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418|回复: 0
收起左侧

老贺继续驳斥云匀的跟帖

[复制链接]

11

主题

14

帖子

12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20
春雷 发表于 2016-9-3 0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老贺继续驳斥云匀的跟帖                                       
【】方括号内是老贺的批语                             贺春生的《老贺驳斥云匀的跟贴》的跟帖
                                          发布者: 云匀 | 发布时间: 2016-8-29 21:06| 查看数: 13|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我把我的跟帖放到主页上来以便于别人驳斥:【本来不想再驳斥你,常言说得好,适可而止,见好就收。既然你叫号了,我就再试试。】

        首先,不管你是要争取我还是要驳倒我或是要弄臭我怎么地,我还是要感谢你,你这么大个人物不惜笔墨为我这样一个一文不值的人做了这么大的文章,引起你如此重视真是惶恐之至。【所谓“大人物”,这是你对我的挖苦讽刺。我哪是什么大人物,一个行将就木的普通退休工人,我的情况谁人不知,网上有专门介绍我的文章。我在红旗网上,正像我的身份一样,人微言轻。同样的理论认识,在有些大人物的文章里出现,许多人就会热捧,而在我的文章里,很早就阐明过的相同观点,却一直遭到围攻!请注意,是围攻,不是批判。因为真理在我们一边,我们是不怕批判的。但是,围攻,就很难缠,因为围攻者不讲理论,不讲事实,甚至就是骂人。比如象什么“内斗分子”、“跳了起来”、“攻击撕咬”、“疯狗一条”、“厚着脸皮”、“丑陋表演”、“小丑而已”等等。象这样的充满恶意人身攻击的帖子,你不回,他太嚣张;你若回,又确实没有什么价值,而且会降低自己的人格。

       不就是“山沟沟里出不了马列”嘛,穷工人不能讲真理嘛。马列和真理,只有象留法的城里人高级知识分子,住在高楼大厦的公知们或有地位有身份的大人物才能有资格发表马列和真理。即使不是真理,不是马列的也会热捧为“马列”和“真理”。这就是红旗网的现状。我如果是什么“大人物”,那不放个屁也是香的?拉泡屎也得有围上来闻闻的。驳了你的跟帖,很正常,毛主席说,“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该进行批判,决不能让它们自由泛滥。”所以,你也没必要感谢我,更没有必要“惶恐之至”。】我对红旗网一贯地打口水仗一直都不屑一顾,【“不屑一顾”不行,还得重在参与。现在,你不是积极地在参与吗?不要自视清高,谁也不是超凡脱俗的神仙圣人。“口水仗”?不要小瞧红旗网的“口水仗”,它涉及到革命队伍内的路线斗争,是社会严重的阶级斗争在红旗网上的反映。既然你把它贬称为“口水仗”,带有轻蔑的口气,你就不该参与进来。这说明你是言不由衷的。】一是我忙于生计疲于奔命,【如果为了生存,忙碌奔波,那是可以理解的。保存自己,消灭敌人;保存自己的目的是为了大量的消灭敌人。但若是为了“忙于生计疲于奔命”那就错了,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去拼命,那就不应该了。把钱看的太重,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看还是不要捲入革命的好。革命就是为了无产阶级的事业舍弃一切甚至生命,那不是把老本都赔了吗?】无暇搅这潭浑水,【不搅浑水是对的,但要是因为没有时间搅浑水,那就是另外的问题了。这不,现在有时间了,就来搅浑水了。不是吗?】再者也是因为我的理论水平达不到论战的高度。【搅浑水是不需要理论水平的。越没水平,搅起浑水来越浑。只要懂得几个人呼应配合起劲搅合就是了。】但今天却要被拖出来批斗了,【惹祸了不是。下回别搅合了。】免不了是要解释一下的。【应该的。】

