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2184|回复: 0
收起左侧

书摘:文革是中华文化自我完善的一次大革命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1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3
jiushiwo 发表于 2016-9-1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海外学者一笑(YeShell)著的《毛主席的红小兵—你所不知道的真实故事:一个山村男孩的别样童年》(amazon.com 搜索英文书名:1966–1983: Chairman Mao’s Little Red Guard – Unknown True Stories of a Chinese Country Boy),在结束语写道:“文革是中华文化自我完善的一次大革命。”这是中外学者第一人首次从文化与哲学的高度去评价文革,全文如下:

文革是中华文化自我完善的一次大革命

一笑(YeShell)


  在海外居住期间,我喜欢到《人民日报》社主办的人民网“强国论坛深水区”去发帖子,说一些我的所见所闻,并发表一点我的个人看法。有的网友却似乎不能容忍我的观点,发出了“你为什么不移民朝鲜”的质问。
  对于这样的质问,在“强国论坛”严格的发言审查制度下,我只能回答:我其实并不在乎什么制度,我只希望中国好。今天,我之所以要写这本书,就是本着“希望中国好”的良好愿望。
  我的人生启蒙时期——童年和少年时代,跨越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文革)和“改革开放”前期的两个时代。一个智力发育正常的人,都能通过自己的亲身体验来分辨,什么时候好,什么时候不好,什么好,什么不好。
  我在文革爆发那一年出生,整个童年基本上在文革期间的农村度过。我的童年,生活条件是艰苦的,但总的来说,那段日子却是充满快乐的日子,是阳光灿烂的日子。
  当然,文革时期也有阴霾(mái)。就像毛泽东自己总结的那样,文革“三七开,七分成绩,三分错误,”“文化大革命犯了两个错误,一打倒一切,二全面内战。”[注1]他也清楚地意识到:“这件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注2]
  2016年,海外有人出版了所谓的“广西文革档案资料”,汇总了文革最激烈的两年,广西各地人员非正常死亡的个案,以此来达到他们攻击文革的目的。首先,任何罪恶,都必须受到严厉的谴责,任何受到迫害的个人和家庭,任何非正常死亡的个人,都是不幸的,对他们的不幸,都应该表示出极大的同情。然而,将文革十年全国非正常死亡人数平均到每一年,其总数并不多于现在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的中国每年的自杀人数[注3],其占总人口的比例,比起现在美国每年被用枪械杀害和用枪械自杀的人数的比例高多少[注4]。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所谓“资料”的主编,为了达到攻击文革目的,竟然不惜发表美化纳粹的杀人行径的言论[注5]。这种令人发指的对历史无知的言论,污辱了犹太人,污辱了全人类,在欧洲,一定会被以等同于“否认纳粹大屠杀言论罪”(Holocaust Denial),受到起诉和审判。
  这些所谓的“资料”的编写者,将文革时期的不幸事件与纳粹大屠杀相比,是别有用心的,也是无知的。文革时的极端行为,应该说是极少数的,而且都是个人行为。我在国外看到一个文革的视频,是1966年8月3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第二次接见从外地来北京的红卫兵的纪录片。在这次接见中,林彪对红卫兵发表讲话,说:“我们一定要遵照毛主席教导,要用文斗,不要用武斗,不要动手打人,就是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就是那些地富反坏右分子,也是这样。武斗只能触及皮肉,文斗才能触及灵魂。只有文斗,进行充分揭露,深刻批判,才能彻底揭露他们的反革命面目……”[注6]林彪在讲话中,号召红卫兵不要动手打人,更何况杀人!但是,文革的批判者们从来不提这个讲话。
  以上这些,就算是毛泽东自己说的,文革的“三分错误”吧,就算是毛泽东的错误吧。孔子的高徒子贡说过:“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gēng)也,人皆仰之。”(君子的过错,如同日食月食那样。有过错,人人都看得见,改正了,人人都敬仰。)针对孔子去世后,鲁国权贵诋毁孔子的状况,子贡指出:“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知量也。”(有人即使想自杀,又怎么能损害得了日月呢?这正好说明他不自量力。)[《论语•子张第十九》]与孔子相比,在广大人民群众的眼里,人民领袖毛泽东才是真正的太阳,狂犬吠日,丝毫不损他的光芒。
  那么,文革的“七分成绩”在哪里呢?文革十年,中国在科研、经济建设和外交等领域,取得的举世公认的辉煌成就,就像晴天的太阳那样,谁也无法遮挡。1967年,中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1973年,中国第一台每秒百万次集成电路电子计算机研制成功,1975年,中国自主培育的籼(xiān)型杂交水稻通过鉴定,可提高粮食产量20%,为世界粮食增产作出了重大贡献。1967年至1976年的十年,中国工农业总产值年平均增长率为7.1%,社会总产值年平均增长率为6.8%,国民收入年平均增长率为4.9%[注7]。这些数字,无疑给了“文革使得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论调者,一记响亮的耳光。
  1971年10月25日,第26届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这是中国外交的重大胜利。1972年2月21日至28日,美国总统的理查德•尼克松访华,与毛泽东会见,并同周恩来会谈。中美双方在上海签订的《中美联合公报》,标志着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开端。就在文革十年期间,中国同包括英国在内的七个主要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参见附录四]。这些例子,也给了“毛泽东时代闭关锁国”论调者,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里也顺便说说我的故乡——所谓的文革“重灾区”之一、广西钟山县。即使是这文革后编写、1995年出版的,“对‘文革’是彻底否定的[注8]”的《钟山县志》[注9],也不能完全抹杀文革期间,钟山县在经济建设等方面的成就:

  同月(1967年3月),在城厢的龟石、罗旧,望高的罗溪等一带土岭,采用飞机播种造林,当年飞播面积46000多亩。
  (1970年)10月,全县113个大队中有74个实行农村合作医疗制度。
  同年(1973年),县在清塘公社大同中学试办沼气成功,后在农村推广使用。
  (1975年)4月,梧州地区钟山水泥厂,在县城东南大江寨旁建成投产,设计年产8万吨。
  (1975年)8月,花山水库动工兴建,设计总容量4450万立米,装机容量2000千瓦,灌溉农田8万亩。

  总的来说,整个毛泽东时代包括文革十年,是中国人民在毛泽东主席的领导下,战天斗地,将一穷二白的旧中国,建设成为一个现代化国家的伟大时代。正如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教授、莫里斯•迈斯纳(英文名:Maurice Jerome Meisner, 1931-2012),实事求是地指出:“其实毛泽东的那个时代远非是现在普遍传闻中所谓的经济停滞时代。而是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现代化时代之一,与德国、日本和俄国等几个现代工业舞台上的主要的后起之秀的工业化过程中最剧烈时期相比毫不逊色。……如果没有毛泽东时代发生的工业革命,80年代将找不到要改革的对象。”[注10]诚哉斯言!壮哉斯言!
