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443|回复: 0
收起左侧

《毛泽东大传》 第七卷 九天揽月 第271章 作者东方直心

[复制链接]

59

主题

60

帖子

30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07
东方门生周阳 发表于 2016-9-17 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271章
“反对个人崇拜的目的也有两种,一种是反对不正确的崇拜,一种
是反对崇拜别人要求崇拜自己。问题不在于个人崇拜,而在于是否
真理。是真理就要崇拜,不是真理就是集体领导也不成。”
话说1957年11月25日,毛泽东复信给长沙岳麓山湖南师范学院的学生张明霞,他在信中写道:
张明霞同志:
来函收到,迟复为歉!“蝶恋花”一阕,同意在你们刊物上登载。游仙改为赠李淑一。
祝你们好!
毛泽东
毛泽东随信附寄了张明霞等人抄呈给他请求他校核的原词,并用两种笔在上面加了标点,改正了一个错字。
原来,长沙岳麓山湖南师范学院的学生张明霞和她的几个同学在语文系成立了一个“十月诗社”,她们还创办了一个油印诗刊《鹰之歌》。她们通过长沙市10中的小读者薛守淳及她们在10中实习的同学、诗社成员肖幼艾,抄写了毛泽东写给10中教师李淑一的词,并表示要在《鹰之歌》上发表。李淑一说,最好先请示一下毛泽东。于是,张明霞就在6月1日,给毛泽东寄出了有她们诗社9位成员签名的请求信。
当张明霞收到毛泽东的这一指示信时,她们的《鹰之歌》已经在反右斗争中停刊了。所以,由《鹰之歌》发表毛泽东的《蝶恋花》一词,就成了她们终生的遗憾。
1957年11月底,毛泽东在中南海丰泽园菊香书屋接见了他幼年上私塾时的老同学毛裕初。
毛裕初和毛泽东回忆起他们一群学生在1903年夏天背着老师去洗澡、塾师邹春培要他们对对子惩罚他们的情形。毛裕初说:
“他出了个上联——‘濯足’,叫同学们对下联。同学们都对不出来,你对的是‘修身’,先生十分满意,才没有处罚同学们。”
毛泽东听到这里,一下子想了起来,高兴地说:
“对了!‘修身’对‘濯足’。这个‘濯足’,就是洗脚,越洗越干净。《孟子.离娄上》讲:‘清斯濯缨,浊斯濯足矣。’《楚辞.渔父》也说:‘渔父莞尔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那个‘修身’就是修身养性,努力提高自己的品德修养。《礼记.大学》上讲:‘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先生批评我们不该玩水,我们说这样既可以锻炼身体,又可以提高修养。先生当然拿我们没有办法。”
1957年12月份前后,警卫战士马维探家后回到中南海丰泽园,他写了一份调查报告,还带回一个窝头,又黑又硬,一并交给了毛泽东。他对毛泽东说:
“我们家乡的农民生活还很苦,他们就是吃这样的窝头,我讲的是实话。”
毛泽东接过窝头,手有些发抖,眼圈一下子就红了。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掰一块放到嘴里,慢慢的咀嚼,嚼着嚼着,泪水立刻溢满了眼眶,当他咽下那口粗糙的窝头时,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流淌下来,鼻子也壅塞了。他一边哭,一边掰了窝头分给李银桥他们几个人,说:
“吃,你们都吃一块。这就是我们农民的口粮,这就是种粮人吃的粮食啊……”
李银桥将窝头放进嘴里,感到确实难吃,嚼了很久才咽下去。
那天,毛泽东失眠了,他嘴里喃喃地说:
“怎么是这样呢?为什么?翻身了,人民当家作主了,不再是为地主种地,是为人民群众自身搞生产,生产力应该获得解放么……”
在以后很长的时间里,毛泽东时时思考着这个问题,无论是散步、吃饭或是睡觉,他多次自言自语地说:
“我们是社会主义么,不该是这样。要想个办法,想个办法……”
11月底,毛泽东收到了山东胶县农民送来的4棵特别大的白菜,他立即挑选出两棵最好的,让江青分别送给宋庆龄和张治中。宋庆龄收到的这棵大白菜重达二十七八斤,她非常高兴,就提笔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她写道:
敬爱的毛主席:
承惠赠山东大白菜已收领。这样大的白菜是我出生后头一次看到的。十分感谢!您回来后一定很忙,希望您好好休息。
此致敬礼!
