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674|回复: 0
收起左侧

江青十年讲话汇编(9-12)

[复制链接]

35

主题

40

帖子

14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3
as456123 发表于 2016-9-19 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康生江青陈伯达在北京师范大学的讲话

                           1966.07.27

  康生同志讲话

  同志们,同学们,你们好吗?(众:好!)
  同志们,今天我们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的所有成员到你们师大来,(欢呼)向你们学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经验,跟你们学习,并且向你们问好!(鼓掌)我受毛主席的委托,问所有同志们,你们身体好!(众:毛主席好!长时间地热烈鼓掌、欢呼!)同志们,好多同学递条子来,要我们介绍文化革命小组的同志,现在我就来介绍。(以下逐一介绍小组成员)
  同志们,同学们,今天,我们文化革命小组的成员全都来了,听到师大文化大革命搞得很好,辩论进行得很热烈。因此,我们想跟同志们来学习,来倾听同学们的意见,不管哪方面的意见都要听,我们都要学习。我们是你们的学生,你们是我们的先生,因此先听听同学们的意见,希望同志们把意见告诉我们。
  首先,师大斗黑帮分子,斗程今吾,斗得很好!(众:打倒程今吾!)程今吾是彭真、陆定一黑帮的亲信,(众:打倒程今吾!)但是,对程今吾的斗争还没有彻底,是刚刚开始。以后工作组派人来了,派来的是以孙友渔(第一机械工业部副部长)为首的工作组到你们这儿来。我们经过调查,孙友渔这个组长是没有声誉的。他到你们学校之后,没有把程今吾这个黑帮紧紧抓住,而是把矛头指向了同学。有的同志问我们中央文革小组,你们的调查是不是很全面,是不是抓住了关键问题,孙友渔在师大做的工作是好还是不好?同志们希望我们调查,我答复:我们是经过详细、周密、彻底调查研究的。(欢呼)
  我只举一件事实:今年二月,北京市彭真这个大黑帮,他们策划政变!策划把无产阶级专政推翻,建立资产阶级专政!策划在北大、人大,每个学校驻一营军队,这是千真万确的。他们在北大看过房子,这件事含有极大的阴谋的。这点北大的……同志亲自参加过他们会议,陆平是给他们修过房子的……人大郭影秋完全知道,而且在人大也看过房子的。六月一日以后,北大用大字报揪出来的,这个消息也传到了你们师大的王运良同志,在六月二十日也贴出了一张大字报,题目叫做“郭影秋你是什么人?”这张大字报千真万确,千真万确。但是这张大字报被孙友渔歪曲了,孙友渔在二十日做报告时,就认为贴大字报的同学是“造谣”、“挑拨”,他煽动同学说“这要制造流血”,还说这是“孤立毛主席”,他胡说!他在五千字的报告中,用四千字反来复去讲这个问题,这样他就把同学保卫党,保卫毛主席的热情蒙起来了,一些同学不了解,被蒙蔽了……这些同学认为谭厚生、高树奎同志是“反党”,是“反革命”,这件事完全是孙友渔一手造成的。而且不仅如此,同志们你们看看六月二十三日北京师范大学的简报就是这样造谣诬蔑的!他说:“有些同学要欺骗群众,制造混乱,造谣说彭真要搞政变!”同志们,这是在替彭真辩护!……(打倒孙友渔!)彭真大黑帮要去北大,人大准备政变,这本来是真的,但是孙友渔说是假的,彭真本来是要政变,要夺取政权,孙友渔却说是造谣!你们看孙友渔是什么立场?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立场!同学们,你们想一想,这样替彭真黑帮辩护应该不应该罢他的官呢?(应该!)同志们!我还要和同志们讲一件事,孙友渔反党活动中间,他们不是去反对彭真黑帮,而是把矛头指向我们《红旗》杂志的左派林杰同志,你们看,我把林杰带来了,(鼓掌)同学们!林杰是北京师范大学毕业的学生,(热烈鼓掌)这是个好学生,你们的一个好同学!(热烈鼓掌)但是被孙友渔别有用心地说“林杰支持右派学生!”还有人说“林杰的后台是关锋,关锋的后台是陈伯达……”还有个后台老板是我呢!今天我要问一问你们:看我是不是黑帮?(不是!)算不算黑线?(不算!)……
  文化大革命大致可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斗争,另一个方面改革。斗争混在党内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当权派。斗争他们的时候,就批判那些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资产阶级“权威”。这个斗争大概就分这两个方面的内容。也许连在一起来斗,也许分开来斗。以后就要改革,教育革命,教学改革,学制怎么办?实现毛主席的办学方针怎么办?和工人、农民、解放军如何来结合?到底课程、专业怎么办?到底我们的教材谁来编写?教科书什么内容?一系列教学教材的改革,学制的改革等在我们的后头。所以我们要先破后立,后立也要破,文化大革命大概就是这个轮廓,这个轮廓请同志们想一想,要依靠什么力量?(有关师大革命要依靠师大师生员工的话,略)
  文化大革命就是要在人的脑子里破除迷信,提高觉悟,自觉革命,肃清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要相信自己,相信群众,依靠群众。你们能够把文化大革命搞得好,搞得深,搞得透,一直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鼓掌)

