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563|回复: 0
收起左侧

江青十年讲话汇编(99-100)

[复制链接]

35

主题

40

帖子

14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3
as456123 发表于 2016-9-19 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中央首长接见内蒙古军区赴京人员的谈话

                         江青 周恩来 聂荣臻
  
                              1967.05.16


  〖时间:五月十六日晚七时半,地点:人民大会堂。接见人:总理、康生、江青、徐向前、聂荣臻、谢富治、萧华、杨成武、叶群、王新亭、徐立清、粟裕、郑维山、陈先瑞、傅崇碧、陆杨等负责同志。〗

  总理讲话:今天中央、国务院、军委、中央文革、军委文革接见你们。这个会是上午见到毛主席时,毛主席指示召开的(喊口号,我们想见毛主席。会场出现混乱)
  江青同志:解放军要遵守纪律对不对?(众答:对。)
  总理:我代表毛主席、林副主席、中央文革问候你们。(又喊口号:我们要见毛主席,打倒刘邓陶、打倒乌兰夫、打倒王逸伦、打倒王铎、打倒高锦明)我们很清楚你们想念毛主席,我今天上午报告了毛主席,今天才开这个会。(总理接着解释中央关于内蒙问题的八条决定。当讲到军区个别领导人犯了方向,路线错误时,会场很混乱),人民解放军要遵守纪律,要听听中央的声音。
  江青同志:你们要听总理讲吗!你们这样闹是不妥当的。(总理接着解释中央决定。)
  总理:内蒙位置很重要,那里发生的每个问题,苏修很快就知道,前一段内蒙军区个别领导人犯了错误,错捕了很多革命小将,他们生气勃勃,敢说敢干革命性很好,而被打成反革命。八条下来,没机会和他们讲,遇到了阻力,主要是王逸伦、王铎搞鬼,你们没责任,是无罪的。
  江青同志:首先问你们好,我完全拥护总理对中央决定的解释,中央决定是经过中央讨论,经过毛主席,林副主席批准的。同志们是解放军,是毛主席亲手缔造的人民军队,林副主席亲自指挥的,是中国人民子弟兵,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柱石。解放军为什么战无不胜,因为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我相信同志们会坚决执行八条决定的(喊口号:打倒刘、邓、陶,打倒乌兰夫、打倒王逸伦、打倒高锦明)。同志们不要有什么难过,毛主席一贯教导我们要相信大多数,前一时期内蒙军区少数同志犯了错误,你们是没有责任的,你们可能在某些问题上搞不清楚,受了蒙蔽,只要向你们讲清楚,相信你们一定会坚决执行八条的。同志们,我们生活在毛泽东时代,遇上这场空前未有的文化大革命,是非常幸福的。你们一定会坚决拥护十一中全会决定,拥护十六条的。相信你们大多数是要革命的。刚才总理讲,派一些代表,座谈听取你们的意见,还有一个办法,派一个代表团到内蒙去。你们想过没有啊!你们那里是战略要地,你们要回去,抓革命,促战备,抓好三支两军任务,应该回到内蒙去(喊口号:我们要见毛主席)。我非常体会会场的沸腾情绪,我懂得你们的心情,毛主席、林副主席,昼夜处理国家大事,还有国际斗争,如果每一个上访人员都要见,那有这么大精力呢!你们要保卫毛主席、林副主席的健康吗!你们要想一想,那有一个国家有这么大的民主啊!但你们也要有高度的警惕性,你们要回到内蒙去闹革命,加强战备,你们要把枪口对外。
  聂荣臻同志:中央对内蒙问题是经过两个多月调查研究后决定的,这个决定是经过伟大统帅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副主席审查批准的,是完全符合毛主席革命路线的。解放军是最听毛主席的话的,最听党中央的话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绝对不能产生对抗中央的行动,我们对毛主席的指示,中央的决定,一定要坚决贯彻执行,像林副主席指示的,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同志们对中央的决定,既然是经过毛主席批准的,就应当坚决执行。在执行中求得理解,一切无组织无纪律的现象,一切无政府主义的倾向都是不允许的,不然我们这个军队就会成为涣散的一支部队,这怎么能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呢?内蒙古军区处在反修前线,位置很重要,要提高警惕,不要上敌人的当。各级领导,特别是政治干部应当立即动员起来,深入群众,教育大家坚决拥护贯彻八条,要紧紧掌握斗争大方向。林副主席说:立场错了,全盘都错了。希望大家不要受一些现象所蒙蔽,要紧紧掌握斗争大方向,要斗倒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要斗倒乌兰夫,王逸伦,王铎等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同志们,你们在这里听到毛主席、林副主席的声音,应该回去忠实的传达毛主席、林副主席的声音(台下一片混乱,递条子,送材料,这时江青、叶群同志接送来的条子和材料)。
  叶群同志:同志们、战友们,首先我完全拥护总理,江青同志的讲话,江青同志的讲话完全反映了我们的心情。我来之前,请示了林彪同志,他知道你们来了,知道你们都是想多作一些革命工作的,他嘱咐我向大家问好,向大家致敬。我完全拥护总理关于中央决定的解释,因为这是经过毛主席批准的,我们一定要坚决拥护,要听党的话。大家的革命热情是好的,不但在座的,就是在内蒙的全体指战员也是这样,中国有句老话"不知不罪",广大指战员是无罪的,党中央、毛主席从来就没有说把指战员打成反革命,毛主席最关心解放军,党中央最关心解放军。周总理、中央文革、全军文革对内蒙问题做了大量工作,江青同志讲了,我们需要有革命性,需要有组织纪律性,希望你们听毛主席的话,总结前一段的经验教训,吸取这些教训,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坚决贯彻中央关于内蒙问题的决定,希望不要辜负毛主席对解放军的期望。
  总理:时间很晚了,明天大家不是分头座谈一下,中央文革、军委文革,总政分头下去听听,我有时间一定也要去听听。
  (台下高呼:坚决拥护中央关于内蒙问题的决定,誓死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打倒刘邓陶,打倒乌兰夫,毛主席万岁等口号)



                   中央首长第七次接见河南赴京代表团纪要

                          康生 江青 陈伯达
  
                              1967.07.21


  〖时间: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一日晚八点四十五分──二十二日凌晨四十分,地点:人民大会堂安徽厅。参加接见的中央领导同志:陈伯达、康生、江青、戚本禹、姚文元、刘建勋等。〗

