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699|回复: 6
收起左侧

资本主义穷途末路:芬兰全民发钱

[复制链接]

197

主题

666

帖子

203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035
花果山矿工 发表于 2016-8-29 11: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芬兰政府25日表示,该国明年起将就向每位公民发放560欧元月工资的“全民基本收入计划”进行试验。

  根据计划,芬兰政府将向2000名随机挑选的工作年龄芬兰公民发放560欧元(约合人民币4200元)月基本收入,同时还将建立对比组进行比较。试验计划将于9月9日前公开咨询后正式确定。有媒体称,此前芬兰政府曾透露,随着计划推行,该国公民每月全民基本收入金额可能将提高到每月800欧元。

  事实上,发放全民基本收入对芬兰民众并非“增加福利”。这项计划实际是为了改革福利制度,减少政府财政负担。芬兰的福利制度非常复杂,比如失业救济金就有很复杂的计算公式,与失业者此前的收入等挂钩。实施全民工资后,现有的失业金、住房补贴等社会福利补助金将取消。改革不仅不会养懒人,还会促使一些人进入劳动市场,因为全民基本收入的数额会低于很多人领到的失业救济金等社保。

  芬兰经济2012年开始衰退,还未完全恢复。目前,芬兰失业率为9.3%,年轻人失业率更是高达20.9%。若芬兰的500万人口每月获得800欧元基本收入,芬兰政府的财政预算将是480亿欧元。2014年,芬兰的社会福利支出高达660亿欧元。显然,全民基本收入计划可节省政府开支。 宗欣

197

主题

666

帖子

203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035
 楼主| 花果山矿工 发表于 2017-1-30 05: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载:全民发钱与法西斯主义