  江青同志讲话

  师大的革命同学们,革命的教职员们:
  我们今天来,也受毛主席的委托,问候你们好!同学们要我讲几句话,我没有很多意见讲,因为我们应该先来做小学生,了解情况,听听同志们的意见。我接到许多同志的条子,有一些意见我觉得是好的。你们已经是大学生了,至少十八、九岁了。我们这些同志都是十八、九岁就闹革命的,有的还小呢!十五、六岁。那时有国民党的压迫,我们就没有被国民党什么人牵着鼻子走,我们还是干起革命来了。你们是毛泽东思想指导下、无产阶级专政下成长起来的青年人,你们难道就不能自己革命吗?你们难道还是幼儿园的小孩子吗?还要阿姨叔叔吗?要这样顺从吗?我相信许多同志是被蒙蔽的,斗争矛头不是对准黑帮分子,对准地、富、反、坏、右,而是对着革命的师生,这是错误的。党中央、毛主席向来是相信革命青年的。你们现在的革命形势,我认为已经是大好的。
  你们已经接受了一些考验,但还不够。你们有些人还想要保姆,保姆还是好的,保姆还出于爱护小孩子。现在我们的工作组是石头,阻挡你们前进的道路。革命是不能叫别人来包办代替的,要靠自己自觉,自己掌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有的人认为自己是老革命,革命要看他一生,同时还要看他在重大关键时刻如何表现。陈独秀曾经是党的领袖,后来成了党的叛徒。因此,老革命,我们这样的人,在这样一场文化大革命中也要象小学生那样虚心学习,向群众学习,也要改造,进行革命。你们要求撤销工作组,我们中央文革小组讨论了这个建议,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工作组也不一定都是坏人,有一些是好同志,到了群众面前束手无策,……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就来打击你们,迫害你们,这是有罪的,要检查交待。
  我们建议你们自己组织文革小组、文革委员会,甚至全校代表大会,可以充分酝酿讨论选举出来后,经过斗争的考验,搞不好,再罢他的官;好的,我们就跟他一起革命,这里没有折衷主义。但是工作队孙友渔,包括刘卓甫这样的工作队,在同学中造成分裂。因此,我希望那些受了迫害的同学应当原谅那些被蒙蔽、被欺骗的人。经过斗争考验,才能做到团结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那些被欺骗、被蒙蔽的人,做了不好事情的人,也应该想想,也应该交待(指工作组的),然后才能站到革命这边来。只有这样才有利于革命运动向前发展,才有利于打倒一小撮黑帮、修正主义、地富反坏右。
  今天我只讲这一些,供革命同学、革命教职工参考。我们的意见不对就写大字报。我还是这样说法:革命的跟我们一起来,不革命的走开。不要怕乱,乱和治是对立的统一,没有乱哪来的治?不受迫害,你们怎么知道革命的困难呢?多受点迫害,能挺得住,将来才能做革命的接班人!我们相信你们能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搞好,不要把我们的青年教成象小特务一样,我看见许多这样的材料,这是犯罪的。你们要牢牢记住这一点。对自己人盯梢、监视干什么?我们公安部队不是这样工作的,是走群众路线,为什么闹革命不依靠广大群众?为什么把矛头对准同学?希望同学们不要害怕在大风大浪里锻炼。我的话今天讲到这里。你们有什么事,什么意见?我讲的是给革命的同学、革命的教职工听的。反革命的他们也可以来听,让他们靠边站着。革命的师生对我们文革小组有什么要求,我们召之即来。(有关师大的具体问题,略)