  康生同志:咱们好几天没有见面了,同志们看,现在北京热闹不热闹?全国都很热闹,上海、四川各地都很热闹。你们看,百万雄师这一套,对不对?(众答:不对!)你们这个态度很好,有点路线的觉悟。全国革命人民、全国革命组织、革命造反派,应该有所表示,当然,今天不讨论这个问题。我请你们估计一下,在河南有没有同情百万雄师的?(二七方面:有!已经到河南了。)百万雄师已经到河南了,产业军也到河南了,请同志们注意。特别是铁军、十大总部,特别要注意这个问题,你们应该仔细考虑,你们组织里,有没有同情百万雄师的,这一点要注意。为什么?因为我们知道,百万雄师是反对二七公社的,是反对中央给二七公社平反的,这在武汉有标语。不但百万雄师,武汉军区也有人这样反对。因为河南军区何运洪与武汉军区有关系。何运洪为什么敢这样大胆呢?同志们,河造总的同志们,十大总部的同志们,你们应该很清醒的考虑。因为河南军区是受武汉军区直接领导的,一军也是受武汉军区领导的。我不说武汉军区整个不好。但武汉军区犯了方向路线错误,他们准备自己检查。他们里面有些组织,特别是独立师的一些干部,煽动“百万雄师”反对中央,因此,全国革命人民坚决反对他们,北京的革命群众,还有部队,反对他们不是偶然的。这是件好事,把他们的面貌一下暴露出来,今天不讨论这个问题,我请河南革命组织、群众组织考虑一下,河南有没有发生这个问题的危险,有没有按照这样的方法再来第二个武汉,每一个革命群众,每个组织,每一个真正要革命的人,都应该在他的头脑里考虑考虑。当然,他们一意孤行,有他们的自由,他们可以走上反动道路。但是,我希望革命群众要禁止这种现象,不要上他们的当,不要假借革命运动走上反动道路。现在,王任重的百万雄师,李井泉的产业军,都向你们河南走,可见河南有点油水。不然,为什么到那里去?因为那里有同情他们的,有支持他们的,和他们结合和他们有点共同的东西,所以,他们才去。是同他们搞在一起,还是反对他们?这个问题摆在群众组织面前,这两条路要自己选择选择,这不能和稀泥,这不能宗派主义、有小团体主义,这是国家大事,这是革命与反革命的问题,希望革命的组织,千万千万不要上这个当。我觉得,群众总是好的,我们坚决相信群众是要革命的,但是,他们一个时候不明真相,会受蒙蔽。现在武汉街上贴满了标语,有些军区的宣传车,也大肆宣传说:“武汉军区支左的大方向是对的。”这完全是造谣。还造谣说,中央说,百万雄师是革命左派。军区的宣传车假造中央、毛主席和中央军委、林副主席的谣言,欺骗群众。他们总是想采取内蒙古反革命分子的手段,造成既成事实压中央,他们完全想错了。毛主席领导的党中央,是不会被这些坏分子压倒的,他们动不了我们一根毫毛,让他们表演表演,谁愿表演就再表演一番。这样的阶级斗争,才能把文化革命搞到底。这看起来是坏事,实际上是好事。这样,文化大革命才能搞彻底的。同志们,今天从北京会上一大课,他代表全国的革命组织。这一点,我为什么讲呢?因为河南武斗不是停止了,而是一天天的在发展,有军区的某些人在我们面前玩弄两面派手腕,还在煽动群众。同志们从这个地方,可以懂得什么叫陶铸,什么叫王任重,那些坚持执行,坚决拥护陶、王的人,象文敏生、赵文甫等人,从这里可以看出,你们拥护的是什么样的首长,他是什么结果。从这个问题,也可以叫何运洪、李善亭等人看一看,他们实行这种路线,如果不改变,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他们能代表解放军吗?(众答:不能)现在全军陆海空都在游行反对他们。同志们从今天可以得到一个深刻的教训,得到一个经验,我看对解决河南问题很有好处。当然,也可能有人错误地估计形势,比如你们的公安公社吧,他们看看形势满好,又蹦了出来,我们准备他们蹦,刘大坤,还有一个钟什么东西,他们已经蹦了出来,谁跳出来都行!他们认为是一个大好时机嘛!我看大暴露一下,他们高兴一下,河南文化大革命的问题才能彻底解决。现在河南的武斗,不是停止,是发展了,是在酝酿一个武汉百万雄师这样的反动行为,有这样一个危险。因此,我希望你们看到街上革命群众游行的声势,得到一个教训。军区某些人也可以从这个地方看出,支持对抗中央指示的反革命的百万雄师不会有好结果。当然有些同志,比如何运洪同志,检讨承认错误,我们是欢迎的,但是,我上次讲了,是真革命假革命,有一条标准,就是看他是不是言行一致。真正的革命者,是全心全意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不会两面三刀耍两面派手段同志们犯错误不要紧,哪个组织有错误也不要紧,犯错误坚决改正自觉检查就好了。现在有些群众组织,一面打人,一面喊“要文斗不要武斗”,说这种话实在可耻。“从这件事件是可以得到教训的。当然百万雄师内,积极参加的还有“三字兵”,这一点你们铁军要很好注意。“三字兵”就是“黑字兵”,还有公检法,你们十大总部要注意,要警惕,他们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彼此有同情的基础。我们同意同志们刚才讲的,我一接触河南问题就看出武汉了,不解决武汉的问题,河南的问题很难解决。因为河南军区是受武汉军区领导的,政策都是一样的。这个问题大暴露,对解决河南问题有好处,同志们从这里可得到积极的教训,也可以得到另外的教训,无非是再表演一次,因为事情往往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所以今天我希望同志们,希望每个组织,都平心静气地向团结方面走。按照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向团结方面走。求同存异嘛,不要向分裂方面走。有些组织说起来是统统拥护中央的决定,一个“但是”就转过去了。从总的方面讲,我们代表团的工作是逐渐逐渐向较好的方面发展,我希望军区的同志改正错误,军区的检讨已经印好了,可以发给你们,希望军区把这个检讨发到军分区,如果你们军区真正拥护中央的革命路线,要准备有人冲军区,有人压你们,考虑制造困难,说明他们有办法不让你们改正错误。我们希望大家向团结方面走,向前看,不去算旧帐。
  武汉军区的问题,希望你们作为一面镜子,引以为鉴,不要向这方面走,这是我们的希望。但是现在看,事情的发展不完全是这样。当然,河南也还是逐渐向好方面走的,同志们要注意国家大事,脑子里有敌人,有阶级,有敌人。陶铸、王任重不是死老虎,陶铸、王任重把手还伸向河南。他们的黑爪牙是省委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文敏生、赵文甫等。我们今天也可以讲,对于何运洪的问题也可以讲到底,是改正错误还是坚持错误,我们相信你改正错误,但是我们还要看,到底是不是确实如此,因为在军区执行正确路线的同志还受压制,代表何运洪路线还在兴风作浪。如果他们这样干,可以继续干下去,但是我们的革命群众、革命干部,甚至犯了错误的干部,都要帮助他们改正错误。我们希望他们真正改正错误,不是玩两面派,真正按照毛主席、按照中央的路线干。河南的问题会完了吗?不会,还会有一场严重斗争,这一场严重斗争对于你们革命群众组织是个严峻的考验。究竟站在那一边,摆在你们面前,由你们去选择,愿意站在那一方面就站在那一方面。过去犯了错误,现在改了就好啦,对中央同志,对文革小组,对毛主席,采取那样的态度,是什么行为?是叛变行为。是愿意跟叛变的人在一起,还是愿意跟革命的人在一起,要选择,中间道路是没有的!跟着叛变的人阴谋诡计总会暴露出来,两面手法会暴露出来,两面三刀总会被揭发出来,希望代表了解这回事,也希望你们对不明真象的群众进行工作,你们不是说要革命吗?离开毛主席的路线、反对毛主席路线,还叫什么革命?你们每次都喊毛主席万岁,每一个人都拿着一本毛主席语录,但是你们实际行动并不象喊口号那样容易,互相读语录那样容易。我告诉你们,北京和全国革命派都在游行,从这里可以看出,在毛主席领导下的革命群众是真正拥护党中央、毛主席的。
