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403|回复: 0
收起左侧

毛泽东思想宣传员:毛时代的人,为信仰不为钱

[复制链接]

5135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6439
麦浪滚滚 发表于 2016-9-9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毛泽东思想宣传员:毛时代的人,为信仰不为钱
2016年09月09日 10:46 来源: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9月8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 在北京的798艺术区,有一位乡土雕塑艺术家,他叫王文海。王文海是来自延安,几十年来,他唯一的创作对象就是毛泽东。他用红色延安的红色泥巴为毛泽东塑像。因此被外界誉为是延安泥塑王。泥塑是王文海纪念毛泽东的一种特殊方式。

王文海:这是胶泥,这一点一点往上弄。

解说:四十年如一日的用泥巴为毛泽东塑像,这是王文海的使命。

王文海:我喜欢泥塑,用泥塑造毛主席,我塑了好多毛主席形象。

解说:2002年,在798艺术区,一场名为《民间的力量》的艺术展中,展出了王文海的作品,这些作品带来巨大反向,很快王文海声名鹊起。

王文海:你看,这是当时,在长征空间办的展览,就在长征空间。

解说:经国内著名的艺术策展人卢杰、程昕东等人的强力推介,王文海的作品先后被澳大利亚、法国、日本等国家博物馆,或者私人收藏。

程昕东(艺术策展人):一个稀缺,它的稀缺,别的艺术家的作品,很少有这种类型,因为他跟这个艺术家的特殊性有关系,跟他的文化背景有关系,是不是感人,是不是有这种创造力,那么也就影响到他们收藏与否。

王文海:用泥,造型艺术,泥塑是造型艺术,来表达毛主席思想,表达我对毛主席的爱,对毛主席的崇敬,我要塑出不一样的毛泽东。

程昕东:作品本身带来一种幽默感,某一种调侃,而且带有某一种温情的调侃,这种类型的作品的话,我觉得挺惊喜的,它不是某一种颠覆,某一种破坏,而恰恰是带有一种情感状态下,创造出来的一类作品,这个观者是一下子可以看出来的,因为他的很多情感已经附加在作品的身上了。

王文海:你好。

路人:你干嘛呢。

王文海:你看干吗,我塑像,塑毛爷爷,毛爷爷像,这是毛爷爷,知道吧。

路人:怎么长这样。

王文海:毛主席,知道毛主席吗。好多人看了,你塑的像猛一看就觉得很像,再一看不像,再一看还像,越看越有想象力越有意思。注入了我的心血,你看哪一个雕塑都是我们凝固的心血,塑出来,用心就塑出来了。又回来了,这里边有好多毛主席的照片,有些文物,每一次从北京回来,我都到这里边转一圈,感受感受,体会体会,毛主席、朱德、周恩来、任弼时、刘少奇。

解说:1970年,延安毛泽东纪念馆面向社会招收一批讲解员,经过严格的挑选,培训和试讲,18岁的王文海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那个年代里,讲解员被称为毛主席思想宣传员。

王文海:那就是要带着无产阶级的深厚感情宣传毛主席,宣传毛泽东思想,我们有军事化训练,天不明就起床跑步、训练,背老三篇《为人民服务》。

刘凤梅(王文海同事):还很腼腆,不太吭声,但是工作上很认真,学习也很认真,普通话讲不太好,所以他就一边学普通话,一边学党史,还是很刻苦的。

讲解员:毛泽东在延安的凤凰山,集中全党智慧撰写了著名的军事著作《论持久战》,现在《论持久战》和《孙子兵法》一样被列为了世界十大军事著作之一。

王文海:我跟你说啊,我们过去讲就是木棍,现在现代化了,棍该拿高你要拿高,当时我们还有规定,要这样,神气得很,讲解员,不化装的演员,不像现在我弯腰驼背了。

讲解员:谢谢老师。

解说:七十年代的中国正值文革,这位在中国革命中所处的特殊地位,而成为国内外访客,参观学习的重要地点。

王文海:来中国不到延安,好像就没来到中国一样,特别亚非拉国家和越南、朝鲜、柬埔寨那些战斗要翻身的国家,人们学毛主席的战略战术,在延安怎么闹革命的,光知道外国人很崇拜,中国人很崇拜,到底为什么?那没有后来想得多想得深。

解说:1944年9月,毛泽东在枣园做了一次演讲,悼念在陕北山中烧炭,因意外事故而牺牲的中央警备团战士张思德,演讲的题目是《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务后来成为中国共产党立党宗旨的高度概括。

王文海:为人民服务在枣园讲的,为什么而死,为人民利益而死,还是为个人自私自利而死,这是分水岭,这是毛泽东思想的关键,每讲一遍心里都特别的沉重,就是讲一百遍一千遍还是从头,第一遍那种感受去讲。