宋庆龄
1957年12月1日
江青送给张治中家的这棵大白菜也重达二十七八斤,张治中夫妇舍不得吃,就把它用大花盆栽下,陈列在客厅里。后来,这棵大白菜抽苔开花,高有二三尺,人人见了无不称奇。
12月2日,中国工会第8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领导人出席了开幕式。刘少奇在开幕式上致词说:
“我国工人阶级和我国人民在今后10年到15年内的基本任务,就是要在优先发展重工业的基础上,实行工农业同时并举的方针,把我国建成一个现代化工业、现代化农业和现代科学文化的社会主义强国。”“在15年后,苏联的工业在最重要的产品的产量方面可能赶上或超过美国,我们应当争取在同一时期,在钢铁和其它重要工业产品的产量方面赶上或者超过英国。”
自此以后,中国要用15年的时间赶超英国的口号,响彻了大江南北。全国工人阶级热烈拥护这个口号,表现出了高度的政治热情,工业战线的大跃进逐步出现了。
12月8日,毛泽东在和民主党派负责人、无党派民主人士座谈时,介绍了莫斯科会议的情况。关于国际形势,他说:
“基本的情况是帝国主义不敢打。但是,也要估计到有少数疯子闹乱子。”
毛泽东还向他们通报了关于在15年内赶超英国的设想。
12月12日,《人民日报》发表了由毛泽东主持起草的《必须坚持多快好省的建设方针》的社论。社论中写道:
“在去年秋天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在某些部门、某些单位、某些干部中间刮起了一股风,居然把多快好省的方针刮掉了。有的人说,农业发展纲要四十条订得冒进了,行不通;有的人说,1956年的国民经济发展计划全部冒进了,甚至第1个五年计划也冒进了,搞错了;有的人竟说,宁可犯保守的错误,也不要犯冒进的错误,等等。于是,本来应该和可以多办、快办的事情,也少办、慢办甚至不办了。这种做法,对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当然不能起积极的促进作用,相反的起了消极的‘促退’作用。”
此后,全国农业工作会议批判了1956年下半年到1957年上半年的一股右倾风,提出了“苦干10年,实现四十条”的口号。会议要求全国从省到县、区、乡、合作社,都要做出贯彻四十条的规划。
12月中,毛泽东准备外出,他要身边的工作人员把各种版本的《楚辞》,以及有关《楚辞》和屈原的著作尽量搜集给他,大约有50余种。
12月16日,毛泽东在杭州准备召开有华东5省1市党委第一书记参加的第1次杭州会议。他要叶子龙通知华东地区的那些省、市负责人赶来杭州集中。
12月17日,毛泽东、周恩来与华东地区的省、市负责人舒同、曾希圣、江渭清、刘顺元、柯庆施、叶飞、江华等人,一起阅读、座谈《中国共产党浙江省委员会第二届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的工作报告》。
12月18日,毛泽东主持座谈会继续进行。
12月18日晚,毛泽东在彭德怀转呈的副总参谋长陈赓12月9日关于台湾飞机进入大陆活动情况和加强内地防空作战部署的报告上批示道:
“请考虑我空军1958年进入福建的问题。”
12月23日下午,毛泽东又约请浙江省委的江华及田家英谈浙江省委报告的修改问题,并对报告作了进一步的修改。尔后,他指示由《人民日报》全文发表。
后来《人民日报》于12月28日以《坚持党的正确路线争取整风运动在各个战线全胜》为题,发表了浙江省委的报告。
12月25日清晨,毛泽东给在北京的胡乔木写了一封信,他写道:
乔木同志:
除四害通知尚有缺点,不扎实,轻飘一些。这是因为没有研究各地已经取得的丰富经验,你脑子里对此问题还很不懂的缘故。现在有大批经验了,可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将全国各省市县见于报纸的经验一齐找来仔细看一遍,边看边想,形成成套思想,然后下笔成文。至少改3遍、5遍,找彭真、刘仁及北京有经验的除害干部二三人及科学家二三人开一两次会,发表意见,修正文件,字斟句酌,逻辑清楚,文字兴致勃勃。文件可以长一点,达1000字至2000字左右也可以。总之使人看了感觉解决问题,百倍信心,千钧干劲,行动起来。内容要把人人振奋,改造国家,带动消灭人病、牲口病、作物病的道理讲清楚,这是理论。然后讲方法,也要讲得入情入理,使人觉得切实可行,没有外行话。要写这一部分,也要认真研究,下苦功钻一下。然后讲到书记动手,报纸、刊物、广播、定期扫除、定期检查等事,作为结束。两星期内写好、通过、发出也就好了。送我看一次。
莫斯科讲话,请打字送我再看一次,还觉得有需要修改之处。
毛泽东
12月25日8时
末了,他又加了一句:“到济南时,可歇一宿,认真谈一下。那里的斗争文件,工业、农业计划,找一份带回去,认真看一遍。”
12月25日这一天,卫士张木奇和江苏籍的张相松探家结束回到毛泽东身边,他们一道向毛泽东汇报家乡的情况。张相松说,他家乡的农民每月平均是8元的生活水平。毛泽东扭头问张木奇:
“你们曲阳是多少?”
张木奇说是5元。毛泽东沉思着说:
“差距是有,某些地区差距还很大哟。现在全国生活水平还普遍都低,我相信慢慢会好起来。5元的也要提高到8元,8元的也要发展,将来都发展到一个较高的水平,而且要逐步消灭差距!”
毛泽东又问张木奇说:
“你父亲已经是近60岁了,还能不能参加劳动?”
张木奇说:
“农村老人闲不住,还干活,算个半劳力。”
毛泽东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点头,然后说:
“勤劳是中华民族的美德。你们要继承,要代代相传。”
12月26日,是毛泽东的64岁生日,厨师用叶子龙从家乡带来的腊肉、腊鱼等土产品烹制了几道菜,其它还有毛泽东爱吃的带辣味的湖南家乡菜和红豆二米饭。大家把毛泽东请到饭桌上,一起高高兴兴的吃了一顿饭。
12月28日,由铁道兵承建的鹰潭至厦门的铁路正式通车,极大的提高了福建前线的国防运输能力。
1958年1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元旦社论《乘风破浪》。这篇社论是根据毛泽东在莫斯科会议上的多次讲话精神写成的。
社论中明确提出:从1958年起,全国人民要把工作重点转移到技术革命方面来,用15年时间赶上和超过英国。社论再次强调“多快好省”的方针,号召全国人民掀起大跃进运动。社论还强调说:“事在人为”,“必须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充分发挥革命的积极性、创造性,扫除消极、怀疑、保守的暮气。”
毛泽东在1958年读《旧唐书.刘蕡传》时读到刘蕡的策论,批道:“起特奇。”并作诗一首赞之:
千载长天起大云,中唐俊伟有刘蕡。孤鸿铩羽悲鸣镝,万马齐喑叫一声。
这首诗最早发表在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9月版的《毛泽东诗词集》中,是根据毛泽东审定的抄件刊印的。由此可见,他对在“万马齐喑”中“叫一声”的精神,是十分赞赏的。
且说在1958年元旦这一天,毛泽东书赠李淑一的《蝶恋花.答李淑一》一词,在《湖南师院》特刊上首次发表了。
章士钊看到毛泽东的《蝶恋花.答李淑一》一词后,曾经向他请教词中的“骄杨”一词作何解释,毛泽东沉痛地说:
“女子革命而丧其元,焉能不骄!”
