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589|回复: 0
收起左侧

“革命的大合唱、大合唱的革命”——《长征组歌》

[复制链接]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9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93
解放 发表于 2016-9-1 07: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原标题:揭示“长征组歌”成功之谜

“长征组歌”这部让人为之倾倒的佳作,已度过四十二个春秋。四十二年来,演出已逾千场,场场爆满,始终受到广大群众的喜爱和赞誉。为此被誉为“革命的大合唱、大合唱的革命”。是继黄河大合唱之后,合唱艺术的第二个里程碑。并获得二十世纪经典金曲奖和“五个一”工程奖。

这可以说“长征组歌”是获得极大成功。那么,“长征组歌”成功之谜何在呢?在正常情况下判断一个作品离不开“好作品、好指挥、好演员”三个因素。

下面就让我从几个小故事讲起~~

(一)一字之差的任务
     这是发生在一九六四年初的事——由于总政肖华主任为纪念长征胜利三十五周年(1935.10~1965.10)写了一篇名为“红军不怕远征难”的长征组诗,这首组诗首先在解放军报社发表,随后在全国各大报纸转载,在全国立即引起强烈反响。此间恰逢我团有去中南海的演出任务,晨耕团长带队。周总理见到晨耕团长时,曾不经意的问:“看到过你们肖主任写的那首长征组诗了吗?这首组诗写得很好。”随后他又幽默地说:“你们写曲的能不能把那个长征组诗的‘诗’字改成‘歌’字啊?”晨耕团长一听就知道总理是有意想把写“长征组歌”的任务交给我们。因晨耕团长原先也曾有此想法,就急忙回答说:“能!”总理非常高兴,他说:“现在我们国家年轻人越来越多,很多人还不知道长征是怎么回事那怎么行?若是把‘长征组诗‘改成‘长征组歌‘,那影响会更大些。那‘长征组歌’就会在人民心目中形成一个宣传长征精神的丰碑啊!”晨耕团长听了这几句有分量的话,心情非常激动,连忙说:“我们一定竭尽全力完成这个光荣任务!请总理审查。”几天后,晨耕团长就接到总政通知,要他和总政文工团的时乐濛去总政开会。会上定了为庆祝长征三十周年,让总政歌舞团排出一台辉煌的大型歌舞晚会。(后来她们排出的“大渡河”的合唱节目就是其中一个)让战友文工团排出通俗易唱的“长征组歌”。排演“长征组歌”的任务就这样定了下来。

(二)为改稿三进总理办公室
     晨耕团长领受任务后,他首先组织起一个精明强干、团结协作的创作组:有晨耕、唐柯、生茂、遇秋。
      他在传达了周总理指示精神后,首先确立了一个主导思想,就是弘扬长征精神。他们认为周总理指示的核心就是弘扬长征精神,我们就应以长征精神指导创作,若完不成任务:上对不起总理的关心、下对不起牺牲在长征路上的红军烈士。他们在创作中是怎么做的呢?饿了吃面包、渴了喝白水,和晨耕团长所奉献的咖啡,困了就睡在晨耕团长的办公室,就这样拼死拼活、不分昼夜的连轴转,不到一个月他们就拿出了初稿,为肖华主任的十段诗词全部配上了曲。又定了一条在“三听”的基础上再反复修改。这“三听”是:一听群众意见(其中含指挥),四曲送水一段就是根据群众意见加的,这样使歌曲更加丰满;二听作者的意见,当打听到肖华主任正在杭州疗养后,四个人连夜买票就奔了杭州,他们分了下工:有唱主旋律的、有唱复声部的、有伴奏的,怕他听不清还来了个第二遍,直到他满意为止,在做些沟通后,四个人当即返京筹备让总理审查的问题;

