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549|回复: 0
收起左侧

永不褪色的地球红飘带——长征主题美术创作

[复制链接]

136

主题

304

帖子

97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72
潇潇雨 发表于 2016-9-4 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解放区评论:文革期间没有长征主题美术创作吗?】
永不褪色的地球红飘带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时间:2016/8/29


    如果有人告诉你,在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中,居然有长征将士创作了数以百计的美术作品,你相信吗?这种大无畏的革命浪漫主义精神当然是长征的一部分。

1938年,《大美画报》刊登了这批红军长征漫画中的部分作品,15天后结集为《西行漫画》出版。20多年后才知道,作者正是长征将领、新中国著名外交家黄镇。


美术创作是长征的组成部分


长征胜利是中国共产党走向成熟的转折,是中国共产党在国际舞台第一个独立的经典形象。80年来关于长征主题的美术创作,一直摆在共和国重大美术创作的视野之内,特别是今年,更是由中国文联、中国美协主持,掀起了新一轮长征重大主题创作的高潮。80年来,关于长征的美术创作是一个不断创作、创新、深化的过程,相对形成了三个阶段。

长征中的美术创作,起着“激励革命,打击敌人”的作用,是长征壮丽诗篇的一个组成部分。今天还能看到的是在长征将士中两位“画家”的创作。一位是外交家黄镇,他在长征途中画的几百幅漫画,其中25幅被人拍成照片送到文学家阿英手里,并在上海出版。黄镇曾就读于上海美专、新华艺大,1948年还主持过我军军旗、军徽的设计。人民日报原社长邵华泽赞曰:党内才子。

另一位是廖承志,其母亲是廖仲恺夫人、著名画家何香凝。廖承志留学早稻田大学,绘画得自家传。长征中,他为各种大会画马列像布置会场;也画了一些长征生活画,但都没有保存下来。只有在1969年,他凭记忆重新画了一张长征时亲历的情景:一对少数民族夫妇为参加长征忍痛把孩子托付给老乡照顾。细节生动,十分传神,非亲历者莫能为之。


从亲历者自发到艺术家探索


由于战争年代条件的限制,真正形成长征主题创作高潮是在解放以后。据著名画家全山石介绍,解放后长征主题创作以中国革命博物馆和军事博物馆展陈订件为主。先后有:1952年、1959年两次,都是以罗工柳为主,第二次全山石作为助手参与;1961年又重新组织了创作,还是以罗工柳为主;1965年那次是王式廓主持的。1975年,革博、军博采取个别邀请的办法,分别邀请全山石创造《娄山关》,庞涛、林岗完成《峥嵘岁月》。2005年,国家组织的20世纪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也有长征主题。

我们把“文革”前划为第一阶段。这一阶段创作任务来自于中国革命博物馆、军事博物馆的订件和历届全国美展的主题创作。在画种上以中国画和油画为主,包括国画家傅抱石《强渡大渡河》、傅抱石《过雪山》、溥松窗《大渡桥横铁索寒》、李可染《长征》、钱松岩《苍山如海 残阳如血》;油画家冯法祀《红军过夹金山》、李宗津《飞夺泸定桥》、董希文《红军过草地》、艾中信《红军过雪山》;雕塑家刘开渠《工农红军》等20世纪老一辈艺术家的优秀作品。这些作品,技法纯熟,气势磅礴,画面富有经典性,偏重于对长征环境的渲染描绘、对重大事件的正面表现。值得注意的是,一批当年大学生的毕业创作也选择了长征题材,如油画家靳尚谊的《送别》。


学术研究和艺术提炼让创作深化


如果说“文革”前长征主题美术创作主要是呈现事件,那么“文革”后则是在对长征学术研究和艺术提炼基础上的深化创作。

长征美术创作的第二阶段,是从“文革”后期恢复算起。这一阶段,除国家订件和历届全国美展主题创作以外,从1986年起,举办纪念长征胜利50、60周年主题美展,极大地推动了长征主题的美术创作。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美术家个人对长征主题的研究和偏好也结出了硕果,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沈尧伊。沈尧伊在偶然中喜欢上长征题材,数十年如一日地研究、写生、创作,曾六度重走长征路。他是迄今为止个人创作长征最多、最完整的画家。他创作的连环画《地球的红飘带》已成为长征题材的经典之作。

这一阶段的雕塑颇具特色,在当年长征沿途的一些重大历史事件发生地,由著名雕塑家创作了一大批很有艺术水准的大型城市雕塑作品,不少作品是雕塑家叶毓山领衔创作,真正做到了形式与内容的统一,主体与环境的协调。

这一阶段长征题材的重要变化是,由于国内政治生活趋向正常化,人们能够客观地看待长征,对长征中红军将士作为个体人的关注出现了。国画中如李青稞《西风烈》,通过两位花季青年红军女战士在寒风凛冽中挑灯夜行,强化了环境与人强烈的对比,给人以心灵的震撼。李震坚《快马加鞭未下鞍》以革命浪漫主义表现手法,塑造了毛泽东扬鞭策马的高大形象。1983年,军艺当届毕业班以长征为主题搞毕业创作,学员刘向平等在教师刘大为带领下赴遵义、草原等长征沿线写生,并在刘大为指导下从选题到草图构思最后创作了《1935年遵义》,展现的是会议代表在走廊上休息的场景,和许多直接表现会议场景的作品拉开了距离。

油画中沈尧伊《长征之路》运用了电影蒙太奇的手法,在一个平面中表现了多个红军长征情景,是对红军长征表现形式的突破。全山石《娄山关》选择了阳光普照的娄山关来体现红军的胜利和毛泽东词的诗意。全山石对笔者说,当年接受了军博的创作任务后,就由军博的一位同志陪同上山。山上只有一位独眼的老人,他们就在老人处搭伙,一连下了17天雨,直到第18天才迎来阳光普照的天气,终于捕捉到了自己满意的画面。《娄山关》一反全山石擅长欧洲经典的酱油色,在金色阳光中体现出饱满而自信的情绪。为什么个人风格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全山石自豪地说:“我们胜利了啊。”


长征主题创作正迎来新的突破


长征一开始并没有明确计划。现在研究了解到,“长征”这个名称,最早是1934年11月即红一方面军开始长征一个月后,王明在莫斯科介绍红六军等西征时提出的。红一方面军最早提到“长征”是在1935年2月,时任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正副主任的王稼祥、李富春在发布布告中提出的。但最有影响的无疑是毛泽东首先在瓦窑堡报告《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中提出:长征是宣传队、是宣言书、是播种机……第一部长征将士亲历回忆录也是毛泽东亲自发起征集,并在1937年结集完成的《长征记》(又名《两万五千里》),2006年重新出版。改革开放以后,又出现了大量的红军将士个人回忆录。正是由于长征研究和考证的深入,才使得我们对长征有更深刻、更符合历史真实的认识。

第三阶段的创作,正是在这个基础上开展的。第三阶段是21世纪以来的长征题材创作,一个重要特点就是由国家组织专家对创作者进行辅导。这与过去完全靠画家自己体验、摸索有了很大不同。

这一阶段的代表作品主要来源于“20世纪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和“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展”。近年来,对红军长征的历史有了深入的研究,甚至对细节都有了新的考证,使得画家对长征既有历史高度又有较为准确的人物形象刻画和历史文物、环境的再现。可以说,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长征主题美术创作正迎来新的突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6-24 21:52 , Processed in 0.137718 second(s), 11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