  对你们,也对我们提出了一个很深刻的教训,对于河南特别重要,因为河南是受武汉军区领导的,过去是中南局陶铸、王任重领导的。过去军区是反对二七公社的,现在“百万雄师”、“三字兵”、公检法同样反对给二七平反,这里面你们有共同的思想基础,难道我们的同志愿意同他们那样的反动行为搞在一道吗?难道还同他们划不清界限吗?我相信大家不会这样的,现在形势大好,但是斗争是曲折的,复杂的、艰苦的。我希望两方面、几方面达成协议,有些意见可以彼此协商,但是,是有共同点的,共同点,就是反对百万雄师,你们能不能就反对百万雄师达成协议?(众答:能)十大总部同铁军你们能不能?(他们答:能)这就有共同基础了,有这个共同基础,达成协议就不难,你们一方面达成协议,另一方面,各组织在这件事情上,对“百万雄师”、“三字兵”、公检法和一部分独立师,应该发表文件表示态度,象北京的革命群众一样,一起上街反对他们,北京也有两派,但是他们遇到这个东西,大家就一起上街反对他们。大敌当前,就应该团结一致,这一点对于河南的革命群众特别重要,因为百万雄师到你们那里去了,就是给你们搞联合,联合十大总部、铁军、河造总(十大总部、铁军、河造总皆表示坚决同百万雄师、三字兵划清界限)你们不但打电话,还要发表文件。
  张保怀:我们二七公社发表声明……
  戚本禹同志:你们没有问题。
  二七:(读声明的全文,当读到武汉局势极其严重时)
  康生同志:你们把形势看得太严重了,事实上,没有什么了不起,是一部分小丑。
  (当二七公社读到百万雄师迫害王力、谢富治同志,感到万分沉痛时)
  康生同志:这句话不好,为什么要悲痛呢?受坏人的打,就光荣,受了好人的打,就打成朋友嘛!
  (当二七公社念到百万雄师迫害王力同志时)
  康生同志:不但迫害文革小组的同志,而且迫害他们带去的北京红代会北航红旗井冈山等四个人)
  (当二七念到杀退这股反革命逆流时)
  康生同志:向中央施加压力不一定是反革命。是非常错误的。
  (最后二七公社把“河南二七公社关于武汉目前局势的最紧急声明”全文念完。)
  河南造总:(表示为了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坚决和百万雄师进行斗争)
  八大总部(反二七那一派的)(表示和百万雄师开展斗争)
  康生同志:同志们这种表示很好,但是有一个问题,何运洪今天还是要改正错误的问题,还要看,一看,二帮嘛!最好不定他的反革命性质,这一点是我们的建议,当然,你们群众组织自己有你们自己的看法,出于义愤,也可以。但是何运洪今天还是检讨错误的问题,一看二帮嘛,不一定完全是那么一个性质,他犯了方向路线的错误,性质是严重的,的确我们还要一看二帮。
  (郑大战斗师表态)
  康生同志:(打着手势制止他)你们可以印发文件,一方面发给我们,一方面向家里讲,在家里散发,这个办法好。
  (战斗师继续抢着说:我们讲了以后,我们散发)
  康生同志:(又打手势制止)大家的意思我知道,大家要反对百万雄师,把他印出来好。今天晚上,大家一方面赞成刘建勋同志回河南领导文化大革命,一方面有的同志说:刘建勋有错误。刘建勋同志的错误,已经检查了。他在中央的会议上检讨过多次。今天晚上又在我们的代表会上作一次检查,现在请他来讲一讲,同时,他自己也知道省委一些问题要揭露一下,除此以外,纪登奎同志、戴苏理同志,他们也要求作检查,有时间也请他们检查一下,现在请刘建勋同志讲。
  刘建勋:(开始讲,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没有提林付主席)
  康生同志:他没有提林副主席,可能有人要抓小辫子,我同你们说清楚,这是林付主席提议的,他有最大的谦虚,他首先禁止我们的干部祝林付主席身体健康,特别禁止我们中央讲这个话。
  (当刘建勋同志谈到文敏生五年连升三级时)
  康生同志:这一点我查了一下,一九六二年北戴河会议的时候,发现有一股单干风,这时候刘建勋同志对河南的灾情估计得过于严重,犯有一些错误,主要是借地问题。这个问题是陶铸提出的,真正坚决执行的是文敏生,但是在北戴河会议上,听到主席批评以后,这两个同志有两种态度,那时候,我们知道很清楚,刘建勋同志很沉痛的检讨自己的错误,而应该受到批评的文敏生,根本没有觉得这个问题怎么样,他仍然依靠陶铸,其实这个问题,应该由他负主要责任,但是,他并没有沉痛的进行检讨,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两个同志的本质了。
  (当刘建勋同志谈到,提拔文当省长,陶铸要调文到黑龙江当第一书记时)
  康生同志:陶铸想叫文到黑龙江代替欧阳钦。
  (当刘建勋谈到,文敏生决定对郑大联委采取明支持暗瓦解的方针时)
  康生同志:明支持、暗瓦解给中央反映以后,有人提出怎样评价文敏生,给他归纳了两句话,说文敏生这个人貌似忠厚,内藏奸诈,李先念最了解文敏生,先念同志说:这个评价最恰当不过了。
  康生同志:现在请纪登奎同志讲话。
  (纪登奎同志发言,当谈到何运洪的罪恶时)
  康生同志:何运洪同志来了没有?
  张树芝:没有来。
  康生同志:怎么没有来?
  张树芝:有病了,是心绞痛。
  康生同志:有病为什么不告诉我们说?
  张答:给联络员讲了。
  (当纪登奎同志讲到文敏生等人布置收集南下北京同学的材料时)
  康生同志:希望同志们注意一下,中南地区在陶铸、王任重的指领下,有一个特点,坚决反对北京南下的学生。无论是广西、广东、湖北,无论是湖南、河南,他们都要搜集所谓南下一小撮学生的材料,这是王任重的口号,这一点,当时河南刘建勋同志没有这样做。他欢迎南下的学生,赞成他们,这在中南地区可以说是很少有的现象。有一件事我没有查清楚,河南军区的同志们和一些群众组织,对北京红代会支持青海八一八同志进行迫害,当时青海赵永夫镇压八一八,北京的学生有牺牲有流血的。赵永夫被揭露后,北京的学生要求支持青海八一八,中央同意他们去,当他们坐车路过郑州时,遭到迫害,有没有这回事?
  二七:有!是铁路公安处搞的,属于公安公社。
  (当纪登奎同志揭发杨蔚屏吹捧杨献珍的合二而一时)
  康生同志:杨蔚屏在不在?
  杨蔚屏:在(站起来,又低下头)。
  康生同志:你是杨献珍的学生,对杨献珍有没有揭露?写没有写揭发杨献珍的文章?
  杨蔚屏:没有,没有写。