三听总理审查意见。第一次约定在一个上午,他们兴致勃勃地赶到大会堂,等了一个多小时接到总理秘书来电话说:“总理实在脱不开身,改成下午四点吧。”他们下午按时赶到,直到吃饭时间总理才回到办公室。总理先让他们吃了饭这才听唱,总理听后,对其他几首还满意,认为九曲不好需要修改。第二次修改稿总理还是不满意,于是他们又推翻第二稿,重在第一稿基础上加工,在三易其稿后总理才满意。按照总理意见让马上进入排练,总理问半年能排出来吗?他们回答:“三个月后请总理审查。”

(三)学习“长征精神”、排好“长征组歌”
     晨耕团长的动员会,把大力放在了学习“长征精神”、排好“长征组歌”的号召上了。他说周总理期望把“长征组歌”排成宣传长征精神的丰碑,这是何等的高抬我们啊!丰碑是什么?就是最高标志啊!学不好“长征精神能排出高质量的‘长征组歌’吗?排不出高质量的‘长征组歌’又怎么能成为宣传长征精神的丰碑呢?”他要求大家通过学习加深理解。

      晨耕团长的动员马上让大家沸腾起来——在乐队有的人急忙到图书馆找有关长征的资料,有的人就抓紧突击抄谱,等到学习时大家还正为无学习材料犯愁呢,一看桌子上早摆好“红旗飘飘长征专辑”。原来是包德敏同志有先见之明,知道学习必用此书,他利用休息时间,跑遍了大小书店才搜罗到了这十来本。我们便如饥似渴的学了起来。等到歌队的同志再买这本书时,跑遍北京城就再也未买到。于是乐队为了促进学习就答应送出几本。歌队知道后立即打罗敲鼓的就来迎书,学习热潮就这样掀起来了。因乐队先学一步,就先贴出对长征精神的理解和保证完成排练任务的决心书。而歌队更是后来居上,不仅贴出完成排练任务的八项保证,还拟出许多切实可行的口号并写成标语帖了个满院:如排练室正面贴的是“学习长征精神、排好长征组歌”,而对合唱队的一面是“学红军、唱红军、誓做红色接班人”,两侧贴的是“排练苦不苦,想想长征两万五;工作累不累,想想长征路上的红军部队”看了真让人振奋人心。这样就为突击排练创造了极好的条件。

(四)让“长征组歌”活起来
让“长征组歌”活起来,这是“长征组歌”成功的一大关键,也是“长征组歌”首任指挥唐江副团长的一大贡献。他说他接受排练任务后我整日冥思苦想的一个问题就是让“长征组歌”在舞台上怎么活起来。一个“活”字涵盖了一切。我们看他是怎么体现这个“活”字的呢?

一、他把“长征组歌”变成了一台综合艺术,过去在合唱里从来没有的如:灯光、服装还有朗诵都加上了。朗诵起到了提示衔接造势的作用,服装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灯光如十曲大会师时,光芒四射的领袖像一下就把气氛推到了高潮。
二、在表演上体现“活”字。他根据内容适当加些动作表演既起到美的效果,又能增强艺术感染力。如五曲一下子把观众带进紧张气氛中,六曲两个静止的画面则是以静制动,更强烈地增加了艺术感染效果。这都是他在突破合唱框框方面发挥出的创造性。

三、在艺术处理上体现“活”字。他给领唱设计的身份如让马国光是以战士名义做鼓动而且加上竹板一下子人物活起来了,他给七曲女同志增加打板扭秧歌,直接把人们带进庆胜利的欢快情绪中;在他建议下为四曲增加的“送水”一段,既丰满了作品又加深了军民鱼水情的效果。他用艺术处理的手段:伴唱、轮唱、哼声唱等创造出不同效果,增加了表演气氛和色彩。

四、他那“活”起来的动力就来自他的全身心投入。他常说,每当他拿起指挥棒,眼前就呈现出牺牲在长征路上红军烈士的场景,若不全身心的投入就无颜面对牺牲的烈士。所以他那全身心的投入就让他不断创造出无限的激情和表现力。正是他这些创造才让“长征组歌”活灵活现的立在舞台上,让“长征组歌”的演出屡屡取得成功。人们说“长征组歌”的成功离不开唐江,没有唐江就没有“长征组歌”的成功就是这样形成的。