       当然,我即便不是个“三岁的娃娃”,【当然不是。】我也不是个理论家,【当然更不是。】对马列毛主义的确是只知“只言片语、一知半解”。【这是你自己承认的。有自知之明就好。】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是个马列毛主义者,【当然你不是。就看你的那篇跟帖,问题还不少呢?】但我坚定的认为毛泽东时代是正确的,特色时代是反动的,【这是最起码的认知。】我不知道凭这些有没有资格“活跃在网上和社会上”。【当然有资格。邓小平早已把“地富反坏右”全都解放了,把走资派全都解放了,而且实行了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专政,你不看看今天到底是谁的天下,谁能没有资格呢?都有资格!牛鬼蛇神可以招摇过市横行网络了。只有真正的革命网站被查封禁止,真正的马列毛主义文章被禁言和被围攻。你参加红旗网来“活跃”我们当然欢迎!但只是站在哪一边的问题,是搅不搅浑水的问题。谁都可以在网上活跃,在社会上活跃。而且我看你会比一般的工人和农民更“活跃”。】或许我真的是列宁所说的那种傻子,【打个比方嘛,何必认真呢?】那么红旗网就只是精英们的高堂吗?【也有底层老百姓,你看精英们的位置其实很高,确实是在“高堂上”。他们的文章不是置顶就是推荐,都在“高堂”上住着。最次也是“探索批判”住在中层。你看普通老百姓都在“百家争鸣”最底层,人微言轻嘛。】难怪红旗网经营惨淡,【没有工农和广大网友参与,缺少有分量有建树的马列毛主义的好文章登堂,这种局面当然要惨淡。】寥寥几个精英国粹,【也不尽然,还有大多数普通群众网友。】终日以狗咬狗为能事,【你这话可犯众怒啊。红旗网上哪能都是狗啊?起码还有人呀。说都是狗,西凉剑、红尘有泪、流云几位就会对你不满的。他们会质问,那你是啥?其实红旗网上的斗争,是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在网络上的反映,至少是正确与错误的斗争,先进与落后的斗争。即使是象你说的那样,红旗网是真的有狗,那也只能是狗与人之间的咬斗。狗和狗是同类,定会结成狗的联盟。狗咬人,人光荣;人打狗,狗活该;人打人,误会。】排挤这个打击那个,【这就是专门搞内斗的人的狭隘理解。思想斗争是兴无灭资的斗争,路线斗争是反修防修的斗争。怎么能理解是“排挤这个打击那个”呢?思想斗争的目的,无非是既要弄清思想又要团结同志,既要惩前毖后,又要治病救人。当然,对于拒不认识错误,而且还要强词夺理,甚至出言不逊的还是要坚决批判的。但这不叫“打击”。打击,是对待敌人,而不能对待自己人。即使是有问题,发布和散布了一些错误言论,也只能是开展批评和批判,绝不是“打击”。而公然骂人是“小丑”是“疯狗”的人,确实是在进行恶毒的人身攻击,确实是在疯狂地打击坚持真理,认真辩论,据理进行思想和路线斗争的战士。如果你说的是这些人“排挤这个打击那个”,我完全同意。如果是说我老贺,那就是贼喊捉贼了!】都以为自己能一统天下,唯我独尊,自己是圣人是救世主,难道这是在搞革命吗?【革命就包括思想革命,包括思想斗争。手中没有真理,又没有群众,害怕别人批评甚至批判的假圣人,假权威,是不可能永远维持自己的“一统天下”和“唯我独尊”的虚假地位的。他们一定会遭到手中有真理,身边有群众的工农理论家的一次次挑战的。新的战胜旧的,正确的战胜错误的,真理战胜谬误,马列毛主义战胜机会主义和修正主义,这是历史的必然,想不接受这个现实也不可能,这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这就是革命的规律,搞革命就得懂得这个规律。谁是“圣人是救世主”?我们就认毛主席是我们的伟大领袖和他是人民的大救星。】大海不拒溪流,革命者应有大海一样的胸怀,何况你要做革命家?【革命者是应该有大海一样的胸怀。应该有容纳百川的海量。但这也是有条件的。百川和溪流必须有大海一样的品质,大海一样的激情,大海一样的清澈。这样的百川和溪流,大海定会热烈的欢迎,激情地拥抱的。