  康生同志:你看对不对?我知道杨献珍对你比较重视,这一点在党校的时候我知道,杨蔚屏是支部书记。
  杨蔚屏:学习的东西多一点,别的东西不知道。
  康生同志:不是知道不多,观点一致就看不到。省委书记对这样的事情不关心,不同他划清界限,对反党叛徒不揭发一点东西,并且表示不知道,这就不对了。杨献珍反对毛主席的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那时候你正在党校嘛。
  戚本禹同志:河南大批印杨献珍的著作,是谁搞的?要查一查。
  康生同志:杨献珍1957年还在党校,那时候杨献珍就反对毛主席的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我过去不认识杨蔚屏,我认识杨蔚屏是杨献珍给我介绍的。杨蔚屏知道杨献珍的问题不揭发,是不对的。路线上不要和稀泥,怎样能够这样对待杨献珍的问题呢?这说明你的思想有问题。1954,55,56,这在党内批判杨献珍,你一句话不讲是错误的。
  杨蔚屏:我回去揭发。
  (戴苏理检讨略)
  (当戴讲到他在文化大革命中的政治动摇不定时)。
  康生同志:你这个同志就是政治上软弱,你不能坚定地支持谁反对谁,就是摇来摇去。
  (当戴检讨他政治上很动摇时)
  康生同志:你这个同志就是政治上软弱,说这一点我赞成你这句话,你是年轻力壮的同志,工作是有能力的,是了解你的同志对我讲的,不是河南的同志给我讲的,你这个人不那么坚定,看风势,那里势大向那里歪,这一点自己应该注意,作为共产党员,要引以为鉴,如果坚持正确路线,就不怕孤立,不怕受打击,这一点嘛你自己讲得对了。因为我过去不认识你,是小组的同志给我讲的,你工作很有能力,但有这样一个毛病,这一点我们革命的同志要帮助他,不仅看到他好的方面,而且应当看到他的缺点方面。
  (当戴讲到他对河造总的评价时)
  康生同志:你是不是有这个想法,是不是还想依靠河造总?
  戴:那不能单依。
  康生同志:这一点你说的不那么明确,必须要联合起来,和支持自己的团结起来,但也要帮助他们,改变缺点,这一点要特别注意。(戴讲下去)
  康生同志:例如说河造总冲了军区,大家不是反对打、砸、抢吗?反对打、砸、抢为什么还冲击军区?军区何运洪犯了错误,整个军区不是这样嘛,要改正错误,表示态度,不要采取这样的办法。
  (当戴谈到文敏生、赵文甫的问题,他说过去做过揭发,今天不在这里讲了的时候)。
  康生同志:你可以讲讲嘛,我们没有听到你揭发。
  (当戴讲到文敏生看到一个县委书记没有刮胡子就发脾气时。戴狡辩,我谈过)。
  康生同志:我还记得1950年我有病来到北京,听到刘少奇大讲国际关系,说和苏联的关系要搞好,搞不好有理三扁担,无理扁担三,说见了苏联人一定要刮胡子,大讲一套他的刮胡子的理论,现在又听到一个刮胡子的故事。
  二七发言:刚才刘建勋、纪登奎、戴苏理等同志对错误的向群众组织作了检讨,我们表示欢迎。从今天的检查来看,刘建勋、纪登奎的检查是认真的,诚恳的,深刻的,我们坚信刘建勋、纪登奎同志一定能彻底改正自己的错误,更高的举起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把河南办成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戴苏理的检讨,尽管不深刻,没有触及灵魂但我们表示欢迎,欢迎他回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来。……(略)
  中学红卫兵总部:刚才我们听了刘建勋、纪登奎、戴苏理等同志的检查和对文敏生、赵文甫问题的揭发,表示热烈欢迎……(略)
  (11点50分陈伯达、江青、姚文元同志走进会场,我二七战士激动地高呼:“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毛主席万岁!”)
  江青同志:革命的同志们万岁!向革命的同志们致敬!
  姚文元同志:(带领大家高呼)打倒刘、邓、陶!打倒王任重!打倒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毛主席革命路线胜利万岁!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康生同志:你(中学红卫兵总部代表)表示反对百万雄师,这是好的,我们欢迎,现在你不是赞成我的话吗?我有个建议,你那个红卫兵为什么用黑字?
  中学红卫兵:因为开始是黑字。
  康生同志:现在全国有个说法,叫黑字兵,这个说法代表一个观点,你们不一定同那些人一样,你们属于不了解情况,黑字兵是山东的,实际上是武汉的三字兵也是黑字兵,你们换一下可以不可以?
  中学红卫兵总部:马上换。(并当场摘掉了黑字袖章)
  康生同志:你们可以讨论,我不是说你们和那些黑字兵完全一致,你们赞成就换,不赞成就不换。
  中学红卫兵总部:河南的武斗不但没有停止,而是大规模的爆发,很严重,很多老工人都哭了。全国第二砂轮厂也停产了。
  康生同志:在郑州吗?
  中学红卫兵总部:二砂造联很坏,把铁皮搞成盔甲。
  康生同志:你们关心制止武斗,不搞武器,这一点是好的。我希望你们两方面调查,如果二七有,不对,十大总部有,也不对,河造总有,也不对。你们关心这个东西,要几方面调查,我们得到的材料,不仅是一个方面的东西,甚至工人拿起武器,拿起了枪,所以,希望全面注意这个问题,这样才能保证执行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
  中学红卫兵:我们呼吁抓革命促生产,“百万雄师”为什么到河南去,有一定原因。
  康生同志:对。
  中学红卫兵:工厂停工,扒铁路,把贵重法码当弹弓子打,这都是二七公社黄委会东方红干的。
  康生同志:你们学校是不是在铁路西边?
  中学红卫兵:在铁路西边。
  康生同志:听说新乡斗的很厉害。
  中学红卫兵:大家要按照《“六·六”通令》、《七五协议》书办事。
  康生同志:你们都签字了吗?
  中学红卫兵:康老说不签字不行,我们签字,不执行,辜负了中央首长的期望。
  康生同志:在北京达成协议,在家里搞武斗,你们代表中,有没有想打倒戚本禹同志的?
  河造总、十大总部:没有。
  康生同志:有的说打,打打试试嘛!
  中学红卫兵:河南出过打倒谢富治的标语。
  康生同志:你们打倒谢富治,有一个谣传,是从打倒刘建勋同志发生的,他们说刘建勋为什么没有打倒呢?就是他有后台,这个后台就是谢富治。所以谢富治要打倒。
  中学红卫兵:主要是何运洪有问题。因为打倒谢富治是155部队提出的。
  康生同志:对!军区个别人,首先是何运洪,要打倒刘建勋是错误的,影响到群众,主要是何运洪的错误。
  铁军:我是铁军的,我要发言。
  康生同志:我问你一个问题,铁军到底和联动有没有关系?
  铁军:没有关系,是他们造谣的。
  康生同志:现在请江青同志讲话。
  (代表热烈鼓掌,欢呼:毛主席万岁!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