  然而,毛泽东的伟大之处,并不在于他领导中国人民取得的经济建设的伟大成就,也不是被人们广泛认可的推翻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建立了新中国的伟大功绩。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任何改朝换代都只不过是历史进程的一个环节,旧朝代总是要被新朝代所取代的。而经济建设的成果,总有一天会被败家子似的后人所毁掉,之后又会被其后的后人的建设成就所取代。因此,评价像毛泽东这样的历史人物,必须将他的一生放到历史的长河中去审视,将他的业绩和学说,提升到对民族文化与哲学的影响与贡献高度去评价。
  在探讨中国历史之前,我想先介绍一下我对毛泽东的认识的一个历史过程。
  正如我在这本书中的回忆那样,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对毛泽东的认识,只局限于书本知识和学校的教育。而我上大学的1980年代,则是一个“非毛”的时代,宣传机器开足马力,各色人物粉墨登场,不遗余力地从各个方面否定毛泽东、否定毛泽东时代。接受这些洗脑多年之后,我跟大多数青年人一样,认为毛泽东晚年犯有严重的错误,是中国的列宁加斯大林,如果他在1956年以前就退休或是去世,中国的未来会更好。时间又过去了十年。让“非毛”者始料未及的是,就在毛泽东逝世17年之后的1993年,在毛泽东诞辰100周年之际,民间却悄然兴起了第一轮毛泽东热。此后,我也开始反思我所接受到的“非毛”宣传。
  1997年,我离开了祖国,到日本留学深造,毕业后联系国内的高校,全都杳(yǎo)无音信。无奈之下,只好在海外“周游列国”。海外铺天盖都是对毛泽东的攻击与谩骂。我要感谢这些人,是他们让我开始探索,寻求真相。经过多年的研究与独立思考,在我的头脑中逐渐形成一个异常清晰的毛泽东形象。这个毛泽东形象已经远离近代尘世的喧嚣(xiāo),静静地屹(yì)立在历史长河岸边的巅峰之上。
  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自从周朝以来,孔子以及儒教逐渐受到统治者的尊崇。孔子强调“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论语•颜渊第十二》]的上下尊卑关系的重要性,其目的主要是维护统治者的统治地位。西汉的董仲舒(前179-前104)在他的《春秋繁露》一书中,依此确立了“三纲五常”。所谓三纲,指的是: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所谓“为纲”,就是居于支配地位的意思。在孔子和儒教的思想体系中,统治者的地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不管他是“仁君”还是暴君,老百姓只能逆来顺受,就算你饿死了也不能造反,否则就是“犯上作乱”[《论语•学而第一》],孔子甚至憎恶下级对上级的讥讽(“恶居下而讪(shàn)上者”)[《论语•阳货第十七》]。历代的统治者正是利用儒家这一思想来禁锢(gù)劳动人民的思想,为劳动人民的反抗戴上精神枷(jiā)锁。南宋理学家、崇孔的朱熹(xī)(1130-1200)在他的《四书集注》中,进一步推证了封建统治就是“天理”,“谁触犯了封建秩序,谁就违犯了天理,谁反抗封建压迫和封建剥削,谁就违反了天理。谁在封建统治者面前俯首帖耳,谁就是奉行了天理。……朱熹明确指出:‘天理人欲,不容并立。’提倡‘存天理,灭人欲’,很明显,这些说教直接针对着劳动人民的生存要求。其目的不过借此熄灭阶级斗争的烈火,使劳动人民成为统治阶级任意宰割的对象。”[注11]
  在历次改朝换代中,新朝统治者确立政权后,没有一个不捡起儒教的思想以维护其统治。但是,当历史长河流经近代,有一个人却没有这么做。这个人就是毛泽东。1945年,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一文中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在新中国成立时,毛泽东更是历史性地喊出了:“人民万岁!”不仅如此,毛泽东给他的政府官员的“最高指示”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至此,孟子所谓的“民为贵”的思想,在两千多年后,才第一次被中国的最高领导人作为治国的理念,并付诸实践。
  然而,就在刚建国之初,毛泽东对他的部下“不学李自成”、“不要被敌人的糖衣炮弹打倒”等谆(zhūn)谆告诫,言犹在耳,就出现了两个大贪污犯——刘青山和张子善。这两个人都是革命的功臣和国家的高级干部。但是,毛泽东毫不犹豫地批准了他们的死刑。这件事以及后来大大小小的腐败事例,让毛泽东想得更远。他担心,在他领导下经过28年艰苦卓绝的奋斗,无数先烈为之抛头颅洒热血而建立起来的人民共和国,终有一天不再是人民的天下。
  1945年在延安,中国著名的教育家黄炎培跟毛泽东有一次谈话。黄说历史上的朝代总也逃不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周期率,问毛泽东有什么办法跳出这“历史周期率”。这就是著名的“黄氏周期律”的来历。当年52岁的毛泽东,充满信心地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注12]
  然而,毛泽东在建立新政权后,终其一生,并没有实行西方式的选票民主,因而被人批评为“封建专制”。这是因为毛泽东恋权吗?其实,毛泽东并不恋权,就在1959年庐山会议后,他就辞去国家主席的职务,退居二线。那他是像蒋介石把台湾政权传给儿子蒋经国那样,打算把政权传给他的儿子吗?这更说不通。众所周知,毛泽东在1961年就确定接班人刘少奇,1969年将林彪作为接班人写入党章,林彪摔死后,他曾一度想把政权交给邓小平。他最终把政权交给了华国锋,而不是交给他的儿子毛岸青、或是侄子毛远新、或是妻子江青。他还选拔了一大批年轻干部作为后备队,比如陈永贵、王洪文、纪登奎、吴桂贤等等。他更没有像一些卑劣小人诬蔑的那样“诛杀功臣”。毛泽东评价朱德“肚量大如海、意志坚如钢”,其实,他自己更是这样的人。他自始自终重用周恩来、朱德、叶剑英、聂荣臻、徐向前、许世友等一大批革命功臣,他跟刘少奇、彭德怀等人之间的斗争,完全是路线斗争。就算对待彭德怀这样的“反党集团”的首要人物,在被打倒之后,依然将彭任命为极其重要的战略工程——“三线建设”的副总指挥。
