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446|回复: 0
收起左侧

江青十年讲话汇编(94-98)

[复制链接]

35

主题

40

帖子

14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3
as456123 发表于 2016-9-19 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江青接见芭蕾舞剧《白毛女》演出团的讲话

                              江青
 
                            1967.04.25


  张春桥同志来到,全体热烈鼓掌、呼口号。
  张春桥:“我们等了你们好久了”群笑、鼓掌……“一会儿江青同志就来”。江青同志来到(在场的还有戚本禹、姚文元同志)。
  江青同志说:
  昨天晚上我看你们,你们在下妆、在吃饭,我就走了。
  你们这次来演出,大家都很欢迎,你们也欢欣鼓舞,我们想交谈一下提点建议,你们看对不对?我只看了二次,要看很多次才能作详细交谈。这戏主要方向是成功的,主流是好的,有些小毛病改起来也不是太难,如果主题思想再提高一些,格调、风格就更高。主题写农民起来反抗地主,那么怎么得到解放呢,就是八路军,现在叫人民解放军。现在戏中军队占的地位很弱,装饰一下,就很难怪有的人说不过瘾,主题思想结构方面要动一动,序幕、尾声完全可以不要,老套子序幕尾声没有什么精彩,可以去掉。四场喜儿变来变去可以改一下,因为喜儿连续一、二、三、四,我们的军队没有。今后第四场写军队。第三场逃出去,第四场大春怎么带兵打胜仗啊,俘虏些日本人、伪军啊,必要时也可以增加一场。喜儿在山上怎么样,我觉得可以不参加,因为她还有一场奶奶庙,变化不要太突出好一些,大家可以好好想一想,那两个主角相形之下,男主角不突出,如果增加一场戏,军队也突出了,大春也突出了。原来这戏大春作为陪衬,大春不突出。作为接近的一些观众说,四场变,有“修养”的味道,这个咱们自己说呀!不能说出去,人家又要说大毒草了(笑)。现在一下子改不了,有音乐问题,这样演也是一个很好很好的戏。此外,她上山跳出黄家,一个人恐怕不太容易,本来是传奇故事,现在语言是革命的浪漫主义,没有增加现实性,多一、二个人上山好处理不好处理?二婶是最突然的,二婶也挺怪的,干脆自己的二婶,过去在北方我的家乡××地租,佃户的本身、妻子、儿女的都要到地主家去服务,这也是合理的,现在别人看了以后,哪儿来的二婶这样的人。可以考虑带上两个人一块上山(张春桥同志插:和喜儿上山多几个人)。江青同志接着说:这样可能会好些,此外喜儿下山,大春接她下山以后应该给她一块红头巾,把头发包起来,给看新生的,现在形式不好,北方妇女带的有黑的,但年轻一点,加块红的没有什么关系。舞台美术要讲究一点,舞台美工有点问题,第五场山象土包子,没有北方山,高耸入云,要重新搞,个人感受很险峻,这山象一、二步就可以上去了(笑),喜儿怎么躲呢?服装的色彩实在是不好,难看得很,一句话:偏紫偏蓝,另外建议你们聘请张美娟做教师,教你们怎样耍刀枪,男的聘请武生,可有什么好武生,你们团能够翻扑我看有的(春桥同志说,昆曲有身段,从京剧学回去……)
  可以比较大的创新,加民族传统舞蹈,刀、枪,这方面《红色娘子军》也有弱点,但有成绩,他们不能翻扑,你们现在还都小吗,你们现在都胖了(笑)腿提不高,是不是(众答是的,笑)小胖子一个个(笑)。(姚文元同志说:有半年多了(指练功,没练)江青同志说:现在要天天练,练习翻跟斗,外国的,中国的统统全拿过来,技巧全拿过来,这样创新就从容自如了。一场那场戏还是改的不好,黄世仁抢走喜儿不太合理,打死一个抢走一个(江青同志用手比划舞台上位置如何调度)画面死板,大春打死了一个,而喜儿从那边抢走,使人感觉来不及,那个时候他们也有武器,但是这些都不妨碍你们上演,也不妨碍她是个好戏。声乐问题,现在喧宾夺主,我和春桥同志有不同意见,唱得非常好,正因为唱得太好,就不注意舞蹈形象,当然去掉唱也许对这个戏有点逊色,但也不一定,你们练练功,把腿搞上去一点,把造型搞得好一些,现在唱太好了,(春桥同志说,加了字幕,陈伯达同志也有这意见,看了字幕就来不及看舞蹈)唱有这么一、二处,顶多三处使用,其他地方都不使用声乐,可以用幕间唱,帮助观众了解下一场剧情,这戏还可以磨,磨得使人一下子落泪,现在我眼泪在眼睛里转了一下,但不肯掉下来(笑)喜儿父亲死靠声乐,这个地方可以研究一下,要靠大的动作,加上器乐,看能不能补救,喜儿这形象弱,其实完全可以强起来,在旧的基础上逐步地来。二场一下子到黄家要张二婶推着她出来,她不肯去送什么莲子、人参汤什么的,她不肯很勉强,二婶教育喜儿来伺候老妖精,她不肯,老妖精看了很不愉快,然后再打她,这样合理一些,现在一开始就在收舍。加强喜儿的反抗性。
  音乐主调号的是“北风吹”喜儿的主调是“我要活”是河北梆子,是交替进行还是怎么样?音乐有一段轻音乐味道,象西欧的“风流寡妇”象极了,这改不是一下子大改,构思一下,先是文学剧本,然后着手音乐,喜儿主调用哪个?“北风吹”活泼好象不上板,还有“我要活”,不是这样节奏,此外,还有问题,这歌流行于全国到世界上去了,“北风吹”“我要活”可以交替进行,你们是创作,我是“外行”(江青同志用上海话说,大家激动鼓掌)你们的灯光怎么可以打得更好些,怎么打掉这二个影子,灯光可以把这二下影子打掉,几个灯才能打掉这二个灯? (舞美台何××张××回答)
  好,听听你们的,这戏的编导是谁,(编导站立)戏的音乐是谁?众答严金萱抄来的,偷来的,还有谁能搞,众答陈××。这戏超过了过去的电影、歌剧,但还可以搞得更好些。(春桥同志介绍他叫戚本禹,我们喊他戚司令,叫戚司令谈谈,戚未谈)。
  江青同志说:“这戏男女不平等,一个男主角,一个女主角,平等一点,反正传奇,搞得接近现实一点,跟上去的人不一定全白,有的灰发,有的……”
  春桥同志说:“怎么样,你们谈谈。还有时间,你们现在还争论吗?”史××回答,不太争论。春桥同志说,毒草、香花不要争论了。因为这戏是舞校群众集体创作的,不要因为那个人,孟波、严金萱、加杨永直、李慕琳,提高还是靠大家,听听工农兵的意见。