  江青同志:
  应该是向同志们学习,向同志们致敬!(群众高呼:毛主席万岁!)
  刚才有一位同志讲,要发动群众制止武斗,这个意见很好,要大力宣传。挑动武斗的人总是一小撮,如果广大的群众知道了他们的阴谋诡计,揭出了他们,他们就会象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要发动群众,要向群众做深入的宣传工作,这样我们才能胜利。
  我们不能太天真烂漫。当挑起武斗的一小撮人,他们拿起武器打你们的时候,革命群众可以拿起武器自卫,在双方达成停止武斗的协议以后,他们仍然不把武器收起来的话,你们自卫的武器不能放下!(鼓掌,并高呼:毛主席万岁!)
  我记得好象就是河南一个革命组织提出这样的口号,叫做“文攻武卫”,这个口号是对的。(热烈鼓掌)我们坚持毛主席提出的文斗,坚决反对武斗,做深入的群众工作,这是第一条,同志们要向群众深入地宣传这一条,做比较艰苦的群众工作,要广大的群众识破一小撮人的阴谋,是要做一些工作的。但是,还要有第二条,不能天真烂漫。当他们不放下武器,拿着枪枝、长矛、大刀对着你们,你们就放下武器,这是不对的。你们要吃亏的,革命小将你们要吃亏的。现在在武汉就有这个情况。当然,武汉的革命小将也在采取自卫手段。同志们,当我们听到“百万雄师”以及他们的幕后一小撮操纵者拿着那样的武器对手无寸铁的革命群众行凶,甚至绑架、殴打我们的谢富治同志、王力同志,我们能允许吗!(群众高呼口号)
  河南的情况现在已经达成了协议,我希望各方面都不要撕毁协议,谁撕毁协议谁就是蒋介石。蒋介石在一九四六年十月十号跟我们订了停战协议,他马上就撕毁了。
  我今天看看同志们,就把这个道理讲一下,我们有理,真理在我们这边。就是说,毛泽东思想在革命小将、革命干部、革命工人、革命农民这边,不在他们一小撮那边。我们必胜,他们必败。如果他们挑起武斗,不肯放下武器,你们不要天真烂漫,放下武器。我支持这一点。
  我就讲这么一点。(热烈鼓掌,并高呼:毛主席万岁!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
  康生同志:军区张树芝同志报告一个情况,就是说这几天还有人冲击军区。同志们不是反对打、砸、抢吗?不是达成的有协议嘛!为什么还发生这样的情况?刚才工人总部写了个条子给我,这些事情我都知道了,为什么不讲讲这几天的事情,冲军区是一个大事,问题是过去也有人冲过,那时候没有协议嘛?我们达成了协议,大家签了字,就应该注意。
  张树芝:(略)
  (当张树芝讲到有的地方开着吊车搞武斗时)
  康生同志:这个问题工人总部要特别注意,你们要负主要的责任,别人没有吊车嘛,把生产工具变成了破坏工具。
  张树芝:吊车一开是件不得了的事情。
  康生同志:新乡就开了吊车。
  二七:他们提出三天内全部消灭二七派,用吊车围攻二七派,在家内的人,家都被抄了。……
  康生同志:用吊车毁坏大楼是反革命行动,要查一查。
  二七:现在新乡的二七派逃荒的很多,新乡军分区搞全市停工、停产、停电。
  康生同志:新乡军分区要负很大的责任,立即打电话(对张树芝)告诉他们再这样搞要受到严厉惩处。
  戚本禹同志:军法处置。
  二七:听说李国秀把炸药交给老保,新乡地委的老保已经散了,李国秀又给他们打气,让他们跳出来。
  康生同志:他们看到百万雄师去了嘛。
  二七:李国秀对地委老保说:就是剩我一个人,我也支持到底。四川产业军血洗开封以后,又流窜到新乡,行动口号是把腿打断。……
  康生同志:当前新乡、开封市的工人同志要特别注意。
  二七:十大总部、铁军运到新乡几百人,挑运农民进城……
  康生同志:同志们要注意,这几天恰恰都同“百万雄师”的行动一致是不是统一布置的?
  二七:他们和十大总部有联系,还翻印他们的传单,说中央文革说“百万雄师是革命造反派。”
  戚本禹同志:康老刚才说了,那些全部是造谣。
  康生同志:军区是谁讲的?全部是造谣,而且是相反的。
  二七:河造总说中央派周总理、陈伯达同志到武汉(这时伯达、康生、本禹、姚文元等同志都笑了),8201和武汉陆海空军游行支持“百万雄师”。
  康生同志:8201就是独立师。
  二七:“百万雄师”在郑州有一千多人和十大总部,河造总联系在一起。
  河造总、十大总部:二七公社善于造谣,完全是造谣。
  康生同志:你们等人家把话讲完嘛!这是讲“百万雄师”问题,你们为什么这样?你们要注意这个问题,注意百万雄师,百万雄师,百万雄师!
  二七:河造总和十大总部成立了河南省革命派联合总部,明天开大会,规定农民四点钟进城。……
  戚本禹同志:(对河造总)有没有这个事情?
  河造总:没有!是造谣,我下午三点钟才挂过电话,是造谣!
  戚本禹同志:现在就马上往家打电话。
  河造总:有没有中央派人调查?
  康生同志:我们可以派联络员给你们一块打电话。在别人发言的时候,你们不要讲,他们讲完,你们再讲嘛!
  二七:统一行动指挥部在省工会,我们认为这一系列武斗行动不是偶然的,最近所以发生大规模武斗是河南军区和河南省委内一小撮搞反革命两面派的结果。
  康生同志:这一点你们刘大坤,还有钟什么东西(指钟生溢)实在作了反革命两面派。你们在这里搞的决议,他们在家里反对,说决议是假的,现在你们两方面都不要讲了(二七和河造总都要求发言)我提议由河造总起草达成一个协议,共同反对百万雄师,反对四川产业军,反对产业军你们赞成不赞成?你不是今天起草吗?你就起草嘛!
  (河造总站起来解释并攻击二七公社。)
  财贸总部:河造总不起草,我们起草。
  康生同志:好!
  新乡李玉坤(老保)(当李玉坤谈到用吊车参加武斗时)
  康生同志:不管怎样,用吊车吊房子,任何人也不能解释这样行动。(当李玉坤讲到和二七公社联合有些保守派的工作不好作时)这是困难的。(当李玉坤攻击二七公社夺枪时)不要说这个事了,你还是谈谈如何制止武斗吧!
  李玉坤:我一定下决心。
  康生同志:下什么决心。
  李玉坤:我可以马上回去,作大联合的工作。
  康生同志:你坚决支持军分区,你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军分区同我们的观点不一样。
  李玉坤:请你相信,我保证完成。(李给康老念语录:相信群众相信党……)
  康生同志:我相信群众,我相信解放军,也相信干部,但我不相信对抗毛主席路线的人。
  李玉坤:完不成任务不是革命派。
  康生同志:你的话很多,实际表现是最少,你解释的多,理由也很多,但实际却相反。
  张树芝:今天,新乡八一八的大楼和河医的大楼,新乡八一八楼里面还有放射性元素,河医的大楼实验室里还有细菌,非常危险,我们责成新乡军分区负责让围新乡八一八的人撤退,郑州由军区负责让他们撤退,现在撤退没撤退还不知道。我们犯了方向路线错误,有意见你们可以提,但是冲到我们办公楼我们不能办公,我们不能同意,昨天有三股人冲过军区,并且上去就喊。
  康生同志:还要揪出刘建勋?!
  张树芝:刘建勋同志经过文化大革命的考验,我们信得过的,他回河南我们坚决支持,坚决拥护。我们军区全体指战员是表过态的。为什么昨天晚上还出现过这个情况。