  毛泽东想退下来,但终究没能退下来。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他身不由己。在外部,有强大的武装的敌人,既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对中国的围堵,也有盘踞在台湾时刻梦想“反攻大陆”的蒋介石集团。在内部,社会上,“那时候有的人确实杀气腾腾,想要否定共产党的领导”(邓小平语、[注13]),党内则有互不服气、相互倾轧的大功臣。1958年,彭德怀元帅借军队“反教条主义”之机,整倒了刘伯承元帅[注14],而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主席在你都这样,主席不在了,谁管得了你”(叶剑英语、[注15、16])的彭德怀,又被刘少奇整倒。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毛泽东想抽身,也没有办法做得到。
  那毛泽东为什么没有实行西方式的民主呢?实行什么社会制度,什么民主方式,与一个国家的历史文化息息相关。毛泽东太了解中国、太了解中国人、太了解中国的历史、太了解中国的文化了。任何外来的东西,到了中国都会变样,因为,几千年来的封建思想及儒教文化的糟粕,在人们的头脑中形成了顽固的毒瘤。一方面,官员的升官发财、当官做老爷、家天下等思想源远流长,另一方面,老百姓的逆来顺受、迷信清官的思想根深蒂固。这样一来,遇上了明君、清官,老百姓就能过上几年好日子,遇上了暴君、贪官,老百姓只能任人宰割,在水深火热之中生活。而党内的一些高级领导人不能认识到这一点,顽固地要推行私有化资本主义制度。毛泽东清醒地认识到,如果这样,他领导的革命只不过是历史上无数次改朝换代中的一次,最后终究逃脱不了“历史周期率”的轮回。如果是这样,无数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才换来的新社会,又有什么意义呢?毛泽东的担忧日俱增。
  这么说,并不是为毛泽东开脱。看看我们的近邻大国印度,自1947年独立以来就实行西方的民主制度,他至今仍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注17],它今天的腐败程度并不比中国好多少[注18]。再看看实行民主选举的台湾地区,民选最高领导人陈水扁及其妻子,涉嫌犯罪的不法所得高达新台币4亿9415万2395元及美金873万550元(总折合约1千7百万美元,或折合约1亿元人民币),成了饕餮(tāotiè)巨贪,以至于“被判无期徒刑、罚金2亿新台币、褫(chǐ)夺公权终身”[注19]。
  我在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居住了20年,常年关注西方的民主选举。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号“民主国家”,它每次总统选举都耗费巨大。2012年,奥巴马竞选连任,两个候选人总共花费了26亿美元。而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有美国人预计将耗费100亿美元巨资![注20]说到底,西方的所谓“民主”,只不过是富人烧钱的把戏罢了。富有阶级出钱选出的政府和议会,当然只能是为富有阶级服务,他们推出的所谓候选人,也只不过是不同财团的代言人而已。美国作为世界头号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直到奥巴马总统于2013年3月23日签署医疗改革方案之时,仍然有4千4百万、占人口比例16%的美国人,没有医疗保险[注21]。
  毛泽东没有选择西方民主的老路,他要为中国人民“打开一条新道路”[注22]。作为一个纵横捭阖(bǎi hé)的战略家,毛泽东要实行的民主,是赋予人民真正的最大的民主——大鸣(言论自由)、大放(结社自由)、大辩论、大字报。这“四大自由”被写进了1975年的宪法中,被一起写入宪法的,还有毛泽东于1956年就提出的“罢工自由”[注23]。1966年5月16日,在毛泽东的领导下,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式爆发,为广大人民实践这些史无前例的自由和民主,提供了一个广大的舞台。毛泽东号召人民,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以打倒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并赋予人民的最强大的精神武器:“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注24]“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注25]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试图以最小的代价,来切除中华文化几千年来形成的毒瘤,以达到使中华文化进行自我完善的目的一次伟大的社会试验。因此,这次革命才被称作“文化革命”。既然是社会试验,就会造成一定程度的社会混乱,造成一些社会悲剧。这给文革的反对者们提供了口实。但是,文化革命付出的代价,远要比暴力革命小。如果不进行文化革命,由此产生两极分化与严重腐败,进而导致改朝换代的暴力革命,那何止千万人头落地?毛泽东以他大无畏的英雄气慨,义无反顾,以最坚定的决心领导和发动了这场史无前例的革命,哪怕是“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注2],“他不会背叛中国人民,也不会背叛革命。他宁可摧毁自己建立起来的政府,拉下趾高气扬的高官,也不让他们成为新暴君。”[注22]
  然而,想用一次文化革命,来切除几千年历史形成的毒瘤,谈何容易?又有几个人理解呢?他昔日的部下和同事不理解他,而支持他的人,也未必没有私心。
  1975年即7月,中西医眼科专家唐由之医生成功地为毛泽东做了白内障手术。术后不久,毛泽东便能够自己阅读。一天,唐由之见正在看书的毛泽东忽然失声痛哭。眼睛手术后的病人不能哭,唐由之赶紧上前劝止。他发现,毛泽东正在读宋词,让毛泽东为之痛哭流涕的,是南宋词人陈亮的《念奴娇 登多景楼》[注26]:

  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鬼设神施,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一水横陈,连岗三面,做出争雄势。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因笑王谢诸人,登高怀远,也学英雄涕。凭却长江,管不到,河洛腥膻(xīng shān)无际。正好长驱,不须反顾,寻取中流誓。小儿破贼,势成宁问强对。

  眼科专家为世人见证了伟人痛哭的情景,却不知道伟人为何哭泣。这首词的作者陈亮,是民间词人,辛弃疾的好友,一生力主抗金,却没当过一天官,入狱过两次,51岁考上状元,未授官而死。而偏安江南南宋朝廷,最终被蒙古人所灭。
  这里,我试图还原毛泽东读这首词的感情酝酿过程。毛泽东读此词上片开句,作者的孤独感,立即引起他的共鸣,“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毛泽东搞文革,“拥护的人不多”[注2],而拥护的人又有谁真的理解他呢?读到上片的结句“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时,毛泽东的眼睛已经湿润,六朝灭亡,让他联想到他建立的人民政权。当读到下片的“也学英雄涕”时,毛泽东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此时,两句唐诗“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闪进了他的头脑,联想到自己将时日不多,意志坚如钢、英雄一世的毛泽东,泪水从他的眼眶奔涌而出,痛哭失声。
  行文至此,不由得想起毛泽东读《南史•梁高祖本纪》时的批注: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注27]。“运去英雄不自由”,何尝不是毛泽东晚年境况的自我写照呢?
  毛泽东的担忧是多余的吗?他骄傲、不谨慎、脱离群众了吗?他犯了严重的错误了吗?他老糊涂了吗?甚至像有些人咒骂他那样,他疯了吗[注28]?这些问题,请看历史是如何回答的。
  1978年的宪法取消“四大自由”,1982年宪法取消了罢工自由。在春夏之交的“风波”之后,1989年10月31日通过并实施的“游行示威法”规定,集会、游行、示威必须向主管机关提出申请并获得许可,才能进行,凌驾于宪法之上。1980年代末,出现了反对和否定四项基本原则、主张全盘西化、走资本主义道路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1991年12月苏联解体,之后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瓦解。
  “改革开放”后,邓小平严肃地指出:“风气如果坏下去,经济搞成功又有什么意义?会在另一方面变质,反过来影响整个经济变质,发展下去会形成贪污、盗窃、贿赂横行的世界。[注29]”而据有关统计,仅2015年一年,就有32名省部级高官因腐败而落马[注30],全年查处腐败问题8万余起,处理9万余人[注31]。
  邓小平同时指出:“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注32]而据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08年社会蓝皮书》显示,中国的基尼系数从1982年的0.249逐渐飙升至2008年的0.47。这就标志着中国的社会贫富差距已超越了国际公认的基尼系数为0.4的警戒线[注33]。而根据《北京晨报》的民间调查,2012年中国的基尼系数更是达到了0.61[注34]!(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等组织规定,0.6以上的指数等级为“极高”。)此外,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现在每年中国有10多万人自杀身亡[注3]。据新华社2015年5月11日报道,中国目前吸毒人员超过1,400万人[注35],这个数字相当于天津市的总人口。
  事实胜于雄辩,时间站在毛泽东一边。然而,当人们还没有经历这一切的时候,谁又能真正理解毛泽东呢?毛泽东的超前思维,注定他是孤独的,注定他是一个悲剧性的英雄。
  文革被“彻底否定”[注36]了,文革失败了。但是,毛泽东在文革中建立起来的造反哲学,却根植于中华大地,并深刻地影响着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注37]。在毛泽东去世几十年后,却有人说,毛泽东是救苦救难的菩萨转世[注38]。菩萨普度众生,毛泽东为全中国人民谋幸福,从这个角度来讲,毛泽东就是菩萨。现在,也有人将毛泽东比作耶稣[注39]。耶稣来到人世,救赎在世上受苦的罪人,却被他的信徒出卖,被仇人钉死在十字架上。毛泽东为中国人民甚至全人类的前途着想,却被他的继承者贴上“犯了严重错误”的标签,去世后仍然被人民的敌人咒骂。从这个角度来看,把毛泽东比作耶稣也不无道理。老子曰:“受国之垢(gòu),是谓社稷(jì)主。”(为国家而承受侮辱的人,就是国家的君主)毛泽东是人民的领袖,他因此而受到人民敌人的咒骂,是再自然不过的了。
  文革十年,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只不过是一瞬。当喧嚣散尽,尘埃落定,当时间过去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人们回眸望去,将会发现,在人类历史长河的夜空中,有一颗耀眼的星星,那就是毛泽东。在慢慢长夜里,他为全世界的底层民众指明了方向,为普天下受压迫、受奴役的人们带来了希望。
  几千年来,中国文化只有“子民”、“父母官”的概念,人民只能祈求“明君”和“清官”来为自己做主。而在暴君和贪官面前,人民只能逆来顺受,任人宰割。孔子要求统治者对人民实行仁政。但中国历史上,能真正实行仁政的统治者寥寥无几。而当统治者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鱼肉百姓,屠戮百姓的时候,孔夫子那一套不仅无能为力,而且还为虎作伥(chāng),禁锢人民的反抗,给反抗者者戴上“犯上作乱”[《论语•学而第一》]的精神枷锁。但是,自从有了毛泽东和他领导的文革,世界就完全不同了。不仅人民当家作主,官员只能是为人民服务的公仆,而当这些公仆欺压到人民的头上的时候,毛泽东就号召人民起来反抗,而且赋予人民强大的精神武器——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造反有理!
