男教师说好话。男教师转变也不合理。“没有文化怎能担起革命重担”,这句话问题大了。什么没文化就不能干革命。简直是反攻倒算。应是有文化更好革命。女的表演简直是青衣花旦,化妆象少奶奶。矛盾也没有很好解决。

  附件:

         江青、张春桥、姚文元在批判《园丁之歌》稿件上的批示

  请春桥、文元同志先阅,并请提出意见。

  江青 七月二十八日

  看了一遍,觉得有两个问题需要研究:
  一、是否要肯定教师的大多数是好的,文化大革命中也有进步,坏人是很少数。教育战线上两条路线斗争是长期的,此剧的路线,及其歌颂的人物,都是错误的。
  二、关于学文化的问题,在批判这个电影的修正主义观点同时,是否要肯定学生学社会主义文化及学马列、毛主席著作也是必要的。以全面说明毛主席的教育方针是培养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妥否,请斟酌批示。

  (建议改后我们不再看了)

                                       文元 七月二十八日

  同意文元同志意见,可以考虑先发两篇,看看反映再发别的文章。文章不多,在质量。批周赤萍小册子,一篇文章就收效。

                                        春桥 七月二十八日

  同意春桥、文元同志意见,请照办。

                                   江青 七月二十八日

  (文化部办公厅提供)



                       江青接见刘诗昆等人时的讲话

                               江青
  
                              1973.08.05


  刘诗昆在运动中被捕,关了六年,放出来了。过去主席问过他,是新四条汉子(黄、吴、李、邱)不放,是想搞叶帅。刘还是有错误的,抓彭、罗、陆、杨,还有“一·一九”夺权。最近主席又问了。这次接见是传达了主席对他的关心,希望他搞点名著的东西。“战台风”改为钢琴、乐队。要刘恢复基本功,给他一个钢琴,让他跟乐团去日本。
  (关于殷诚忠入党,乐团通过,报文化组,文化组又向首长报告,首长让文化组研究。五日晚首长同意乐团支部意见,让殷入党。)让吴德作他介绍人,殷跟我们走了多少年,一直要求入党(殷诚忠很感动)。
  赵燕侠可以去艺校工作。开始她是跟我们搞革命样板戏的,记一功。还可以回团演阿庆嫂,同时在艺校教书。
  白淑湘是第一个演吴清华的,最近写了个检查,还不错,应该记一功的。去全团作检查,取得群众的谅解,还可以回团演吴清华。
  (创办领导同志说:首长提出一个原则,只要承认错误,愿意改,就可以了。)
  崔嵬,让他拍《平原作战》。崔检讨不错,我们欢迎,完全可以让他工作了。
  音乐部分:
  要把各个历史时期好的音乐作品,很好加工排列,弄一套节目(指出国),应该是一条历史的长河,包括各个朝代的好作品,从最古的到革命歌曲,到现在的革命作品。
  (《梅花三弄》我们报材料说是明朝的。)不对,要查《二十四史》、《艺文志》。在晋书《艺文志》中就有记载。
  《广陵散》也有一段故事,嵇康,在杀他的时候,他还弹了《广陵散》,连反对他的人都痛心。
  刘邦的《大风歌》还有没有?(李德伦同志答:没有了,配曲吧!)还是要原来的。那么古的从李白的《菩萨蛮》开始吧。唐明皇早几十年还好,后来就糟了,弄一套从古到今的音乐作品,要有一套音乐资料。
  《凤阳歌》不要改编过的(安娥三十年代改过)。
  要搞西洋音乐史,不抓不行了。
  《战台风》很值得提倡,可以改编成钢琴,刘诗昆参加创作。
  (文化部办公厅提供)