  康生同志:你们的目的是给军区施加压力,使军区不承认错误。
  张树芝:我们由于在支左工作中犯了方向、路线错误,大家可以批评,使我们的工作做得更好。
  康生同志:(对张树芝)你在精神上要有准备,你们承认错误,你们部队中间一部分人,群众组织中的一部分人,一定要大大向你们施加压力,你必须有这样的思想准备。
  二七:河造总、十大总部昨天晚上十二点钟冲进军区,围攻陈桂昌副司令,使他无法工作,完全没有保证。
  康生同志:我们认为陈桂昌是对的,李善亭、钟生溢是错的。
  戚本禹同志:这个是真的,他亲自给我打电话,陈桂昌是好同志。
  康生同志:我们坚决支持他。现在陈桂昌同志受压迫,受围攻,我们就看出动向了,张树芝同志要时刻注意,这个文件发出来,大问题还在后头。
  康生同志:张树芝同志的讲话,希望同志们注意。中央关于河南军区在支左工作中所犯错误的检查报告的批示发下去以后,有的同志问我们相信不相信群众?我们相信群众的,我们相信军区认真检查以后,广大群众会拥护解放军的,会欢迎支持军区改正错误的。我们坚决相信,不管那一派,绝大多数都是要革命的,但是我们不相信欢迎何运洪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人。如果有的同志还要军区继续执行何运洪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这样的人,我们坚决不支持。
  现在请伯达同志讲话。
  陈伯达同志:
  同志们,你们的会我们参加很少,这是第三次,所以知道的情况很少。我今天来主要是看一下。
  现在有一点很值得在座的代表注意,河南现在有一个很大的可能,就是各省的保守派组织或反动组织利用何运洪在支左工作中所造成的罪恶和留下的空隙,进行活动。我看到一个材料,武汉“百万雄师”,一百条纸老虎(康生同志:就是行尸走肉,我看“百万雄师”就是行尸走肉),都走到河南来了。(康生同志:我还叫他是“白完行尸”,就是白色恐怖完蛋的行尸走肉)。“百万雄师”是个狗屁!他起这个名字是吓人的,没有三天功夫,到现在还不到三天,政治上全部破产,臭名远扬,组织上土崩瓦解。你听到这个名字好象很凶,其实很松,纸老虎。四川“产业军”,武汉“百万雄师”(康生同志:实际上就是李井泉、王任重到了河南。“产业军”是李井泉的,“百万雄师”是王任重的,两大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往河南去了)。北京的“联动”,东北的“荣复军”到了你们河南去了,到你们中州去了,利用过去河南军区何运洪所造成许多错误和所作的罪恶,开辟战场,他们为什么窜到河南去了?为什么不到北京来?这些保字派组织或反动组织都窜到河南这个目标,就是想把河南作为战场,我的话大家听懂听不懂?(众:懂)懂,那我的中国话说得差不多,其实,我的祖先也是河南人,不晓得是那一代。这一点很值得大家警惕,不但看到河南的消息,并且有行动。所谓行尸走肉的“百万雄师”,就是在河南造谣,有的同志把四川“产业军”叫残匪,残是残无人道的残,匪是罪恶深重的匪。他到你们河南杀人去了,有这么一个材料说,一个残匪杀了七个人,群众逮他时,他说:“你打死我还赚六个”,要不要河南成为保字派的河南?(众:不要)说了不要行动上呢?我要看行动,要看你们这边(指十大总部,河造总)十大总部,河造总你们行动要特别注意,听其言观其行,你们在这里信心很大,说得怪漂亮的不行,要在行动上表现出来。你们在这里订协议,刚才张树芝同志说了,没有实行,把协议斯毁了。江青同志刚才讲,什么人破坏协定?中国的蒋介石。这是值得深思的,走错了路,可以走回来,“浪子回头金不换嘛!”(对河造总、十大总部)我讲话有点进步,你们也要有进步,不要口是心非,我们相信张树芝同志的话,坚决不作两面派。你们年纪青青的,在这里达成协议,回去另搞一套,和各省反动派勾结起来,你们成为窝藏的地方,为什么这些“产业军”、“百万雄师”、“荣复军”、“联动”都窜到河南呢?就是有人搞反革命两面派。给他们抬轿子,利用河南的保守派给他帮忙。现在他们在河南都有活动,刚才康生同志说,军区要有这种准备,就是准备有人向军区施加压力。军区公开承认错误后,有人向张树芝施加压力(戚本禹同志:那是一定的;康生同志:在座的人尽管否认,但一定会有,实际也是这样,百万雄师、三字兵、公检法和一部分独立师的干部也是乘武汉军区改正错误的机会,向军区施加压力,要它不要承认错误,这个问题武汉有,河南也发生了。)这是一种罪恶活动。这种活动一定要失败,我们的人民解放军是在毛主席领导下,是毛主席缔造的。这个人民解放军是无产阶级的支柱,是不可动摇的,它犯有错误完全可以改正,有人有一种反动企图,有这种反动企图的人必定又会重新犯错误,必定会失败,这一点军区要提高警惕。
  河南问题,在声明发表以后,它就树立了权威,有了威信,得到群众拥护,河南的局面是可以稳定下来的。谁要破坏这种可能稳定局势,必定要碰到头破血流,失败的不是革命战士,而是保守派组织,或反动组织(康生同志:不管他有多少人,“百万雄师”不是号称一百万人吗?绝大多数是受蒙蔽的,他们的头头是武汉市委组织部长、原大叛徒王明的勤务员。)有一个问题,十大总部、河造总在座的代表都要想一想,你们究竟是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走无产阶级的革命路线,走这一条唯一正确的路线,还是跟那行尸走肉在一起?(康生同志:可以叫做“白完行尸”)你改得好。你们十大总部、河造总首先制造杀人武器,有没有这个事?(答:没有)“百万雄师”、“产业军”总是有人帮忙。(二七:在郑州、洛阳、许昌、开封、新乡都有“百万雄师”、“产业军”,并且制造武器,郑工实习工厂因制造武器,车刀飞了打死一工人,纺织机械厂制造弹簧枪等)(河造总:二七公社造谣,他们最近开了政工会议……)你们哪,我讲一讲,你们不要忙于辟谣,先检查一下。(戚本禹同志:可以看一看谁在搞武斗?)你们听他讲完嘛!用国家的财产、物资制造小团体杀人武器,这是什么?该当何罪?国家财产、物资都不能用来制造小团体杀人武器。叫做破坏国家财产。现在十大总部、河造总有些工厂把国家财产、物资用来制造小团体杀人武器。是有这个事情。(河造总:是二七公社制造武器、挑起武斗)(戚本禹同志:他们是少数,不会这样做。)康生同志:(今天晚上正在军区围攻陈副司令员的是不是河造总、十大总部?)(戚本禹同志:陈桂昌给我打电话,确实是这样,安全没有保证,张树芝同志你们要保障陈桂昌同志的安全。)(康生同志:我有一个材料念一下,根据军区反映,昨天晚上,河造总的一些成员,军区士兵和干部造了陈副司令员的反,昨天河造总的一百多人,夜十二点围攻陈桂昌、赵复兴。刘大坤、钟生溢溜走,后来又把赵复兴放出,一致围攻陈副司令员。他们说:为什么把军区声明支持河造总一句话拉掉,要是刘建勋搞鬼,就坚决打倒他。这个问题何运洪、张树芝他们回答,这是他们觉得为了促进各派大联合,提出二七公社、河造总都不写,开始还向中央作了报告,然后到总理开会的时候,他们告诉我河南军区那个稿子的事,这个问题和刘建勋没有关系,这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如果河造总继续围攻陈副司令员,那我可不愿意你们。今天晚上十点钟已经有五百人冲进了军区,现在正在调人。他们造军区反的原因是军区内一部分人说:刘建勋同志到了军区,刘建勋不承认河造总是造反派,十大总部也说刘建勋歪曲中央精神,只支持二七公社。明天开大会要揪刘建勋。今天造军区的反,是内外配合。他们准备明天开大会。据省委机关造总东风兵团翻印了武汉“白完行尸”十八号公布的一个材料。为什么“白完行尸”要到那里去?就是有人欢迎他们和翻印他们的材料嘛!这个传单捏造毛主席、林副主席关于“产业军”的批示,说毛主席、林副主席支持“产业军”,这完全是造谣。这样的东西竟有人翻印!省委机关造总丁石、张治安你们听着,我预先请你们注意。)