  孔子,是统治者的圣人,他的哲学是自上而下的统治哲学。在孔圣人的哲学里,人民只能被动地、无条件地接受统治者的统治。而毛泽东,则是老百姓的圣人,他的哲学是自下而上的反抗哲学。在毛圣人的哲学里,人民掌握了主动权,统治者为人民服务倒也罢,它要不为人民服务,人民就起来,坚决将它打倒。至此,中华文化才臻(zhēn)于完善。也正因为此,文革成为了中华文化自我完善的一次大革命。
  2006年,我曾拜访加拿大某大学亚洲研究中心的一位教授,谈话中,我试图与之探讨毛泽东。这位来自台湾的教授不耐烦地打断我,说:“毛泽东充其量就是一个明太祖朱元璋。”我们的谈话就此打住。如果毛泽东没有领导和发动文革,也许这位教授的话不算错吧。但是,毛泽东领导和发动了文革,给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留下了一笔宝贵的文化和哲学遗产,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朱元璋甚至唐宗宋祖,都不能望其项背。在中国的五千年历史中,只有毛泽东和他的哲学,维护了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的利益,这使得他比维护极少数人利益的孔丘更加伟大。
  人民领袖毛泽东以及他领导和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必将光耀千秋,彪炳史册!
2016年8月2日、本书作者一笑于加拿大维多利亚
——————
  [注1]:关于“文化大革命”的评价。毛泽东认为,“对文化大革命,总的看法:基本正确,有所不足。现在要研究的是在有所不足方面。三七开,七分成绩,三分错误,看法不见得一致。文化大革命犯了两个错误:一、打倒一切;二、全面内战。打倒一切其中一部分打对了,如刘、林集团。一部分打错了,如许多老同志,这些人也有错误,批一下也可以。”“全面内战,抢了枪,大多数是发的,打一下,也是个锻炼。但是把人往死里打,不救护伤员,这不好。”“有的人受了点冲击,心里不高兴,有气,在情理之中,可以谅解。但不能把气发到大多数人身上,发到群众身上,站在对立面去指责。”(摘自: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毛泽东传(1949-1976)》,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年。)
  [注2]:1976年6月13日,病重的毛泽东对华国锋等四位守护在身边的政治局委员交代后事时说:“人生七十岁古来稀,我八十岁了。人老总想后事,中国有句古话,叫‘盖棺定论’,我虽未盖棺,也快了,总可以定论了吧!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和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对这些事持异议的人不多,只有那么几个人,在我耳边唧唧喳喳,无非是让我及早收回那几个海岛罢了。另一件事你们都知道,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件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这两件事都没有完。这笔‘遗产’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摘自: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毛泽东传(1949-1976)》,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年。)
  [注3]: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2012年中国的自杀率为每10万人中有7.8人。2012年中国人口约为13.5亿,那么仅2012年一年,中国就有10多万人自杀。
(来源:《各国自杀率列表•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https://zh.wikipedia.org/wiki/%E ... 7%E5%88%97%E8%A1%A8)
  [注4]:2013年,美国人因使用枪械造成73,505人受伤,11,208人死亡,另有21,175人用枪械自杀,共因枪械死亡人数为33,636,占美国人口比例为每10万人10.6人。来源:Gun violence in the United States, 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un_violence_in_the_United_States)
Gun violence in the United States results in thousands of deaths and injuries annually.[1] According to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in 2013, firearms were used in 73,505 nonfatal injuries (23.23 per 100,000 U.S. citizens) [2] and 11,208 deaths by homicide (3.5 per 100,000),[3] 21,175 by suicide with a firearm,[4] 505 deaths due to accidental discharge of a firearm,[4] and 281 deaths due to firearms-use with "undetermined intent"[5] for a total of 33,636 deaths due to "Injury by firearms",[6] or 10.6 deaths per 100,000 people.[4] 1.3% of all deaths in the country were related to firearms.