  陈伯达同志讲话

  刚才康老和江青同志的讲话,是代表我们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的意见,我完全同意。康老和江青同志的讲话,提出来的主要是两个建议,一个建议,文化革命工作组是从上面派下来的,不管它是好的还是坏的,包办代替的方式是不好的。因此,我们建议撤销工作组,好吗?革命必须自己靠自己,自己解放自己,自己教育自己,自己管理自己。我们向你们建议组织文化革命小组、文化革命委员会、总委员会,或文化革命代表会议,作为你们学校文化革命运动的权力机关。不要搞保姆,你们长这么大了,保姆又不好,不能做保姆。他要当保姆也要先学习,先当学生,没学习过就不能当保姆。你们学校来了两个工作组了,孙友渔的工作组搞得很坏,没有孙友渔的孙友渔工作组,就是刘卓甫工作组,也搞得不好。是否还要第三个工作组?自己管理自己,我看可以搞好的。将来有些具体问题可以帮助解决。有些事情同志们是关心的。例如档案、技术资料、武器问题。这些,你们文化革命委员会拟出一个管理制度。在文化大革命中,查档案这个问题的发生是有道理的。现在来查这些人的出身,这些人的历史,就是什么家庭出身,过去干了些什么事。修正主义者有它的社会基础。北京大学的陆平黑帮,你可以把他们的家庭、社会关系列一张表出来就可以清楚了,原来是这些人在这里掌权。为什么陆平这个黑帮要排挤工人、贫下中农子弟,照顾地、富、反、坏、右子弟?就是因为他们有社会基础,有了这个社会关系。所以,查黑帮的档案是很有道理的。查档案要有一定的手续,你们文化革命委员会可以订出条例,按照正确的手续、条例查档案。武器要保管好,有一些重要的技术资料要保管好,不要随便动。你们搞思想革命,搞脑袋里的革命,革资产阶级思想的命,革一切剥削阶级思想的命,革现代修正主义思想的命。你们一定有好多事要做,比如饮食,现在大师傅做饭,你们满意吗?(满意!)在文化革命小组下,你们可以成立生活小组或者生活管理委员会,监督管理生活的事。
  工作组有一些好的、比较好的,这些不是都不可信任。要吸收前两届工作组的经验教训。犯了错误,他们被轰走,这是完全对的。他们为什么落到这种地步?因为有固定的剥削阶级思想、剥削阶级习惯、剥削阶级势力,在他们脑袋里盘旋着。除此之外,有些是好人,有些是比较好的人,有些是犯错误的人,还有一些犯有严重错误的,但不是不可救药的。他们根本的错误是想当保姆,又不想学习,不当学生。刚才江青同志说过,你们不要保姆,运动可以进行得更快些,更健康些。他们没执行毛主席的工作的根本方法,先当群众的学生,后当群众的先生。他们学生不当,你们说一句话,就打到底下了。这种人做群众工作,特别是做文化革命工作,一定要失败,你们轰的完全正确。你们自己选举出来的文化革命领导小组组员、文化革命委员会委员、文化革命代表会议的代表也有可能走他们的路子。任何人当了文化革命小组组员,当了文化革命委员会委员,当了文化革命代表会议的代表,都要非常警惕,要好好地学习,很好地当群众的学生,当群众的勤务员。如果认为当了委员、当了代表就高人一等,也会失败的。有的学校工作组撤销了以后,已经成立了临时委员会来筹备选举工作,我看是个好方法,你们可以考虑。过去文化革命小组、文化革命委员会名单是不是预先指定的?现在要经过群众的充分酝酿,酝酿多少次、多少天,完全由群众决定。提出候选人名单由大家讨论,这个人合适不合适,能不能当,有没有代表性。你们文化革命小组、文化革命委员会、文化革命代表会议不要宣传青一色,要有广泛的代表性,要以革命的左派、以无产阶级革命左派为核心,也要让旁的人参加,这样才能广泛地听取各种意见,才能够争取犯过错误的人、动摇不定的人。这样我的话就完了,没有话说了。
  所有过去指定的那些组织,现在一律重新改选。原来的工作组还要留下,因为他们没有当好你们的学生,要受教育,让他们留在这里补课。因为他们一来就是钦差大臣的派头,他们来了就要当先生,瞎指挥,自以为什么都懂,其实什么也不懂,很可卑。凡是不能当群众学生的人,永远不能当群众的先生。
  文化革命小组、文化革命委员会、文化革命代表会议跟党的关系。是不是成立这些组织,就是不要党的领导?同学们都知道,过去列宁讲过“一切权力归苏维埃”,这是不是不要党的领导呢?并不是不要党的领导。我们的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全国的最高权力机关,也没有说不要党的领导。正是在制定宪法的第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毛主席讲到:“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这个党的领导是毛泽东思想的领导,是党中央的领导,不能说某一个组织、某一个党员都能代表党的领导。在这次文化革命中不是有的党组织瘫痪了吗?一些党员不是要不得吗?党的各级组织,所有党员要在文化大革命中经受考验,看他是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是不是无产阶级的党的组织,是不是能够真正按毛泽东思想办事的党员,按毛泽东思想办事的党组织。是不是象毛泽东同志教导的那样真正当群众的学生,把群众的意见集中起来,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如果是这样的党员,每个人就能在文化革命中起一定的作用,党的组织就能起领导作用。如果不是这样,就不能起作用。
  文化革命小组、文化革命委员会、文化革命代表会议在文化革命中应当成为我们党密切联系群众的桥梁。
  同志们,有许多党员不是反映群众意见,把自己看成是站在群众之上,而不是站在群众之中,这样的党员不能接受批评,也不能进行自我批评,这种党员是坏党员,终究要被党开除出去的。毛主席告诉我们,共产党的根本标志是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作风。如果有这样的共产党员,这样的共产党的组织,没按毛主席讲的去做,违背党的三大作风,就要批评,给他提意见,如果不接受,就可以告他们。我过去在乡下的时候,见到有这样的干部,他当了干部就像高人一等。老百姓说:“他们是父母官,我们怎么能批评呢?”我就给他们说,现在革命了,解放了,无产阶级专政了,翻了身了,已经是社会主义时代了,过去把当官的比作民之父母,民为之子,现在相反了,共产党员、干部是人民群众的儿子,人民群众是共产党员的母亲。有些农民觉得很可笑,说过去怎么没听说过?我说过去没听说,现在我给你们说一下。现在我也给你们再说一下:我们共产党员、共产党的干部只有依靠群众才能生存,我们是人民的儿子,而不是人民的父母。
  差不多了,讲得差不多了。

     