  关于破坏国家财产,制造杀人武器问题,我特别讲一下。不能用国家财产、物资制造小集团杀人武器。特别是河造总和十大总部,为什么我要这样讲呢?一方面是他们的行动,他们的活动,另一方面河造总和十大总部他们占有工厂,搞这些东西很方便。所以我觉得工人同志特别要注意,不要被人利用,不要被保守派利用,特别是工人同志要注意,在座的有没有工人同志?(众:有)工人同志要特别注意,不要被人利用。在工厂,工人被利用是很危险的。我们的党是工人阶级的政党,我们的国家,是工人阶级专政的国家,我们的文化革命是工人阶级为领导的文化革命,所以过去有些走错路的工人,应该赶快回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来,不应当再被人利用。不然,将来要付出很大代价的。
  还有挑动农民进城的问题。谁挑动农民进城?(康生同志:关于这个问题,不仅仅看看人家,首先要看到自己,看自己利用农民没有。)(河造总:我们保证没有。)(康生同志:不是保证不保证的问题,你执行何运洪的路线,一定动员农民给军区施加压力。)你们有些保守派按照自己的目的。让农民犯错误(戚本禹同志:制造谣言)。在农村制造谣言,用农村包围城市,这是很严重的问题。过去没有解放以前,毛主席提出农村包围城市,按照毛主席指出的道路,我们取得了全国的政权。现在情况改变了,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所以毛主席最近指示我们,这时候用农村包围城市的口号是反动的。(河造总、十大总部:这个口号是二七公社提的)你们不要嫁祸于人。(康生同志:你们不能这样歪曲,发明这个口号的是李井泉、产业军,讲事实嘛!)(戚本禹同志:产业军最早喊出这个口号)(康生同志:你们怎么能够有这样的宗派主义?你们是反对李井泉,还是保护李井泉?)用诽谤、造谣、中伤,总是要失败的,你们以为得计吗?李井泉就是在城市混不住了,违背毛主席的路线,背叛了毛主席。(康生同志:如果把这个事情嫁祸于二七公社,那就是客观上帮助了李井泉、产业军。)李井泉想要农民进城,保卫他们政权。他还不是失败了。
  康生同志:我告诉同志们一个秘密,农民不会无缘无故的进城,各地的规律就是军分区、人武部的动员。凡是动员农民进城,大体都是军分区、人武部搞的,大家对这一点不要怀疑。
  伯达同志:给农民记工分,记多少钱,给多少粮食,不然农民怎么会进城来呢!有些农民就是糊里糊涂进来的。不给粮食,不给工分,不给钱,农民就是不给他干,还有戚本禹同志说的,在农民中间造谣,总是说造反派怎么破坏国家财产,要求农民进城支援,宜宾农民进城破坏生产才厉害哩!(戚本禹同志:这是过去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办法,调动群众斗群众。)
  康生同志:浙江保守派动员农民进城,就是军分区人武部搞的。
  伯达同志:农民进城主要搞什么?我们还不知道,结果农民把对他们的革命领导干部也喊打倒。他们搬石头打自己的脚。
  康生同志:动员农民进城,不是当权派不行,因为要给农民工分、钱、粮食,谁有这个力量?
  伯达同志:你们要特别注意人武部。
  康生同志:新乡、开封如果没有军分区共指挥,农民不会进新乡、开封。
  伯达同志:张树芝同志,你们的工作要认真。
  张树芝:我们正在开三级干部会议,在郑州不成,搬到另一个地方去了。我们准备把中央首长指示、中央批示传达一下,经过教育,那些不赞成中央指示,我们军队是毛主席亲自缔造的,是最有纪律的,对他们是要执行纪律的。
  康生同志:张树芝同志,你们现在正在召开的三级干部会议开不成不错,我支持三级干部会议不开。开这样的会议,看什么人领导、什么路线领导,有的省军区也是这样。用第一个办法开三级干部会议,名义上是传达中央指示,实际上是动员他们反对中央批示,动员他们让农民进城。很多这样的经验,你们要注意,有的军分区,人武部常常以各种借口召开会议,什么好听起什么名字。比如有的用学习毛主席著作模范人物介绍经验会的名义开会,实际上是动员农民进城。有的以整顿过去支左工作为名,实际上动员部队反中央,动员他们同保守派组织或反动组织相结合。很多地方都有这个经验,你们也要注意。现在你们的三级干部会议到底开好还是不开好,你们考虑。有没有人在三级干部会公开的或秘密搞何运洪以前那一套。
  伯达同志:何运洪同志要做人武部的工作,不要让他们动员农民进城。
  康生同志:他们有很多理由总是借口下边不通来对抗中央,说什么“都能够拥护军区”,“很多人向我们讲思想不通”等等。过去你们河南军区何运洪就作过嘛!说“给二七公社平反,召集干部会议通不过,还要看看。”
  戚本禹同志:有电报。
  伯达同志:一个是刘建勋同志回河南帮助做人武部工作,能够一分为二就一分为二。
  康生同志:有两个可能,一个可能是拥护,一个是打倒。
  伯达同志:都是利用人武部。
  康生同志:现在就有人揪刘建勋,陈桂昌就揪走了嘛!
  伯达同志:人武部有好的,能够改正错误还应该欢迎;不想改正错误的要有适当措施。我把这个秘密全给你们说了,你们要采取这个办法对付我,会不会?(造总,十大总部:不会)你们在这里保证,回去也应当保证。动员农民进城就是犯罪。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犯了罪,对人民犯了罪,对农民说来也是犯了罪。
  康生同志:农民明白了之后会找他们算帐的。
  伯达同志:在座的代表同志们,如果你们对农民犯了罪,农民会找你们算帐的,农民受蒙蔽是一时的,我们相信群众,信任群众。毛主席的路线就是信任群众的力量,希望他们能过来。群众可以犯错误,但是他们会改正,你们不要以为可以随便利用农民。那样就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
  今天我主要是讲两点。一个是现在全国各地的保守派组织或反动组织大量流进河南,并且进行了活动。你们要注意,特别不要供给他们武器,不要拿国家的财产制造杀人武器。一个是不能动员农民进城。你们纵容各地保守派组织,动员农民进城,这是犯罪。你们要不断学习,不断总结经验,不断前进。要总结正面经验和反面的经验。我相信作大总部中大部分群众,特别是工人同志会提高觉悟的。要想利用他们的一小撮人最后一定会被戳穿的。所以,对“白完行尸”、对“产业军”、“荣复军”、“联动”的态度是考验你们的试金石;动员不动员农民进城来反对造反派,也是一个试金石。