  [注5]:VOA的《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文革活化石》一文中称:该《资料》责任编辑、明镜集团总主笔高伐林表示,在编辑过程中,看这些材料看得他后背冷汗刷刷地下来。宋永毅说,他的一个感觉是,“你看完广西怎么样杀人、吃人,你觉得德国纳粹党卫军煤气室和机关枪是何等的文明和温情脉脉。”(来源:VOA的中文网页:http://www.voachinese.com/a/ny-g ... 160516/3332912.html)
  [注6]: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毛主席接见红卫兵和革命师生(来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zGEHHI6eY4)
  [注7]: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实事求是地评价“文革”时期的经济建设。(来源:http://cpc.people.com.cn/GB/69112/70190/70209/4767590.html
  [注8]:张一民:浅评《钟山县志》(载于《广西地方志》期刊1996年第6期):政治上与中央保持一致。全书110多万字,没有哪些记述有悖于党的路线、方针和肆策。我们看到的是,《钟志》以无数的事实说明,钟山县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所取得的一切胜利,部是忠实和正确贯彻,执行党的路线和各项方针政策的结果。对于“文化大革命”(以下简称“文革”),除在大事记中简要反映外,还在许多章节记述“文革”对煤炭生产(P.251)、乡镇企业(P.259)、学校教育(P.582、588、589)、计划生育(P.681)……等各方面的破坏。说明《钟志》编纂者与党中央一样,对“文革”是彻底否定的。(来源:http://www.gxdqw.com/bin/mse.exe ... A=15&rec=115&run=13
  [注9]:《钟山县志•大事记》,广西人民出版社,1995年。(来源:广西地情网:http://www.gxdqw.com/
  [注10]:对毛泽东的评价•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教授、莫里斯•迈斯纳(英文名:Maurice Jerome Meisner, 1931-2012)认为:“尽管曾经在存在着所有这些失败和挫折,但是毛泽东时代是中国现代工业革命时期这一结论是不可避免的。曾经长期被轻蔑为‘亚洲病夫’的中国,20世纪50年代初期以小于比利时工业规模的工业开始,在毛泽东时代结束时,却以世界上6个最大工业国之一的姿态出现了。中国的国民收入在1952年到1978年的25年间增加了4倍,即从1952年的600亿元增加到1978年的3000亿元,而工业在增加的国民收入中所占的比例最大。人均国民收入指数(以不变价格计算)从1949年的100(1952年的160)增加到1957年的217和1978年的440。在毛泽东时代的最后20年间(这是毛泽东的后继者们评价不高的一个时期),而且连大跃进的经济灾难也估计在内,中国的国民收入在1957年至1975年期间翻了一番多,人均增加63%。无论人们将毛泽东时代作何种评价,正是这个中国现代工业革命时期为中国现代经济发展奠定了根本的基础,使中国从一个完全的农业国家变成了一个以工业为主的国家。1952年,工业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0%,农业产值占64%;而到1975年,这个比率颠倒过来了,工业占国家经济生产的72%,农业则仅占28%了。其实毛泽东的那个时代远非是现在普遍传闻中所谓的经济停滞时代。而是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现代化时代之一,与德国、日本和俄国等几个现代工业舞台上的主要的后起之秀的工业化过程中最剧烈时期相比毫不逊色。在毛泽东身后的时代里,对毛泽东时代的历史记录的污点吹毛求疵,而缄口号不提当时的成就已然成为一种风尚,深恐提及后者便会被视为对前者的辩护。然而,对一个基本事实的承认,即毛泽东时代在促进中国现代工业改造,而且是在极为不利的国际国内条件下做的,过程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并不就等于是为历史作非分的辩护。如果没有毛泽东时代发生的工业革命,80年代将找不到要改革的对象。”(来源:https://zh.wikipedia.org/wiki/%E ... 4%E8%AF%84%E4%BB%B7
  [注11]:季羡林(主编),张积(著),《神州文化集成丛书 四书五经》,第30页,新华出版社,1992。
  [注12]:黄氏周期率•百度百科:黄炎培(1878-1965),中国著名的教育家。1945年夏,为恢复陷于停顿中的国共和谈,时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的黄炎培,与其他五名参政员一起来到延安。黄炎培与毛泽东谈话时,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律。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了的了,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来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面对黄炎培的疑问,毛泽东已准备好了方案:“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窑洞对”。后来,黄炎培所提出的“周期率”,被称为“历史周期率”或“黄氏周期律”。(来源:http://baike.baidu.com/view/5881049.htm
  [注13]:新浪专栏•新史记:傅国涌:《邓小平的“反右”情结》:1980年3月,距离反右运动二十三年,邓小平在讨论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时说,“我多次说过,那时候有的人确实杀气腾腾,想要否定共产党的领导,扭转社会主义的方向,不反击,我们就不能前进。错误在于扩大化。”(来源:http://history.sina.com.cn/his/zl/2013-09-30/231255625.shtml
  [注14]:尹家民:1958:军队“反教条主义”风波中四大元帅,史海回眸,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来源:http://cpc.people.com.cn/GB/85037/8285255.html