                     江青对北京市海淀区中学生的讲话

                           1966.07.28

  革命的同学们!我们小组长陈伯达,顾问康生有事退席了。其实,我要讲的话,彭小蒙(北大附中学生)已经都讲了。我要讲的是文化革命小组对你们的态度。我们坚决赞成你们这个造资产阶级反的精神,我们也相信你们能够自己组织起来,能够自己进行这场文化大革命。你们想一想,谁最了解你们?是你们自己。我就不敢说我了解你们。你们这么多人(有人说党中央,毛主席最了解你们)毛主席,党中央只了解你们这种革命精神,革命干劲,具体事情他不能一个一个了解的。太多了,国家很大,对不对?(答:对!)这个时期有很多事要办,对不对?因为我们相信你们。刚才我听到许多同学的发言,我觉得工作组不了解你们。他们都是从五湖四海凑起来的,我们同意你们的意见,建议撤销工作组,罢周杰(海淀区文化革命领导小组长)的官。你们自己完全可以成立文化革命小组,文化革命委员会或文化革命代表会议。
  我们的无产阶级专政是牢固的,我们不怕乱。乱和治是不可分割的,那是墨守成规,乌龟爬,把你束缚在小天地里头,思想也不许解放,那是不好的。很多人递条子说:“什麽集训,军训,要求那些同学回来参加文化革命。” 我们完全赞成。许多工作组都自称是党中央,毛主席亲自派来的,并说:“你们反对我们就是反对党中央,反对毛主席!”这是不对的。据我知道的没有派。就是党中央,毛主席派的工作组,也不可拿这些吓唬你们。但对工作组的成员要一分为二地看待,他们有多数是好同志,但不了解文化大革命的意义,做了不妥当的事情,错误的事情,成了运动的绊脚石。对待这样的同志,我们要说理,说服他们,我们不提倡打人,但打人也没有什麽了不起嘛,以后不打就是嘛,对于工作组中另一部分犯了严重错误的或是混进我们党里的资产阶级当权派,要斗争他,要说理。你们说对不对?(对!)人的错误思想打是打不掉的,但革命风暴中出现打人的事情不是坏事。毛主席说过:“好人打坏人活该,坏人打好人,好人光荣。好人打好人是误会,不打不相识。今后不要再打人了。”
  许多同志要求放假后,同学回校参加文化大革命,我认为这是对的,你们想想看,放假、吃饭这是两条,还有什麽呢?就是要造资产阶级的反。现在有一些工作组和一些成员有意挑拨起一派学生斗另一派学生,我认为这是不对的。真正的左派在于依靠群众,充分发动群众,团结也是在斗争中逐渐团结百分之九十五。有人说,要团结百分之九十五这个问题的提法……,一开始绝对不是团结百分之九十五,有人利用团结百分之九十五这个大帽子扣在左派的头上,说你们搞宗派,不团结别人,这是不对的。任何一个革命者都要讲究策略的,这就是坚定的左派要团结广大的中间派,孤立一小撮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黑帮,修正主义,资产阶级,地富反坏右。我的话就这样完了。
  陶铸同志接着讲话:我们建议大家串联,班与班,系与系,甚至到外校去串联。群众运动就是要运,要动。说不运,不动,几个人蹲在屋子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是不行的。学生运动历来是各校串联,互相通气。
  毛主席说:当前运动的特点是什麽?要有什麽规律性?如何指导这次运动?这些都是实际问题……运动在发展中,又有新的东西在前头,新的东西是层出不穷的,研究这个运动的全面及其发展,是我们要时刻注意的大课题,如果有人对这些工作不作认真细致地研究,那他就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



             江青陈伯达在撤消北京轻工业学院工作队大会上的讲话

                           1966.07.29

  江青同志讲话

  轻工业学院革命的同学们,教员们,职工们:
  我们中央文革小组的成员们来看望你们来了!(会场高呼口号:毛主席万岁!万万岁!)问你们好!我们受党中央,毛主席的委托,向你们问好!(再呼口号)现在请我们的小组长陈伯达同志给同学们讲话。(热烈鼓掌)

  陈伯达同志讲话

  革命的同志们:
  中央文革小组对轻工业学院所发生的问题,很早就知道了,就调查过几次。晓得你们这里发生了一些迫害的行为,工作组对同学们进行了迫害。(会场上有人喊“有”,有人喊“没有”)你们可以有不同意见,有不同看法,现在我来听听大家的意见。你们两种不同的意见,或者几种不同的意见,都可以上台讲讲你们自己的意见,我们就是来听你们不同意见的。现在是不是就开始讲话。
  (有人用普通话问,有些同志刚才已经递条子要讲话了,现在是不是开始讲话?)你们有很多条子,说的又长又没有东西,只是空话,写很多的条子。现在有一个同学,写到他的一些问题,我们现在请我们的副组长江青同志给大家读一下。

  江青同志读条子后讲话

  据我看,这个条子是一个人的笔迹,但是他不说他自己的名字,我觉得这样的人完全可以站出来讲话。同学们!刚才汪延群同学所说的这样的事情,(汪延群同学念了孙宝鼎,怦国桂,苗宗奇三位同学写的血书)是不是政治迫害呀?(答:是!)可以容忍吗?(众答:不能!)他讲得对不对?(齐声答:对!)他讲的时候,我难过了,我掉眼泪了!你们哪?(答:也掉了)可是(江青同志没说下去,会场上有一个女同学高声说:他还在笑哪!)我们要说理,我们不动手,叫他们站到前边来!(群众高呼:“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打倒资产阶级保皇派!”鼓掌)我们来了,我们坚决站到你们这边,坚决站到革命派这一边!(口号声)
  他们这种做法是违犯党纪国法的。他们迫害三个青年人写了绝命书,还要说他们是反革命分子。这有没有共产党员的道德品质?(众:没有!)工作队长叫万东哲,(一字一顿地说出万东哲的名字)这个名字也很怪。刚才汪延群同学在这儿读这三份绝命书的时候,他笑嘻嘻的,你们要不要认识他?(众:要!站出来!)我们不要武力,你们要认识他。(有人喊:低头,低头,低下头来!)
  革命的同学们,革命的教师们,革命的职工们!你们这儿的政治迫害我早就知道了,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万万岁!”)革命的主力应该是广大的革命的同学,革命的教职员,你们不应该上他们的当!他们挑拨离间,挑起一批学生来斗另一批学生,这是非常不能容忍的事情,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二十号回来的,没有一天停止,这是不能容忍的!
  大道理,今天在中央召开的会议上,许多中央负责同志都已经讲过了,应该有录音,你们都听一听。但是严重违犯党纪国法的人,应该有所交待,你们说对不对?(对!掌声,长时间呼口号:毛主席万岁!)革命的师生应该团结起来,认清是非,向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文化大革命的一切坏家伙作斗争!(掌声)
  中国共产党万岁!
  毛主席万岁!
  毛泽东思想万岁!
  无产阶级专政万岁!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我们一定要专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人的政!
  请同志们原谅,我非常激动。我很早,二十号以前我就知道你们的情况了,我非常难过,我现在不能说话了。
  (“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陈伯达同志讲话