但如果是一股浊流,是一股污泥浊水,是夹杂着许多封资修反动思想,裹挟着大量资本主义有毒有害的工业、农业、化工垃圾的臭水、废水、烂水,要去污染和改变大海的品质,要把大海全部毒化成资本主义的烂泥塘,于是在那儿喋喋不休地高喊:“大海不拒溪流,革命者应有大海一样的胸怀”“何况”你们都是革命家。这时大海在无奈的接受它们的同时,就必须要对它们进行消毒,分解,稀释,沉淀。用巨浪去不断地洗涤、冲击和不断地抽打它们,直到把它们的毒物、毒液通通化解掉。如果毒物太多,毒液太毒,毒势太盛,大海就会发狂、发怒,就会咆哮,就会朔江而上,就会反入钱塘口,就会以万马奔腾的宏大气势,去反击毒流,压制浊流,清洗毒物。这就是大海的性格,大海的反潮流精神。我们对于各种错误思想和错误路线的批判斗争,确实就像大海一样。不仅不拒溪流,容纳百川,而且还要净化溪流,改造百川。】我还这样说,革命,不是几个理论家就能搞的,革命是人民的事,人民只需要你们理论家把理论运用到革命的实践中来。【是“人民只需要你们理论家把理论运用到革命的实践中来”吗?这是你的唯心史观的理解,是英雄史观的解释,然而是错误的解释。马克思说:“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毛主席说:“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变成群众手里的尖锐武器。”马克思和毛主席说的话,都有一个共同的原则,这就是理论除了离不开实践,更重要的是理论离不开革命人民群众,离不开社会阶级斗争的主体。理论要紧密联系实际,理论要与人民群众相结合。马列毛主义的唯物史观,人民史观认为,要把马列毛主义灌输和宣传给广大人民群众,成为广大人民群众手里的锐利思想武器,这才能把精神的力量变成阶级斗争和改天换地的强大物质力量,才是威力无比精神原子弹!而唯心史观,英雄史观却认为,革命只是或仅仅只是“几个理论家就能搞的”,靠几个“英雄”就能够“创时事”。你说“人民只需要你们理论家把理论运用到革命的实践中来”的观点,就是依靠几个“理论家把理论运用到革命的实践中来”的唯心史观。因为你根本不提宣传群众,不提理论与人民群众相结合。只强调“理论家把理论运用到革命的实践中来”,这就是唯心史观即英雄史观。虽然你在这之前也说了“革命,不是几个理论家就能搞的,革命是人民的事”的话,这也掩盖不了你后半句的毛病。因为你的这句话前后是自相矛盾的。这句话的前半部分,看起来似人民史观,但后半部分就变味了,就跑到唯心史观那边去了。说明,你的骨子里还是英雄史观在起作用。再说我或我们,谁也不是理论家,都是属于马列毛主义所掌握的那一部分群众,我们虽然需要“把理论运用到革命的实践中”去,但是,你这里明显的把自己刨除在人民之外。说“人民只需要你们理论家把理论运用到革命的实践中来”,那难道就没你什么事儿了吗?你就没有“把理论运用到革命的实践中来”的责任和义务吗?难道你是桃园之人吗?】自乘同志(称他同志不揣冒昧,不知是否玷污了这些圣杰的名字)【好了,你就不要再讽刺挖苦了,你不配!】不让人民反抗,不让人民造反,也就是不许人民革命,【说这话你得拿出证据来。自乘什么时候说的?都在哪些文章中说的?把它一一引述出来,也好让我们心服口服。没有证据,就是污蔑!这种当着甲污蔑乙,背后捣鬼的事儿,是小人的行为,是见不得人的,是卑鄙的行为。】一听他们的号角,他们正在沙龙里酝酿革命的“办法”,等他们绘就了战略宏图,振臂一呼,应者云集,革命便一蹴而就了。【“他们”你是指谁?“在沙龙里”?什么样的场合?前面你说的是“不让人民反抗,不让人民造反,也就是不许人民革命”,那么,你说的“他们”,一定是指“人民”喽?“他们”在“沙龙里”?是不是你前文所说的宣传毛泽东思想怕挨揍的公园里的“沙龙”和“人民”呀?好,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人民”正在“酝酿革命的‘办法’”,“绘就了战略宏图”,并且“一听他们的号角”便有人“振臂一呼,应者云集,革命便一蹴而就了”好!太好了!!这样的革命前景太感人了!!!有这等的好事?革命就这么简单?没有广大人民群众参加的“革命”,靠公园里的“人民”振臂一呼,“革命便一蹴而就了”!?