197

主题

666

帖子

203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035
 楼主| 花果山矿工 发表于 2017-1-30 05: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零购买力”这一规定表明一种趋势,即资本主义可能会进入一种绝对危机状态。  ★ 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看来,大规模的深刻的经济危机的根源一定是在生产领域,而不是在所谓的金融领域或所谓的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关系上,它们只是结果而不是原因。  ★ 当前兴起的文明冲突论、文明史观和传统复兴政治等,有可能直接成为法西斯主义崛起的舆论准备。  ★ 资产阶级法西斯主义土壤一旦形成,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毫无抵抗力量。因此成败的关键在于无产阶级能否觉醒。  我在微信群转发汪晖的文章《代表性断裂与“后政党政治”》一文,并指出:   我在资本论系列讲座第一讲中讨论“统治”与“领导”的区别及其对无产阶级政治的意义时讨论到了普选制在当代的命运,可以与汪老师的文章对照读:   “资本主义普选制在竞选阶段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领导结构,候选人之间的竞争是领导力之争。正因为如此,它曾经作为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标志性事物之一,在驱逐封建主义残留方面做出巨大贡献。然而,随着资本主义几乎在所有领域取得绝对统治地位,普选制在当今世界已经成为工人阶级的鸦片,工人阶级定期吸食,在候选人虚幻的共同愿景许诺中,在一人一票的统计性数字中获得政治主体性的快感。在资本主义条件下,普选制是没有主体的世界的主体,是没有政治的世界的政治,是工人阶级对抗失望甚至绝望的最后的绝望形式。   虚幻的面纱般的领导结构与实质的普遍性雇佣结构,被统一在一起的中介,就是资产阶级国家。它们共同构成实际的资本主义统治。世事难料,工业自动化和智能化将使无产阶级变成无业阶级,劳动力变成无处可卖的纯粹多余物,雇佣结构将因此在大多数领域自动消亡,最后的绝望形式也将难以为继。切记的是,雇佣结构的这种消亡,并不自动产生社会主义’同志关系‘。社会主义同志关系只有在社会主义三位一体的基础性结构中才可能真正形成。”   有群友因此提出问题,我做了初步回答。这里将回答做适当扩展,供有心人参考。   群友甲: 如果工人变成双无阶级(无产阶级和无业阶级),他们连工资都赚不到,智能化生产的东西卖给谁呢?资本所有者们肯定消费不了那么多。   范仄: “生产相对过剩”就变成“生产绝对过剩”。“相对生产过剩”是指在资本主义条件下无产阶级存在贫困化规律,在这种贫困化规律作用下,无产阶级相对购买力会下降,社会生产的商品就显得过剩。这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实质。“生产绝对过剩”在这里是指在双无阶级(无产阶级、无业阶级)零购买力条件下的生产过剩,而不是日常所指的在合理的生产结构和价格等条件下由于消费需求得到满足而导致的产品过剩。前者对“生产绝对过剩”的定义是为了区分购买力低和零购买力这两种不同情况,而后者对“生产绝对过剩”的定义不具有政治经济学意义。“零购买力”这一规定表明一种趋势,即资本主义可能会进入一种绝对危机状态,即再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样通过大规模破坏生产力来解决危机。因此“生产绝对过剩”中的“绝对”一词是相应于资本主义绝对经济危机的。   群友甲: 那生产过程岂不是就没有办法持续了?   范仄: 我把这次全球经济危机视为工业自动化小范围推广的产物。你想想,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工业自动化小范围推广,便产生如此巨大的威力,如果大范围推广会使怎样的威力?  这次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人们提供各种各样的解读,这些解读我总觉得缺些什么。我外语不好,不能直接研究世界经济,自己也说不出道道来。但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看来,大规模的深刻的经济危机的根源一定是在生产领域,而不是在所谓的金融领域或所谓的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关系上,它们只是结果而不是原因。迄今为止的解读主要是在这两点上做文章,他们设计的对策也是在这两点上做文章。不少专家给中国政府提出金融体系改革建议,意图之一就是防范类似于这次全球金融危机的经济危机在中国发生。直到最近西方经济学家批判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指出美国85%的制造业就业被自动化代替,而不是所谓贸易造成美国失业。我似乎在生产领域找到了这次全球危机的根源。   群友甲: 很难想像是什么状态……   范仄: 全球经济危机会向深处发展。这一次危机尚未结束,也可能不会结束,直到下一轮更大更猛烈的危机出现。下一轮危机可能比这次凶猛无数倍。至少这次全球经济危机还没有让人看到有结束的迹象。工业自动化和智能化只有可能进一步推广。从中国近两年的智能制造和机器人产业的迅猛发展,也可想像工业自动化和智能化的下一轮普遍化趋势。   工业自动化是把生产领域的工人阶级驱逐出去,工业智能化是把生产领域的知识阶层驱逐出去。中国目前还面临农业现代化高潮,农业现代化是把农业生产领域的农民驱逐出去。这三种驱逐运动有可能在中国同时发生。   十八届三中全会确立市场在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这一典型的资产阶级专政原则,体制内外已经居于主导地位的资本会动员一切力量来贯彻这一典型的资产阶级专政原则。政府发挥较好的作用也将因此主要服务于这一原则。在资本完全主导的生产方式中,中国将也难以幸免“生产绝对过剩”这一绝对危机。   有人寄希望于第三产业或服务业。工人之间相互服务,资本家是不会掏钱的。第三产业或服务业导致工业空心化,或者说工业空心化导致第三产业或服务业大发展,最后便转变成全球经济危机。这已经说明所谓第三产业或服务业在资本主义条件下的实质。   群友乙: 科技发展反过来会让人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脱出来,从事更高级的社会活动。   范仄: 在资本主义条件下一旦实现工业自动化和智能化,无产阶级就不要去梦想高级社会活动。事先苦练为资本家做仆役的能力,在危机大爆发前也许比其他人会生活得好一点。   群友甲: 如果这个趋势发展,未来一二十年,发达国家有可能也没有必要利用第三世界的廉价劳动,产业转移也没必要。部分从事简单脑力劳动的白领也没大用了,   范仄: 凡可标准化的皆可自动化,凡可模块化的皆可智能化。在这种“生产绝对过剩”发展趋势下,全球出现保守主义政治复苏。文明史观盛行,文明冲突观盛行,各国历史传统、宗教传统开始复苏,有些国家种族主义政治也开始出现。这种以族群、种族、宗教、传统等为名的政治将直接呼应“生产绝对过剩”趋势中的资产阶级的利益,通过加大加剧族群、种族之间的矛盾转移阶级冲突的注意力。  全球经济危机持续到今天,各国公民已经开始失去耐心。如果说第三世界国家公民已经出现耐心全部丧失的典型现象,比如中东地区的ISIA(伊斯兰国),那么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所谓受过良好公民教育的自由民主公民的耐心,也将近丧失大半,从英国脱欧公投到温和法西斯主义者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可见一斑。如果这场危机继续持续下去,人们的耐心一旦全部丧失,而社会主义政治又没有适时兴起,这股耐心全部丧失的普遍性力量就会刺激各国法西斯主义的崛起,就会被法西斯主义利用。当前兴起的文明冲突论、文明史观和传统复兴政治等,有可能直接成为法西斯主义崛起的舆论准备。   清华大学的崔之元跟西方资产阶级左翼一同在力推“基本收入制度”,想把“生产绝对过剩”变成“生产相对过剩”。这其实是把无产阶级圈养成专门消费的猪。在资本主义条件没有改变的情况下,这种“基本收入制度”也会成为法西斯主义动员无产阶级的利器。   现在的问题,是缺乏新历史条件下的无产阶级政治理论。在这种全新的历史条件下,背诵马恩列斯,也提供不了当前所需要的无产阶级政治理论。无产阶级的力量从来是巨大的,但如果处于自在状态,它便是一股盲目的力量,特别容易被法西斯主义利用。这次特朗普被选为美国总统,与工人阶级的盲目支持密切相关。无产阶级只有从自在状态升华为自为状态,才可能是一种自觉的力量,才不会为各种邪恶力量所利用。   当前无产阶级政治理论在全世界都是贫乏的,贫乏到了令人无法忍受的地步:“左翼”成为一个乱炖的名词,资产阶级左翼和无产阶级左翼都得不到基本区分。西方资产阶级左翼理论家,比如在中国比较流行的齐泽克和大卫·哈维等,操着上个世纪陈旧的西方马克思主义论调,冒充无产阶级左翼,承担着对资本主义的陈旧式批判。中国左翼理论家主要代表人物汪晖受庄子、章太炎等启发,最近提出“齐物平等论”,算是一种创见,但迄今为止它只是一种没有政治经济学的政治观点、一种没有政治学的政治观点、没有行动主体的政治观点。这样的政治观点除了乞灵于资产阶级当局,别无他法。   历史已经表明,资产阶级法西斯主义土壤一旦形成,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毫无抵抗力量。因此成败的关键在于无产阶级能否觉醒。

