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927|回复: 0
收起左侧

抗争血统论对联的最初辩论

[复制链接]

298

主题

509

帖子

150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02
瓦尔特 发表于 2016-9-6 05: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抗争血统论对联的最初辩论
道一  2016年9月2日  来源:华岳论坛

1966年6月中上旬的一天,北大附中初三6班的刘京扬为了辱骂同班一位女同学,写了一副对联:“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并配以横批:“代代相传”。对联的上联,我数月前就在人民日报副页上看到横穿一整版的相同内容的标题。下联和横批是否是刘京扬自己的原创,我不知道。总之,这一下在班里和年级里炸开了锅,吵闹得初中楼的三楼热议不断。

当时工作组还在学校掌握大权,在6月2日人民日报公布了“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之后,北大附中高干子弟在4月底秘密成立的“红旗战斗小组”立即贴出大字报,批判校党支部追随北京大学陆平为首的黑帮党委,受到工作组热捧,掌握校文革会,迅速扩张,势力强大。我所在的初三4班高干子弟宫小吉,钟解放等都是其核心骨干成员。高三的牛皖平,高一的彭小蒙也是红旗的核心领导人。刘京扬当时也参加了该红卫兵组织。对联风波让宫、钟等红旗高层看到兴风作浪的大好时机,次日便发动红旗成员强行在各班开会,在全校范围内挑起对于对联的争论(这是不是挑动群众斗群众的始作俑者?)。

钟解放亲自坐镇初三4班,逼迫同学们表态认同对联的内容。王亚军等几个干部子弟遥相呼应,表态强烈支持这幅反动血统论对联。所谓出身一般和不好的同学们迫于当时大环境的政治压力,不敢公开反对,却不约而同地保持了默不作声。

我在班上同学中年龄虽小,但受家庭传统影响很深,一直积极追求光明进步公平正义,不光阅读十万个为什么,也大量阅读红旗飘飘,星火燎原等等丛书。小学六年级开始学毛选,几年下来,读过不少毛主席的书,特别对共产主义究竟应该是个怎样的社会,下过一番苦功学习理解。当时心想,这对联也太极端了!照它的逻辑搞下去,所有现在不属于“好出身”的人及其世世代代的子孙岂不是无论如何积极努力上进,也永无出头之日?那跟印度电影“拉兹之歌”中那个资产阶级法官宣扬的“法官的儿子永远是法官,贼的儿子永远是贼”的逻辑有什么不同?(那时候我还真不知道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 的血统论说法)。那岂不是说阶级要永远存在下去,共产主义也就永无实现之时?这不符合毛主席的论著,是违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歪理邪说。想到此,不顾自己家庭出身“不好”的包袱,我鼓足勇气站出来公开反对这幅对联,批评它“违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共产主义社会的实现,必须是要消灭阶级,所以,作为阶级专政的工具---国家,军队,和政党到共产主义社会时,都会因为失去存在价值而消亡。照对联代代相传的意思,阶级还怎么消灭?难道你们不要实现共产主义?”

钟解放、王亚军等自称最最最革命的红卫兵们原来没有学过共产主义的这些基本理论,居然对我上面的表述全然不理解。他们先是七嘴八舌地围攻,说我胡说八道,并开始乱扣帽子。我反驳说,我没有胡说,不信你们去查毛主席著作某某篇。驻本班的工作组员恰好在场,红旗成员们赶忙问工作组员有否这个事儿。回答是,我所说的完全正确。这下子,他们一帮人全部蒙圈无语。其他同学中几个胆儿大的则趁机表态支持我的论点。钟解放反应还算快,尴尬几分钟后,突然开口狠狠地说:“不是代代相传,也是基本如此!”全班红旗成员们立即随声附和:“对,对,对!就是基本如此!就是基本如此!就是基本如此!”