那可真是太好了!可是我老贺不信,我想自乘也不会相信。】贺春生老师(这称呼不知是否又辱没了一个圣人。【讽刺、挖苦、打击之能事,好了就不要这些繁缛礼节了,免了吧!】很长时间以来,我一向很敬仰你)【大可不必。】对我提出的“怎样”嗤之以鼻,认为是“无能者”、“学龄前的幼子刚刚学会问话”,真是“唯上智下愚不移”呀!“上智”当然是鄙视“下愚”的,那么“上智”们应该是成竹在胸了?【这是告诫你,以后不要一见到网友写出较好的文章,就随帮唱影,挖苦打击,最常见的手法,就是问“怎样”?人家说了A办法,有些人就会起哄发问,怎样A呢?人家说用B的办法A,他们就会紧接着问,那怎样B呢?人家说用C的办法B,他又会问,那又怎么C呢?以此类推。其实他根本不听不看人家的“办法”,而目的只是为了把别人问倒。我看这种人连三岁的孩子也不如。三岁孩子是天真好奇,问完了,他会歪着小脑袋渴求地听你讲述。而这些人,竟只长了一张能问的嘴,却是不长耳朵和眼睛的。他们从来是不看或不认真看别人的文章的。对别人的观点根本就没有疏通和把握,眼睛只是注意着别人文章中的漏洞、错误和瑕疵。一旦抓着一点漏洞,便大加攻击,真不知道,这些人来红旗网的使命是什么?难道就是为了捣乱破坏的吗?难道是特色政府派进来的别动队网奸吗?是不是这个身份,只有这些人自己知道。说“学龄前的幼子刚刚学会问话”,这只是一个比喻。是呀,把谁比低了,谁也是不乐意的。但是比高了,又不恰当。比喻,必须得形象恰当。】既如此我还是要固执地刨问这个“怎样”——请放心,我绝不“喋喋不休”地再问第二个或更多的“怎样”,你只就这个“怎样”给我讲通了便可,只要能用马列毛主义把人民群众的思想武装起来,【灌输和接受马列毛主义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只有卖金的遇到买金的,只有把饭食送给饥饿者,这种选择才能完成。要真正“用马列毛主义把人民群众的思想武装起来”,一个靠我们把联系实际的生动的活的马列毛主义要经常及时的讲给人民群众听。在一有机会接触群众的时候,就要进行这种宣传工作。把它当作一种习惯。象我们老年人,就到公园里老年人聚堆的地方,去宣传去讲解去演说。千万注意,宣传的对象是广大工人和农民,广大城市下层小资产阶级。千万不要到右派(反毛派,民主宪政派)成堆的地方,小心被排斥围攻。就像你说的“小心挨揍”!对于右派,不是用批判的武器——马列毛主义去宣传争取的问题,而是将来要用武器的批判——用武力镇压的手段彻底消灭和改造的问题。但是,不排除在群众基础较好的时候,痛批右派,以教育群众,使广大人民群众不被西化派民主宪政派蒙蔽,以教育和争取更多的群众,为未来无产阶级革命积蓄必要的阶级力量。二是还要靠法西斯官僚警察统治的反面教员从群众背后的推动作用和残酷现实的教育作用。当着人民群众再也无法照旧生活下去的时候,统治阶级再也无法照旧统治下去的时候,人民群众就会自发的组织造反。要造反就要懂得和了解造反的道理,就会自然地去寻找真理,渴求马列毛主义的理论知识。群众需要,我们宣传,特别是我们长期宣传的结果,已经形成了较大规模的理论宣传队伍,这样就水到渠成,天时地利人和,买金的就遇到了卖金的,马列毛主义的精神食粮,就送给了如饥似渴正等待需要革命真理的广大革命群众。马列毛主义的物质力量是广大革命人民群众,广大革命人民群众的精神力量是马列毛主义。一经马列毛主义与需要革命的广大人民群众相结合,就会变为推翻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建设社会主义,改天换地的强大物质力量。你的“只要能用马列毛主义把人民群众的思想武装起来”的问题解答完了。因为我不是你所说的什么理论家,更不是什么圣人,所以回到的不好,还请笑纳。】只要人民能觉悟起来,“人心齐泰山移”,就没有办不成的事了,何必避重就轻,先讲其它的什么“方法”?没有觉悟起来的人民群众,你的什么方法都是纸上谈兵。【因为我们认为,关于你的“只要能用马列毛主义把人民群众的思想武装起来”的问题,对于我们来讲,早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也就是说,在理论上早已经解决了,只是一个实行和推动的实践问题了。