  江青同志说:“我先声明一点,以后我看一次,再提一点,你们会讨厌我的。”(大家激动鼓掌、呼口号)(有人提出要求加入军委编制)。江青同志说:“关于参加人民解放军完全可以解决。”(口号声)建议你们创作小节目,将来可以发展成大的,例如:搞红卫兵运动,文化大革命……。我和春桥同志说了,有一部小说女主人公比较突出,“人民的战斗”写的是山区游击战,管他作者怎样,准备搞京剧,芭蕾也行。你们乐队怎样?众答,自己的。春桥同志说:“你们该毕业了吧?”众答,我们现已经毕业了。江青同志说:“上海我只要二个团,一个是你们,一个京剧团”。春桥同志说:“不过有个条件,把文化大革命搞好一点,把革命的三结合、大联合搞好,这样才能参军”(全体热烈鼓掌)。江青同志说:“政权问题还是比较容易的,破与立,立稍难一点,也不难。我的雄心壮志是,只要我不死,搞二十个戏,二十个电影”(众高呼口号,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江青同志说:“靠同志们努力,我全靠你们,我只是说说,你们会感到不舒服的”。
  ××说:江青同志给我们讲讲形势。
  江青同志说:“有我讲话,一篇登在人民日报,一篇在某某会议上,可以发给你们,戚本禹同志负责。”有人提我们要学习“红色娘子军”。江青同志说:“你们学习他们,他们学习你们,你们在北京大演大学,他们搞女工”。春桥同志说:“听说搞不好。”××说毛主席看了后说什么。江青同志说:“第一个说好,我刚才的意见也包括他那个观众”(全体激动,高呼毛主席万岁!万万岁!)。××提赵大叔怎么样?江青同志说:“赵大叔不突出,他比大春也不如,很难给他更多的戏,后头可以突出。打土豪分田地,党的领导,主要从军队突出……你们可以集体讨论,何必吵架,不会为这打起架来,我的办法如不适合,再改,都试试看,看中再改(春桥同志说,改的过程中,又可以想到新的意见)。我们经常这样,大修改,《红色娘子军》改错了路子,改错了,但也找到了一条路,失败是成功之母。赵大叔不突出,也给人印象,后头不突出。还有(女)都是媳妇。要有扎辫子,有梳头的”(张春桥同志说那时练红樱枪是小姑娘,红卫兵)。
  江青同志说:“红卫兵,那时有绞头发的,在山沟里还梳小辫”。顾××说:“喜儿上山盼,心中没有救星。”江青同志说:“那就在第一场戏她出场,喜儿想父亲躲债,赵大叔出来安慰她,讲神兵、天兵天将,这样鼓舞她,有个希望。”顾说:“喜儿四场盼东方出红日,喜儿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党,她盼谁呢?”
  江青同志说:“我是觉得第四场是有点修养味道,干脆改成军队。喜儿在一、二、三场集中得很。第四场有点神怪的味道,又搞纱幕,我看不必要。和自然界斗争太多了,改掉可以一个人演下来。”顾××说:“杨格庄解放,地主逃跑,没写武装斗争。”“这个地方容易解决,我们占领根据地,地主逃跑,俘虏,我觉得是不是前头写四场打些日本人,俘虏些伪军。”春桥同志插话:“然后大春出来,地主逃跑。”史××说:原来第五场有黄世仁、穆仁智撕标语、小孩打架等,后来杨永直改了”。江青同志说:“结尾兵的形象很少,民兵多。(春桥同志说:新兵没有标志,喜儿跟着大春走了,参军不清楚,戴着红花送行了。”
  ××说:大春参加军队放在喜儿被抢走之前,这样使人就会感到不单是为了喜儿。
  江青:好啊,这样就军队出来更早,对大春形象更好,那赵大叔要不要呢?第一场就发生这个问题。是告别不是送东西了,是一个好的想法。
  ××:《白毛女》剧中汉奸地主黄世仁的主要罪行没有表现在汉奸一面……。
  江青:这个容易,在黄世仁家中出现日本鬼子,或四场,日本人打我们,我们一般打歼灭战,日本鬼子可以住在黄家。顾××说:“黄母要不要拉出来枪毙,她戏中没有交待。”江青同志说:“后面交待”。
  ××:反动统治阶级是不会放下武器的,他们要作垂死的挣扎,我们以革命武力对付他们。江青同志说:“六场如果用武装力量,这样把‘白毛仙姑’全破了,六场只是交待喜儿活的一个方面。”
  ××:我提个问题,今后修改《白毛女》喜儿作为一个受压迫,受剥削的典型,是加强党如何领导把她救出来的过程,还是描写她从自发到自觉的改造过程。
  江青同志说:“这个很难”。高说那么加强第一部分。江青同志说;“加强第一部分应该是这样。第四场改,不要那个《修养》,地主要同日本人勾结的紧,现在光是序幕出现一下日本人。”
  ××问奶奶庙,白毛女见地主按理应马上扑上去,不要立刻上神台去吓唬地主。
  江青同志说:“原来是这个样子,有点滑稽”。××说:“关于两个太阳问题怎么处理?”
  江青同志说:“现在太阳,听听你们的,先是半个,后来又停住”。又有人提最后出现主席象。
  江青同志说:“那不好,关于太阳,八场开始,可以不出现,先出现红光。”
  ××说:“要推陈出新,加唱”。
  江青同志回答:我倒不迷信,是妨碍看戏,应偏重于舞,把歌拿掉,可能舞不突出,这点要有精神准备,唱是唱得很好。陈伯达同志也说唱得多了。器乐,声乐这只能是伴,现在有点喧宾夺主,现在声乐降下来,势必在舞蹈上加工,伴唱去掉可能逊色。顾××说:四场歌词有问题。江青同志说:“小将四场歌词没有什么大意思,语言不新鲜,我没有象你眼睛这样尖,不过,不新鲜就是了。河北梆子很可惜,京剧、河北梆子,我有几年想改,把唱的团弄到北京来,天津小百花,青年跃进剧团武功好。西洋女高音,同京剧女高音,有一点本嗓,河北梆子女声没有问题,男声不是低八度就是高八度,重新创作。你们(指合唱队)唱得不错,河北梆子团,它一下到上海去,到北京请他们来。这个现在不要改,可以唱着,以后讨论加工。”
  春桥同志说:“搞个修改方案,《红色娘子军》毕竟是舞剧,不是解决唱,一个解决舞蹈,一个解决音乐。”
  江青同志说:“我感觉你们有缺点,舞蹈和音乐不够紧密,一个动作下来,音乐,旋律,节奏,这要求,你们不严格。”
  顾××:“升太阳的问题。”
  江青同志笑,春桥同志说:八场拂晓,略微有点曙光,山上看到太阳合理。
  江青同志说:“黎明到天亮有一段时间。照象吧!”……。
  (江青同志讲话结束,全体起立,热烈鼓掌,高呼口号)