  同志们:
  我们现在会议继续进行。万东哲要向大家交待,现在请同学们继续发言。(下面由受工作组迫害的杨文昌同学发言,略)
  今天这个会,同学们的发言就这样告一段落。还有很多条子要求发言,但现在时间不可能,以后还有机会,好不好?以后你们在学校里还可以贴大字报,还可以开辩论会,同学们发言的稿子也可以交到这里来,已经准备好了的,可以交到这里来。轻工业学院的情况我知道得不算很晚,比较早地派了同志来,其中有戚本禹同志。戚本禹同志是我们中央文化革命小组派他来的,不经过调查研究,只在这里瞎说一通呀?是经过调查研究的!要开这个会我们心里没有底,就来开一个会!我们还是有点材料。还有些材料。今天听了大家的发言,知道的事情更多了一些。大家发言的积极性都很高,其中有许多好的发言。有一个条子讲戚本禹同志没有工作队长(指万东哲)的官大,吃不开。不晓得谁散布的这些,真理难道是按官的大小来判断的吗?戚本禹同志的官虽说小,但是如果掌握了真理,你们这个工作队长叫什麽万……万东哲,虽难官比他大些,但是真理不在万东哲手里。(鼓掌)戚本禹官小,可是他到你们这里调查研究,掌握了材料,掌握了情况,掌握了真理,真理掌握在戚本禹手里,(热烈鼓掌)戚本禹是中央文革小组派他来作调查研究工作的。除了官大官小散布空气以外,还制造一些谣言。说什麽戚本禹犯了错误,正在写检讨(笑声)这样不是戚本禹来了吃不开吗?官又不大,又在那儿犯错误,写检查。我现在向大家声明一下,戚本禹同志将来犯不犯错误还不知道,直到今天为止,我们没有让他写过检讨。
  现在我从这样一个问题讲起,究竟工作队在这里是干什麽的?是做官当老爷的态度?还是到你们这儿来当群众的小学生?是做普通的群众到你们这里来,还是以一个钦差大臣的态度到你们这里来?工作队长的官虽然大,但是因为他不当群众的小学生,这种人就要不得,要撤掉这钦差大臣。要撤掉?(长时间地热烈鼓掌)脑子要翻个身,要翻个儿,工作队长官大但是他不当群众的小学生,这种人就要不得。要撤掉这种“钦差大臣”,要把他撤掉!任何一个共产党员,跑到一个地方,如果是以钦差大臣的派头去做工作,最后总是要倒霉的!(热烈鼓掌)我们的党正如毛主席所告诫的,我们只能当群众的小学生,没有什麽钦差大臣!(热烈鼓掌)这是我讲的第一个问题。
  刚才有的同志说,今天到了人民大会堂,听到许多中央首长的讲话,看到了毛主席,已经发出了通知,按照中央的指示,所有的工作组撤回!(问大家)知道吧?(众答:知道了!)你们赞成不赞成?(众答:赞成!鼓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要由群众自己来搞,群众自己来教育自己,自己管理自己。你们应当开始酝酿成立文化革命小组,文化革命委员会,同学们看看有没有必要。各学校可根据具体情况,你们自己看看需要什麽组织?文革小组,文革委员会,文革代表会议,或者文革筹委会。这些组织的成员,不能由工作组来包办,也不能由他们来指定。我听说,现在有些工作组包办这个问题,这是要不得的。你们可以多酝酿几天多酝酿几次,应当经过详细地酝酿。现在可以暂时成立一个临时筹委会。将来各级组织成立起来之后,小组,委员会这些成员,他们的任务是群众给他们的任务。如果他们的事情办不好,不称职,作风不好,群众可以撤换他们。(鼓掌)
  现在大家对工作组提出了很多的意见,工作组撤销了,就算了吗?就已经了事了吗?他们犯了很多错误,迫害了很多同学,能够了事了吗?他们没受过教育,没受过群众的教育。工作组撤了,人要留下,受群众的教育,(鼓掌)听听你们的意见。能够在这里改正错误的就在这里改正错误。(鼓掌)

  (注:万东哲是中共中央工业交通政治部副主任,北京轻工业学院工作队队长兼党委书记)



             江青康生陶铸陈伯达在中国科学院万人大会上的讲话

                          1966.07.30

  江青同志讲话

  青年的、老年的科学工作者:
  我问你们好!
  我是今天下午一两点钟的时候才知道你们要开这么一个会的。今天晚上我看到了毛主席,向他汇报了这件事情,受毛主席的委托,向你们问好!
  毛主席叫我做同志们的小学生来了,来倾听同志们的不同意见来了。我这个人没有什麽了不起,马列主义的书读得不多,毛主席著作学得也不怎麽好,但我学懂了一点,就坚决去做。
  我们是一个大国,所以我们要反对大国沙文主义,这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我们又是一个弱国,解放前一百多年来一直是弱国,变成了半殖民地国家。因此,自卑心理是很严重的。帝国主义说我们是“东亚病夫”,是“低能儿”,对于这一点我们要坚决驳斥他们,粉碎他们!
  过去,那些资产阶级权威把世界上第一流水平的事,都让外国人去搞。认为只有外国人才能搞出来。你们知道,去年上海青年工作者用人工合成了胰岛素,又叫人造蛋白。这东西发明后,就被资产阶级权威贬低了,说:“这只有资本主义国家才能发明”。他们不承认这项发明。后来连资本主义国家的科学家也承认这项发明有很高的水平,经过斗争,今年才公布了。 在这里,我向青年科学工作者致敬!向工农出身的科学工作者致敬!
  我在比我老一辈的革命者面前,说不上什麽老革命,可是我也有三十多年的革命历史了。我们这些人里面,有些人听不得半点批评的意见,我认为这是很不好的,这是很不对的。我们不允许压制民主。在这里,我庄严地向同志们宣布,如果我有什麽缺点和错误,欢迎同志们贴我的大字报!我们还要倾听同志们的意见。
  今天这个会开得很好,否则,我们不可能知道这么多的事情。谢谢同志们!