后来有一次,毛岸青和邵华请毛泽东为他们写一幅《蝶恋花.答李淑一》,以作纪念。毛泽东欣然提笔,写下了“我失杨花”4个字。岸青、邵华十分不解,以为父亲写错了,忍不住问道:
“爸爸,不是‘骄杨’吗?”
毛泽东意味深长地说:
“称‘杨花’也很贴切。”
然后,毛泽东笔走龙蛇,一挥而就。写完了,他十分郑重的交给了毛岸青夫妇。
“骄杨”、“杨花”,是毛泽东对杨开慧的礼赞和怀念。杨开慧忠魂有知,亦当含笑九泉。
1月3日,毛泽东翻阅《光明日报》,看到了王佩琨撰写的《十五年后赶上或超过英国》一文。王佩琨在这篇文章中分析了英国经济的特点,比较了中英两国在钢铁、煤炭、机床、化肥等生产方面的差距,认为中国在15年后赶上或超过英国主要工业产品的产量是可能的。
毛泽东阅罢,对这篇文章批示道:
“江青阅,此件很好,可惜未比电力。”
1月3日和4日,毛泽东在杭州召开了有周恩来等中央部分领导人和华东5省1市党委第一书记参加的第2次杭州会议。会议着重讨论进行技术革命和解决党委领导生产建设的方法问题。毛泽东在两次讲话中先后提出了17个问题让与会者讨论,他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他在杭州会议上,再一次批评了1956年的“反冒进”,他说:
“没有1956年的突飞猛进,就不能完成五年计划。”
毛泽东阐述了“不断革命”的思想,他认为只有坚持不断革命,不断提出新任务,才能使干部和群众经常保持饱满的革命热情。他特别强调要开展技术革命。他说:
“要在继续完成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的同时,把党的工作的着重点放到技术革命上去。”“这是一场新的战争,向自然界开战;‘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要革地球的命,现在我们只能革地球表面的命。在整风以后,要准备把注意力逐渐引到搞技术革命上。”
毛泽东还说:
“整风反右斗争以后,一定要把工业、手工业、农业、副业、林业、渔业、牧业、交通运输业、商业、科学、文教、卫生等行业都抓起来,还要反对严重的浪费现象。”
这次会议的内容,后来成为毛泽东起草《工作方法六十条(草案)》的重要材料。
1月4日傍晚,毛泽东让工作人员到上海去接周谷城、赵超构和谈家桢3人来谈话。
在上海的周谷城突然接到统战部的一个电话,说是要他马上去统战部。市公安局长黄志波接待了他,说毛泽东要约他与赵超构、谈家桢一起去杭州聊天。3人聚齐后,在江湾机场上了飞机,连夜飞往杭州。
谈家桢在专机上看到机舱里的陈设,如同他见到的毛泽东在飞机上工作的照片背景完全相同,就猜想到是毛泽东派专机来接他们的,一问工作人员,果然是毛泽东的专机。工作人员还告诉客人:“主席交代说,派我的专机去上海,不要怠慢了老朋友。”3位客人闻听此言,心情都特别激动。
是日晚,西子湖畔,皓月当空。10点多钟,周谷城3人乘车来到一所水木明瑟的庭院里。毛泽东刚开完了一个会议,已经站在门口等候,他对谈家桢说:
“谈先生,老朋友啰!”
毛泽东把客人们迎进室内,里面陈设十分简朴,只有1张方桌,4把椅子。毛泽东和3位客人各据一席,相向而坐。工作人员上了茶水,转身去了。毛泽东见客人都有些拘谨,便笑着问老朋友历史学家周谷城:
“你知道关公姓什么?”
周谷城见毛泽东突然提出这样的问题,不免一怔,便反问道:
“是姓关吗?”
“你错了,”毛泽东开玩笑说:“关公本不姓关。他原先在家乡杀了人,逃到了潼关,潼关守将盘问他姓什么,他抬头看见潼关二字,于是灵机一动就说自己姓‘关’,从此也就真的姓关了。”
大家见毛泽东如此绘声绘色将民间传说演绎了一遍,都忍不住大笑起来。毛泽东见气氛缓和了,便问赵超构:
“你是哪里人?”