解说:近二十年,毛泽东思想宣传员的生活,王文海的足迹踏遍了延安毛泽东居住过的所有旧址。南泥湾、枣园、王家岭、凤凰山等。在这漫长的时光里,一种情愫在潜滋暗长。

王文海:用延安红色泥土来来为毛泽东塑泥像 是怀念毛泽东最好的方式

陈晓楠:1976年9月9号毛泽东逝世,悲伤的情绪笼罩着延安,也冲击着25岁的王文海,怎样来表达心中的悲痛呢,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来纪念毛泽东呢,王文海思索着,站在延安,这片毛泽东曾经生活过11年的土地上,王文海的脑子里就产生了一个想法,用延安的红色的泥土,来为毛泽东塑泥像,王文海觉得这是怀念毛泽东最好的方式。

王文海:走这边,老伴,走这边过去,年纪大了,就是不好背土了。这一块的泥土好啊,你看多厚,跑了多地方,就这一块儿的泥土厚,特别粘,优质的,就是这儿。这儿好弄,好得很,我看着这土就觉得亲切得很。

解说:王文海做泥塑的功底,来自于一段特殊的经历。文革期间,西安美术学院的一批老师来到延安采风,从小就喜爱画画的王文海给老师当模特,替塑造老师和泥,这种启蒙为他搞泥塑创造打下了基础。

刘凤梅:亲戚朋友处于好心什么,给他劝告、讽刺、挖苦,各种各样说法都有,你弄那干啥,你好好挣点钱,把老婆娃娃养上,让吃饱穿暖,你弄那干啥。我问过他,你为啥?他就跟我这样说,说一个人无论在什么时候,不要把钱当回事,不能像动物一样,只知道吃喝玩乐,人要有追求。

王文海:慢点,不着急。这个就是我的家,什么都没有,毛主席像挺多,这么多年,做了两千多尊毛主席塑像,这多呢,放不下,都装到箱子里了。美院就是按比例做,我不按比例,随心而欲。我一天两天做一个,美院得一个星期,看着照片做,我不看照片,一闭眼睛就知道,我这是越看越有味,越看越有意思,可以想象很多,具像的一看完了,像毛主席就对了,再多一眼都不想看,我这你看,越看越有意思。

过去我们看的就是这些小样,这是抗日战争时期的,这是七大,你看不同的镜头拍了好多呀,你看这张,你看毛主席这些,很珍贵,这些照片没有公开发表,这是我们工作方便,所以我们这里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哪个照片我都熟悉得很,头脑里都有印象,几百张照片。

泥上面不能马虎,泥和好了塑着心情就舒畅,泥不好了,塑着心里难受,美院要搭个架子,比方说,塑个毛主席招手的,这里弄个铁丝,拧个骨骼,架起来,一般这都要搭个小架子,你看我们这都没有架子,这就是我们的区别。毛主席也有喜怒哀乐的时候,也有发怒的时候,也有不高兴的时候,七情六欲,我想是这样。一做起像好像时间凝固了一样,吃饭都不知道了,就是什么也不想,特别前几年就像呆了一样,就傻瓜一样。

解说:几十年跟毛泽东的“相处”,王文海形成了对毛泽东的丰富认知,在用泥和刻刀表达这种认知的过程中,王文海对毛泽东及其思想有了更深入的思考。

女:老王你好,

王文海:这都三十多年了。年轻的毛主席。

女:这个年轻的,这代表红太阳吧。

王文海:对,红太阳毛主席。

女:这有做报告的。都像,都像。总得来说,各有各的特色。

女:一辈子的心血。每天起来就干这。

对于丑化毛主席 王文海:这是原则问题,我不塑,你给我多少钱我都不塑

解说:从1980年代开始,王文海敞开家门,搞起了家庭泥塑展览,随时欢迎外人到家里参观毛泽东塑像,有时夫妇两人也会带着毛泽东塑像走进学校,机关单位义务演讲。

王文海:哀思、纪念、怀念毛主席,我对毛主席思想,我觉得坚定不移,宣传毛主席思想是我的第一位,塑像是我第二位。

解说:几十年如一日的宣传雕塑毛泽东,让王文海渐渐有了名气,不仅延安、外地,甚至国外的媒体也开始关注王文海。安逸的小城生活,让王文海认为自己的生活就以这里为中心了,然而2002年,一个名叫卢杰的艺术策展人突然登门拜访。

王文海:当时佩服得五体投地,你们山沟里的人还这么,他们不理解,还塑这么多毛主席像的,塑的好像符合他的心,卢杰在美国呆了十几年,跑过好多国家,搞什么策展,又在英国学习策展,还没有人这样塑毛主席。王老师,我到北京给你办个展览,你进北京,我说那好嘛,就这样,恰好我儿子到北京来求学来,我说行行,咱到北京就去了。只想着当时来北京好好干吧,过去是长征,现在我也进北京了,把毛主席宣传到北京,把我的手艺在北京展示一下。

这就是画啊,有名的画这都是,好多都看不懂,这就是装置,有意思呀。我看了好多画廊画家的画,使我感到有点震惊,在过去看到这不像画的画,都成了画了,成了有名的画家,我感到不可思议。