  康生同志讲话

  同志们:
  时间不早了,同志们应该休息了,明天再继续战斗。在今天这个大会上,我们得到了很多经验,听取了不少意见,对我们向大家学习很有好处。我想起毛主席说的,"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不了解这一点,就不能得到起码的知识。"我愿意当一个小学生,对这句话是不是理解了,还不敢说。因为毛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指导方针。文化大革命是科学革命,所有的科学工作者,都必须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陶铸同志讲话

  同志们:
  我这个宣传部长只当了一个多月,还不到两个月。我这个人是不能当宣传部长的,但现在没有办法,只好当下去了。我想唯一的办法,就是拜群众为师,向同志们学习。文化革命我没有搞过,“老革命碰到新问题”,这是一个小姑娘,中学生讲的。这句话很有启发。我不能算老革命,可以算中革命。(陈伯达同志插话:你是很老的革命,有四十多年了。)搞过大革命、土改、游击战、三反五反、公私合营,就是没有搞过文化大革命,就是不懂得怎麽搞。
  今天参加这个会议,受到很大的教育,今天是一次很好的会议。今天还得睡觉,要吃得饱饱的,睡得足足的。革命还要继续搞下去,明天革,后天革,一直革下去。同志们要求讲话的还很多,将来有机会到各单位去继续听取同志们的意见。
  今天的会是很好的会,也是科学院文化革命的再一次动员大会。我认为通过这次大会,科学院的文化革命运动可以大大前进一步。我作为宣传部的一个工作人员,表示一下态度,全力支持这个运动。如果我们不支持,就同陆定一那个宣传部一样了,大家还可以把它砸烂,因为它是修正主义的;假如我们不坚决执行毛泽东思想,也可以打烂。应该打烂,如果不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怎麽能进行到底?这是我们的态度。
  讲两个具体问题: 一个是工作组的问题:那时许多单位要求派工作组,中央决议派工作组,很多地方都派了,特别是宣传,文化,教育机关。现在文教部门如<人民日报>,新华社都有工作组,科学院也有。因为派了工作组,影响了运动,责任我们负。看来不派工作组好。《人民日报》不派不行,不派,出不了报。像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可以不派工作组,工作组阻碍了运动的发展,这个责任我们负。至於工作组在学部的工作有些缺点,有些错误,是由于旧框框产生的。有的从四清前线回来,不适应目前文化大革命的形势;有些人执行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不好。因此,接受同志们的意见,把哲学社会科学部的工作组撤销。撤销后,不能马上走,你们也不会同意他们马上走,留在你们那里,听取你们的意见,接受你们的批评,你们认为可以走了再走。
  第二个问题:张际春同志是工作组的组长,是学部文化革命小组的组长,现在的文革化小组二十三人,有四人是指定的。其中有张际春,有潘老。看来不好,是改良主义的。以后一个也不要指定。二十三人全部选举。从现在起撤销张际春的小组长职务。你们的要求,我们同意,还有什麽手续?没有什麽手续了。张际春是我们派去的,原来是宣传部的一个副部长,动机还是好的,因潘老年纪大了,派他去帮助潘老,但效果不好。张际春同志在社会科学部所犯的错误,你们可以继续提意见,要留在你们那里,听听你们的意见,接受你们的批评,向你们检讨。有些方面,我们帮助不够,因为张际春是我们派去的,这个我们也要负责。哪些由张际春负责,哪些由我们负责,将来我们还要到你们那儿去,开两千多人的大会,再讲。你们讲罢官嘛!这也是算个小官,文化革命小组组长嘛!
  最後,这个大会是个很好的开端,真正是辩论会。刚才王锡鹏同志讲话,他还是个党员,你还没有开除他的党籍。我觉得他今天的讲话还是可以的。我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伯达同志还有点发言权。毛主席说,只要不是现行反革命,都可以当作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什麽叫现行反革命?就是拿刀杀人的,放火的,放毒的,那就是敌我矛盾,要斗争他,不给他发言权,要采取专政。对现行反革命是斗争问题,那不是辩论问题。王锡鹏今天讲话还是可以的,也可以辩论,到我们定案时,使对方心悦诚服。要搞真正的民主空气,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现在有的辩论会就是一边倒,有的地方说辩你一家伙,就是斗你一家伙,这不好。特别是保护少数,这是毛主席说的,这很快就要发一个指示。今天,王锡鹏不是我们保护,他就讲不成。你既然讲民主,你没有判他的罪,可以让他讲,可以保留意见。特别是人民内部矛盾,还没有定他为反革命分子,还可以允许他申诉自己的观点。我们可以讲话,他也可以反驳,也可以保留。这样,生动活泼的局面就产生了。两种不同的意见可以打擂台,过去农村搞大辩论,实际上是斗争。如果不保护少数,就辩不起来。我们是左派,真理在我们这方面,怕什麽,他讲他的,坚持错误也好,讲出来比不讲出来好。我的话就讲到这里为止,不再耽误大家的时间了,完了。