                     中央首长接见四川代表时的谈话

                        周恩来 康生 江青
 
                           1967.04.25


  〖中央首长:江青、王力、戚本禹、关锋、杨成武、谢富治也参加了接见〗

  陈伯达:周总理、康生有点事,等一会来,请大家发言。
  代表控诉:(川大8·26)
  王力:同志们,四川的材料,各个县的我们都印出来了,交给中央首长去看了,是不是大家发言,各专区推选一个代表。
  重庆无产阶级工人造反军代表黄康发言:揭露李井泉收买8·15头头,镇压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滔天罪行。
  242代表发言:问有没有军委命令,撤销红总,楚平、韦杰答复(韦杰站起来不语)
  江青:中央没有过。
  众呼:毛主席万岁!打倒韦杰,打倒甘渭汉!
  王力:刚才有同志提出,请韦杰副司令员答复,是不是中央军委有取缔后字242的命令?
  韦杰:这个命令没有,工程学院这个事情是军区党委研究的。
  问:为什么盗用中央军委命令?
  韦杰:我们没有这样做,可能是军里没有听清(群众纷纷揭露他们盗用中央军委的名誉)
  王力:天保放出来没有?(重庆代表揭露还有许多同志没有放出来,关在中美合作所监狱。)
  江青:韦副司令,你听到没有?马上释放。
  众呼:毛主席万岁!打倒韦杰!打倒甘渭汉!(重庆地区揭发)
  王力:请大家简单点,四川的情况中央已经清楚了,重庆也很清楚。
  江青:请乐山代表发言。(乐山代表发言略)
  十时十分总理、康生同志到会,会场高呼毛主席万岁!
  乐山代表谈昨天还抓了五人。
  总理:昨天还抓五个人吗?(大家要求发言)
  康生:大家心情激动是可以理解的,我们听不清,讲的慢一点,声音不要太大。
  乐山代表:有一军分区支持的反动组织一面旗子还有江青同志的私章。
  江青:我没有私章。
  总理:有个张家口军事学校的王行虎同志要求见中央军委,就这里谈吧!
  王行虎:有人说,江青同志说:甘渭汉是好人,办了坏事,我决不相信江青同志能说这样的话。(江青笑了)
  总理:南充军分区司令员自己来揭发,好不好?(鼓掌)
  南充:揭发对牛鬼蛇神,大扫除,要多抓,抓头头,这就是布署,南充代表谈到还有公安局和保守派的人来北京。
  总理:他们住在哪儿?
  南充:住西直门,具体住哪儿,他们不告诉我们。
  总理:把名单开来。现在谈万县问题。
  万县代表:军分区用机枪扫射学生,最小的才六岁,叫举手,有一个学生提裤子被打了一枪,肠子打出来了,这学生临死前用手指沾血写了“我是革命的人”几个字。
  新北大万县调查组:韦杰在西苑旅社开黑会,四点指示:(一)原则坚持;(二)错误检查;(三)支左工作他们说错了,我们说对了;(四)总的由军区负责。
  万县公安局打电话回去说:我们一到站就被包围了。因此,许多保字号组织打死人不下五十人,军分区第一次就打死五人,伤九人。
  万县的发了言。
  总理:请涪陵的发言。
  广元部队:我是总参三部派往广元的部队,(1)绵阳军分区一月份突然增加了六个科;(2)二月二十一日军委(成都军区电报)说:这是绝密文件,内容:各部队修筑坚强工事准备一个月粮食设置指挥员。(3)调一个营到绵阳镇压造反派,部队打电话询问中央,军分区对他们大不满。(4)派人控制火车站,抓告状的,组织政法小组。
  十条以后,军分区派人去控制7012部队一个营。
  总理:今天开会到这儿,明天请梁新初司令员开个小会,大家谈谈。
  林跃东:控诉新华社四川分社,受成都军区迫害的情况。
  林:韦等质问我们,为什么要报导成都兵团?要我们报导发行主席著作,说我们配合反革命,小心你们的狗头。
  伯达:今天开到这里,后天再开。