(五)肖主任要看演出
六月份开始进入演出阶段。
按照唐江副团长的要求:“演出不是排练的结束,而是带观众排练的开始”所以我们并未过早邀请肖华主任——这位“长征组歌”的作者看演出,可我们正在保定地区为部队演出的时候,“长征组歌”演出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的传到肖主任那里,他马上让秘书给军区打电话:要看“长征组歌”的演出。此时肖华主任正在天津疗养,我们便奉命火速赶往天津。因演出物资下午三点才赶到,为了赶时间,我们便减去了去招待所的环节,驱车直奔天津人民礼堂,想在那里吃、住、演都汇聚一“堂”。时至六七月间正是炎热的季节,天津地势又低,其闷热就更加让人难耐,尤其演完又是住在密不透风的后台,躺在那潮湿的地铺上,汗如水洗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更倒霉的是:管理员在借席子时连上面的臭虫也借了来,再加上演出时前台灯光招来的蚊虫,这时也一并蜂拥而至,让我们躲无处躲、藏无处藏,只有怨气冲天、叫苦不迭。后来有人编出“天津夜战海陆空的故事”。事情是有些夸张,但毕竟是让我们长夜难眠。据后来得知管理员是无辜的,本来是安排让大家睡栅布加褥子,管理员怕大家热,又想方设法从物资局借来草席,谁也没想到这草席是刚从下面交上来的,也带来了被饿瘪的臭虫,那真是该让我们挨咬了。这应当说是管理员好心办了坏事。这是后话。

      1965年,北京军区王平政委(前排左一)、总政治部肖华主任(左二)、杨勇司令员(左三)、廖汉生政委(左四)与指挥唐江(左五)等演出人员合影。

在天津演出我们真是尝够了闷热的滋味,在我们埋怨天热的时候,也有人说我们是热从心中来。这话不错,由于我们的紧张劳累已经产生了心火,遇上天津的闷热自然就会热上加热。据知那天的演出,不管合唱队员和乐队,尤其是指挥在台上都留下了片片的汗迹。我们提琴演奏员怕就怕汗水流在指板上音难把握,但因汗水太多谁有能有办法避免呢?为此给我们演出造成极大困难。我们在想,天这么炎热,肖主任身体又那么虚弱,可能他就不会上台来了。哪知没等演出结束,他就让秘书通知我们:“演完台上演员不要走,肖主任要上台。”果不然大幕刚落,他的轮椅车就被秘书推了上来,不等车停他就有气无力的讲了起来,他说:“总理早就让我给你们讲讲长征的故事,讲晚了、讲晚了。”停了下又说:“你们把长征演活了,让我深受感动啊!”秘书也接话说:“他刚才还在擦泪呢!”“太感谢你们了!”接下去他就按演出顺序,从一曲到十曲,秘书边给他擦着汗水他边讲起长征故事来------他讲的非常动情,当他讲到红军受左倾路线的迫害使部队受到巨大损失时他悲愤异常,他的泪水汗水俱下;当他讲到到达吴起镇取得的伟大胜利时,他又像小孩子一样的欣喜若狂;他那湖南口音的话语虽然让我们听的不十分清楚,但字字句句仍然打动着我们的心,让我们随着他的情而有所动,在动中感受他的真情,在他讲话结束时,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感谢他的谆谆教诲。临走时又嘱咐我们:“应在天津演一段时间再走,不要忘记天津的父老乡亲啊。天津演完后可以再到南京上海公演一段,把节目锤炼的更好再向总理汇报。“第二天我们就急不可待的搬进原先我们准备好的哲光寺招待所。一听说要去南京上海演出,我们都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肖主任的话给了我们以鼓舞,增强了我们的信心和要以高质量的演出向周总理汇报的决心。

(六)一票难求
我们早就盼望的沪宁演出,九月初正式成行。有火炉之称的南京,这时也开始变得凉爽了些,这为我们的连续演出创造了有利条件。在宁遇到南京军区超乎寻常的热情,本想加演几场报答他们,但因在上海公演的票已经售出,所以原定三场再无附加余地,只好让我们在一种歉疚的心情中离开南京。