告诉你,我们现在每天正在这样做。不知道你,或者还有你们,连这样一个现在已经不是问题的问题还是问题了。看来你和你们的理论基础贫乏,底子薄,还真需要好好补全这一课。】难道你们口若悬河地“几千字几万字”的长篇大论,人民就觉悟了吗?【难道你的意思是,谁也不许写文章,不许争论,都象你一样,谁写文章就攻击谁,讽刺谁,打击谁,这样“人民就觉悟了”呗?你是想把人民群众都“觉悟”到不许争论、不懂革命、只有利于维稳的特色官僚统治阶级的一边去吧?你是特色网奸呢?还是嫉妒别人比你强呢?嫉妒可不好,但比网奸好些。嫉妒不如自强,好好向人家学习,取长补短,长点志气,也写出“‘几千字几万字’的长篇大论”,写出几卷十几卷的马列毛主义理论的等身著作来,以指导未来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重新革命,若能这样,你岂不伟哉?】马列毛主义和易经相比就范了大忌了,也成了你们的话柄,【把马列毛主义比作易经,就是对马列毛主义的亵渎和大不敬。这是立场和思想问题。确实是落下了话柄。】那么人民群众不必反抗、不必造反、不必搞革命,把人民群众叫到你们这高雅的殿堂而不是“下流地儿”来听你们几千遍几万遍地背诵马列毛主义的理论,看人民群众能不能觉悟?【你还在继续犯错误。看来这确实是立场问题,一时还转不过来。前者,你说“毛泽东时代搞了一系列运动都是意在用马列毛主义武装人民群众的思想,结果真正被毛泽东思想武装了的人们几乎为毛泽东殉葬了”。后来,又把马列毛主义比作易经。现在又说“把人民群众叫……来听你们(我们)几千遍几万遍地背诵马列毛主义的理论,看人民群众能不能觉悟?”你这还是在暗喻马列毛主义是易经,学习马列毛主义就象“几千遍几万遍地背诵”易经一样。这不是说明你本性难改吗?我们只是在文章中联系实际引用了一些马列毛主义的语录,我们引用的还很不够,可是你却受不了了。嫌多了,不耐烦了。就用“几千遍几万遍地背诵马列毛主义的理论”,把它说的就像背诵易经、就像寺庙里、教堂里信徒们“几千遍几万遍地背诵”佛经和圣经一样,难道这不是恶毒的污蔑吗?你的本意,不是反对我们宣传的太多了,因为事实上我们的宣传还很不够还要继续努力,而是一见到我们引用马列毛主义的理论来联系现实问题,你们就受不了了,说明你们害怕真理,所以就要封我们的嘴,不许我们再这样宣传,这才你把马列毛主义比作易经,说我们的宣传就像念经一样,念上“几千遍几万遍”也没用。这才是你们的目的。关于“人民群众能不能觉悟”的问题,包括两方面的因素决定,主观因素和客观因素,正面教育和反面教员。前面已经讲过,就不重复了。我们要宣传真理和启发群众的觉悟,不靠马列毛主义靠什么呢?当然马列毛主义不是抽象的、教条的、干干巴巴的,而是生动的,理论联系实际的,结合群众切身利益和最关心的实际问题,进行互动的宣传群众和启发群众。难道,你要我们放弃马列毛主义真理的宣传,去传播你的易经或圣经吗?不管你想传播什么?只要你不允许和主张让我们放弃马列毛主义的宣传,你就是排斥和反对马列毛主义的。反马列毛主义的就是马列毛主义的冤家对头,就跑到马列毛主义的对立面去了。至于是不是敌人?你就自己裁决吧。】看你们教条了的马列毛主义比易经能强多少?【我们如果是教条了的马列毛主义,你可以批判我,任何人都可以批判我们。怎么不见你们的任何批判文章,上来的总是攻击或谩骂的文章呢?比如象什么“小丑”,“撕咬”,“疯狗”等等。说我们是教条主义,然后就攻击,又没有批判教条主义的文章,那么只能说明,你们攻击的不是教条主义,而是以攻击教条主义为幌子,你们是在着着实实地攻击马列毛主义!难道不是吗?从你上面说的“结果真正被毛泽东思想武装了的人们几乎为毛泽东殉葬了”的污蔑毛主席象封建帝王一样,逝世后还得需要忠于和崇拜他的活人“殉葬”的话,和后来“把人民群众叫……来听你们(我们)几千遍几万遍地背诵马列毛主义的理论”,把马列毛主义比作易经的话,不难看出,你攻击所谓教条主义是假,攻击马列毛主义是真。这样下去,你的问题也就越暴露越多,你的“把柄”也就更多地自动交给了更多的网友。人在做天在看,这个天,就是广大网友,就是未来能够更多地了解你的广大人民群众。你今后到底怎样做人,怎样走路,就自己选择吧。】