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503|回复: 10
收起左侧

革命现代京剧《奇袭白虎团》剧本(1972年电影)

[复制链接]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83
解放 发表于 2016-8-24 07: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革命现代京剧《奇袭白虎团》剧本
(1972年电影)

字幕:长春电影制片厂
片名:革命现代京剧 奇袭白虎团
山东省《奇袭白虎团》剧组集体创作
长春电影制片厂《奇袭白虎团》摄制组摄制
山东省《奇袭白虎团》剧组演出

演员表
严伟才——宋玉庆;王团长——方荣翔;关政委——谢同喜;吕佩禄——陈玉申;
韩大年——邢玉民;崔大娘——栗 敏;崔大嫂——沈健瑾;
美国顾问——张玉太;伪团长——王长清;

剧情:在中、朝两国国旗的引领下,中国人民志愿军某部侦察排排长严伟才和朝鲜人民军某部侦察排副排长韩大年率领着中朝战士奋战在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

剧情:一九五三年七月某日晨,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金城前线附近的安平里某山村村口外,朝鲜劳动党党员崔大娘和数名朝鲜群众正向远去的朝鲜人民军队伍招着手。
崔大嫂等:人民军同志再见!人民军同志再见!……
朝鲜大爷(对崔大娘):你儿子是个优秀的游击队员,现在又参加了人民军,真是好样的!哈哈哈……
朝鲜妇女:崔大娘,您家崔大嫂没去送送他?
崔大娘:她送军粮去了。
崔大嫂(高喊着):妈妈!

剧情:崔大娘的儿媳妇崔大嫂背着货架边喊边与朝鲜群众丙、丁跑了过来,她放下了货架。
朝鲜群众乙:崔大嫂!
崔大娘:孩子,军粮送完了吗?
崔大嫂:还没完。我们趁休息的时候特意赶回来给您送个信儿。妈妈,您猜我们在里委员会碰见谁啦?
崔大娘:谁呀?
崔大嫂: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安平山打过仗的,他负了伤还带领全排同志消灭美国鬼子一个连。
朝鲜群众丙:还在您家养过伤呢。
崔大娘等:是严排长?
崔大嫂:对!就是侦察英雄严伟才。
崔大娘(高兴地):太好啦!一年多没见了,真想他们哪!(唱)雨过天晴山色新,满天朝霞迎亲人。为抗击美帝他们到朝鲜,英勇奋战痛歼美李军。三战三捷安平里,英雄事迹传遍了……
崔大娘等(唱):万户千村。
崔大嫂:妈妈!严排长正和里委员长谈话呢,说等会儿就来看您老人家。
崔大娘:好!
朝鲜群众:崔大娘!
崔大嫂:走!咱们赶快把军粮送完。
朝鲜群众丙、丁:好!

剧情:崔大嫂与朝鲜群众丙、丁背好了货架。
崔大嫂:妈妈!我们一会儿就回来。(对朝鲜群众丙、丁)走吧!

剧情:崔大嫂与朝鲜群众丙、丁离开了。 r>朝鲜群众戊(高喊着):乡亲们!

剧情:朝鲜群众戊高喊着背着一捆柴跑了过来。
朝鲜群众戍:乡亲们!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中国人民志愿军同志就要到了。
崔大娘:快!咱们赶快回村烧点水,准备迎接同志们。
朝鲜群众:走!

剧情:朝鲜群众都往村里走去,这时,朝鲜儿童顺姬跑到崔大娘面前。
顺 姬:崔奶奶,我在这儿等中国人民志愿军叔叔。
崔大娘:好!等中国人民志愿军叔叔来了,就回村送个信儿。啊?
顺 姬:哎!

剧情:崔大娘与两名村民往村里走去,顺姬跑到村外的高坡上向志愿军来的方向张望着。
顺 姬:哎?中国人民志愿军叔叔来啦!志愿军叔叔!……

剧情:顺姬高喊着向志愿军来的方向跑去了。之后,顺姬牵着志愿军某部侦察排班长张顺和与侦察员鲍玉禄走到村口,后面的侦察员们也来到了村口。
顺 姬:哎?怎么没看见严叔叔啊?
张顺和:严叔叔一会儿就来。
顺 姬:好!我给崔奶奶送个信儿去。
鲍玉禄:班长,我是不是先进村去看看?
张顺和:好!