  康生同志:
  我有个建议,请同志们注意。河南总的形势是大好。为什么呢?因为军区表示了它的态度,向中央表示,坚决改正错误,而且中央对他们的检查也有了批示。所以,比过去的形势更好了。只要军区坚决改正错误,只要同志们和各个群众组织坚决实行《中央六·六通令》、《六·二四通知》,坚决执行中央对军区检讨的批示,执行你们自己达成的协议,那么河南的形势一定会更好,这一点我们有信心,但是,当前河南是存在危险的,这也要估计到。
  一、刚才大家讲“白完行尸”、“产业军”、“荣复军”、“联动”到了你们那里,而且产业军在那里杀人,据开封的同志告诉我们,他们杀了八·二四的同志。这些反动组织都到河南去,他们去干什么?破坏文化大革命。
  二、河南现在武斗向前发展了,张树芝同志都承认,不管什么理由,什么解释,事实是存在的,而且这个武斗还有大发展的危险,也许就在这几天。
  三、请同志们注意,正当我们这一种好形势,军区同志改正错误,你们有一部分组织向军区施加压力,要他们不改正错误,要他们继续坚持过去所犯的方向路线错误,这种压力已经开始,我们估计,不但是想压军区不改正错误,而且还会有大量的人跑到北京,向中央施加压力。不管怎样保证,事实总会有的。(伯达同志:现在就有向中央施加压力的。)
  据说洛阳已经到了。希望施加压力者明白,我们的态度是非常明确的,痴心妄想。来两千也好,二十万也好,我们再三同同志们讲话,毛主席领导下的党中央,它是坚持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坚持马克思主义路线的。拥护何运洪路线的人,想向中央施加压力,不能动我们一根毫毛,这种人一定碰得头破血流。
  四、防止天灾。从天气预报看,黄河水汛有大大增长的危险,黄河水可不管那一派,不管二七、河造总、十大总部,都不能分离。我们不是说一切为人民服务吗?我们就是要在巩固无产阶级政权的同时,抓革命、促生产。
  因此,我有五条建议,都要从积极方面向前看,坚决执行毛主席的教导,要向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联合方面走。
  一、希望双方面达成协议,坚决向刚才表示的那样,坚决反对百万雄师,我想同志们可以达成协议(伯达同志:还有产业军、联动),坚决谴责百万雄师在武汉绑架谢富治、王力同志和对他们的迫害。你们必须充分准备同全国人民一道,坚决谴责这种叛逆行为。
  二、双方达成协议,坚决反对百万雄师、产业军、联动,到你们河南去破坏文化大革命。你们应当坚决抵制这一点,同北京的革命群众一起与百万雄师、产业军、荣复军、联动作坚决的斗争。今天,百万雄师和独立师坐火车到北京来,北京所有革命群众都上街游行抗议,并且不准火车进站,不准他们下车,而有些比较激烈的人准备武斗,我们想办法说服了。因为北京不同于武汉,北京是毛主席的所在地,应当让他们下车,因为另外还有老百姓嘛!下车还要安置他们吃饭、住宿。可以给他们摆事实、讲道理嘛!不要搞武斗。这一点,二七公社要注意。就是说不要用他们的办法对付他们,因为我们是革命的,是毛主席的革命战士。他们现在已经把反动面貌暴露了,还不容易斗争,而且这里许多人是被蒙蔽的,对他们还是要更好地做工作,你到那里乒乓乒乓武斗一顿。当然同志们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是带着枪到北京来的,带着枪到北京是来干什么的?但是,我们是革命的,可以给他们辩论,不一定动手,应当采取这样的办法。现在,百万雄师、荣复军、产业军、联动都去了,“三字兵”也去了,很可能在你们那里会师。
  (伯达同志:他们在河南会一败涂地)所以要坚决反对这些反动组织到河南破坏文化大革命,坚决反对一个任何组织同他们结合在一起,坚决反对任何组织利用他们的力量反对另外一派,不管那一派都坚持这一个协议。
  三、要把已经达成的六条协议重申一下。目前河南武斗发展,重申一下这个东西有好处,坚决实行已经达成的协议,坚决制止武斗,这一条是当前最重要的一条。无论新乡,无论开封,无论洛阳、郑州都要注意。
  四、保证黄河水汛安全,任何组织,都不得捣乱和破坏防汛工作。不准任何组织砸、抢防汛器材、物资。不是说关心五千万人民吗?这就是关心五千万人民的问题,坚持这个协议,有没有困难呢?是有困难的。但是,可以在各方努力下解决。因为这是关系到河南五千万人民的问题。
  五、坚决拥护解放军,欢迎、支持军区改正错误。反对向军区施加压力,要他不承认错误。这是最后的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最关键的一条。有了这一条,就可以防止农民进城,制止武斗才可能有真正的保证。这不是你们一个人在这里就可以保证的,刚才有个人说:他(李玉坤)可以保证制止新乡的武斗,这可不可能。事实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你没有抓住关键,关键在军分区,而军分区的关键在政委李国秀,据我们知道不止他一个人,所以,不要那样天真了。因为有何运洪的路线问题,要从路线问题上考虑才能解决问题。拥护中央批示,拥护解放军,支持、欢迎军区犯方向路线错误的同志改正错误,改变错误路线而不是向军区施加压力,使他们不改正错误路线,这一条可以达成协议。因为中央有批示。
  我建议明天一天,核心组要搞出协议来,这个问题本来今天就明显了,刚才有个同志写了嘛,主要是达成协议和贯彻执行协议的问题。
  我再重复一下:
  (一)双方达成协议,反对百万雄师在武汉反对中央、中央文革的反革命行动。不仅在口头上,而且写出文件、传单在社会上散发。
  (二)双方达成协议,坚决反对百万雄师、产业军、荣复军、联动到你们河南去破坏文化大革命,挑动群众斗群众,挑动分裂、挑动武斗。
  (三)双方重申,保证实行已经达成协议的“七·五”协议书,特别制止日益发展的武斗。
  (四)双方达成协议,黄河防汛协议要坚决贯彻执行,材料、物资、计划不允许破坏。
  (五)坚决拥护军区的检查报告,拥护中央的批示,欢迎、支持军区的同志改正错误,反对向军区施加压力,使他们不改正错误。
  这样五条建议,请你们商量,看赞成不赞成?(众答:赞成)赞成,你们就回去平心静气搞协议,不要算剥皮帐,达成文字的东西,这样你们回去就好做工作了。赞成就散会。达成协议,再开一次会你们就可以回去了。
  二七公社的代表高呼口号:
  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打倒刘、邓、陶!
  打倒王任重!
  打倒陈再道!
  打倒文!赵!杨!
  用鲜血和生命保卫毛主席!
  用鲜血和生命保卫中央文革!
  其它各方代表也高呼口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3-20 11:11 , Processed in 0.069991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