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528|回复: 0
收起左侧

《毛泽东大传》 第七卷 (下) 九天揽月 第262章 作者东方直心

[复制链接]

59

主题

60

帖子

30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07
东方门生周阳 发表于 2016-8-26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262章
“我们的政策没有变,我们的经是一部好经,是一些小和尚、歪嘴
和尚念错了经!就是下边搞错的,我们也有责任,有错一定要改。”
话说1956年5月13日,董其武到中南海去见毛泽东。
董其武从1953年底起任69军军长。这一次,他是到北京参加“五一”节活动的。在此之前,因为有一些起义人员受了委屈,就给董其武写信诉苦,对起义的意义表示有怀疑。
董其武对毛泽东说:
“主席日理万机,有点小事找您,耽误您的时间。”
毛泽东说:
“有什么事哩!”
董其武说:
“过去您代表共产党说对国民党起义人员是既往不咎,现在有抓的,有押的,有管制的,有劳动改造的,几乎都究了。我接到许多起义人员的来信,都转到国务院去了,但问题仍没有得到解决。”
毛泽东听后说:
“我们的政策没有变,我们的经是一部好经,是一些小和尚、歪嘴和尚念错了经!就是下边搞错的,我们也有责任,有错一定要改。”
毛泽东拍着桌子大声说:
“改!一定能改好!”
董其武听了毛泽东的话,很高兴,随身带来的信,一封也没有给毛泽东留下。
后来,在毛泽东的亲自过问下,不少起义人员的错案都得到了平反。董其武一直到1968年才离开69军。
5月13这一天,毛泽东启程南巡。此时正是骄阳融融,百花吐艳的季节。毛泽东一路忙碌着,不计时日,到了广州。他接见了广东、广西、湖南、湖北、江西等省区的领导人,主持召开了华东地区书记会议,又视察了广东水产馆和广州造纸厂,对发展沿海地区的工业、处理好沿海工业和内地工业的关系等问题作了重要指示,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月末。
5月26日,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陆定一根据毛泽东所确立的“双百”方针的基本精神,向自然科学家、社会科学家、医学家、文学家和艺术家作了题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讲话,系统阐述了毛泽东提出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他说:
我们所主张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是提倡在文学艺术工作中有独立思想的自由,有辩论的自由,有创作和批评的自由,有发表自己的意见、坚持自己的意见和保留自己的意见的自由。我们主张政治上必须分清敌我,我们又主张人民内部一定要自由。
5月29日傍晚,毛泽东在广州珠江乘坐小船溯流而上。小船绕过狭窄的河道,江面顿时开阔了。从附近几只小渔船上传来了热烈的欢呼声:“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毛泽东兴致勃勃的向肤色黝黑的渔民们挥手致意,尔后纵身跃进珠江。他搏击着江水,忘情的高声呼喊:“我自由了!”他的保健大夫非常着急,眼睁睁的看着人们围着毛泽东悠闲的漂流着。
后来,毛泽东在海边散步时,又突发奇想,他要马上去武汉游长江。同行的湖北省委书记王任重立刻回去安排准备工作。毛泽东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
“我游泳不要告诉他们。”
毛泽东所说的“他们”是指罗瑞卿等人。卫士长李银桥感觉事情重大,就立即报告了罗瑞卿。罗瑞卿马上来劝毛泽东,他说:
“长江水情复杂,有危险,不要去游吧。”
罗瑞卿还说:
“主席,我是不同意您游的,我是您的大警卫员,我要负起责任。您去游长江,我负不起责任。”
毛泽东只要到外地视察,或在公开场合露面,总是由罗瑞卿亲自护驾,不离左右,衣食住行,工作、休息、会客,都由罗瑞卿亲自安排。为了陪毛泽东在大江大海中游泳,罗瑞卿到了50岁,坚持学会了游泳。许多高级领导人都说:“罗瑞卿是毛主席最好的警卫员。”
毛泽东见罗瑞卿不赞成他游长江,就满脸不高兴,说道:
“你这个大警卫去‘警’国民党好了,不要‘禁’长江。”
罗瑞卿也倔得很,坚持说:
“主席,这不是您个人的事情,游长江这么大的事情要经过组织研究,组织上是不会同意的。”
毛泽东一听,怒火中烧,训斥罗瑞卿说:
“无非你们就是怕我死在你那个地方么!你怎么知道我会淹死?”