剧情:鲍玉禄和顺姬一起向村里走去。
战士丙:班长,排长来啦!
众战士(高喊着):排长!
张顺和:到安平里啦!

剧情:严伟才快步来到村口,并向安平里的这个小山村看了看。
严伟才(唱):风雨行军一夜晚,敌后侦察白虎团。

剧情:侦察员吕佩禄、报务员胡书斌背着电台也走了过来
严伟才(唱):同志们一路纷纷来争辩,只因为美帝真打假和谈。胡书斌!
胡书斌:到!
严伟才:马上向团部喊话报告情况。
胡书斌:是!
IMG_20160824_082924.jpg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83
 楼主| 解放 发表于 2016-8-24 07: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胡书斌背着报话机向树林里走去。这时,吕佩禄气冲冲地走到严伟才面前,欲言又止,之后又快步走到一边,将自己的伪装帽摔在了地上,并拿出毛巾用力地抖落着。吕佩禄的举动,严伟才和侦察员们都看在了眼里。
战士丙:吕佩禄,脚上打泡了吧?
吕佩禄:嗨!脚上没打泡。
战士乙:这么说是思想上“打泡”……

剧情:战士乙说着便跑向吕佩禄被严伟才劝阻。
吕佩禄:我就是有点想不通,排长!(唱)敌人不断来进犯,分明真打假和谈。既知美帝无诚意,还跟它谈判什么?浪费时间。
战士丁:嗨!美国鬼子被咱们打得头破血流,现在它不谈判也不行了。
张顺和:咱们今天侦察看得很清楚,敌人在拼命地加修工事,又调来李承晚的什么“王牌军”白虎团,不断挑衅。依我看,它是想利用谈判,争取时间,准备缓口气好再捣乱。
严伟才:对!美帝国主义惯用真战争假和平的两手来对付世界人民。它一面暗地调兵向我们进攻,一面拿谈判来欺骗人民。我们必须针锋相对,在谈判桌上彻底揭穿它的阴谋诡计,在战场上坚决粉碎它的进攻。
吕佩禄:排长!这么说敌人不老实咱们就打。
严伟才:对!正象毛主席教导我们的那样:“只要美帝国主义一天不放弃它那种横蛮无理的要求和扩大侵略的阴谋,中国人民的决心就是只有同朝鲜人民一起,一直战斗下去。”同志们,敌人是不会自动放下武器的。我们必须用革命的两手,对付美帝主义反革命的两手。这就叫做谈谈打打。
战士们:对!打打谈谈。
严伟才(唱):同志们一番辩论心明亮,识破敌人鬼心肠。美帝野心实狂妄,梦想世界逞霸强。失败时它笑里藏刀把“和平”讲,一旦间缓过劲来张牙舞爪又发疯狂。任凭它假谈真打施伎俩,狼披羊皮总是狼。对敌从不抱幻想,我们还要更警惕,紧握枪,打败美帝野心狼!
战士们:对!(唱)对敌决不抱幻想,提高警惕紧握枪。
鲍玉禄(高喊着):排长!

剧情:鲍玉禄高喊着从小山村里跑了过来。
鲍玉禄:排长!乡亲们来了。
吕佩禄:哎!排长,你看都来了。
侦察员们:喂……乡亲们!乡亲们!

剧情:山村里的朝鲜群众都跑了过来,与战士们热情握手,相互问候。
顺 姬(高喊着):严叔叔!

剧情:顺姬飞快地跑到严伟才面前。
严伟才:顺姬!
顺 姬:叔叔!
严伟才:顺姬!长这么高了?
顺 姬:叔叔!你看,崔奶奶来了。

剧情:崔大娘走了过来。
严伟才(高兴地):阿妈妮!