  陈伯达同志讲话

  我看今天的会开得很好,陶铸同志说,这是我们科学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的一个很好的开端。本来这个会是哲学社会科学部召开的会,後来,想把自然科学所,自然科学家也找来一起开,有些哲学社会科学部碰到的问题,其它研究所也有同样的问题,大家一起谈谈,交换一下意见,这有好处。所以,召开这个万人的大会。可以说,这是科学界破天荒的一次大会,可惜这个会是一个偶然集合起来的会,对你们是偶然的,对我们也是临时通知来参加的。这个偶然集合起来的会,可能会产生伟大的效果,可能会产生我们现在还预想不到的伟大效果。我做科学院副院长长达十七年了,没做工作,犯了一个最大的官僚主义的错误。先交待一下,我今天说的话可能是空话,说说可能有好处,也许可以减少一些官僚主义的错误。
  下面讲到本题了。大家知道,全世界的文化是从东方开始的,从东方转到西方,现在绕了一个圈,又回到东方来了,西方的资本主义文化没落了。东方的文化,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代表的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新文化,在东方起来了。世界的文化转了一个圈,来了一个往返,先东方后西方,现在又回到东方了。在东方起来的这个新文化比西方资产阶级文化高得多。这个新文化的创造者是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中国人民群众,中国无产阶级。中国几百年来是个落後的国家,如刚才江青同志说的,中国人被看成是"东亚病夫",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七年了,我们有很大变化,有很大成功,现在成了世界上的强国,包括美国和赫鲁晓夫在内,谁也不能否认。有人估计,再过二十年,中国会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也许不要二十年,只要按毛主席指出的方向努力,中国就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只要我们大家共同努力。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它的影响是各方面的,关系到无产阶级专政巩固不巩固的问题同时影响到科学技术的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差不多是同每个人都联系着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科学界,对我们自己来说,最主要的是破除迷信,破除对古人的迷信,破除对洋人的迷信。
  破除迷信对科学技术的发展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不破除迷信,科学就不能发展。过去,在西方资产阶级刚起来的时候,出现了一批资产阶级启蒙学派,他们否认封建主义的文化,经过残酷的斗争,去破除封建的文化。在几百年以前,凡是圣经上没有说过的话,谁也不能说,谁说了,旧势力,反动势力就起来说:“这个亚里斯多没有说过呀!你胡说八道!发疯了!”几百年以前,欧洲资产阶级要建立他们的剥削制度,反对封建制度是经过残酷斗争的。资产阶级要搞工业,就需要科学,需要与封建文化不同的文化。十九世纪以来,资产阶级走上反动,变成保守派,变成一切反动势力的保护者。中国的,亚非拉美的,主要是中国的资产阶级起来了。中国的资产阶级是非常软弱的阶级,有些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也进行了一些斗争。如孙中山就进行过一些斗争。还有改良主义谭嗣同也进行过一些斗争,但他们的思想还跳不出老框框,孔夫子的老框框。“五四运动”提出了“打倒孔家店”的口号,这是资产阶级的口号,是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四川人吴虞提出的,後来他也不干了,他抽起鸦片烟了,也不再“打倒孔家店”了。中国资产阶级在中国无产阶级起来之后,很快就走向反动了。解放后还有一些象冯友兰这样的资产阶级哲学家,在一九六二年搞了个“朝圣会议”,到孔夫子的家乡搞了一个纪念孔夫子的讨论会。可见破除孔夫子的迷信也不是一见容易的事。几千年来,不是孔夫子说过的话,不敢说。资产阶级起来的时候,讲“打倒孔家店”。从解放到现在像冯友兰这样的资产阶级哲学家,还想保护孔家店,这是保皇派。"朝圣会议"不是简单的事情,它是一个标志,这就说明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是保皇派。
  破除封建主义迷信,这个担子中国的资产阶级挑不起来,这个任务只能由中国的无产阶级挑起来,这是中国无产阶级的一个任务,是一个艰巨的任务。我们对破除封建主义的迷信做得还不够。
  中国无产阶级还有一个任务,就是破除对洋人的迷信。资产阶级是封建主义的崇拜者,另一方面,当洋奴,做外国人的奴才,他们很以为当洋奴是很光荣的事情。鲁迅曾嘲笑他们说:“月亮都是外国的好。”中国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不相信中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有伟大的创造性。所以,现在是破除对古人,对洋人的迷信。中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有伟大创造性的人民,解放后十七年来,这种创造性使中国变成了伟大的世界强国,帝国主义,各国反动派都感到意外。
  现在我们距离人民的要求,毛主席的要求还很远,毛主席要求我们赶上和超过世界上最先进的水平,我们现在不但赶上,而且有超过的苗头。现在应该把这一点看成最大的任务,还需要做很大的努力才能实现。是从“超”字着眼呢,还是从“赶”字着眼呢?我赞成从“超”字着眼。中国有句古话:“取法乎中,反得其下;取法乎上,反得其中。”我赞成超字派,从超字着眼,很快就能赶上,只从赶字着眼,就很难超过。对吗?(全场回答:对!)我们要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促进赶超精神,首先从“超”字着眼。按毛主席的指示,大破大立,敢想敢超,就敢於与修正主义斗争,就能创造西方和苏修所不能创造的光辉灿烂的新文化,就能取得胜利。在科学方面,我们不能超过所有的古人、洋人吗?(全场回答:能!)