罗瑞卿连忙解释说:
“主席,不是那个意思。保护您的安全是党和人民交给我的任务,我是不同意您冒风险。哪怕是一点风险也不许有。”
毛泽东冷笑一声,说:
“哪里一点风险没有?坐在家里,飞机可能扔炸弹呢,房子还有可能塌呢!”
罗瑞卿见劝不住毛泽东,就退了出去。他知道,只要自己不点头,毛泽东发再大的火也没有用。
毛泽东毕竟高人一筹,罗瑞卿说不能游吗?毛泽东就派人到武汉做实地调察,看看到底能不能游。
第一次,毛泽东派警卫一中队队长韩庆余去武汉了解水情。韩队长也是反对毛泽东去游泳的,他到武汉问了问老百姓,都说不能游,就回来向毛泽东报告说,不能游。毛泽东问韩庆余:
“你下水试了没有?”
韩庆余回答说:
“我没有下水。”
毛泽东大怒道:
“你没有下水,怎么知道不能游?你怎么不说话了?把孙勇叫来!”
孙勇来了,毛泽东指着他说:
“你再去,你亲自看看长江到底能游不能游?”
副卫士长孙勇到了武汉,见到了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说明了来意,莽撞的陈再道立刻带着孙勇等人,跳到江里逆流而游,他喝了好几口水,差点溺水。护卫人员赶紧将他救上船来。孙勇回来如实向毛泽东报告了情况。毛泽东有了根据,就理直气壮的对罗瑞卿说:
“这就对了么,要知道梨子的味道,就要亲口尝一尝。谁说长江不能游?孙勇不是游了吗?”
罗瑞卿无奈,只好同意了。毛泽东又提出要马上乘飞机到武汉。罗瑞卿说:
“中央有规定,为了您的安全,不能乘飞机。您不属于自己,而属于全党和全国人民。”
毛泽东又火了,他说:
“我9次不属于个人,总得有1次属于我自己吧?”
罗瑞卿只得再让一步。行前,毛泽东说:
“这个老韩哪,不讲真话,他没有下水去体验就说不能游。我们去游,不叫他去。叫他离开这里。”
就这样,韩庆余离开了一中队,不让他见毛泽东了。事后,毛泽东也觉得有点过分,他说:
“老韩是个好人,忠心耿耿,兢兢业业,就是反对我游泳。唉,这件事办得不好。”
5月30日,毛泽东乘飞机到了长沙。
上午,毛泽东召集省委书记座谈,了解他这次在广州主持召开的专门研究华中5省工作会议的贯彻情况。主人用清明节前刚采制的清茶招待毛泽东。
由于天气闷热,毛泽东要去湘江游泳。罗瑞卿陪同到了江边,只见湘江水势平稳,水质清澈,就放了心。
湖南省公安厅长跑在最前边,去安排船只。他跑过一片草地时,没想到被毒蛇咬了一口,大概是太紧张太激动了,他根本没有发觉,等他跑到江边,才喊了一声:“准备好,来了!”突然一屁股坐倒了。眨眼的功夫,他那条腿已经全肿了。大家立刻把他抬上车送医院,好在医治及时,没有什么大碍。
毛泽东故地重游,精神焕发,乘船行到河中心就下了水。他游姿翩翩,自由自在,好像是办公坐久了伸个懒腰一般。
毛泽东在湘江里畅游着,一直游到了橘子洲头。捧着照相机在岸边跟踪毛泽东的侯波,一不小心掉进了一个粪池子里,她爬出来跑到河里去洗涮,刚洗好,看到毛泽东要上岸,立刻又赶到前面去抢镜头。
毛泽东上了岸,披着浴衣踩着烂泥走。他登高远眺,洲上的人们看到了他,立刻跑过来将他团团围住,抢着和他握手,殷勤问候,亲切异常。毛泽东同大家频频招呼,用家乡话和乡亲们谈着故乡的山山水水和生活情况,情趣盎然。他们谈到了大家正在培育的蔬菜,又由蔬菜的品种谈到了一旁生长茂密的茄子,在核对茄子两字的乡音的笑声里,毛泽东告别了依依不舍的乡亲们。
毛泽东带着满腿满脚的泥巴,顺着河岸边一条小路来到一户人家门前。这家没有大人,只有几个娃娃。
“给我点支烟吸。”
一名卫士给毛泽东递烟点火,另一名卫士借来了一把椅子让他坐下歇歇。娃娃们围着他看热闹。毛泽东看见一个小娃娃手里拿了一个什么东西,就问他:
“给爷爷看看好吗?”