现实是唤醒人们最好的办法,人们只有在残酷的现实斗争中才能真正领悟马列毛主义的真谛,【你现在不让人民群众接触和了解马列毛主义真理的宣传,不让我们去向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宣讲和传播马列毛主义,把宣传污蔑为“念经”,请问,人们在残酷的现实斗争中是怎么才能真正领悟马列毛主义真谛的呢?还什么“只有……才能”。平时不了解马列毛主义,到残酷的现实斗争中,尽管可以受到教育,但由于他们不懂得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常识和概念,他们怎么就能“真正领悟马列毛主义的真谛”了呢?难道马列毛主义是“人们”头脑里固有的吗?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一遇到残酷的现实教育,意识中就自然而然地出现了马列毛主义吗?平时没有马列毛主义的灌输和影响,他们怎能有马列毛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思想,而只能被无政府主义,工联主义,改良主义,功利主义,民主宪政思想,西化派颜色革命的资产阶级思潮所俘虏。最后成为当今社会资产阶级改朝换代的工具,成为西化派颜色革命的炮灰。因为人民群众,我们不去发动和争取,资产阶级甚至是官僚资产阶级就会去蒙蔽和欺骗。这是毫无疑问的。难道你是要未来中国人民为自由资产阶级改朝换代做嫁衣裳吗?可能你就是这个意思。说“人们只有在残酷的现实斗争中才能真正领悟马列毛主义的真谛”,这是你的谎话,而让人们去接受各种非马列毛主义思想的毒害影响才是你的真意。让我们停止马列毛主义的宣传鼓动,让人民群众信马由缰,听信各种谎言欺骗,最后你能保证“人们……真正领悟马列毛主义的真谛”吗?好了,不要再欺骗了,起码我们是绝不相信你的鬼话的。】不让人民做反抗斗争,使人民和实际脱离开来,枯燥地听你们的理论,这不是教条是什么?【我们什么时候“不让人民做反抗斗争,使人民和实际脱离开来,枯燥地听你们(我们)的理论”了呢?这种信口雌黄当面造谣,把说谎当儿戏的恶劣行为,真是达到了登峰造极、上嘴唇接天,下嘴唇接地,完全不要脸的程度。我还是第一次遇见你这等无耻之徒。你可以随便查看我们的任何文章,也可以让所有的网友帮助你们查看。看看我们在哪一篇文章里,或在哪一种场合里,有过这样的言论?不但百分之百的没有,而且我敢打包票,我们的文章充满鼓动宣传暴力革命和武装夺取政权的激烈内容。这怎么能说我们“不让人民做反抗斗争,使人民和实际脱离开来”呢?简直是一派胡言!】我这里决不是反对理论宣传,【不要再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我特别喜欢位卑同志在“下流地儿”的演讲,【没有人反对。但是,你就做不到,因为你怕挨揍!】我反对的是不提倡不鼓励甚至是不允许人民的反抗斗争,【你反对的正好和你说的相反。】如果你们的宣传工作能做到被压迫人民反抗斗争的前线去那才是最有效的。【我们要相信群众,相信各地前线坚持斗争的群众。在斗争中,他们一定会增长才干,发现(群众)领袖,群众和领袖一定会最后接受马列毛主义的革命真理,走上真正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重新革命的正确道路的。红旗网的正面宣传,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有力影响。所以我们要坚持红旗网的工作,扩大知名度,努力把红旗网的事情办好。因为我们目前没有无产阶级的政党,没有建立革命组织,没有真正的职业革命者,不可能哪里是前线,我们的革命者就开赴到哪里去。即使是退休老人,很多人仍在为了自己、主要是全家的生存还在打工。象我老贺这样的情况,已年近古稀身体多病,行动不便,老态龙钟。不可能到各地的前线去参与革命。但是有一样,发生在身边的革命斗争,我们很多老年人都是参加的,甚至是发起人。我们在公园里、广场上,路上,公交车上,随时都在宣传革命道理,尤其是结合现实的马列毛主义。