赵超构回答说:
“温州。”
毛泽东说:
“好,你别老呆在报馆里,你可以到那里去跑跑嘛。”
这已经是毛泽东第3次建议赵超构到群众当中去了。后来赵超构按照毛泽东的建议,回到自己的家乡温州地区,深入群众参观访问,写出了《吾自家乡来》一文,在《新民晚报》上连载,其中写道:“我是一个旧知识分子。从我的身上可以看到,毛泽东重视和爱护知识分子是一贯的,特别是对于犯了错误的知识分子,总是热情帮助,一帮到底毫不嫌弃。”
且说毛泽东见赵超构点头同意,就又对谈家桢说:
“当教师的也不要老关在书房里,也要到群众里面去走一走。”
他还关切的问谈家桢:
“把遗传学搞上去,还有什么困难和障碍?”
谈家桢说:
“感谢主席的支持,我本人已经可以开课讲授了。但是有人把这看成是‘统战需要’,说是‘对高级知识分子的照顾’,在思想上并没有尊重摩尔根遗传学派,进一步开展研究工作,仍然是阻力重重。”
毛泽东沉吟了一下,坚定地说:
“有困难,我们一起解决嘛。一定要把遗传学搞上去!”
到了深夜,毛泽东邀3位客人共进晚餐。这时,周谷城他们才知道毛泽东还没有吃晚饭哩。4人边吃边谈,吃完饭又继续谈下去。毛泽东精神极好,侃侃而谈,直到凌晨3点,还兴致勃勃,毫无倦意。他看了看表,煞住了话头,说:
“已经3点了,你们太累了,该休息了。我们明天再谈吧!”
从毛泽东住处到上车的院子门口,有一段几百米长的曲折小径。毛泽东披着大衣,坚持要把周谷城3人送到门口,他兴致勃勃地说:
“今晚的集会,也可以算是一段西湖佳话吧!”
毛泽东一直把客人送到车旁,等他们上了车这才回去。
1月5日早上8时许,毛泽东打来电话,邀请周谷城3人一同吃午饭。
这天中午,毛泽东叫谈家桢坐在他身边,边吃饭边谈问题。毛泽东特别谈到了中国科学技术,要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问题。
1月5日午后,毛泽东送走客人,又到杭州饭店接见了外宾,便准备离开杭州了。浙江省委的几个负责人来到杭州饭店,看看他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的。毛泽东突然说,要看看杭州市的卫生状况。浙江省委副书记吴宪就说:
“小营巷的卫生搞得最好。”
毛泽东说:
“去看看吧。”
这个时候,毛泽东的一些警卫和工作人员已经提前去了笕桥机场,在他身边的只有叶子龙和省厅的王芳等几个人了。王芳立即告诉杭州市公安局长易成铸去小营巷部署一下,并通知杭州市委书记王平夷到场等候。他还交代司机说,路上车子要开慢一点。
  小营巷居民区住着200多户居民,房屋比较陈旧,大多是太平天国时期建筑的,一个不大宽阔的墙门里往往住着十几户人家。解放前这里卫生条件极差,人们都说那时的日子是“荒年缺柴米,丰年少棺材。”解放后小营巷居民摆脱了贫困和传染病的缠绕,“讲卫生、爱清洁”蔚然成风,成了杭州市卫生先进单位。
且说车子一到小营巷,毛泽东穿着银灰色大衣下了车便来到陈炳文住过的61号院,见两个小姑娘正在下棋,就走到她们跟前,轻声问道:
“我到这里来看一看你们的卫生工作,好吗?”
两个小姑娘随口应到:
“好,好,欢迎。”
其中一个叫戴桂芳的小姑娘,抬头一看,说话的人竟是毛泽东,她非常惊讶,说:
“你……是……毛主席?”
旁边的卫士朝戴桂芳点点头。毛泽东说:
“你们做向导,带我参观参观好吗?”