那孩子是个鬼精灵,他双手捂得紧紧的,往上一举说:
“你猜不着!”
多好的画面呀,“咔嚓”,侯波按下了快门。在这张照片上,毛泽东的腿上脚上糊满了泥巴,睡衣下摆上也全是泥。他和娃娃的神态都是那么自然、朴实。若不是那件睡衣“现代化”了一点,真可以说是一幅“农家乐”了。
毛泽东在长沙还亲自请杨开慧的母亲杨老太太到蓉园吃了饭。
毛泽东一直惦记着杨老太太,他在全国由供给制改为薪金制后,都是按期从工资中给杨老太太寄去生活费,以尽半子之义。
5月31日,毛泽东乘飞机从长沙到了武汉。他决定在武汉期间上午和夜间工作,下午去长江游泳。
这天上午,毛泽东听取了省委书记王任重的工作汇报,还视察了武汉国棉一厂和湖北省工农业展览馆。
下午,毛泽东在武汉召开调查座谈会,中心议题是对农业合作化的经验进行总结。安排座谈会的负责人,原来在会场上的安排是:会议记录者与毛泽东坐在正面的主席台上,其他人的座位都安排在主席台的对面,地委书记们是第1排,省委的负责人们坐在第2排。
会议3点开始,毛泽东进来了,他看到这样的座位安排后,用浓重的湖南口音说:
“这不是搞‘三堂会审’吗?还是按圆桌会议好,没有主席台,不要记录席。”
毛泽东等工作人员重新安排好座位后,这才坐了下来,他问道:
“同志们接到提纲没有?现在不按会前准备的提纲发言,各人畅所欲言,一不划右派,二不扣帽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要讲真话,不要讲假话,否则,我就会上当,就会浪费时间。”
他说完后,会场上有15分钟无人发言,后来发言的人也大多是一个调子,大唱赞歌。毛泽东听得很不耐烦,就说:
“今天休会,明天再讲。”
毛泽东叫住一位省委的负责人,问道:
“今天的会议开得怎么样?是否畅所欲言、言无不尽了?”
那位负责人说:“没有。”
“何以为据?”
“都是一个调。”
毛泽东用铅笔在纸上写了两句话:
“真是可惜,时间浪费了。”
他接着说:
“可惜呀,大家说一样的话,千篇一律,这个不是党的传统。开一大时就在争论,二大、三大、四大、五大都是如此。党魁这么讲,下面就跟着讲,人们不用自己的语言讲,而用领袖的语言讲话。所以,第一我还是不能死掉,我还得搞一段。第二,怎么提高我们党的理论水平。延安整风后,我快活了一阵子,指导思想统一,领导机构改善了,七大开成了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今天开的是重复发言的小会,耽误时间的小会。你把我的意思转告王任重同志,明天开会,中心议题是否能搞生产规划,要畅所欲言。”
第二天,座谈会继续进行。省委主要领导人就农业生产发展规划问题进行了重点发言,举出实例,说明这个规划的制订是符合实际的。与会者在会上畅所欲言,言无不尽。毛泽东在笔记本上不停的记着,脸上露出了笑容。最后,他高兴地说:
“好,同志们都说出了心里话。昨天的会议使我失望,今天的会议使我高兴。你们不能看眼色行事,尤其不能看我的脸色办事。我的脸色是千变万化的,蒋介石是以不变应万变,我是以万变应蒋介石的不变的。”
此时,武汉长江大桥正在施工,毛泽东要到大桥工地视察。大桥工程局局长彭敏问:
“是岸上看还是水上看?”