上海观众的热情比南京军区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不同的是他们的热情不是通过礼貌而是通过追求表达出来的。到上海我们住在了淮海路一个部队招待所,演出地点是在徐汇剧场。他们卖票的方式是按时分段进行的,剧场负责人讲他们有史以来还从未有过一周票半天就售完的情况,应当说这是上海观众对我们“长征组歌”的最大认可。我们为此感到高兴。但待之而来的是一种难以拒绝的热情也不断向我们涌来,群众要求加演的呼声越来越高,有时简直到了让观众一票难求的程度。

此间还发生这样一件事:广州军区歌舞团得知我们在上海公演,就悄悄的派几个同志来观摩,他们想不正面打搅我们,便自己排队买票,谁知他们排了三次队竟然无果而返,不得已才找到晨耕团长。晨团长拉着他们的手说:”你们是我们的客人,早说一定给你们留好位置,但现在没办法只能委屈你们给你们几张工作票了。“他们接过来非常高兴的一再感谢而去。我们的演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场次一加再加,直到”十一“前夕方才返京。

根据晨耕团长的安排:回京好好休息,节后立即排练要做好充分准备,二十天后(长征三十周年纪念日)要以优异成绩向总理汇报。

(七)总理要提前看演出
给周总理的汇报演出是在一个突然情况下进行的。正当我们在国庆节休息时,接到军区文化部转来周总理秘书的电话说:“周总理要在’十一‘晚上在民族宫礼堂看’长征组歌‘演出。”周总理要提前看演出的电话曾引起大家许多猜测——有的同志这样认为:这和肖华主任看完“长征组歌”后的汇报不无关系,总理是在着急想尽快了解:被他关爱并倾注心血的“长征组歌”情况啊。没想到往回召集人极为顺利,可见大家思想都早有了准备:时刻等待向周总理的汇报演出。只是因九曲领唱者马玉涛身体不适只好突击给阎祖龙排练顶替。临演出前又听到周总理秘书转来的电话,他说:“很对不起,因为有任务打乱了你们的计划。今天我约了有肖华同志在内的在京的红军老将军,由他们帮我一起审查。希望你们不要紧张,祝你们演出成功!”周总理的道歉话可以看出一个领袖的亲民风度,可是不紧张怎么可能呢?

俗话说练兵千日、用兵一时,准备这么久的“长征组歌”就是为了向总理汇报,谁不愿意兢兢业业的把节目演好呢?过于谨慎也就造成了紧张。所以十月份本来是很凉爽的天气,可对我们来说倒成了炎热的夏天,在那盏盏聚光灯的照射下谁都来了个汗流夹背。记得唐江副团长在指挥时,每抬起手那汗水就像雨点一样洒向乐队的谱台,汗渍浸湿的乐谱绽出朵朵水花,这倒给我们此次演出留下了纪念和美好的回忆。

大幕落下后,我们早早盼望的时刻终于到来------只见周总理拉着作者肖华同志的手,微笑着缓步走上台来。我们都报以热烈的掌声。他谦虚的让肖华先说,可肖主任又怕占去总理说话的时间,只说了一句:“演的非常好非常成功,谢谢你们!“就退在了一旁。周总理说:“我早就听说对‘长征组歌’反映很好,我看果然不错,很满意。谢谢你们为宣传长征精神办了件大好事。建议你们要长久的一直演下去,让年轻人多了解些长征精神,以让长征精神更发扬光大。”
从此以后,每当有重要演出他都不失时机的邀请“长征组歌”参加,去东欧国家访问也是如此。他曾经专门让贾世俊同志(六曲的领唱者)教他唱“长征组歌”并还唱会了其他一些段落。

六曲领唱贾世骏

     在周总理亲身影响下,“长征组歌”的演出每次都受到热烈欢迎。至今已演出超千场。使作品获“五个一”工程奖,经典歌曲金曲奖,成为群众最喜爱的歌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6-24 21:24 , Processed in 0.066093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