  [注15]:新浪博客:对毛主席的认识:因此,在毛看来,在中央其他高层看来,从彭信中透露出来的,似乎或就是要解决人的问题——刘当时在中央一线负责,也刚刚(当年4月)接任了毛的国家主席职务。只有这样,我们才可能理解,为什么,在庐山会议上,毛会对彭和中央委员会说:你61了,我也66了,我要准备后事了(请看李锐的回忆录);会说:(有些)“常委都怕你”(当时常委是7人,毛周朱不可能怕,陈和林当时基本是与世无争,也谈不上怕,因此真正可能有点怕——更准确地说,也许是忌惮——彭的,估计就是当时在一线的刘和邓,尤其是从未掌过军权的刘);才能理解聂荣臻和叶剑英流泪劝说彭:“主席在你都这样,主席不在了,谁管得了你呀”(这都见于李锐——仇恨毛的右派——的回忆录)。黄克诚也曾回忆早前就有一次,主席对彭开玩笑说:“老总,咱们定个协议,我死以后,你别造反,行不行?”(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4e2c950102w7g9.html
  [注16]:人民网:彭德怀:性格决定的悲剧:“主席在你都这样,以后主席不在了,党内谁管得了你?”这是叶剑英说的一句肺腑之言,也是当时中央集体的心里话。毛泽东下决心打倒彭德怀,抽象讲,是为了以后党不至分裂,形象讲,是为刘少奇接班消除隐患。据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回忆,毛泽东政治局扩大会议后期已叫工作人员打点行装准备下山,没打算召开中央全会对彭作组织处理,是主持中央工作的刘少奇组织对彭德怀的批斗,声音吵到毛泽东,毛泽东派工作人员打探后才意识到,不打倒彭德怀,党将从此分裂。(来源:http://bbs1.people.com.cn/post/60/1/1/132838254.html
  [注17]:Poverty in India, 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overty_in_India)
  [注18]:Corruption in India, 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rruption_in_India)
  [注19]:陳水扁家庭密帳案•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来源:https://
zh.wikipedia.org/wiki/%E9%99%B3%E6%B0%B4%E6%89%81%E5%AE%B6%E5%BA%AD%E5%AF%86%E5%B8%B3%E6%A1%88)
  [注20]:Sean Bryant, How Much Will it Cost to Become President In 2016?November 18, 2015.
(http://www.investopedia.com/arti ... -president-2016.asp)
  [注21]:What is ObamaCare | What is the Affordable Care Act? (http://obamacarefacts.com/whatis-obamacare/)
  [注22]:《毛泽东谋略》7.14:1966年春天,毛泽东在武汉横渡长江。这是一次意味深长的畅游。当时随行的郭沫若曾对韩素音说,“毛主席为我们打开一条新道路”。因为第二天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就正式发动了。韩素音后来才明白,毛当时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非常认真的,“他说,他不会背叛中国人民,也不会背叛革命。他宁可摧毁自己建立起来的政府,拉下趾高气扬的高官,也不让他们成为新暴君。”(来源:http://www.quanxue.cn/ls_mao/MouLue/MouLue104.html)
  [注23]:腾讯网、共和国词典:“罢工权”。(来源:http://news.qq.com/zt2011/ghgcd39/
  [注24]:新华网博客:《美国最熟悉毛泽东哪句名言?》:在介绍了中国的历史后,毛主席接着说:“中国得到的教训是这样:有压迫,就有反抗;有剥削,就有反抗。帝国主义,不管是日本帝国主义、美帝国主义或其他帝国主义,都是可以打倒的。国内反动派,如蒋介石,不管多么强大,也都是可以打倒的。这就是中国的历史情况。”“至于如何打败国内反动派的问题,我认为或者用文的办法,或者用武的办法。有些国家要号召广大人民起来用武力反对反动派,因为反动派手里有武器。这就要按照各国情况,利用适当时机,他要打,我就打。这个方法是从反动派那里学来的。我们就是从蒋介石那里学来的,蒋介石打我,我就打他。他可以打我,难道我就不能打他呀?”后来就把毛主席的这个谈话以《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为题留存下来。(来源:http://
jixuie.home.news.cn/blog/a/01010002E05A0AD0BACDFDAD.html)
  [注25]:毛泽东的艺术世界:《“适反有理”的“理”》(来源:http://www.saohua.com/shuku/maozedong/xqx173.htm
  [注26]:毛泽东研究网:唐由之:为毛泽东主刀手术的日子(上):(1975年7月),白内障术后不久,毛泽东就能够自己看文件看书了。有一天,唐由之在毛泽东的书房里陪他看书,忽然听到他大哭起来。唐由之回头一看,只见毛泽东捧着书已是泣不成声。唐由之赶紧上前劝止:“主席,你不能哭,千万不能哭。手术眼睛要哭坏的!”毛泽东哭了一会儿才稍趋平静。唐由之发现毛泽东阅读的是一首《念奴娇 登多景楼》。这是南宋词人陈亮悲叹南北分离不能统一的词作,借六朝历史的惨痛教训,一针见血地指出根本原因只在于统治者“只成门户私计”!“一水横陈,连岗三面,做出争雄势。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这最后一句,无疑牵出了暮年毛泽东的无限感慨。毛泽东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到了晚年时常觉得孤独与寂寞,读书触景生情,颇易伤感,有的时候还表现得非常脆弱。毛泽东阅读宋词失声痛哭的凄凉一幕给唐由之留下了终生难忘的记忆。“人家说主席哭过三次,我觉得至少是四次。我陪在他身边的日子里,一直看到他很平和的,连脾气都没怎么发过,当时他大哭把我吓坏了。”唐由之回忆,这一次毛泽东哭得非常凄凉,自己在一旁手足无措,因为他知道毛泽东刚动完手术,哭对他眼睛不好。“主席哭了大约四五分钟,稍微平静下来”。第二天,毛泽东把这首诗的复印件送给了唐由之,被唐由之保存至今。(来源:http://www.mzdyjw.com/show_content.php?id=1259