毛泽东说:
“水上看。”
此时,武汉长江大桥水中的桥墩已全部建成,从汉阳江岸开始,钢梁正在向江中延伸。毛泽东乘上“武康”号轮船,经汉阳晴川阁,从2、3号桥墩间穿过,驶到鹦鹉洲附近的江面,又折回下行,从3、4桥墩间穿出。毛泽东回到船舱里听彭敏汇报工作,他一面听,一面翻阅材料。彭敏详细报告了中苏技术人员共同创造的世界桥梁史上史无前例的大型管柱基础和管柱钻孔法。毛泽东问:
“参加修建钱塘江桥的老工程师,现在还有谁?”
彭敏回答说:
“还有茅以升、罗英。”
毛泽东在一张纸上记了下来。杨尚昆问道:
“什么叫覆盖层?”
毛泽东解释道:
“就是岩面上的沙层。”
毛泽东又问彭敏,是不是这样?彭敏点头称是。毛泽东还询问潜水工如何在水里沉下去,在水里怎样进行烧割和电焊?彭敏一一作答。毛泽东又问道:
“为什么铁路桥1957年10月通车?公路桥要到年底?”
彭敏说:
“铁路桥在下层,钢梁架完后,铺轨即可通车;公路桥在上层,钢梁架设后,还需要一段时间铺路面。”
“长江上还要修哪几个桥?”
有关人士回答后,毛泽东说:
“将来长江上修上20个、30个桥,黄河也修上几十个,到处都能走。”
毛泽东这次听取汇报历时3个小时。尔后,他准备横渡长江,周恩来、林彪得知这一消息,都试图劝阻他。可是毛泽东决心已定,谁的话他也不听。武汉江面很宽,斜着游过去距离更长。可毛泽东就是坚持要横渡过去。
1956年6月1日,毛泽东第1次横渡长江,他要在长江南岸武昌的蛇山一带下水。
这天下午,天气闷热,气浪蒸人。毛泽东兴致勃勃的来到了蛇山,马上被群众认了出来,顿时,成千上万的群众向毛泽东涌来,好几万人挤成一团,都想看看毛泽东。这下子可把罗瑞卿急坏了,他怕群众挤倒毛泽东,就和王任重及随行人员挽起手臂,拼命的承受着群众的压、推、挤,保护着毛泽东来到停在长江边的一艘船上。毛泽东打趣地问:
“游长江有危险吗?”
罗瑞卿挺着伟岸的身躯说:
“在长江里游泳,危险还是有的。但是主席不怕,我们就不怕,我们同主席在一起历经艰险,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大家听他二人一问一答,都笑了起来。毛泽东说:
“长江大海能吓得住人吗?!”
他说着就顺着汽艇甲板放下的软梯,爬下黄色江水中,众人一起跟随着下了长江。毛泽东为了避免陈再道逆流而游的错误,决定顺流而下。他在水中先扎个猛子,把全身在水中浸一下,然后就把头露出水面,以侧泳式两臂左右交替着,一直游向前方。此时,江面上刮着6级风,风大浪高,水深流急,波浪滔滔,时有漩涡。毛泽东泰然自若,轻浮水面。有时水面稍稍平稳,他便缓缓仰泳,面对蓝天,极目远望,悠然自得。
长江岸上的行路人,突然看到有这么多人在江里游泳,又是在中流激浪中顺流而下,也不知要游到何方,都以惊奇的目光望着这少见的景象。有许多人想看个究竟,就跟着在岸边奔跑,有的人还边跑边喊,也不知喊些什么。两岸上的人流越聚越多,直到岸上的建筑物挡住了去路,人们才停下脚步,还踮着脚尖瞭望,不肯离去。毛泽东游过了建筑物,在前面的岸上,又同样聚集了观望的人群,有的人在鼓掌,有的人发出惊奇的赞叹。
毛泽东游兴起时,如蛟龙戏水,顺流而下,以至岸上追随的人们都追赶不及。
时已夕阳西下,毛泽东游到对岸汉口的谌家矶。此时,侯波迅速的换了一卷胶卷,随手将空盒子扔在水中。谁知毛泽东看见了,他游过去一把抓起盒子,身子一翻,平躺在了水面上,仔细端详起来,口中还念念有词。他念的竟是英语。侯波见状一惊,她用的是进口的柯达胶卷,盒子上印的是英文说明书,想不到毛泽东竟然认识不少英文单词,把柯达胶卷的英文说明给念了出来。
毛泽东因两岸陡峭不能上岸,这才上了船。他指着侯波,笑着问:
“你没有下江吗?”