逼迫他们取消了“代代相传”的可怕桎楛,起码给已经被政治大环境压迫得透不过气来的非红五类子女们一点点生存的希望,达到了我抗争的目的,心中暗喜,以弱胜强,见好就收,我也就不再继续争辩。辩论会就此散场。

第二天早上来学校,上到三楼,就见初三4班教室门口前走廊的两边支柱贴上了那副反动血统论对联,左手边是“老子英雄儿好汉”,右手边是“老子反动儿混蛋”。只是横批改成了“基本如此”。显然是贴好后还不解气,后来在另一张纸上写了“鬼见愁”(北京西郊香山顶称鬼见愁),加贴在“基本如此”之后。因为到了边角,整体看来极不协调。那显然是针对我昨天与他们的争辩,想靠骂我解气罢了。嘿嘿,辩不赢没关系,死鸭子嘴巴硬是当年所谓老红卫兵最大特色之一。才懒得理他们。不过后来流毒最广的横批反倒是这个“鬼见愁”。遭批判时也是这个横批最被诟病。那是后话。

1966年7月26日在北大南门附近的某广场(名字想不起来了)上的保工作组派与反工作组派的第二次辩论上,北大附中彭小蒙代表附中红旗上台慷慨激昂地控诉工作组对她们红旗战士的迫害(我真是晕,在学校里那么神气活现,没见她们受到什么迫害啊),并高呼那个反动血统论对联,横批是用的“基本如此”,用没用“鬼见愁”记不清,但可以肯定是没敢提“代代相传”。发言之后,江青激动地把彭小蒙搂在怀里。赞扬她什么?我听不见。反正后来彭小蒙和清华附中红卫兵一样受到最高层的关注和赞赏是事实。

1966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四十五周年纪念日那天,我依惯例,郑重地身穿白上衣蓝裤子的少先队队服,带上珍藏的崭新红领巾去学校。下午接到通知,晚上不要离开学校,参加庆祝党生日。入夜,王亚军带来一位高一的女同学,说是要借用我的红领巾参加当晚的演出,王亚军当时信誓旦旦地保证演出之后一定负责归还,我才恋恋不舍地解下红领巾交给他。万万没想到,我的新红领巾就此失踪,寻找王亚军,竟然全无歉意且不屑一顾!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而红旗是烈士献血染红的。所以我自幼受到的教育就是爱惜红领巾是对革命先烈的尊重。自称天然最最革命的王亚军们居然对红领巾如此随意弃之,更不在乎遵守对他人的承诺。不知五十多年后的今天,他们若活着,是否对此有丝毫歉意呢?

就是在这一天的晚上,北大附中红旗和记不得哪个中学(清华附中还是京工附中?)的红卫兵五六十人身着旧军服,头戴旧军帽,左手臂膀上缠红布,联合在附中那个开水房顶上,由吴少华指挥,合唱了吴少华等人编写的“造反歌”:“拿起笔,作刀枪,集中火力打黑帮。谁要敢说党不好,马上叫他见阎王。杀,杀,杀,杀!”。真是杀气震天!以反动血统论为理论依据,以“造反歌”为冲杀战歌的红色恐怖自那日开始在中国大地显露端倪。

最大规模的“红色恐怖”始于当年8•18之后,红卫兵们在公安机关某些人暗中唆使提供名单地址的情况下,肆无忌惮地四处抄家,到处都是红海洋,红漆红布红纸时不时脱销。到当年十月份以后,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遭到公开大规模批判,那个对联也被中央文革小组正式宣布为反动血统论对联,出身不好的人们才开始能够喘一口气。那以后,不少“自来红”们突然发现他们自己也加入了“黑七类”。真是世事难料啊!

五十年过去了,中国还有当年意义上的“红五类”吗?恐怕难发现了吧?但无论如何,应该让中华的后人们知道那段真实的历史,知耻而后勇。

(华岳论坛发帖者注:这是受华岳老网友道一兄弟的委托,公开发表的作者文革亲历的一部分。作者经历了从清华附中“红卫兵起源”到“各派大联合”的全过程,详细回忆了一段个人亲历的历史经历。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6-18 00:46 , Processed in 0.071441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