  [注27]:陈晋:毛泽东读书笔记解析,广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7月,ISBN: 9787218015682。
  [注28]:于浩成:毛泽东、陆定一和...、党内反对派问题。(来源: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1229
  [注29]:邓小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的讲话,《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54页。
  [注30]:中国共产党新闻>>反腐倡廉:聚焦中央纪委六次全会系列前瞻报道之一:2015中央“打虎成绩单”:落马“老虎”超30人 反腐地图全覆盖。(来源:
http://fanfu.people.com.cn/n1/2016/0104/c64371-28007361.html
  [注31]:大连市统计局监察室:《读文思廉》2016年第2期:3年来,中央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仅2015年就查处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问题8万余起,处理9万余人。这一方面说明中央反腐决心之大、力度之大,另一方面也表明群众身边的腐败仍多发高发,“灭蝇行动”难度不小。(来源:
http://www.stats.dl.gov.cn/index ... w&catid=39&id=11194
  [注32]:邓小平:一靠理想二靠纪律才能团结起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11页。
  [注3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学习时报》2010年6月8日:邵道生:“贫富差别”与“两极分化”: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08年社会蓝皮书》显示,近年来劳动报酬收入所占国民收入比重逐年下降,基尼系数从1982年的0.249逐渐飙升至2008年的0.47。这就标志着中国的社会贫富差距已超越了国际公认的基尼系数为0.4的警戒线。财政部最近给出的关于城市居民财产性收入的统计数字显示,10%的富裕家庭占城市居民全部财产的45%,而最低收入的10%的家庭,其财产总额仅占全部居民财产的1.4%。另据中国民盟桂林市委刘桂萍先生指出:“这些数据都是官方公布的,不同渠道给出的数据则更为惊人。比如,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发布的《2006全球财富报告》显示,中国的150万个家庭(约占全国家庭总数的0.4%)占有中国财富总量的70%!在发达国家,一般情况下是5%的家庭占有50%至60%的财富。由此可见,中国比发达国家的贫富差距更严重。”更为严重的是,社会为扭转贫富差距扩大趋势的难度不是在缩小,而是在扩大。这些数据决不是一个好兆头,它至少说明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的“贫富差别”是在扩大之中,它至少说明在剧烈变化的社会转型期已经出现了“两极分化”的“苗头”,已经开始影响社会的稳定,有些地区已经出现因收入差距过大导致的社会动荡(所发生的一些事件说明这决不是耸人听闻)。(来源:http://theory.people.com.cn/GB/11816095.html
  [注34]:网易新闻(2013-01-19):北京晨报:官方基尼系数与民间数据相差极大遭质疑:核心提示:国家统计局今年首次公布的基尼系数显示,2012年基尼系数为0.474。而据民间调查,2012年的基尼系数是0.61,与统计局掌握的数据差距极大。对此,记者向统计局长马建堂表示疑问。马建堂称,无论是官方统计还是民间调查,都需要一个严谨的发布态度。(来源:http://news.163.com/13/0119/02/8LI1JOJA0001124J.html
  [注35]:新华网:国家禁毒委:我国吸毒人数超1400万:新华网北京(2015年)5月11日电(记者邹伟、白阳)截至2014年年底,我国累计登记吸毒人员295.5万名,估计实际人数超过1400万名,其中滥用合成毒品人员急剧增多,目前已发现145.9万名,年均增长36%,累计登记人数首次超过滥用传统毒品人数。(来源: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5-05/11/c_1115249080.htm)
  [注36]:见1981年6月27日,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注37]: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对毛泽东的评价/正面评价/美国籍人士:1.美国革命共产党高度评价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美国革命共产党在其宣言中说:“…文化大革命不是党内清洗,而是斗争——意识形态上的斗争,它的目的与方法不是针对个人,而是将革命主义路线和修正主义路线二者进行比较与对照,通过这种方式以革命主义路线来加深党和党员的基础,同时揭露和批判修正主义路线,与之决裂,进而恢复和激励各级别党员坚定自己革命者和共产主义者的身份;坚定采取科学共产主义方法论和观点;拯救和振兴共产党,使之成为一支真正的革命共产主义先锋队,有能力、有决心承担起它应尽的责任。”(来源: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 ... 4%E8%AF%84%E4%BB%B7
  [注38]:搜狐社区:藏人认为
毛主席是文殊菩萨化身。
(来源:http://football.club.sohu.com/shilin/thread/2vxaxp2fruh
  [注39]:精英博客:耶稣和毛泽东是同一天生日。(来源:
http://blog.voc.com.cn/blog_showone_type_blog_id_129929_p_1.html)



71GZ-qNqKrL.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8-12-18 23:33 , Processed in 0.124121 second(s), 1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