侯波说:
“我不会游泳。”
毛泽东说:
“喝几口长江水就会了。”
毛泽东身上滴着泥水,心满意足了,得意的对他的卫士们说:
“胆量小的人,常在风浪里锻炼,胆子也会大起来的。罗部长不叫我来游,我偏要来,还不是来了吗?明年6月份我还要来。”
毛泽东一气游了13公里,历时2小时零4分钟。他更衣后坐在船头的藤圈椅上,同僚下属都夸赞他水性好。
6月2日下午,毛泽东从汉阳鹦鹉洲附近下水,游过龟山一带江面。他游到大桥上游的水域,一边踩水,一边观看正在紧张施工的大桥。
毛泽东临近桥墩,挥臂侧泳,从2、3号桥墩间游过。他还游过了长江、汉水的汇合处——龙王庙水域,战胜了旋涡,突破了急流,顺利的游到了武昌八大家附近。游程14公里还多,用了两个小时。在大家的劝说下,他才肯上了岸。
6月3日下午,毛泽东第3次横渡长江。
此时,毛泽东已经从汉口搬到东湖下榻,大家准备让他在东湖游泳,他不同意,说:
“长江是一个天然的最好的游泳池。在大江里游,随便它漂去。”
这一次,毛泽东从汉阳下水游到武昌。毛泽东在江中,时而仰游,时而侧游,有时还潜入水中,又顺利的游过了长江。
史无前例的游泳,超迈前人的胆略,亘古未有的气魄,使毛泽东在武汉的江水中酝酿出了自唐宋以来词家中唯一以游泳为题材的、诗书双绝的著名篇章《水调歌头.长江》: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馀。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据陈再道多年后回忆说:“我陪同毛主席畅游长江,聆听了毛主席吟诵《水调歌头.游泳》的辉煌诗篇,深刻的感受到了一位伟大革命者征服大自然的宽广胸怀。给我印象很深的还有另外一件事。有一次,毛主席和我们围在一起吃苹果。有一个同志刚抓起水果刀要削皮,被毛主席看见了,他笑着亲切的对大家说:‘吃水果的时候,最好不要削皮,把它洗净就可以了。如果你要削皮,也只要薄薄的削一层。因为靠皮和靠核的果肉,是最有营养的。’说完,他便拿起洗净的苹果,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且说毛泽东连续3次横渡长江的传闻,一时间不翼而飞,轰动了整个武汉。第4天午时刚过,长江两岸就已经聚集了无数观望的人群,有的人带了望远镜,有的人拿着照相机,谁不想亲眼看一看领袖搏击风浪的风采呢!可令人遗憾的是,毛泽东于6月4日下午6时前离开了武汉。
后来,毛泽东回到北京曾经对朱仲丽说起在长江游泳的事,他说:
“人可不能逞能啊!我这次在长江游的时间太长了,已经感到全身疲乏,还要逞能,继续游,要不是叶子龙叫我上船,我只怕淹死了。”
朱仲丽笑着说:
“我不相信,你很会游泳。”
毛泽东说:
“你不相信,群众也不相信,这种心情我理解。所以,我就越游越起劲啰。”
欲知毛泽东回京后工作上遇到了什么样的阻力,他又是如何处理这些政务的?请看下一章叙述。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今日已经在淘宝上架,一套全十卷共六册,只收工本费230元包邮,淘宝店铺网址:https://shop157069877.taobao.com,或淘宝搜索店铺号:3268764;。作者东方直心,联系方式:13937776295,QQ:242575130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8-12-19 17:24 , Processed in 0.066191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