               周恩来江青陈伯达接见福建革命群众代表的讲话

                       周恩来 江青 陈伯达
  
                            1967.04.30


  〖福州军区司令员韩先楚出席〗

  总理:明天过“五一”节,我们今天接见福建,请江青同志讲话。
  江青:你们留在北京过“五一”节,祝你们好!祝你们节日好!
  总理:先根据中央文革、中央军委研究,关于福建问题提十点意见。
  1、这次会议听取了福建革命群众代表许多宝贵意见,对解决福建问题起了重大作用。一面开会,一面根据你们的意见解决了很多问题。会议虽长,共开了四次,在会内会外与同志们接触,研究你们送来的材料,解决了很多问题,同志们对解决福建问题起了重要作用。军区一来就了解了很多情况,引起了军区同志们的注意,第一次会包括北京同学和福建同学一同来的,第一次会上廖淑光同志作了汇报,当中插了很多话,当场就定了六点意见,引起了军区的注意,初步的解决了一些问题,以后又解决了一系列问题,后来你们又举出了很多事实,我们就逐步解决,书面的和座谈也解决了一些问题,40天我们解决的问题应当肯定。
  2、福建处在反对美蒋敌人的最前线,人民解放军在边防保卫中是有很大贡献的,在粉碎美蒋特务上成绩也是显著的,在文化大革命中应进一步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军民一致,加强无产阶级专政,一致对敌。
  同志们,特别是北京等地同学到过福建、厦门等地就很清楚,对面就是美蒋敌人,我相信一提起就知道,就会注意,不会忘掉这些。并且值得提出的是人民解放军在保卫祖国方面是有很大成绩的。不仅要备战,而且要作战,要严防美蒋特务的偷袭,在敌人面前我们不会放松警惕性,三军和民兵都有注意到这一点,敌人也肯定会趁文化大革命来钻空子,但这当然是徒劳的。你们是无产阶级革命派,我相信你们会抓住一致对敌这一点,希望你们要更高举起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进一步加强团结,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搞好抓革命促生产。我相信你们懂得这一点。
  在厦门、晋江等地我们贴出的标语口号如果被敌人利用,敌人高兴就不好了,这种事我们要少做,敌人高兴就不好了。当我们当人民内部矛盾进行争论时不要忘记阶级敌人,这是福建军民面临的一个更迫切的任务。
  3、福建的革命群众在文化大革命中揭露了,批判了以叶飞为代表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现在福建的革命派应把矛头对准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在大批判中实现革命的大联合,要民爱军,军爱民,为实现革命的三结合创造条件。无产阶级革命派把叶飞揪出来揭露他,批判他,这是一件大事,中央肯定你们取得了很大的成绩(高呼毛主席万岁!)无产阶级革命派,你们想一想在你们都批判过叶飞,在批叶上,有先努力的,有后努力的,包括“八二九”在内有成绩,后来犯了错误,但是只要参加斗争,成绩要肯定,这是你们很大的功勋,革命不分先后。
  全国要批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联系福建,你们确实批了福建头号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叶飞,这就是很大的功绩嘛!在这点上你们就有团结的基础,在继续批判叶飞的这个斗争矛头上你们有前提,这一点提醒你们。这里点了叶飞的名,希望你们回去后在大字报上不要写出来罗!小报当然情况不同了。在北京市革命委员会成立的大会上我们点了某些人的名字,但在报上不见了,要留有余地,我们党的正式机关报上不要点名,这是毛主席的思想,这点请同志们注意。
  在本省你们有了共同的基础,联系到全国对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大批判,要在大批判中实现大联合,还要和解放军大联合,结合干部亮相把矛头指向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革命三结合创造条件,福建的干部条件不成熟,革命群众左派组织条件还不够成熟。
  你们要特别注意拥军爱民,这是毛主席的思想,毛主席的方针,江青同志讲过把十条、八条把拥军爱民结合起来,人民日报最近发表的一篇社论就说明了这个问题,希望同志们好好学习。
  4、“一·二六”事件和“二·七”事件不能作为划分革命,反革命的分水岭,也不能作为划分造反派和保守派的标准。把“一·二六”、“二·七”事件看得太严重是不对的,被逮捕的人应立即释放,其中确有个别反革命分子待查明后除外,被打成反革命的组织一律平反。最近韩先楚表示把“一·二六”事件,“二·七”事件当成唯一的标准是不妥当的,表示要采取措施,中央认为韩先楚同志这个态度是好的,革命群众应当拥护韩先楚同志这个行动,这个态度。(鼓掌)
  不能说“一·二六”冲了军区就是反革命,也不能说没有冲就是保守,要在斗争中长期考验嘛!不要把“一·二六”看得太严重了,看得太严重是不对的。除个别确有证据的应扣留,总有个别坏人。对姜观有很多材料说明确实比较严重,所以不要马上作结论。台湾的报纸喜欢他的东西,说明他是在被敌人利用,他的问题还待查明,一般应立即释放。
  要为军区说几句,军区对“一·二六”事件还是有认识的,28日曾作出决议把“一·二六”事件看成是革命与反革命的分界线是不正确的,他们已经在改了,当然认识有个过程,但主观愿望还是与革命造反派站在一起的。他们是逐渐在改变嘛!
  5、各革命组织间有不同意见是正常现象,中央认为应通过协商和联席会议来解决,解决不了可暂时留下来,先解决可能解决的问题,决不能采取粗暴的方法对不同意见的组织进行围攻,不许武斗。各革命组织矛头都是指向叶飞这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是共同的大前提嘛!办法上、观点上有不同的争论是正常的现象,应当允许这种现象,不要认为这派占上风就把另一派压下去,如果说冲军区不对,“二·七”会开坏了就压下去,搞得灰溜溜的抬不起头来,这不对。我们现在已经平反了,被压制这方面抬起头来了,但我们也不要反过来压人家,没有冲军区的过去也是狠斗叶飞的,不能说是保守派,不要压得他们抬不起头来,连宿舍都贴了大字报,我们都抄来了(笑),有争论通过协商解决,一时解决不了留下来嘛,先解决可以解决的问题。只能说服人,不要压服人,压服是不能持久的,不要用粗暴的方法,不要把意见强加于人,粗暴压制不是毛泽东思想,不是毛主席的工作作风,这一点要特别注意。因为你们面临美蒋,还有省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叶飞,要大批判,任务很重嘛!
  6、各革命组织间不要只看别人的短处,不看自己的短处,只看自己的长处,不看别人的长处,要进行自我批评,克服私字,要大反无政府主义,唯我独尊的错误思想,实现革命的大联合。各人观点不同,如果只争吵就不能一致对敌,对党内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应采用自我批评来克服私字,我们既要夺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又要夺自己头脑中私字的权嘛!只有克服私字,克服无政府主义才能实现革命派大联合。革命派都要进行整风。
  7、对解放军负责人有意见可提,送大字报,派代表都可以,但不要冲军区,冲是无益的,是不对的。但对“一·二六”事件不要追究,这讲了过去也讲了未来。解放军在前线不仅担负支工、支农、支左等任务,而且还担负备战、作战的任务,24小时不能停止侦察,待命,民兵,渔民也有这样的任务,所以要首先重视人民解放军的地位和任务,解放军是光荣伟大的,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缔造的,林副主席亲自指挥的。叶飞在福建搞了十几年,确实有不少问题。但首先要对解放军有很大的信任,反过来,解放军是真的、实事求是的支持福建各革命派。我们提醒你们重视解放军,但不是说解放军没错误,有个别地区可能严重一些,但在文字上不说,福建是个大军区,不仅指挥前线,而且还指挥后备部队,随时准备海陆空三军作战。不仅在62年,现在也是紧张的。
  大区主要是指挥作战的,跟地方接触较多的是省军区人武部,当然大区也有缺点,但要区别开。有问题要解决,叶飞搞了十七年,干部受影响,有意见提,革命造反派要敢提意见,坦率地说,但方法要注意,不要大标语、大字报上街,这与北京不一样,福建不能这样搞,可以写信,反映情况的方法,我相信大军区会支持你们,会互相了解。提醒你们不要组织群众冲军区,开大会,什么万炮齐轰,并不是不可炮轰,而是要注意方法,这与北京不太一样,在北京轰我两下也没关系,反正是空炮嘛!福建对面就是台湾,消息很快就传过去,如果军队失去人民信任就不好了。
  8、福建有个别干部如林白强调所谓老区人民,应把农民群众与林白分开,广大农民进城是受蒙蔽的,随进城的干部应向农民群众道歉,因此人武部逮捕大批人是不对的。林白是犯严重错误,煽动农民,经济主义进城。真正的老区是闽西,闽北这次来的大都是沿海的。真正老区来得很少。要用毛泽东思想方法来解决,人武部应主动消除与群众的对立。
  9、赴京的群众组织代表,会议结束立即会本地,(当然罗,明天是“五一”在这里过!)有问题就地解决,我们只能作这样的决议,我们的口号是“打回老家去,就地闹革命!”
  10、鉴于当前福建革命三结合条件不成熟,中央决定宣布在那里实行军管,并责成军管会解决“1·26”后发生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待条件成熟后成立革命的三结合临时权力机构。军管是过渡时期的机构,它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大批判,促进革命的大联合、三结合。
  以上十个问题,是经主席研究后作出的决定,作出的组织措施。
  再说几句:
  1、姜观的问题是存在的,我们将继续研究,将来还派人去,再把意见提供给军管会。
  2、北京同学对福建的文化大革命起了很大的作用,我们肯定你们的成绩,但福建的文化大革命已进行了十个月了,福建的同学要有信心嘛!不要再进行串连了,中央已三令五申了,首都红代会也发表了声明,所以希望你们赶快回去。
  现在请韩先楚讲几句。
  韩:
  总理、伯达同志、江青同志,中央、军委、中央文革,首都南下和福建的革命派战友们:我们军区在前段时期处理支左问题上有缺点,有错误,使福建文化大革命一度受到影响,使一些造反派革命小将受到某些委曲。中央、中央文革的负责同志花了不少时间亲自处理,十分忙还要来作政治思想工作,这使我们十分不安,在这里我表示完全拥护总理的讲话,坚决贯彻执行中央的十条决定。
  中央领导同志和中央文革对福建作了很多重要指示,革命造反派同志也对我们提出了许多批评、意见,这对我们是很大的教育和鞭策。
  我们的主要错误有三点:
  1.对“1·26”事件看得过重,要求肃清影响,消除流毒,揪幕后策划者,实际上使“1·26”成了左右派的分界线,使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钻了空子,使革命小将受到打击。
  2.错抓了一些人和解散了一些组织,我们仓促上阵,有的调研不够,处理不慎,控制不严,有少数人同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有人事上的关系,这样就错解散了一些组织,错抓了一些人,在这重大的政策上犯了错误。
  3.机械地搬用归口大联合,削弱了造反派,使保守派乘机抬头。以上三个问题,使造反派受到了打击和压制。
  三结合问题上,现在看来阶级斗争盖子还未充分揭开,左派还未大联合就搞,是操之过急。
  错误的原因是:
  1.没有好好学习毛主席著作,对小将保护不够,对叶飞十七年搞的东西和对地、富、反、坏、右警惕不够。一些问题已经采取措施。今后一定要认真学习毛选,总结经验教训,彻底相信群众,依靠群众,走群众路线,让群众自己教育自己,紧紧掌握斗争大方向。虚心接受意见,将中央指示落实。要迅速地改,彻底地改。
  2.我们历次说明:凡被军区错打成反革命的革命群众一律平反,被逮捕的革命群众一律释放,革命组织一律恢复,凡以“1·26”作革命与反革命分界线的一律无效。
  3.肃清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群众斗群众的恶劣影响,促进革命派的大联合,把矛头对准刘、邓、叶飞,集中火力把他们彻底斗臭、斗垮。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4.尽量努力完成五支任务,坚决站在革命造反派一边,坚决支持革命左派,充分发动群众,扩大左派组织,为三结合的实现创造条件。
  5.按主席、林副主席指示作好爱民工作,不断加强军队与革命群众的关系,我们与革命群众心连心,肩并肩的战友,我们有着血肉关系。阶级敌人随时在破坏这个团结。左派的批评是对我们最好的爱护,我们现在正在整顿支左工作,调换不适当的人员,希望与同志们一起作好支左工作。
  我们决心改正错误,跟着毛主席与广大革命群众,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伯达:我拥护总理代表中央对福建很明确的讲话,拥护韩先楚同志自我检讨的很诚恳的讲话。
  革命群众同解放军团结起来!
  抓革命,促生产!
  一致对敌!
  毛泽东思想在我们的故乡福建胜利万岁!
  毛主席为代表的革命路线在我们的故乡胜利万岁!
  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万万岁!
  总理:最后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和林副主席委任韩先楚为福建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
  最后总理指挥大家高唱大海航行靠舵手。