解说:2002年的北京798艺术中心,刚刚成立时间不长,汇聚了来自国内外的艺术家及艺术爱好者,各种艺术展览、文化沙龙非常活跃,开放、多元、纯粹的气质,使得798成为北京乃至中国一个重要的现当代艺术的中心。这为王文海打开了一扇窗,他每天徜徉于各种艺术展览活动中。

王文海:那时每到一个画廊都印一些画册,免费赠送,现在都不了,很少有免费的画册了,都要掏钱买,那个时代过去了,那时参加画廊白吃白喝,喝个咖啡,吃个牛肉、西餐,开眼了,我说跟出国了一样,很有意思。在这能实现很多梦想,你有多大的才华,多少的智慧都可以在这儿实现。卢杰是最理解我,他也在拼命宣传我,当时你知道,798那时候我很红火,卢杰用大幅广告,写的延安泥塑王,我骑个烂车子,花三十元买个烂车子,也给我拍上,到处宣传我。

这是当年的厂子里的大碾盘,压工业原料的,当时我就在这里塑毛主席像,塑了好多毛主席像,塑了一盘,一边塑着像一边和观众交流,但是外国人很友好,一看我塑毛主席像,他们说chairman mao。这个是我塑造的毛主席泥塑像。

观众:您这个雕像上的字什么意思?

王文海:这个就是建设一个新世界,破坏一个旧世界,当时我们那时代就是那样,把好多庙宇都扒掉了,书禁止看,文化都摧残了。和现在做的风格不一样了,要变化的,你做延安,在北京就吃不开,要变化,做一些抽象的,似像非像的,有趣味的,外国人才喜欢。

男:你像这么一个泥像塑出来以后,能卖多少钱?

王文海:这个不一定,卖给老外就贵了。

男:大概价位多少?

王文海:大的要卖十个万呢。

男:十来万,你比如像这个呢?

王文海:像这个小的便宜点,万儿八千。特别是前几年,好像把毛主席形象当卖点,越把毛主席丑化得很,外国人越喜欢,迎合了一部分低级趣味的人,我也有点,小有名气了,说叫我做,打着我的旗,我说这是原则问题,我说这是原则问题,我不塑,你给我多少钱我都不塑,我也曾跟他们辩论过,他们说那你做了毛主席,那不也是卖钱,我说是这样,但你们做的有点太过分,毛主席有缺点是应该批评,有错误应该指出,应该这样,也可以讽刺,但是不要过,毛主席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支柱。

解说:在798这个多元思想融汇的艺术区,王文海的表达同外界常常发生冲突,这与王文海旧有的生活体验和认识很不相同,这给他带来困惑,而更加重要的是,这片完全商业化的艺术区给王文海的价值观带来冲击。

王文海:延安可以说是那种感觉是具象最纯朴的感情,虽然没写名字,很纯朴。来这儿,我跟你说都有点儿,就谁说还有点商业,还想着钱的问题。为啥,逼迫你要卖钱,你不卖钱房费怎么交,你要吃住行,还有这。这个这个马克思像,卢杰当时就要给我砸掉,我塑了一两个月,他说王老师,不要了,不要了,砸掉,那就是说没按他的意思做,我说马克思毛泽东,这很有意思呀,风雨同舟,创作的。

我觉得我做得心疼得很,好着呢,你为啥,他的意思是你做的太多了,好像不值钱了,我认为越多越好嘛,展出嘛,我们俩有不同的看法。有的画廊说王老师你傻瓜,人家老板叫你塑啥你塑啥,叫你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你不当,你当这样的艺术家,我说我对于千万富翁,也没多大兴趣,意思不大,现在我就是千万富翁,我还是穿这样的衣服,吃这样的饭,享受不了。我说我享受不了。

字幕:两年后,王文海与卢杰终止合作,而关于与王文海合作的经历,卢杰婉言谢绝了采访。

王文海:毛时代的人为信仰不为钱,毛时代的人,是不为钱,把信仰第一,思想放在首位了,品德放在首位,不光我一个,那个时代我们就那样的单纯。

解说:今天,王文海已经在北京度过了十五个年头,他用积攒了多年的钱在北京通州买了一套小产权房,暂且有了落脚之处,房子住了多年也没有装修,家里到处堆积的都是他的雕像。

王文海老伴:就要将家庭的生活弄好,已经再有多余的,你干其他事去,他呢,一个劲儿地,这也不让买,那也不让买,怎么生活。

解说:因为老伴和我想的不一样,她想的那个生活,我的理想大。

王文海老伴:想那么大没做出来那不是白想嘛,我是这样考虑。我是很现实。

王文海:我是追求的精神生活,不完全物质生活,有物质更好,就是说,不排斥,但是没有也缺不到那里去。

陈晓楠:王文海七十多岁,每个月有五千多块钱的退休金,凭着这笔钱在北京还是基本可以生活,但是做毛泽东的塑像,也需要不少的投入,这对他来说是个难题,他想要创造更多的毛泽东塑像,甚至想要把毛泽东塑像塑到美国的时代广场去,王文海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非要这么做,他只是感觉,这是对毛泽东热爱的一种表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8-12-19 17:23 , Processed in 0.075378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