两个小姑娘连声说“好,好。”便引着毛泽东走进过道。毛泽东问:
“你们这里有没有苍蝇?有没有蚊子?”
姑娘们说:没有。毛泽东走进一个大厨房,这是10多户人家公用的厨房,虽然有些拥挤,但锅灶、煤球炉和一应用具,却摆放得很整齐。
毛泽东走出61号,进了56号院,看到客厅、卧室都收拾得干净整齐。他走进屋后的菜园,看到菜园里有一个粪缸,就问:
“这粪缸会不会生蛆?”
卫生员说:
“夏天也不会生蛆。”
“怎样才不生蛆呢?”
“用石灰撒在上面,3天撒一次。”
毛泽东又走进一户人家。这家的主人外出了,只有一个小孩在家。毛泽东说:
“我来随便看看。”
说着顺便拿起那小孩的课本翻了一下。小孩认出了毛泽东,高兴地说:
‘“您是毛主席!”
毛泽东笑了,反问道:
“你看我像吗?”
小孩肯定地说:
“您是毛主席!”
说罢转身跑到门外,大声喊道:
“毛主席来了!”
一些居民闻声赶了过来。毛泽东又到一个军属家里小坐了一会儿,看了当日的《杭州日报》,还和军属拉拉家常;又看了居民俱乐部的墙报。此时小营巷的男女老少都知道毛泽东来了,大家都奔到巷子里来,把门墙外围得水泄不通。王芳心里不免有点着急,他催着毛泽东赶紧走,毛泽东却说:
“还早嘛,别急。”
他在众人簇拥下走出大门,大门口的人群响起了一片欢呼声。好几位胆大的年轻人伸过手来和他握手,毛泽东立即把手伸过去。有一位白发老人想挤过来和他握手,毛泽东赶紧走上前去握住老人颤抖的手,说:
“你们这里的卫生搞得不错。”
老人感动得直流眼泪。叶子龙、王芳赶紧拥着毛泽东上了车,他还挥着手向群众告别。人们主动让出道来,不断的高呼:
“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
  毛泽东离开了小营巷,在省委负责人的陪同下,又驱车到杭州市郊外的浙江省农业科学研究所及其上千亩试验田视察。
研究所里显得格外宁静。值班所长娄宗光接待了毛泽东一行人。毛泽东看到大楼走廊里有一部淡绿色的双轮双铧犁,就弯下腰摸摸,问道:
“这是不是你们改进的那种双轮双铧犁?”
娄宗光说,是的。毛泽东又问:
“改进的犁臂是不是已经装上了?”
娄宗光没想到毛泽东对他们的改革工作这么了解,就说,已经装上了。毛泽东走进休息室,落座后,点上一支烟,说道:
“要做好研究工作,你们设立一个专门机构,开展农具研究工作好不好?”
娄宗光说,好。毛泽东把脸转向坐在一边的省委负责人说:
“他是同意了,你赞成不赞成?”
那位负责人说,赞成。
毛泽东说:
“那好,你们就向省委提个建议吧。”
“你是学什么的?”
毛泽东又问娄宗光;娄宗光说:
“我学的是土壤农化。”
“你可以借一本关于土壤学方面的书给我看吗?我想了解一下,农作物所包含的元素,以什么元素的比重最大。”
毛泽东心里装着一件事,那就是怎样提高土壤的肥力,增加农作物的产量。这种调查研究和虚心的请教,终于使他在这一年里提出了“八字宪法”,即“土、肥、水、种、密(合理密植)、保(植物保护)、管、工(工具)”。
毛泽东离开休息室,来到大楼前的试验田里,观看工人和技术员们演示双轮双铧犁的操作过程。他走到工人张有根面前,问:
“你会耕地吗?”