很多人曾经被派出所拘留,被公安局关押。也许你会问,你老贺究竟都干了什么?我的工作很简单,也很危险。我是在公园里和广场上进行宣讲的主要宣讲员之一。而且是锋芒直指习近平和现特色法西斯政权、右派分子(还有相当的数量)、乌有之乡保皇派分子(绝大多数,经过几年来的努力,基本群众开始转向革命方面。现在,我已经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了,形势大好。)我在网上的激烈言论,就是我在“前线”实际宣讲的激烈言论。除此之外,我还自费购买了打印机、音响,每月拿出一部分薪水作为资费为群众现场发送宣传学习材料和传单。通过音响向群众播放《国际歌》、《团结就是力量》、《大海航行靠舵手》和《游击队之歌》……等等,这就是我现在正在干的力所能及的革命工作。当然有危险!我曾在大前年和去年两次被两个区的派出所拘留。由于反抗警察暴行,胳膊差点儿被扭断,留下的清淤血痕至两个月余才消肿消退。当时大家义愤填膺,有人为我照相,留取证据;有人鼓动我上访告他们。我只是笑着向大家说:“今天宣传毛主席和马列毛主义,就是有罪的。这就是习近平所谓的法治国家和依法治国。你告他们?警察、法院、监狱都是他们家的,你能告赢他们吗?警察的暴行,是这个法西斯的假共产党的公安部下令让干的,更是习近平指使它们干的。你能告出结果来吗?”“那也太冤枉了,宣传毛泽东思想,纪念毛主席诞辰,何罪之有?!”有的老人愤愤地说。“不冤枉!他们辱毛诬毛反毛,我们热爱歌颂宣传毛主席,它们当然就要抓人,就要打压。我们同它们的关系就是仇敌,这是严重的阶级斗争。在战场上被敌人打伤了,你能说冤枉吗?这是光荣了。记住,我们有仇有恨,不喊冤,不叫屈,只需要牢牢记住这仇恨,等待将来人民一起起来,革命造反,拿起枪杆子消灭他们,一起清算他们,到那时这个仇恨就同全国人民一起报了。现在只是需要记住这仇恨。”……这里不得不透露点儿我的个人信息。目的是为了说明我们早已在做这些充满风险的群众宣传工作了。哪里是“前线”呢?难道我们身边的斗争,就不是前线吗?我们面对警察城管的监视打压,难道就没有敌人,没有敌情吗?只有我们勇敢斗争,坚持斗争,我们这里也是前线。全国各地的“我们”互相支持和声援,就等于我们已经开赴了全国各地的前线。只要你是战士,心中有敌情,还在坚持战斗,你就永远在火线上、在前线上。当然你如果不是战士,而是“下流地”的打牌的、跳舞的、唱歌的浑浑噩噩之人,那就是另外的问题了。老贺多说了这些个人情况,目的只是为了驳斥你等的攻击污蔑之词。丝毫也没有表白或炫耀自己怎样怎样的意思。请不要在此问题上进行个人攻击。问了半天,一个“怎样”的问语也没有。可我还是把“怎样”的问题,廉价地回答给你了。就当你问的是“怎样”吧。】

       我提到“殉葬”的问题你竟然说我是“极其恶毒的(地)反毛辱毛”,那么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等等有多少人被殉葬了你不知道吗?【这就是你的只崇拜易经,满脑袋封建主义思想的原因。他们四个人,只有在你的嘴里才会吐出这样的逻辑。四人杰是大英雄,他们的被捕和牺牲,是死得其所,是比泰山还要重的。这是阶级斗争,他们是为捍卫毛主席而死,是为捍卫马列毛主义真理而死,是为捍卫中国无产阶级专政和文化大革命而死,是为共产主义伟大事业而死。他们的死,名垂千古,永载史策。但是,他们不是殉葬。说殉葬,就是你恶毒的把毛主席比作封建帝王,把他们的牺牲说成是无谓的、无辜的、是历史悲剧的牺牲品。这种说法,是极其恶毒极其反动,是与右派西化派,特色派一样的反动。】这是毛泽东让他们殉葬的吗?【行了,你就别掩盖了。说错了就是说错了,承认你没文化,对“殉葬”这个词没有理解明白,说用错词了,做个检讨,也许网友们还是可以原谅你的。如果继续强词夺理,继续坚持,你的反动性,就是铁板钉钉了。】凡殉葬都是君王死后的后来人做的,怎么能和辱毛有关系呢?【你胡说!殉葬是一种残酷的礼仪制度。这种制度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的前期最为盛行。既然是制度,就是君王和皇帝制定的,是代代相袭的。