                     江青听取上海乐团音乐会时的讲话

                           江青 于会泳
  
                             1973.10.29


  演唱所选的段落很好,可去广交会演出。(看的过程中,江青一直带头鼓掌。)
  这就是我们的作品,作品好得很。
  这个作品有中国声乐的特点,我们的东西就是好。我们最重要的,要创造自己的文化艺术。
  (于会泳传达时说:通过这些指示,我们要领会一个精神,首长要我们重视自己的东西。)
  要教育专业和业余文艺工作者,要重视自己的文化艺术,不要轻视,不要盲目崇拜。毛主席对刘诗昆说:“要写自己民族的东西。”外国的东西,有的是吹出来的,其实思想上、艺术上都不行。有人却把它们当作楷模,认为不可变。费城交响乐团来中国,听了我们的音乐,认为很好,而我们自己却不以为然。外贸部反映,外国人对《杜泉山》的反映很强烈,而我们有些人却不愿去看。
  上海最近又有一些人反对现代革命作品,这些人中,有的是资产阶级权威,有的是旧上海乐团培养出来的观众。创办的创作评论小组,要对外国音乐进行评论,如对“无标题音乐“。最近,土耳其有音乐家要来,要搞清他们演的节目内容,不要再象费城乐团那样。“无标题”音乐是否没有内容,仅表示某种情绪,要研究。
  要提倡和重视创作,可以把京剧的片段写成钢琴曲或管弦乐曲。“穿林海”(乐队演奏)一段就很好。还有一些唱段。如“狱警传”都可以搞成钢琴曲,突出人的作用。搞古代的要慎重,要推陈出新。有的可以不动,有的要出新,出新是很重要的创作。
  (于会泳:“可以不动”如《水调歌头》、《十面埋伏》、《大起板》,可按原来的演。)
  有些曲子要选比较开朗的,不要选哀怨的,如《二泉映月》要演出,要改,要跳出来。要演激奋、反抗的曲子。象《三十里坡》(陕北民歌)可以改编。
  (江青听了《咱们的领袖毛泽东》后说)这个曲子好。(听了《三六》后说)《三六》可以改成管弦乐。《夜深沉》可以改编,以京胡、板胡三大件为主,我们不要老是捆住自己。
  (于会泳:这段指示的中心意见,是对古代的选择要慎重,要提倡重视创作。)
  以下有关电影问题:
  江青:上海三个小戏电影,倾向是好的,但不敢接触矛盾(指《颂银针》)一接触就缩回去了。有的片子讲生产术语,看不懂(指《一寸之间》)。化妆搞假的眼睫毛。
  《半蓝花生》是越剧,我们要提倡搞小戏。北京的河北梆子《云岭春燕》要赶快搞。
  近来有些人又借故事片少,向我进攻,这些话是放屁。我们自始至终在抓。有些原因,电影工业跟不上,“八?七五”放映机过不了关,林贼捣乱等等。
  (于会泳:这方面例子很多(指林贼捣乱)如《智取威虎山》在北京拍电影时斗争很激烈。)
  以下有关出国节目的准备:
  江青:要有历史长河,要有古代的,也要有现代革命的,但要以现代革命为主。
  《剑舞》要搞一个小会演看看。
  五七艺校
  江青:招生要贯彻阶级路线,但不能搞关门主义。要讲成份,但不能唯成份,不要查三代,要重表现。要坚持以工农兵子弟为主,但要防止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把一些有条件的学生弄掉。
  (于会泳:五七艺校要搞一个学习汇报,包括音乐、舞蹈、电影拍摄片断,给中央首长汇报)
  江青:旧中宣部房子怎样了,搬过去没有,够不够用?
  (文化部办公厅提供)



        王洪文江青就印发北大清华汇编《林彪与孔孟之道》给毛泽东的信

                          王洪文 江青
 
                           1974.01.12


  主席:
  我们看了北大和清华汇编的《林彪与孔孟之道》这份材料,觉得对当前的批孔有很大帮助。各地也迫切需要有这种简要的材料。我们提议,可否转发各省、市、自治区、各军兵种、各大总部、国务院各部,作为当前批林批孔的参考。现将材料呈上,妥否,请批示。
                                   王洪文 江青
                                    一九七四年元月十二日
  



                  江青致王洪文叶剑英张春桥邓小平的信

                             江青
 
                           1974.01.24


  洪文、剑英、春桥、小平同志:
  首先代我问候全军同志们春节好!相当长时间了,从许多材料看来,全国范围内的批林整风运动的发展是很不平衡的,批孔更是深入不下去。而林彪的思想体系与孔老二的关系更是不清楚。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搞的《林彪与孔孟之道》是可以帮助全体同志们解决这个问题。因此,我特请谢静宜和迟群二同志向全军指战员宣读中央的通知。他们已下过连队取得经验,可能对全军有所帮助。批林批孔是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头等大事,这是使国内外帝修反惊恐的事。全国党、政、军、民、学,通过这个学习,可以取得更大的团结和胜利。
  现送上《林彪与孔孟之道》《名词解释》各二百份和《五四运动以来反动派,地主资产阶级学者尊孔复古言论辑录》二十本,《鲁迅批判孔孟之道言论摘录》和《反动阶级的“圣人”──孔子》各一份供同志们参考。文件,文章的份数是不足的,但可以翻印。有什么问题报中央,我们也要和同志们一起学习。我们将努力解答同志们提出的问题。我相信同志们会努力学习保持我军光荣传统,破除迷信,解放思想,知难而进。没有攻不克的堡垒,只要坚决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将批林批孔的斗争进行到底,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任务是艰巨的,但也是光荣的。毛主席说能文能武,长恨随陆无武,绛灌无文。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我国无产阶级专政的柱石,学得文武双才,才能完成毛主席,党中央交给我们的任务。
                                致
                                  无产阶级革命的敬礼
                                                    江青
                                                    74.1.24 14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3-20 11:09 , Processed in 0.076893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