“我会耕地。”
“好哇,你就耕吧。”
毛泽东看着张有根牵了一下牛绳,两头牛就顺从地拉着双轮双铧犁笔直的前行。这种新式工具确实比旧式木犁更省力而且耕得也很深。毛泽东非常满意,他赶上前去,从张有根手中接过犁扶手和牛绳,亲自操作了一会儿。
毛泽东终于要离开杭州了,他握着担任警卫处处长伍一的手说:
“杭州的山好、水好、人更好,我每次到这里就像到了自己家里一样,走了,又想着什么时候能再回来。”
1月5日傍晚,毛泽东离开杭州,乘飞机到了长沙。晚上,他看了木偶剧和花鼓戏。
1月6日,毛泽东会见了程潜。此时程潜以湖南省省长兼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他对毛泽东说:
“北京与湘相距甚远,不便兼顾,我想辞去省长一职,让年轻一些的同志担任。”
毛泽东微笑着说:
“颂公怎么要提出辞职?是不是以为用了右派而引咎辞职呀?这不要紧嘛,我不是也用了右派吗?以后你可以半年在北京,半年在湖南,夏初秋末在北京住,春冬两季在长沙住。”
他吸了一口烟,又严肃地说:
“现在大局安定,领导班子不能随意调换。颂公是中央的人,我们没有把你当巡抚看待,您德高望重,还是您担任省长为宜。”
程潜听毛泽东如此说,便连连点头,说道:
“我听主席的安排,尽力而为,尽力而为。”
这一天,毛泽东又从长沙飞到了广西南宁,下榻于明园。
1月6日,邓小平在北京中南海居仁堂里主持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主要内容是传达毛泽东在杭州会议上的讲话。
居仁堂是一座小巧玲珑的宫殿,坐落在中海和南海的交界处,在丰泽园的北面。相传清末慈禧太后经常在此接见外国使节。中共中央书记处就在这里办公。
吴冷西列席了这次会议,彭真递给他一个召开南宁会议的通知。吴冷西接过一看,乃是毛泽东亲笔所写的通知,不禁大吃一惊,只见上面写的是:
“吴冷西、总理、少奇、李富春、薄一波、黄敬、王鹤寿、李先念、陈云、邓小平、彭真、乔木、陈伯达、田家英、欧阳钦、刘仁、张德生、李井泉、潘复生、王任重、杨尚奎、陶铸、周小舟(已到)、史向生、刘建勋、韦国清、毛泽东,共27人,于11日、12日两天到齐,在南宁开10天会,20号完毕(中间休息2天到3天,实际开会7到8天)。谭震林管中央,总司令挂帅,陈毅管国务院。”
吴冷西怎么也想不到,毛泽东会把自己的名字放在最前面!他心想:我是《人民日报》总编辑兼新华社社长,这次会议可能同报纸和通讯社有关:《人民日报》几天前发表的元旦社论《乘风破浪》,只是经过刘少奇和周恩来审阅定稿,因为毛泽东那时在杭州,所以就没有送他审阅,是不是社论内容有什么重大问题?可是,听邓小平传达的毛泽东在杭州会议上所谈的17个问题,都没有涉及到报纸和通讯社呀!想到此,他就问胡乔木和杨尚昆:
“南宁会议通知名单,主席为什么会这样排列?”
胡乔木和杨尚昆说:
“不了解开会通知的名单排列有什么特殊意义。”
吴冷西从胡乔木的神态上,明显的感觉到他似乎也在担心,可能要发生什么事情。
1月7日下午2点多钟,毛泽东要到邕江里去冬泳。
此时,运动员梁亚华和他的几个青年伙伴,正在南宁市水上游泳池进行冬季训练,只见教练员急匆匆走来,把梁亚华叫上岸,带到一位负责人面前。那人告诉梁亚华说:
“有紧急任务,陪一位首长游泳,你马上做好准备!”
