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487|回复: 0
收起左侧

老贺:赏析鲁迅《题未定·草·七》

[复制链接]

11

主题

14

帖子

12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20
春雷 发表于 2016-9-3 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老贺:赏析鲁迅《题未定·草·七》

      毛主席曾经说过:“我与鲁迅的心是相通的。”然而非常遗憾的是,毛主席一生没见过鲁迅,鲁迅也终生不曾见到过毛主席。在这种素未谋面的各自人生中能够做到志同道合心心相通,主要是因为他们都有共同的无产阶级的崇高品质,有一样的人民情怀,有高深的革命的、战斗的理论修养和文化底蕴。在共同的事业和共同的理想的追求中所形成的高度思想交融与人格景仰。这就像马克思与恩格斯的心是相通的一样。

      今年,是毛主席逝世40周年和鲁迅先生逝世80周年的日子。让我们深切缅怀中国人民的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和中国新文化运动的伟大旗手鲁迅先生。

      网上发表了一篇“东极老翁”的《谈谈文章的评论》的文章(下简称《谈论》),引用了一段鲁迅在他的《题未定·草·七》中的几句话。文章谈及了一些文章评论的方法和道理。说的很好。

      联系最近的网上辩论,有些人的错误观点,甚至是反动观点,得到了理所当然有理有据的批驳。于是,网上一时暗流涌动的微澜,也就刚刚被平息了一些。这篇文章的发表,有些人在昏暗中觉得眼前一亮,竟以为有人伸手救援,这是送来的非常及时的一根救命的稻草。竟说“终于有网友站出来说话了,这些话说得好,希望某个别人认真地想一想,就这些。”还有的说“对那个人不要抱有任何幻想。他是每天都在“思想”的,但不是反思,而是想着怎么样攻击别人,从而抬高自己。”

       对于这样的跟帖,我不想纠缠。其实这些人也只是被批驳了几句,自尊心驱使,觉得受了点儿委屈。如果说有些伤害,那也只是抢了点儿毛茬,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既然已经把这篇文章当做了救命的稻草了,那么,这就有必要具体分析这篇文章,看看这篇文章究竟是不是稻草还是歪打正着,恰巧起到了稻草的作用。

      其实被批驳的人至今还在整装待发,正在梳理自己曾被驳乱志在使之重新恢复光鲜的羽毛,他们随时准备起飞,随时准备扑捉目标,随时准备继续上阵,可见他们现在只是阵前的休整和休息。但是,“稻草”还是送来了,而且还很受欢迎。

      下面我就借赏析鲁迅的原文,分析一下这篇文章:


                       分析 东极老翁 的文章《谈谈文章的评论》

      ……

      归纳出两个主要论点:

一.      作者亮出的第一个观点就是《谈论》文章第一句话就引用的鲁迅在《题未定·草·七》的论点。“鲁迅说:‘倘要论文,最好是顾及全篇,并且顾及作者的全人,以及他所处的社会状态,这才较为确凿。要不然,是很容易近乎说梦的’这是鲁迅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运用于对文章的评论提出的的原则与方法,是符合辩证法的。”鲁迅在这篇杂文中,这段话也是文中的重点。

      鲁迅对评论文章常常出现的断章取义,抓住一点不及其余的不良作法,叫做“摘句”。这种评论文章的方法,鲁迅是极不赞成的。鲁迅说:“它往往是衣裳上撕下来的一块绣花,经摘取者一吹嘘或附会,说是怎样超然物外,与尘浊无干,读者没有见过全体,便也被他弄得迷离惝恍”

      鲁迅的这段话很精彩。文章作者在《谈论》的第二段说明评论文章必须杜绝这种情况时,原句引用了这段话。解释得完全正确。

      那么到底应该怎样理解作者和鲁迅对于这个问题的见解呢?

      分析:

      要正确理解作者引用的鲁迅的这两段话,有一个入门的鈅匙,这就是只要搞懂了作者《谈论》中第二段引用的鲁迅的话,也就理解了作者《谈论》中第一段引用的鲁迅的话。

      其实,作者《谈论》中第二段引用的鲁迅的话,在鲁迅《题未定·草·七》原文中,开宗明义,就是开篇的第一句话。而作者《谈论》中开门见山,也就是开篇的第一句就引用的鲁迅的话,在鲁迅《题未定·草·七》原文中,却处在全篇接近结尾的后半部分(第十三自然段左右)。这样,《谈论》的作者,就把一道紧闭的知识的大门直接堵在读者的面前,而把开启大门的鈅匙藏在了门的背后。

      常识告诉我们,要想让读者走进你知识的殿堂,能够读懂你的文章,最好的办法就是首先把开启知识大门的鈅匙,诚心诚意地交给读者。让读者拿着你交给他们的鈅匙,轻松省力地去浏览去欣赏你的杰作。鲁迅的这篇文章就是这样做的。我们体会马恩列斯毛的著作和文章,也是这样层层铺垫循序渐进的。要想传播知识,诲人不倦,就需要这样的文章和笔法。这是对待读者和受众的根本态度问题。然而,《谈论》的作者,东极老翁却正好相反,不知是老翁廉颇老矣,行文逆滞颠倒,还是故意而为之。如果是后者,那就是有意提供稻草,意在救援了。

      鲁迅在他的《题未定·草·七》原文中第一句话就说:“还有一样最能引读者入于迷途的,是“摘句”。它往往是衣裳上撕下来的一块绣花,经摘取者一吹嘘或附会,说是怎样超然物外,与尘浊无干,读者没有见过全体,便也被他弄得迷离惝恍。”