197

主题

666

帖子

203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035
 楼主| 花果山矿工 发表于 2017-2-9 05: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花果山矿工 发表于 2017-1-30 05:22
★ “零购买力”这一规定表明一种趋势,即资本主义可能会进入一种绝对危机状态。  ★ 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 ...

英《卫报》报道,印度首席经济顾问阿文德萨勃拉曼尼亚支持“普遍基本收入”计划。

197

主题

666

帖子

203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035
 楼主| 花果山矿工 发表于 2017-2-10 05: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也是为什么芬兰,瑞典,丹麦,加拿大,日本,要实行“全民基本收入计划”,也就是全民发钱的根本原因:有利于实行残酷的劳务派遣制度!

197

主题

666

帖子

203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035
 楼主| 花果山矿工 发表于 2017-2-13 19: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实行全民收入计划越来越多说明资产阶级在各国都在推行残酷的劳务派遣制度,无产阶级的有限福利正在失去!

197

主题

666

帖子

203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035
 楼主| 花果山矿工 发表于 2017-2-21 08: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解放区评论:跟踪全民发钱计划,就可以看出大资产阶级政权在探索“可持续”剥削劳动人民方案,对小资产阶级敲骨吸髓,企图挽救摇摇欲堕的资本主义制度。

以下是中午媒体内容,供网友们参考。

如果每个月不干活就能领工资,你是会变得更有主动性干活,还是安心地游手好闲?

在不少国家看来,给公民每个月固定发一份工资将增加人们的安全感,尤其在技术快速革新的时代,人工越来越多被机器取代的大背景下。这种方法也将鼓励失业者在不担心失去失业金的情况下,积极寻找兼职或临时的工作。

据悉,发放“基本收入”的计划始于1979年,由英国出生的美国政治活动家托马斯·潘恩(Thomas Paine)提出。每隔几年,该计划就会被各种乌托邦公社和左翼经济学家提出一次。

支持者认为,这种保障性的收入将允许人们自由选择工作以发挥自身的价值,更多地从自身兴趣和公益心出发,而不是迫于生计压力被动地工作。自由和主动地工作会让人们变得更有创造力,也能有更多时间关注家庭和公共事务。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近年来,无条件向公民发放现金在荷兰、加拿大、法国等福利较高的国家已有探索和实践,冰岛、乌干达和巴西等国也在讨论和考虑上述项目了。

瑞士

2016年6月5日,瑞士对一项每月无条件2500瑞士法郎基本收入的提案进行公投,提案建议给每位成年公民一份保障性的基本收入,无论工作与否,每月均可获得约2500美元的收入。另外,儿童也同样享有福利,每个月可领取750美元。这意味着,对有一个孩子的完整家庭来说,即使都不工作每个月也会有5750美元的家庭收入(约合人民币4万元)。

瑞士有着独具特色的“直接民主”制度,任何瑞士公民发起的意图修改法律的议案,只要在18个月内征集到了10万个有效签名,就可以交付公投表决,一般瑞士一年内就各种议题进行2-4次全民公投,一年下来就会针对共计10条左右的联邦民众倡议作出全民表决。

尽管提案宣传颇具创意,还是难免遭到质疑和理性的拷问。比如,每人每月2500瑞郎的津贴就意味着政府每年将增加近2000亿瑞郎的支出,这笔额外支出从何而来,无疑将通过提高税收的方式来转嫁到民众身上。