  在社会科学上,毛主席就解决了马克思、列宁没有解决的问题,或者没有完全解决的问题。无产解决怎样才能取得胜利?马克思、恩格思、列宁、斯大林接触过这个问题,但没有解决,或没有完满的解决,完满解决的是毛主席。现在看来,毛主席关于农村包围城市的理论,是个普通真理,不仅在中国,在亚非拉美,而且在整个欧洲、美州各国,包括美国在内也适合。先在农村建立根据地,后进城市。无产解决革命的最根本问题,就是要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进行农民革命战争。
  巴黎公社的经验是城市暴动的经验,後来武器发展了,新式武器发展了,城市暴动就有问题了。恩格斯在当代就对城市暴动提出过疑问,以后修正主义产生了。修正主义说:“武器发展了,不好搞暴动了,街垒战不好搞了,城市暴动不好搞了,所以要搞合法的议会斗争,和平过渡。”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幻想。社会民主党就是这样欺骗群众的,现在修正主义也是这样。现在亚非拉美人民首先起来,把欧美变成孤岛,然後欧美各国的无产解决再进行农民革命战争,看来这是可能的。
  当法共还是革命党的时候,希特勒战胜了法国,法共在农村就组织了游击队,但是後来不去武装夺取政权,没有坚持下来,这是个历史的错误。他们把农村发展起来的武装完全交给了资产阶级,换得了副总统、副总理和议员等,这都是靠不住的。资产阶级要踢就踢开了。当议员有汽车,别墅,这样慢慢把一些人腐化了,使他们变节。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是毛主席的名言,是主席对马列主义创造性的发展。对此,修正主义的党否认,半修正主义的党也否认。其实,农村有广阔的天地,城市比较狭窄,可以到农村广阔天地去活动。“农村包围城市”,“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毛主席的这些理论,在中国得到了证明,在世界上最大的国家得到了胜利。革命最根本的问题,马。恩,列。斯没有解决的问题,毛主席解决。在马列主义社会科学方面,毛主席站在最前面。
  无产阶级取胜了。怎麽办?有没有阶级斗争?毛主席这个问题上作了伟大的贡献。现在有些修正主义的国家,半修正主义国家否认阶级斗争,其实那里的阶级斗争很厉害,越否认,越厉害。在哲学问题上,毛主席把辩证法发展到一个新阶段,过去我们说辩证法三规律;对立统一,质量互变,否定之否定。後来斯大林给变成四条。毛主席说,不论质量互变也好,否定之否定也好,都是对立的统一,不论怎麽说,都是对立面的斗争。辩证法只能一元化,不能多元化。自然界。社会充满了矛盾,都是这个矛盾解决了,又有新的矛盾出现,没有没有矛盾的世界,也没有没有矛盾的社会。有时是具体的矛盾,我们可能提不出来,但矛盾永远存在。
  矛盾是一切事物发展的动力,过去,将来都是这样,永远如此。毛主席最全面,最系统,最完整地说明了这个问题。毛主席在这方面给我们哲学社会科学树立了一个伟大的榜样。我们是否可能在自然科学方面也超过欧美呢?完全可能。我们要相信人民群众伟大的创造性,这是我们在科学上的一个伟大革命。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把理论同实际,理论同劳动,理论同群众结合起来我们就能突破一切难关,战胜一切困难。象毛主席告诉我们的,不论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都不能乱来,都要实事求是。"实事求是"是中国的一句老话,毛主席把它变成马列主义的语言,用来解释我们的科学态度。
  我想讲的就是这些问题,在无产解决文化大革命中,一定要相信群众,我们要发挥群众的积极性,创造性,把文化大革命推向前进,超过其它国家,把我国变成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有没有这样的无产阶级雄心大志?(全场回答:有!)进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证明我们有这种可能性。
  这场斗争对我们很多人来说是痛苦的,在他们的脑子里发生了新与旧的冲突,脑子里的旧的资产阶级,封建主义的东西都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有冲突,有矛盾。在这个矛盾的冲突中,经过批评与自我批评,掌握毛泽东思想,无产阶级世界观。
  本来没有准备讲什麽,随便讲几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关系到我国的命运,世界的前途。每个人应该革自己的命。毛主席说,这是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革了资产阶级,剥削阶级,个人主义的东西,才能胸怀全国,放眼世界。这不应该是一句空话,现在懂得了这个群众性的口号有深刻的意义。没有毛泽东思想,没有群众,胸怀祖国,放眼世界是做不到的。
  现在讲两个具体问题,关于尹达同志的问题,在哲学社会科学部的工作,他辜负了党中央,中央文革小组对他的期望,他在哲学社会科学部的活动是不正派的,是暧昧的。他不能跟资产阶级右派分子划清界限,不能跟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人划清界限,变成了保皇派。上月我在哲学社会科学部讲过,尹达在《红旗》工作过,后又调到中央文革小组,我是文革小组组长,我不能当保皇派的保皇派。我同他讲了好几次,我们是共产党员,有了错误,可以检讨,没有什麽不可检讨的,何况你的话是错误的,应该向群众作检讨,他说“检讨,检讨”,可是就不去检讨,我们一调查,他没检讨。他说他检讨了,检讨了没有?(台下回答:没有)我是不敢当保皇派的保皇派的。有个条子说,我上次讲话以后,我向尹达检讨了。(历史所团支书崇×在台下高声说道:这是让反党分子郦家驹搞出来的谣言!)我有什麽必要向他赔不是?我是要他向群众检讨。你们对尹达有什麽话可以说,要敢於批评,现在没有保皇派的保皇派,就是有,你们也可以批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3-20 11:43 , Processed in 0.106628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