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417|回复: 0
收起左侧

远去的马克思 ——兼评雄文《马克思主义为何出现失语、失踪、失声?》

[复制链接]

5135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6439
麦浪滚滚 发表于 2016-9-4 06: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远去的马克思
——兼评雄文《马克思主义为何出现失语、失踪、失声?》

来自: 一粒铜豌豆

前言(略)

        马克思主义似乎已经离我们很遥远了,以至于有些人听到这几个字都不禁停下来皱皱眉头,以示鄙夷——这种现象至少在笔者的周围是很常见的。不过今天偶然看到一篇名为《马克思主义为何出现失语、失踪、失声?》(以下简称《失语》)的文章,发布于8月29日的北京日报上,用以回应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翻开5月17日的讲话是这样说的“实际工作中,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这种状况必须引起我们高度重视。”毫无疑问,作为国家的领导人在叙述这个问题的时候要比官媒谨慎得多,接连使用两个限定词。然而,能够得到官方的羞羞答答的承认,这得多大的勇气呀!吓得我赶紧回去两学一做!


        然而,勇气归勇气,事实上这篇文章没有多大反响,即使被共青团中央公号转发了(近期团中央动作频频,对战任志强,手撕赵薇,维护南海权益,配上萌萌哒的团团菌,迅速成为了自干五的圣地)。原因很简单,虽然作者很正常的观察到了马克思主义边缘化的现象,却一如既往地给不了人们想要的那种醍醐灌顶振聋发聩的感觉。读完之后仿佛喝了一杯白开水,念叨了几句文化自信和实事求是的高论后就走开了。

        这里顺便吐槽一下,团中央的这个马克思。

        这个……额……算了,人家也不容易。回归正文吧。上文我们说到,作者正确地观测到一个正常人可以观测到的现象(比如笔者的父亲以一个老农民的身份对我说现在马克思不大吃香),接着作者就开始分析原因。首先《失语》一文的作者意味深长的指出“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非常复杂的,既有历史的原因,也有现实的问题,既有外来的影响,也有我们自己的某些失误。”这是官方典型的烦琐哲学,看完之后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接着,笔锋便指向所谓的“过去的左的错误”,批评其导致马克思主义庸俗化,接着矛头又指向“西方那一套”,这个的原因自然是多样啦,那一套有新鲜感,年轻人读书多是西方的教材,话语体系鲜有马克思主义的话语,最后总结原因是文化自信心出了问题!没错,你没看错,原来是民族文化信心不足!不知马克思那个德国大胡子看到这么个答案该怎么想!

        “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在人们的头脑中,在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不应当在有关的时代的哲学中去寻找,而应当在有关时代的经济学中去寻找。”这是恩格斯同志的名言,通俗点说就是经济基础才能决定上层建筑。既然思想领域的变化属于上层建筑,那么我们应当从现代社会的现实出发去论证马克思主义边缘化,这才是真正的唯物主义。然而,《失语》一文的作者却一口一个“左”的错误,或者文化自信心不足,不但没有半点唯物主义的影子,反而鼓吹民族对立,将民族文化与西方文化对立起来,结果搞出了马克思到底是哪国人这样一个不伦不类的笑话。马克思是一位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这个笑话我真心笑不出来。

        那么,我们应当如何看待马克思主义边缘化的现象呢?文章中反复提及“实践”,提及“人民”,然而没有半点真诚的意思在里面。这里的实践和人民是抽象的,不是具体的。文章号召大家摆脱书本,走入实践活动当中去,也要求“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研究导向”,却对人民是谁只字不提,“实践”则是指我们的“生活世界”,实际上也是没说。试问这样一个仿佛什么都没说的答案,怎能让人信服!