根据瑞士联邦政府的估算,如果方案通过,瑞士每年要为此支付2080亿瑞郎(约合2150亿美元、1.5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瑞士GDP的30%。其中,1530亿瑞郎将来自税收,另外550亿瑞郎则来自社会保险、社会辅助支出等账户。因此人们担忧,为了填补财政缺口,未来的税收不得不明显提高。

还有瑞士右翼政党人士表示,如果实施这一提案,瑞士对周边国家的吸引力将会增强,会有更多难民和移民选择涌入瑞士。甚至有人开始担心如果有无条件基础工资作保障,瑞士人会陷入习惯于不劳而获的深渊而最终自食苦果。瑞士联邦政府、议会两院以及大多数政党都呼吁瑞士民众对这项提案说不。

最终,这项动议在瑞士全部26个州与半州都遭否决。在参与投票的约250万瑞士人中,有76.9%的人投了反对票。

但根据此前由瑞士民意研究机构DemoSCOPE做的调查,如果瑞士推行基本工资制度,仅2%的人会停止工作,54%的人计划进修,53%的人愿意更多与家人在一起,22%希望创业,35%将更注重环保产品;另外,59%的35岁以下的人相信,瑞士终有一天会推行基本收入制度。

芬兰

为了最终推出全国性的政策,芬兰目前正在做一个真实的试验:给2000位公民每月发放一笔数百欧元的固定收入,允许他们自由选择是工作还是不工作,以及做什么样的工作。该试验将持续两年,参与者是在接受失业金或收入补贴的人群中随机抽取的。试验中获得的固定收入无需纳税。

如果试验成功,芬兰就打算将“不工作就能白拿钱”的福利推广到所有的成年芬兰人。

芬兰政府认为,这种方式看起来很花钱,但在长远看来其实是省钱的。作为高福利国家,芬兰的福利系统很复杂也很昂贵,简化这种系统将有效减少系统运行的成本。

与此同时,芬兰政府相信,这种方式也将鼓励更多失业的人去寻找工作,因为他们不用担心找到工作就会失去失业金。事实上,有不少失业人员都在逃避做兼职,因为一旦有小额的收入,就可能会让他们失去失业金。

“附带的收益不会减少你的基本收入,所以工作以及自雇的行为就会变得很值得。”芬兰社保机构Kela法律部门的负责人图鲁宁这样认为。

根据芬兰统计局的最新数据,2016年11月的失业率为8.1%,10月同样为8.1%,但比9月的7.7%和8月的7.2%有所上升。就11月的数据而言,共有21.3万人失业,而有工作的人数是241.3万人,和去年同期相比,多了1.1万找到工作的人。其中,15岁到24岁的年轻人11月的失业率高达16.1%,同比去年减少了1.4个百分点。

荷兰

在荷兰的乌得勒支,这种计划已经试验满一年了。自2016年1月起,乌得勒支就开始试着给250名正在接受失业救助的荷兰公民每个月发放960欧元,相当于1100美元(约合人民币7700元)的固定收入,目的是为了减少荷兰现有福利体系中的浪费。

印度

意外的是,据外媒报道,1/3人口在贫苦线以下的印度也在研究“全民发钱”。该计划甚至于2011年至2013年在印度试验过。

当时,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印度妇女自我就业协会在印度中央邦的两个村落进行试点。被调研村落的每个成年人每月获得200卢比现金额外收入,每个儿童获得100卢比并由其监护人代领。此政策执行3个月后改为通过银行系统发放,金额提升至每人每月300卢比至500卢比。在另一个少数民族村落中,全民发放的起始金额略高,成年人300卢比每月。经过两年研究,扶贫专家发现获得额外资助的村民们并没有把钱更多地花在消遣娱乐及减少工作上,相反,他们更有计划地把钱花在房屋修缮、技能培训等发展性需求中。据了解,政府预算不足以及相关服务体系不健全是阻碍印度“全民发钱”的主要障碍。

加拿大

据加拿大媒体报道,2016年9月,安大略省政府为“保证最低收入试点项目”拨款2500万加元。这个试点项目的基本原则是,试点区内的所有加拿大人,不论其是否工作,每个月都能收到预订标准的最低收入。换句话说,每天躺在床上睡大觉也能稳拿最低收入。

加拿大议会前保守党参议员Hugh Segal在接受加拿大媒体采访时表示,试点地区至少应该有两个,一个试点是以整个小城镇为试点地区,另一个是在一个大城市中选择一个区进行试点;这样“点”和“面”的经验就都有了。

据了解,加拿大马尼托巴省和美国的“保证最低收入试点项目”的结果是正面和负面效果参半。正面效果是有助于解决贫困问题,负面效果是不少能够工作的人选择不工作,此外这样的项目要花费纳税人大量金钱。

据此前的调查显示,差不多三分之二的加拿大人不愿意多交税以推行确保每人每年3万加元最低收入的项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1-20 21:47 , Processed in 0.081269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