           周恩来陈伯达江青等在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周恩来 陈伯达 江青

                          1967.05.05

  〖地点:人民大会堂江西厅;首长:总理、伯达、康生、谢富治、江青、萧华、杨成武、王力、关锋、戚本禹、吴德、傅崇碧、叶群等。〗
  谢副总理:今天是总理、中央文革小组全体同志到会。他们在百忙中来接见市革命委员会全体委员。这是中央文革小组同志对我们北京市革命委员会无微不至的关怀。各方面有什么意见先谈谈,文革小组同志要先听听你们的意见,然后文革小组再讲。有什么意见,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可以谈。
  (革命委员会委员徐铠汇报说:全市性保守势力已经联合起来了。虽然人数不多,但是能量很大。他们什么都不干,还要给工资。)
  江青同志:他们什么都不管,为什么还要给他工资?(徐铠:有规定。)
  伯达同志:那是讲革命派闹革命的。保守派不工作,打架还能给工资?这扣工资是合理的、应当的。不劳动者不得食,这是社会主义的一条根本原则,不劳动者就不能给饭吃。你保守派既不抓革命,又不促生产,又打人,又破坏国家财产,又到处窜,还给工资,这成什么样子?
  江青同志:同志!你们对“抓革命、促生产的十条规定”大概没搞清楚,不能让他们利用。那是讲:“被打击而被迫离开工厂的革命工人,必须允许他们回厂参加生产,参加文化革命。革命工人被迫离厂时的工资,应该照发。”他哪里是为革命?哪里是被迫?他们到处游游荡荡、愿到哪儿跑就到哪儿跑,爱破坏生产就破坏生产。
  伯达同志:现在革命委员会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权力机构,它有权力禁止武斗,北京市革命委员会要行使权力,对组织武斗要作出决定,禁止武斗。要保护不同意见的人的人身安全。你刚才说得很对,现在保守势力、幕后策划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他们在搞什么?破坏革命群众的人身安全,破坏国家财产,所以必须保护群众的人身安全,保护国家财产。对煽动、策划武斗的少数头头要依法制裁。
  总理:你们可以自己作出决定,作出动员令。
  江青同志:有很多中央决定你们都没有好好用。许多武器你们没有用起来。1967年1月1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加强公安工作的若干规定》中就有这个问题:“保护革命群众和革命群众组织,保护左派,严禁武斗。凡袭击革命群众组织,殴打和拘留革命群众的,都是违法行为。一般的,由党政领导和革命群众组织进行批评教育。对那些打死人民群众的首犯,情节严重的打手,以及幕后操纵者,要依法惩办。”这些东西,你们都没很好地用,你们没行使无产阶级专政的职权。
  代表:公安局抹稀泥。
  王力:公安局听你们的嘛!
  代表:向公安局反映武斗情况时,他们问打死人了没有,没打死人,他们就不管。
  江青同志:打死已晚了嘛!
  伯达同志:公安机关对武斗现象麻木不仁,要揭露他。一定时候要改组。
  江青同志:这是大规模的械斗。
  代表:有的公安机关对政治案件不注意,光注意强奸、抢劫、盗窃案件。
  伯达同志:这些公安机关在文化大革命中是很大的失职。
  总理:公安局不执行六条,本身就犯法,军管会的同志来了吧?你们要整训一下子,不要怕事,如果你们因执行任务被打,应该受到表扬。
  徐铠:我们有缺点,右倾。有的人躺在树下乘凉,有人锯树还不知道。
  伯达同志:要提高警惕性,提高责任感,夺了权你们责任很大,有权力制止武斗。
  医院公司姜大千同志:北京市武装部有很多彭真、刘仁时的老武装部长了,希望解放军撤换他们。
  总理:你提得对。
  塑料总厂吴富博同志:砸工代会的人抓了,也没地方送。公安局不收。
  总理:公安局不接收是不对的,抓起来再说嘛!
  伯达同志:北京市公安局、分局审查一下执行了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没有,没有就改组嘛!
  (代表反映:武装部派到工厂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支持保守派)
  江青同志:还是派正规军。
  杨成武同志:武装部有些是正规军的,也有的是旧市委选拔的,再要军队承认的。
  王力同志:派不派,要革命委员会解决。
  蒯大富:北京市保字号的运用十条来造造反派的反。
  江青同志:你为什么不拿出八条来?我在你们的革命委员会成立大会上讲的话嘛!报纸上登了嘛,你们为什么不拿那个武器?
  居民代表刘文清同志:我们回去怎么做,希望中央文革小组给指方向。
  王力同志:北京市居民搞几条好不好?我们考虑全国搞一个很困难。最早毛主席提出让我们搞一系列文件。街道这个文件我们没搞出来。上海搞了,希望你们也搞一个。
  总理:首都应该做模范。
  谢副总理:好了,现在请伯达同志讲话。
  伯达同志:这个会还要继续开,还没有谈到本题。市革命委员会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权力机构,按照毛泽东思想应怎么搞法,应搞一套适当的机构,要精兵简政。革命委员会的机构本身应是非常革命化的、非常战斗化的机构。是不是可以说在北京建立一个非常完整的机构还没有形成。因此要总结经验,按照巴黎公社的原则,按照毛泽东思想,在北京要建立一个模范的政权。究竟怎么搞法,我们现在请教你们。譬如有不少现实问题,代表革命委员会委员参加工作,又不脱离本单位、本工厂、本农村,参加生产、参加工作、参加教学,同时又作为革命委员会成员,这是不是值得讨论的?这是切实的问题。毛主席经常说,机构不要庞大,要粉碎旧的官僚机构。旧市委继承了官僚机构嘛!官僚机构容易被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利用,所以建立革命委员会很必要,要破坏旧北京市适合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利用的机构。
  搞了几个月了,这个经验是逐步取得的,要总结几条。吕嘉才你现在参加没参加生产?(吕:没参加。)不参加,你就脱离了你那单位,脱离了群众,你那代表权就成问题了。北航的韩爱晶同志,你现在脱离本单位没有?北师大谭厚兰同志,你又当学生,又当委员,如果你离开了学校,就脱离了群众。北大也是这样,聂元梓同志,你脱离了北大,代表权威就没有了。脱离工厂、学校、机关,到革命委员会做工作,这就不是代表了,那是工作人员了,当个委员就没意思了,因为你们要经常带来群众的意见到革命委员会来,革命委员会才有权威。如果仅开开会,说些和群众无关的话,就不能代表群众,就失掉了毛主席说的建立“三结合”的革命委员会的意义。所以,革命委员会建立以后,有重新总结经验的必要。第一条不要脱离生产,不要脱离原来单位。能不坐小汽车最好不坐。早点出来嘛!坐公共汽车。可以轮流参加会议,一个礼拜一次。谢富治同志,行不行啊?(谢副总理:有些会议可以。两种情况)。毛主席在延安时老早就告诉我们:要精兵简政。现在,北京就有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修正主义分子搞的一套庞大的官僚机构,这套要重新检查,要破坏;要建立一个革命的和群众密切联系的无产阶级权力机构。吕嘉才同志,你脱离生产能代表谁呀?你代表我呀?我和你比较熟,就再三和你说了。
  关锋同志:《人民日报》登了一篇文章“解悦回车间”,解悦是一个劳动模范。