      什么意思呢?说的并不是评论别人的文章所采用的断章取义,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摘句”,而是在痈疮中蓄意找出那灿若桃花的那最绯红的一朵,然后把整个痈疮吹嘘的天花乱坠,美不胜收,超然物外,与尘浊无干。看看鲁迅的原话“它往往是衣裳上撕下来的一块绣花,经摘取者一吹嘘或附会,说是怎样超然物外,与尘浊无干,读者没有见过全体,便也被他弄得迷离惝恍。”是不是这个意思呢?显然,这不是说写批判的文章,而是说那种奴颜媚骨的文化痞子,比如就像今天的专门吹捧特色,吹捧习近平之流的张宏良、张勤德、孔庆东、韩德强之辈。

      了解了鲁迅的这段话,也就拿到了理解鲁迅原文第十三自然段左右的那启大门的鈅匙。也就是东极老翁《谈论》文章的第一段引用的鲁迅的话。

      鲁迅说:“不过我总以为倘要论文,最好是顾及全篇,并且顾及作者的全人,以及他所处的社会状态,这才较为确凿。要不然,是很容易近乎说梦的。”

      我们再来分析鲁迅的这段话,是不是就很好理解了呢?意思是说不要被汉奸文化投降文化的代表人物表面上说的好听的个别文章和个别词句的假抗战真反共的言论所欺骗,不要被“国防文学”的鼓吹者“四条汉子”的口头革命派,本质是投靠国民党反动派的所谓“国防文学”所欺骗。不要只看他们所作的辞藻华丽的表面文章。不要被他们的虚伪革命所蒙蔽,而是要看他们的全部文章,全部观点,甚至要看他们的全部人生,全部立场,所处的全部社会状态。要全部立体的看一个人,看一篇文章,只有这样,“才较为确凿。要不然,是很容易近乎说梦的。”比如说,习近平的“群众路线教育”、“依法治国”、“不忘初心”等等。这些近乎黑话的冠冕堂皇的话,张宏良等救保分子,就极尽奴颜卑戚之能事,恬不知耻的极力吹捧,借以欺骗群众,为特色维稳服务。他们不是把特色的全部复辟事实,特色当权者的全部官僚资产阶级法西斯统治的本质,进行全面的、综合的分析考查,只要稍微闻到一点所谓“正能量”的话语,就摇唇鼓舌、无耻吹捧,这是由他们的奴才本性所决定的,他们非这样做不可。

二.   作者亮出的第二个观点,即“对于属于毒草之类的文章,尤其是主要思想倾向属于错误甚至反动的文章,例如:鼓吹“救党保国”的文章;歪曲事实,恶毒攻击毛主席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文章;鼓吹右倾和“左倾”机会主义的文章,要抓住要点,有理有据,毫不留情地予以批判。批判文章切忌面面俱到,抓不住重点,使人不得要领。”作者的这个观点也是正确的。

      常言说得好,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打蛇打七寸,斩草要除根。与前者的吹捧奉承的颂扬谄媚文章截然相反,因为吹捧奉承之人,都是奴颜媚骨,他们为了一点私利或狗粮,是可以把坏的说成好的,把黑的说成白的的。在一个腐败变质的肌体上,拿着放大镜寻找“好的”,在痈疮上找到了出血点,然后便蜂拥而至,一面吸允着腐败肌体所赐予的一点点浓血的回报,一面摇唇鼓舌,把腐败的说成是特色的,把溃烂的说成是进步的,把反动的说成是革命的,把资产阶级的说成是人民的等等。而对于批判和评论反动文章或毒草文章,就不是从坏的里面挑好的,而是在坏的里面挑更坏的。就象作者东极老翁所说的那样“要抓住要点,有理有据,毫不留情地予以批判。批判文章切忌面面俱到,抓不住重点,使人不得要领。”所以,我们在批驳或批判错误观点,错误言论,甚至是极其反动的右派言论,“鼓吹‘救党保国’的文章;歪曲事实,恶毒攻击毛主席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文章;鼓吹右倾和‘左倾’机会主义的文章”,就是紧紧抓住这样一个原则的。这就像在一个腐败的肌体上,只要我们在他的化脓点或肿瘤处,在一点上取样或切片,进行重点分析化验就可以了。因为这样的分析化验很典型,很有代表性。

      东极老翁以上的这两个观点,综合起来就是我们的应该了解和掌握的评论文章的基本要领。谢谢东极老翁发出的此贴。道理说的很好,只是前面把“鈅匙”和“门”搞反了,让人还是质疑或迷惑了一阵子。再有,东极老翁说的要“毫不留情”地批判“鼓吹右倾和‘左倾’机会主义的文章”,在“左倾”这个单词上所加的引号很好。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要“毫不留情”地批判“鼓吹右倾……机会主义的文章”很正确!至于鼓吹“左倾”机会主义的文章,可以说现在还没有。因为现在基本上错误路线的方向都是一边倒,即右倾!目前的路线问题,不是左倾,而是左的还很不够!因为还左的不够,也就是还没有真正的左派,所以东极老翁把“左倾”一词打上了双引号。这是东极老翁的睿智!

      东极老翁的这篇文章,被有些人当做了救命稻草,实际上这篇文章根本不是他们所能利用的。而一经仔细分析,真理就褶褶发光。在真理的照耀下,想利用真理而为谬论辩护的阴暗“初心”,是不可能如愿的。所以,有些人不要侥幸,还是要老老实实地反省提高自己。迎头赶上,做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重新革命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1-21 09:19 , Processed in 0.082121 second(s), 15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