至于皇帝死后,除了皇帝生前钦定的殉葬妃奴权臣以外,由皇后或皇太后把持的后宫权斗,为排除异己,也有由皇后懿旨决定接续殉葬的。你把“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等等”说成是“有多少人被殉葬了”,这难道还不是极其恶毒反动透顶的吗?难道还不是严重的诬毛和“辱毛”事件吗?四人杰为捍卫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为捍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为捍卫马列毛主义,捍卫毛主席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而被羁押和献身,你怎么可以和帝王之家的殉葬制度以及后宫的权斗排除异己而让嫔妃权臣殉葬的情况相比呢?这场斗争是共产党内的严重的阶级斗争,是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司令部同邓小平资产阶级反革命司令部的斗争。这能同封建时代皇家后宫的权斗与排除异己的斗争,这一派反对那一派,这一统治集团打击那一统治集团,说到底是封建统治阶级内部的权力斗争一样吗?还是收敛点吧,不要再强词狡辩了。继续抵赖的结果,只能是适得其反——越描越黑,欲盖弥彰。】

       真正被毛泽东思想武装了的人会蝇营狗苟自私自利吗?在当今社会“会生存”吗?这是在“声讨”毛泽东思想的灾害还是声讨特色社会的灾害呢?【联系你前面“真正被毛泽东思想武装了的人们几乎为毛泽东殉葬了”的话,你的这句“在特色社会里不会生存”的话,当然就是声讨和控诉毛泽东思想所造成的灾害。说“被毛泽东思想武装了的人”为毛主席“殉葬”的“殉葬”了,“在当今社会”“不会生存”的“不会生存了”,是什么意思呢?会说的不如会听的。你的抵赖和硬抗的死不认账的恶劣行为,确实是世所罕见,绝无仅有的。】

       你的宣传又排斥了“发财欲望和大资产阶级是一样的贪婪”的小资产阶级,【我说的是“处于上升阶段的小资产阶级”的“发财欲望和大资产阶级是一样的贪婪”,你断章取义,故意把“处于上升阶段的”小资产阶级中的“处于上升阶段的”给贪污了,然后就批我,其实这等于是批你自己。“处于上升阶段的小资产阶级”,也就是小资产阶级的上层右翼。毛主席和列宁说的,小资产阶级和小生产者,他们是每日每时地产生着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说的就是小资产阶级的上层和右翼,也就是处于上升阶段的小资产阶级。他们对赵公元帅礼拜的最勤,说的也是他们。】我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贪婪,【我也很“贪婪”,我“嗜血成性”,充满“暴力倾向”。我要在有生之年,投入到无产阶级革命洪流,和人民一道共同杀敌,誓死要把特色法西斯官僚权贵资产阶级全部杀光。小心!尽早改变立场,站到无产阶级重新社会主义革命派一边。如果站错队,充当特色鹰犬,那就小心我老贺,铁面心黑手毒,非杀你个碎尸万段不可!】

       但我知道小资产阶级是我们未来革命的很大的一部分力量,【是的,同农民阶级一道,他们是无产阶级最广大的同盟军。但是有一条,这是指中下层小资产阶级。处于上层的小资产阶级,即右翼小资产阶级,他们在上升阶段有可能是我们的敌人,处于下降阶段和濒于破产阶段,他们可能是我们的朋友。但是要警惕他们中的个别分子参加革命的投机行为,要防止他们扰乱了我们的革命阵线。】你的“弹琴”也就只能去找极少数的有音乐天赋的高雅之士欣赏了。【所以,对你“弹琴”你是听不懂的。不过有能听懂的旁听者,他们在倾听,在专注的倾听,他们会心地笑了,他们听懂了,他们在跟我的帖,在坚定地支持我。这就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3-26 16:24 , Processed in 0.126532 second(s), 13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