  伯达同志:刚才很多同志说得很对,真正革命派是“抓革命、促生产”的保守派不抓革命,也不搞生产。革命派不仅做革命的闯将,还要做生产的模范呢。不然你就脱离了群众,没人选你了,变成了空架子。大、中学校也是一样,农村也是一样。党中央文件规定干部参加劳动,农村对干部意见大,就是因为脱离生产,这个田头转转,那个田头转转,公分拿的不少,加上手脚不干净,农民就有意见。有些干部生活特别好,脱离群众。民兵队长都不能脱离生产,社长、公社书记都不能脱离生产,大家轮流地工作,轮流办公,这样,非生产开支就可以变得很少了,当然,个别的必要的补贴是可以的。还有你们这里有核心小组问题,还没定。(谢副总理:没有。)究竟怎么搞,这些大家可以研究一下,你们有个常委,有少数人经常接触,交换意见。最后,当了代表、革命委员会委员,他是人民的勤务员,不是一辈子就当代表了、委员了,要随时准备你们单位群众把你们撤回去,可不可以?(众答:可以。)如有些农村干部当了十几年的支部书记,好的坏的都不能换,除了调工作。支部书记半年可以选一次嘛。
  我们国家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大家都可管理的国家,不是哪个代表才能管理,旁人就不能当代表,这是旧社会的东西。机构简化是必要的,但是不容易。看看这些问题:革命委员会──无产阶级权力机构怎么搞;怎么破坏旧的,建立新的,今天可以随便说说。
  王力:他提出这个问题,别人不讲,他还有一点要讲。北京是全世界注目的革命委员会,是新型的、贯彻毛泽东思想的革命委员会,应向全国提供经验。希望同志们总结这方面经验。这会上不一定都谈自己的问题。要谈一些大家关心的问题。
  韩爱晶同志:我建议把革命委员会的委员都吸收为党员,一个革命委员会的委员还不够一般党员条件,那这个委员也成问题了。
  戚本禹同志:不一定。
  伯达同志:这不是一个问题。
  总理:不一定所有委员一下子都吸收为党员。可能是党员。
  伯达同志:国家机构、代表、委员应有党员、非党员。
  王力同志:要吸收一批党员,吸收不吸收不一定是代表。
  韩爱晶:那你怎么能控制学校的党员新陈代谢呢?
  王力同志:不会倒退!
  伯达同志:吸收党员要经过文化革命的考验;每个党员合不合乎党员条件,也要经过文化大革命的考验。
  王力同志:好的吸收,坏的清除,大部保留。
  (第一机床厂吕嘉才同志汇报,谈到他经常开会的情况时)
  江青同志:是不是你们少开些会?一个月开一次。现在全体委员弄的整天忙忙碌碌。不要把常委的事倩强加在革命小将身上。
  伯达同志:不能脱离工厂,不能脱离农村,不能脱离学校,不能脱离生产。毛主席教导我们,不能脱离群众。一个学生脱离学校整天游游荡荡,就不能当代表。
  (市委机关代表谈到机关革命化时说:农口要搬到农村去,革命委员会要带头把家属搬到农村去。不要城市化。要农村包围城市,消灭城乡差别。)
  伯达同志:公社全部不应脱产。县里顶多十来个办事的就可以了。
  戚本禹:要研究一下,公社一个不脱产也不行。一个不脱产,那问题就多了。你说一句话传出去可不得了。
  康生同志:你的意见是很好的。城乡不要集中那么多人,但这个问题同消灭三大差别不是一个问题。不要把消灭三大差别庸俗化了。
  伯达同志:我们的机构,今天的问题是要来一个大革命化。现在没有比较可靠的成熟的经验,要群众讨论。比如人民公社,我说一个不脱产,戚本禹说不行。要通过实践,我们也是两派嘛!(戚本禹同志:是一派。)怎么样又不脱离群众,又不脱离劳动,要总结经验。各地方不平衡,有的搞得好些(陈永贵他们搞得好)。有的差些。我们不仅要总结北京的经验,而且还要总结其他地区的经验。总之,要记住毛主席讲的:不脱离群众,不脱离劳动。这是毛主席反复讲的。究竟怎么参加,群众出智慧。
  康生同志:两个建议请同志们考虑:第一,同志们大部分是从革命群众组织来的。现在成立了革命委员会。革命委员会是毛泽东思想指导下无产阶级专政的新的机构,到底怎样在文化大革命中建立符合毛泽东思想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新机构,是个大问题。我的第一个建议是把毛主席和马、恩、列、斯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论述,请革命委员会选印出来,大家讨论、学习。
  第二,同志们谈到公安局、武装部的问题,当前机构如何工作的问题,所有这些问题,我看有一个区的夺权问题。区的权不夺,你们革命委员会底下没有手和腿,光靠你们这几个人不行。单单是有上层的革命委员会。下层不掌握在你们手里,什么参加劳动,不脱离群众都是空的。
  伯达同志:我们有这么些意见,是普通的意见:
  一、革命群众必须坚决执行毛主席、党中央关于“抓革命、促生产”(或促工作)的指示。革命委员会成立了,要实现革命、生产双丰收。
  二、无产阶级专政所有的机构的神圣任务是:保护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建立和稳定无产阶级革命的秩序;保护国家财产;保护革命群众中不同意见的人的人身安全(王力同志:不革命的也要保护,就是保护群众中不同意见人的人身安全。)
  三、不要武斗。禁止打、砸、抢(王力同志:抓、抄)。随便抓人、抄家不行。(周总理:最近抓的人找不到。北京市革命委员会要注意,这容易被坏人钻空子。)煽动武斗的坏人,应受到无产阶级国家法律的处分或者制裁。但是,如果禁止不了武斗,他一定要武斗怎么办呢?斗斗也没有什么大坏处,谭厚兰同志和聂元梓同志就武斗过嘛,他们两人现在都是北京市革命委员会的委员;如果坏人煽动武斗的话,坏人就会暴露出来。有人就在煽动破坏国家财产。(王力同志:破坏财产到那种程度(指北京二毛一座四层楼厂房在武斗中被拆毁)一定要查。(谢副总理:赞成。)
  四、公安机关大家谈得很多,我不准备多说,将来再跟谢富治同志商量一下。公安机关的坏人要撤职,有的要适当调整、改组。
  五、最后一条,破坏劳动纪律,不参加生产,到处流荡,自由跑出跑入,扰乱革命和生产的秩序,对于这样的人,工厂一律不发工资,农村一律不记工分,机关也一样要扣工资。
  我们提这些意见给你们商量,希望你们革命委员会研究后拟个通告。我现在说的话不要上街(谢副总理:靠不住!靠不住!)(周总理:我们革命委员会的主任,你就不相信群众。我们要相信群众,我们要相信党嘛!)你们可以用自己的话说嘛,动员工人回工厂,动员学生回学校。
  (一位委员说:打人的人还要保护人身安全?)要告诉公安部门处理,公安部门要采取措施。(这位委员继续说:他不怕公安部、公安局,就怕革命群众。)所以群众是最重要的。依靠公安机关不依靠群众是不行的,依靠群众是最根本的。公安部门依靠群众才有权威。
  关锋同志:北京市革命委员会是个政府嘛,要好好研究出个通告。
  王力同志:北京有几个月没有政府了。现在建立了政府,要行使职权。你堂堂的北京市革命委员会连一个大队的问题就处理不了么?还有一个正确对待保守组织的问题。毛主席最近教导我们:不要轻易地把一个群众组织叫保守组织。连四川产业军这样的组织也不轻易叫保守组织。对于这样的组织要做政治思想工作。对产业军(的提法)改成:“受少数保守分子蒙蔽的,与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所操纵的组织”。这样一改,便于争取群众。
  伯达同志:对保守组织中的大多数人要相信是革命的,坏人是少数。不要把少数坏头头与群众等同起来。
  关锋同志:(群众组织之间)有不同意见不要轻易上纲。
  周总理:我同意伯达同志刚才提的六点(按:我们记录为五点)意见,提到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再讨论,形成一个正式文件。刚才王力、关锋同志说了,北京市机构瘫痪了很久了,现在革命委员会成立半个月了,应该依靠群众、依靠人民解放军、依靠干部大多数,一定要成为强有力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机构。(伯达同志:谢富治同志任北京市革命委员会主任委员,就是要形成强有力的无产阶级专政机构)。你们也支持谢富治同志,今天我们来就是表示支持嘛!
  伯达同志:要把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变成为真正无产阶级的强有力的机构!