        马克思主义自有其阶级性,屌丝和卢瑟用起来得心应手,精英和稳拿用起来就显得别别扭扭。当今的中国社会明显被两大类人群占据了,一端是不占据任何生产资料所以只能由老板虐的工资只剩吃饭钱的体力劳工和白领,另一端则是挣钱的小目标才一个亿的稳拿,中间些许的中小企业主和自由职业者实际上面临着流向这两大人群的境地——将来不是作屌丝就是侥幸攀登人生顶峰。据说某党校教授公然宣称如果大学生“拿着资本论去农民工的工棚,宣传受剥削压迫理论,将是极大的社会动乱的不稳定因素”。这位诚实的教授说了句实在话,如果马克思主义不被边缘化,仍然企图占据社会思想主流的话,必然给既得利益集团带来巨大的动乱。马克思的经济学教导我们,老板给自己制定的一个亿的小目标中的钱是从我们这些打工的手中剥削来的;为什么大部分人不能致富,是因为老板们在生产领域卡住了我们,他们赚的钱永远比我们多;为什么我们绝大部分人不能当老板走向人生巅峰,因为我们没有资本,我们手中那点钱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根本无力转化为资本,即使侥幸办个小厂,做个小买卖,也常常被大资本吞噬。这也是八九十年代还能在乌压压的官倒大潮中创造几个白手起家的中小神话而现在我们也只能高呼逆袭无望的原因,所以当你的父母津津乐道于他的同学,朋友,邻居的神话时,朋友们,千万别上当啊!

        试想一下吧,十万万屌丝念叨着“造反有理,剥削有罪”游街的时候,那将是多么可怕的情景啊!然而,以上还只是马克思主义的一部分即政治经济学的范畴,马克思不但论证了这个资本主义社会的不合理性,还论证出未来一个没有剥削的社会的可能性,接着列宁同志和毛老师又手把手地教给我们实现这个社会的方法。从这个角度想,马克思还真不能让人民接触。那么如何让人们远离马克思呢,特别是对于一个以马列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国度。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列宁记录下了统治者对付死去的马克思的惯用办法:

        马克思的学说在今天的遭遇,正如历史上被压迫阶级在解放斗争中的革命思想家和领袖的学说常有的遭遇一样。当伟大的革命家在世时,压迫阶级总是不断迫害他们,以最恶毒的敌意、最疯狂的仇恨、最放肆的造谣和诽谤对待他们的学说。在他们逝世以后,便试图把他们变为无害的神像,可以说是把他们偶像化,赋予他们的名字某种荣誉,以便“安慰”和愚弄被压迫阶级,同时却阉割革命学说的内容,磨去它的革命锋芒,把它庸俗化。现在资产阶级和工人运动中的机会主义者在对马克思主义作这种“加工”的事情上正一致起来。他们忘记、抹杀和歪曲这个学说的革命方面,革命灵魂。他们把资产阶级可以接受或者觉得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东西放在第一位来加以颂扬。

        这段话摘自《国家与革命》,写于99年前。无论是马克思还是毛泽东,他们生前的对手在他们死后采取了同样的手段。革命导师被灭了“菌”,赤裸裸地搁在高不可及的楼阁上,他们不再是穷人的领袖,造反者的楷模,相反,灭菌后的他们成了勇敢顽强、热爱“人民”、清正廉洁、为了一个看似高不可及的理想而奋斗的慈眉善目的老者,总之就是四个字——“道德”完人,这个是资产阶级能够接受的。然而能够接受并不代表就要信服。尽管马克思已然化身成为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同质的东西,点缀在热火朝天的市场经济当中,然而该批判的还是要批判。不管怎么说,马克思这一干死人的存在都会让一些人不高兴,因此将其污名化的行动就一直没有断过,从大学讲堂到社交网络,从境外到境内,马克思的私生子,毛泽东的女人们以至于蒋公的威武雄才、民国的精英教育甚至上海滩的豪华奢靡都成为了他们热炒的话题。然而,行文到最后,笔者不禁要问一句:马克思真的能够如稳拿们所愿被老百姓束之高阁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3-26 16:16 , Processed in 0.092041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