梁亚华不敢怠慢,立即将“205号”小汽艇准备妥当,带上伙伴,开往邕江岸边。他们远远看见有几个警卫员模样的年轻人,正在紧张的测试江水的温度。
20分钟后,几辆轿车来到了江边。毛泽东在省委领导人的陪同下,先后下了车。卫士张木奇向毛泽东报告说:
“主席,水温17度半,有点凉。”
毛泽东笑了笑,说:
“17度半还凉吗?没关系,勇敢些,能游的都去游。”
毛泽东更衣后穿着睡衣,登上“205号”汽艇,驶向江心。他站立船头,一是浏览两岸景色,而是要适应一下气温。不一会儿,汽艇来到预定地点,早有梁亚华和几个运动员划着舢板来接。毛泽东和卫士们上了舢板,开始做下水的准备。卫士们穿着泳裤不停的搓着身子,尽管如此,浑身还是起满了鸡皮疙瘩。毛泽东则是先用毛巾沾着江水擦抹前胸和脊背,然后又把双脚浸到水中。岸上的人问:
“主席,冷不冷?”
“下决心就不冷。”
毛泽东说罢,就扶着舢板的边沿下了水。梁亚华几个人也随着跃入水中,护卫在毛泽东周围。毛泽东朝卫士们招呼说:
“不要怕嘛,越怕越哆嗦。下来一游就没事了。”
卫士们听他如此说,只得下了水,冻得他们一时透不过气来,尽管如此,他们个个还都要咬着牙坚持着,果然,过了不大一会儿,真的就比较适应了。毛泽东摆动双臂,做了几个轻松自如的动作,朝卫士们看了一眼,脸上泛着孩子般的得意,说道:
“不过如此!”
毛泽东时而蛙泳,时而侧泳,时而又踩水,游至酣畅处,还拿出了他的独门绝技:面向蓝天,手脚不动,仰卧在水面上长达几分钟。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卫士们的脸色有些发青,有几个实在耐不住了,缩着身子就往岸上跑,手忙脚乱的往身上套衣服。毛泽东的随身医生对着毛泽东喊道:
“主席,上来吧。”
“再游10分钟。”
毛泽东坚持说。10分钟过去了,他已经游了1000多米,到了沙石公社新码头附近,经大家再三劝说,这才上了船,披着衣服,神态自若的坐在船头晒太阳。张木奇活动着身子问毛泽东:
“冷不冷?”
毛泽东看了他一眼,说:
“下决心就不冷,不下决心就是20度也冷。”
毛泽东抽了一会儿烟,转脸问李银桥:
“带酒了没有?”
李银桥摇了摇头,说没带。毛泽东平常不大喝酒,就是喝也只是来点葡萄酒。这次出来游泳,李银桥自然想不到要准备点酒。他知道毛泽东也感到冷,于是就拧一条热毛巾替他擦身子,张木奇也马上拧了一条热毛巾来给毛泽东擦身子。毛泽东朝他们笑了笑,没有吭声。
1月10日下午2点多钟,毛泽东再次游邕江。
他这次是从凌铁渡口登上“喷水2号”小汽艇,由南宁航运分局船员周桂南驾着“205号”汽艇护卫。毛泽东下水后,有10多名随行人员陪游。他们游过了水深流急的母猪湾,到津头渡口上了岸。
毛泽东一行人驱车来到广西军区303医院。在医院后门西面的2棵大树下,毛泽东接见了一些医护人员和伤病员们。他看到战士们自觉的排起了整齐的长队,非常高兴的和他们一一握手问候。
毛泽东对他在邕江两次冬泳颇为得意。后来,他在和老朋友周谷城谈话时这样说:
“我在南宁时,打算游水。南宁的同志这也怕,那也怕,就是不愿意让我游。其实,凡水皆可游,南宁的水是水,南宁的水也可游。这不是很合乎三段论法吗?当然,在大前提下应该加上下面几个条件:水只有一脚背深的游不得,近沸腾了的游不得,结成冰块了的游不得。”
欲知毛泽东在即将召开的南宁会议上发出了何等的宏论,且待下一章详细叙述。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今日已经在淘宝上架,一套全十卷共六册,只收工本费230元包邮,淘宝店铺网址:https://shop157069877.taobao.com,或淘宝搜索店铺号:3268764;。作者东方直心,联系方式:13937776295,QQ:242575130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8-12-19 17:43 , Processed in 0.080453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