     肖华江青周恩来在宣读《中共中央关于处理四川问题的决定》会上的讲话

                        肖华 江青 周恩来
  
                            1967.05.07

  肖华的讲话

  同志们、战友们:
  我完全拥护《中央关于处理四川问题的决定》,成都军区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初期,批判党内一小撮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追随者黄新亭、郭林祥的斗争是正确的,军区在支援地方的斗争特别是支工、支农是有成绩的。但是从二月下旬以来,军区个别领导人犯了方向路线错误,支持了为一些保守分子所蒙蔽、被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幕后操纵的保守组织,而把不少革命群众组织打成反革命组织,并且错误地搞镇反运动,逮捕了大批革命群众,镇压了革命组织和革命群众,尤其严重的是在万县发生了枪杀流血惨案。
  人民解放军是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成果、保卫人民的,由于个别领导人的错误,竟动用武装镇压革命群众,使四川文化革命受到挫折,这是多么严重的错误,完全违背了毛主席的教导和林副主席指示。中央处理四川问题的决定,是党中央、毛主席对四川地区成都军区的最大关怀。成都军区个别领导人刚到北京,对所犯错误认识是很不够的,经中央严肃提出和革命小将尖锐批评,你们认真检查了自己的错误,开始改正,并采取措施来纠正,这是值得欢迎的。主席在四川一个文件中批示说:“犯错误是难免的,只要认真改了就好了。四川捉人太多,把大量群众组织宣布为反动组织,这些是错了,但他们改正也快”。但是必须看到,由于四川以李井泉为首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长期以来把四川当作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独立王国。在文化革命中,他们又坚持执行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四川地区的阶级斗争是十分尖锐复杂的。军区个别领导人在支左工作中犯的错误,持续时间较长,影响也是较深的,因此,要彻底贯彻中央决定,必须作很多艰苦工作。军区犯错误首先要作自我批评,应检讨错误,端正立场,真正站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边,坚决支持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对广大干部、战士要原原本本传达中央决定,做到家喻户晓。大抓活思想、耐心地进行政治思想工作,深入地进行两条路线斗争的教育。人民解放军是最听毛主席的话,只要领导人态度鲜明,对错误进行严肃批评、广大群众监视,是会很快扭转局势,自觉地不折不扣地执行《中共中央关于处理四川问题的决定》。人民解放军是有高度组织纪律,一切行动听指挥的。要进行加强组织纪律教育,一切行动符合毛泽东思想、中央军委决定的,就坚决作,不符合毛泽东思想、中央军委决定的,就坚决不作。
  这里,我还要提到,据说成都地区武斗严重,我们是坚决反对武斗的。武斗很容易被敌人利用,有的地方武斗就是敌人煽动的,敌人利用武斗把斗争大方向捣乱,我们决不能上当。五月六日流血事件极少数坏人开枪杀人,我们解放军坚决反对,对开枪杀死革命群众的凶手,特别是策划者,一定要依法处理。我们人民解放军永远和革命派站在一起,坚决拥护革命小将,保护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还有,搞绝食斗争的办法,我们也从来是不赞成的,把身体搞坏是不利于革命的,要按照毛主席的教导,吃好饭,睡好觉,好好闹革命。
  同志们,毛主席号召我们军队支左、支工、支农、军管、军训,任务是非常光荣繁重的,我们只能作好,不能作坏,不辜负伟大领袖对我们的信任。今天是毛主席关于把人民解放军办成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伟大指示发表一周年纪念。这指示是马列主义划时代的新发展,科学共产主义的新高峰。这在我国防止资本主义复辟、防止修正主义出现、反对帝国主义、永远保持人民军队本色、促进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巩固国防、永远保持无产阶级专政、加强国防、反对帝国主义及其帮凶侵略,都有伟大的历史意义和战略意义。这指示是我军建设的永恒指针,在当前贯彻,就是要很好完成支左、支工、支农、军管、军训,全面贯彻“五·七”指示,把全军全国办成革命化大学校的重大措施。
  要搞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必须贯彻主席支左、支工、支农、军管、军训指示,要响应主席号召,大力进行拥军爱民,严防坏人挑拨。革命小将对成都军区批评,这是对人民解放军的爱护,今后你们还要用适当方式,对我军支左进行批评。我们是人民军队,为人民工作,所以我们一定要接受群众批评和监督。
  四川是祖国大后方,又是国防建设重要基地,一定要把文化革命搞好。
  我们有伟大领袖毛主席领导,有中央指示,现在又有《中共中央关于处理四川问题的决定》,四川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又快建立起来,中央又快要派张国华、梁兴初加强成都军区领导。他们都是跟随毛主席久经考验的好同志,是可以信任的。这使我们对搞好四川文化革命更加有充分信心,希望四川广大群众在毛泽东思想旗帜下团结起来,把矛头对准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李井泉及其一小撮同伙,把他们彻底斗倒、斗垮、斗臭,把四川文化革命胜利地进行到底。
  让我们高呼: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胜利万岁!
  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万岁!
  中国共产党万岁!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江青的讲话

  同志们,战友们:
  我完全拥护《中共中央关于处理四川问题的决定》,同意肖华同志的讲话。我没有更多的话讲,我只讲一点。(非常亲切地)我们有这么好的军队,不要因为他们有错误,在一个地区一个问题上的错误,就一切都错了。要记住,要爱护我们的人民解放军,他们是人民的子弟兵,他们犯了错误会很快地改正,要原谅他们,欢迎他们改正错误,要与人为善,“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这是我要讲的第一点。
  第二、革命派内部,听说内部也吵得很厉害(关切地笑了)。在组织内部分不清敌我,采取了甚至比对敌人还厉害,这就不好了。今后是不是就没有矛盾了,很难说。但是大敌当前,四川就是李井泉,我们不能松懈,要时刻记得批判斗争,斗倒斗臭,如果一松懈,内部就会吵起来。今天,总理、伯达、康生找川大和其他一些同志们解决这个问题,解决得很好嘛,大家都笑了。少打一些内战,把矛头对准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忘记了这个大方向就要犯错误。我希望同志们记住这一点,把精力对准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样我们就不会迷失大方向。
  第三、对保守组织,一个组织几十人,甭说几千几万,不要随便对他们的群众采取歧视的态度,这里有个群众问题。革命派要善于做群众工作,要做艰苦的思想工作。这一点,对你们可能有点恼火,他们对我们打、砸,我们还要给他们做思想工作,要作。除了个别的头头外,一般的应做群众工作、思想工作,才能把群众争取过来,这才能孤立头头,打胜仗。西南保守组织势力是不小的,对保守组织采取什么态度是一个重要的政策和策略。
  新任成都军区第一政委张国华的讲话
  战友们、同志们:
  刚才伯达同志宣读了《中共中央关于处理四川问题的决定》,我们完全拥护,并坚决贯彻执行,不折不扣地坚决贯彻执行。成都军区部队,一定遵照毛主席的教导,林副主席的指示,坚决站在革命造反派一边,共同闹革命,搞好四川地区的文化大革命。成都军区部队一定和革命造反派战斗在一起,胜利在一起。
  对于前一段被取缔的革命组织和被打成反革命的群众,根据中央关于四川问题的决定,我们回去立即处理,一律平反。
  刚才肖主任和江青同志的讲话,对成都军区部队作了很重要的指示。我们回去坚决执行肖主任和江青同志的指示,不折不扣地坚决贯彻执行。在我部队中普遍地,轰轰烈烈地开展一次爱民运动,搞好军民关系,与人民群众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并欢迎同志们对我们工作中的缺点进行批评、帮助,使我们的工作得到改进。特别是在支左、支工、支农、军训及其他方面的工作,欢迎同志们提出批评和帮助。

