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448|回复: 0
收起左侧

从魏巍同志的“门槛”谈起

[复制链接]

331

主题

398

帖子

144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43
红浪风扬 发表于 2016-8-25 08: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从魏巍同志的“门槛”谈起
玉碟 2016-08-24

1999年魏巍同志《在新世纪的门槛上》一文的发表,就把《中流》杂志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把革命左派的斗争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明确批判修正主义的阶段。

我们今天,要想把魏巍等老一辈革命者的思想学到手,内化成为我们自己的思想,必须结合当今社会的现实斗争,认真学习魏巍同志的文章,进行综合分析,经过比较和鉴别,才能最后得到真谛。

旗帜中流网特约评论员 玉蝶

魏巍同志的《在新世纪的门槛上》一文,发表于1999年11月《中流》杂志。我们现在应该不断学习这篇文章,其理由有如下几条:

第一,《中流》杂志创办于1990年,由于刚刚平息了那场政治风波,当时国内的政治大气候主要是批判那些逃亡海外的“自由化精英”。所以,《中流》杂志从创办之后,其风格一直是以批判资产阶级右派“精英”为主。不仅如此,早期的《中流》杂志还经常引用小平同志关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指示”,用以批判“自由派”“精英”。

在批判“自由派”“精英”分子这一方面,早期的《中流》杂志,应该说功不可没,即使有时候引用邓小平的一些话,也不应过分苛求。

然而,随着社会形势的发展,随着两条道路斗争的深入,特别是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发表,1997年“十五大”又把邓小平理论确立为党的指导思想,客观上就要求我们不断作出新的战略调整。1999年魏巍同志《在新世纪的门槛上》一文的发表,就把《中流》杂志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把革命左派的斗争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明确批判修正主义的阶段。

这样一个转变,是值得纪念的。为什么呢?大家看看,十几年时间过去了,时下的“左派”队伍,在这一问题上,有时候还很含糊,有的人有时候还会搞出某种错误导向,例如把批判知识界、舆论界的一些右派分子当作主要任务,或者把民族矛盾渲染成主要矛盾,这分明是从魏巍同志的高度向后退了。这难道不值得我们今天的“左派”队伍加以警惕吗?

第二个理由,我们认 真看看魏巍同志这篇文章,它带着读者回顾了二十世纪中国和世界伟大而辉煌的革命历程,也回顾了二十世纪末苏联、东欧剧变的悲剧。从总结苏东剧变的原因入手,文章明确指出,在反对帝国主义的同时,彻底进行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不能不是世界共运具有关键性的重大任务。进而,文章详细分析了现代修正主义的若干特征,其中第一条特征就是“打的是社会主义的旗子,走的是资本主义的路子”。这一条,看似简单、明了,其实往往容易被忽视。你看,如果仅仅是“走资本主义的路子”而“不打社会主义的旗子”,那还能叫修正主义吗?反之,如果看到其“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子”,就忽发政治幻想,就天真地问“能不能完全等同于资产阶级政党”,那还能识别和批判修正主义吗?

第三条理由,我们看看魏巍同志如何论述左派的斗争策略。《在新世纪的门槛上》一文指出:“至于原社会主义现在演变为资本主义的国家,资产阶级暴发户与无产阶级的矛盾也必然会加剧起来。应深切理解,已经尝到社会主义甜头并已成为国家的主人,随着他们主人翁政治地位的丧失和生活的恶化,以及面临的生存的威胁,是不会长期沉默的。那些深受马列主义教育的有觉悟的共产主义者,也必然会重新凝聚自己的力量,再度坚强地团结起来,领导人民群众,向资产阶级的代理人进行坚决的斗争。”“尽管这种斗争将会再遭到镇压,但有经验的革命人民,有可能在资本主义复辟的地方再度首先取得革命的胜利。这是可以期望的。”

大家看看,魏巍同志在这里,把希望寄托在革命人民的斗争之上,寄托在有觉悟的共产主义者身上,丝毫没有琢磨什么“党内社改派”啦、什么“健康力量”啦、什么“体制内、体制外结合”啦,等等。某个“左派”“大师”曾经把魏巍同志也划入“社改派”行列。魏巍同志有灵在天,是绝对不会接受的。

记得若干年前,在魏巍同志的骨灰安放仪式上,有一位“左派学者”公然发言说:“我们提倡‘保党救国’,这个观点就是从魏巍那里继承来的。”很多人对这位“学者”嗤之以鼻,觉得真是放屁呢!

这就向我们提出一个严肃的问题:怎样才能很好地继承魏巍等老一辈革命者的思想?这是我们提出的需要不断学习《门槛》一文的第四条理由。

历史上,一切杰出人物的思想、精神、意志、立场等等,是怎样传承下来的呢?这些东西的传承,不光靠语言、文字,语言、文字只能是表达他们思想的载体,更重要的是这些思想的精神实质。而最能学得精神实质的,往往并非其生前的亲密朋友,更非其亲生儿女,而是认真思考、勇于实践的后继者。

马克思、恩格斯最好的继承者不是考茨基、伯恩斯坦,斯大林最好的继承者不是马林科夫、更不是赫鲁晓夫。鲁迅的最佳继承者不是周海婴,斯大林的女儿是逃亡美国的叛国者。毛主席教导我们:“最聪明、最有才能的,是最有实践经验的战士。”

毛主席曾经指出,人的正确思想,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是人的头脑里固有的,而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我们今天,要想把魏巍等老一辈革命者的思想学到手,内化成为我们自己的思想,必须结合当今社会的现实斗争,认真学习魏巍同志的文章,进行综合分析,经过比较和鉴别,才能最后得到真谛。

我们今天只有从这样一个高度去学习魏巍同志的思想,才能使魏巍同志真正作为当今左派文化革命的旗手,不至于被架空,不至于被歪曲,不至于被任意利用,也使某些当今的“大师”、“旗手”们不敢幻想去取代他。
faedab64034f78f0df6c69f371310a55b3191c4e.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1-16 23:12 , Processed in 0.121153 second(s), 20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