  同志们、战友们:我和梁司令员是刚到四川的,对四川的情况不够了解,希望同志们多加帮助,把四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使四川的军民关系搞好。今天就讲到此,今后见面的机会很多,向同志们学习的机会很多,今后再共同研究。

  周总理的讲话

  今天开的是结束会。伯达同志刚才已经把《中央关于处理四川问题的决定》讲了,解释了,大家都是支持的,拥护的。现在四川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组长张国华同志表示要坚决贯彻执行决定,领导大家一起把四川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搞好,这是很好的表示。肖主任,江青同志讲了,是很好,大家也支持。韦杰、甘渭汉两位同志的检讨,有部分同志不满意,因为你们受了压抑可以理解。虽然我们看来态度是诚恳的,但不深刻,认识有个过程。你们要求再检讨,我同意,但不一定在北京。检讨要通过实践,听其言,观其行。没有现场的观察,在实践中去认识,不可能一次比一次深刻,你们听他们说,也要看行动。还是回去,在张国华的领导下,在新司令员的帮助下,给以改过的机会。毛主席历来主张对犯错误的同志实行“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这对四川有特殊的意义。
  第二个问题。成都的同志有的来了几个月了,有的来了一个多月,也有几天的,要估计形势。有的同志刚从监狱释放出来,有的还没有出来,听了五月六月的流血事件,激愤是可以理解的,把形势看得很乱。可是,冷静点看,还是大好形势,是好转形势。大家想:去年十二月是什么形势,那个时候,你们喊“打倒李井泉,解放大西南!”,还只是喊,没有打倒,现在被你们揪下马来了嘛。四个多月取得了胜利,在西南开始解放,这样的好形势。成都军区所犯的严重的方向路线错误,就是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当作镇反运动,把革命派打成反革命,现在平反了嘛。伯达同志代表党中央宣读的关于处理四川问题的决定就讲了一律平反,恢复名誉。如象万县的主力军,当然是革命组织,不是反革命组织。刚才有人递条子问,四川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负责解决。这是胜利。要使胜利继续发展。过去你们受压抑,受压制,把你们监禁起来,不能活动,现在你们平了反,翻了身,要负责任,做主人。群众组织的代表,“三结合”的代表,对今后大西南、四川要负责。
  解放大西南,四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进行,矛头对准谁?要对准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少奇、邓小平,在四川、西南头头是李井泉及一小撮人。对刘、邓、李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结合在一起批判,把他们斗倒、斗垮、斗臭,把他们拉下马。要在批判中来考验革命群众、革命干部、解放军。集中火力,对准目标,彻底批判全国的最大的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在大批判中考验大家,考验犯错误的干部。他们知道的情况多,站出来批判,就可以看揭得深还是不深,支持还是不支持,不是说说能解决的。应当同他们决裂,彻底批判,划清界线,回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边来。在批判中可以看出革命群众组织,那些表现更坚决坚定,解放军也好在批判中来看应当支持那个。这是最好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把方向摆正,对准头头及其一伙,解决问题抓住要害,不会犯方向错误。五月六日的事件要把背后操纵人,他们和李井泉的联系找出来,通过现象去看本质,找根源,这样斗争就集中了,革命组织团结了。各个革命造反派过去有些差异,有的犯错误多点,有的犯错误少点,现在站在一条战线上嘛。五月六日在坏人操纵下,打了枪,造反派站在一起,川大八?二六、成都工人革命造反兵团、红卫兵成都部队、二七红卫东、零二八部队都是站在一条战线,证明是战友,是同志。过去的错误可以用自我批评解决。矛头对谁非常重要,不要分散目标,才能使开始的胜利继续下去,这是很重要的。在这里提出的一些问题,江青同志讲了革命组织一律平反,回去要解决。有的地方如德阳、江油、雅安,还有些人没放,“决定”宣布后,他们负责打电话。军分区、地委的同志在场嘛,命令他们一律打电话,他们错打错捕的人都要释放,立即执行。考验他们,如果他们拥护中央的决定,要以行动来表现。不要担心,即使有的人有点阳奉阴违,新的军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会解决,有了负责人,找他们解决。
  第三、关于对待解放军问题。江青同志讲了,个别领导人犯错误,应当允许改过,允许革命。毛主席对待犯错误的人总是采取“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批判从严,处理从宽,让他们回到自己的原地,通过斗争实践来考验。新的司令员、政委都没有在四川工作过,情况不熟悉,犯错误的同志熟悉情况,要证明他们在中央、在群众面前表示改正,在斗争中、工作中去改正。要弄清楚军区内部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关于十七个军分区、一百七十多个县武装部、多少独立师、团,总有些过去受李井泉、黄新亭一伙影响的,要通过他们熟悉的人研究,把其中最顽固的人孤立起来,允许军分区的个别领导人,给他们一个改的过程,不要希望一下全部改观,那是主观主义的,不是毛泽东思想。事物的变化总是从量变到质变,现在在新的情况下要有数的积累,现在开始,要给以时间,这么多地方,这么大的面积,要加以分析,不能把这些问题罗列在一起,一片黑暗。一时的现象,中央已经抓起来,一定能改,要有时间。党政方面,省委、市委、地委、县委,政府方面,特别是公安系统、公安厅、公安局,总有些坏人,一分为二嘛。大多数是好的,比较好的,有个别坏人。“要相信和依靠群众,相信和依靠人民解放军,相信和依靠干部大多数。”人民解放军是毛主席亲自缔造的军队,已有命令下去,新领导去了,犯错误的同志作检讨,经过群众揭发,给机会改正错误,给军分区开个会,讲讲道理。回去以后好好把一月二十八日的军委八条、四月六日的军委十条、中央关于安徽问题的决定和批示加上江青同志在北京市革命委员会成立大会上的演说,好好读一读。请把三个文件印成册子,每人送一本,包括没有到会的。一定要把拥军爱民结合在一起,相信解放军这一伟大的军队,部分错误一定能改正。包括军队内部的造反派,领导改了嘛,保护你们了。但总会有一小撮人起破坏作用,要给时间才能发现,要有步骤地进行工作,希望大家站在拥护解放军,帮助解放军,同解放军抓好工作。
  就讲这些,还有几个具体问题。
  “五·六”事件专案,责成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回去以后就组成专案小组调查,吸收造反派参加,什么都能查清。其他地方,万县、涪陵,已经听了汇报,看了材料,也责成革委会筹备小组成都军区去解决。
  重庆问题,作为专案,毛主席批示叫重庆的两方,军队方面、地方的“八·一五”,有两种看法,对革联会怎么算,都找来了,单独研究搞清楚,然后作出决定。其他地区有了问题,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去进行处理。
  三线问题,那里有文化革命问题,有建设问题,过去是西南局抓,现在李井泉撤了西南局第一书记职务,西南局实际瓦解了,中央直接抓三线,找了曾希圣同志来就是谈这个问题。
  北京联络站,大专院校同学,新的不要再去了,已去的要逐步收回。四川造反派很多,一开始就起来造反,都来过北京,锻炼出来了,相信他们自己,七千万人等于一个大国,还不能相信自己能解放自己。
  北京医学院的同学自告奋勇,组织了医疗队,同意派三十个人去,代表党、政府、中央军委、中央文革慰问他们。
  “北地东方红”,牺牲了两个同志,尸体运回来干什么?可以把家属带去,把尸体烧了运回来。(有人插话说:产业军已经接管了火葬场)请梁兴初、张国华同志马上打电话调野战军接管火葬场。把骨灰运回来。
  专门问题有联络员负责找人谈,广大群众就回去了。车费、旅费有困难的,联系解决。分住在外面各地的,把“决定”印发给他们,并把我们今天讲的这些转告他们。
  大家回去轰轰烈烈闹革命,把西南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胜利万岁!
  无产阶级专政万岁!
  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伟大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3-19 07:39 , Processed in 0.076089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