剧情:严伟才急忙走上前,紧紧地抱着崔大娘的双臂。
崔大娘(唱):一年不见亲人面,往事历历在眼前。在我家养重伤朝夕相伴,情逾骨肉相依相关,伤未愈赴前线叫我挂念。
严伟才:阿妈妮!(拍了一下自己的臂膀)看!早好了。(唱)养重伤您为我昼夜不眠。一口水一口饭细心照看,这阶级的情义重如泰山。志愿军离祖国千里远,您就是我们的慈母在面前。
战士们(亲切地):阿妈妮!
战士们、朝鲜群众(唱):中朝友谊花朵是鲜血来浇灌。
崔大娘(唱):安平山上彩虹现,
崔大娘、朝鲜群众(唱):两件喜事巧相连。
崔大娘(唱):刚刚送走人民军,志愿军同志又来到村前。男女老少尽开颜!
众战士、朝鲜群众:(唱):男女老少尽开颜!

剧情:朝鲜群众为欢迎志愿军的到来,跳了欢快地民族舞蹈,志愿军战士们也随着朝鲜群众的舞姿欢快地跳了起来……突然,天空传来飞机的轰鸣声。
吕佩禄:哎!敌机!

剧情:志愿军战士们迅速取下枪,瞄准着飞来的敌机。朝鲜老大爷用铁锤敲打着挂在村口外树上的一个空炸弹皮,向山村里报警。
严伟才:卧倒!

剧情:严伟才张开双臂掩护着崔大娘,大家原地卧倒。战士们举枪瞄准敌机。敌机的轰鸣声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远处传来炸弹的爆炸声。
崔大娘(唱):敌机又来逞凶残!
胡书斌(高喊着):排长!

剧情:胡书斌背着电台跑了过来。
胡书斌:排长!团长命令我们马上回团部待命。
严伟才:有什么情况?
胡书斌:美帝国主义和李承晚匪帮又破坏停战谈判!它……
严伟才:它怎么样?
胡书斌:它又向我们发起进攻了。
战士们:啊?
朝鲜群众乙(高喊着):阿妈妮!

剧情:朝鲜群众乙跑了过来。
朝鲜群众乙:阿妈妮!里委员长叫我们马上把公路破坏掉,叫你现在去开党员大会。
崔大娘:好!
严伟才:阿妈妮!有些情况刚才我已经跟里委员长谈过了,为了消灭敌人有生力量,部队可能会转移,万一情况发生变化,我们到什么地方和您联系?
崔大娘:这里找不到我,就到我儿媳的娘家。
严伟才:青石里?
崔大娘:对!青石里。
严伟才:好!同志们!美帝国主义破坏停战谈判,果不出上级所料。毛主席早就教导我们,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就是“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次,我们一定要狠狠地教训它。
吕佩禄:敌人就是不打不倒。
战士们:要坚决消灭它!(唱)胸中怒火高万丈,不消灭敌人不下战场。
严伟才:整装出发!
众战士:是!
崔大娘(唱):别亲人说不尽千言万语。
严伟才(唱):鸭绿江,白头山,唇齿相依,休戚相关。两国同饮一江水,两岸青山一脉连。锦绣江山属人民,不容美帝来侵犯。告别乡亲赴前线,

剧情:战士们迅速列队完毕。
严伟才(唱):见首长请命令痛把敌歼。

剧情:战士们挥手向朝鲜群众告别,最后,严伟才与崔大娘握手告别……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83
 楼主| 解放 发表于 2016-8-24 07: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三日后的傍晚,敌人已经占领了安平里的小山村。由于敌人炮火的摧残,安平里变成了一片焦土。炸弹坑、断树干,遍地皆是。远处可见安平山上被凝固汽油弹烧毁的焦枯树木。这时,南朝鲜伪首都师白虎团警卫连连长,南朝鲜伪首都师白虎团警卫连排长带领着伪兵来到小山村口外。
伪排长:立正!
伪连长:弟兄们!咱们进占安平里已经三天了,美国顾问和咱们团长,命令多抓民工抢修公路。可是你们这些个废物,老是慢腾腾的。
伪排长:连长,这里的老百姓实在难对付。
伪连长:什么难对付?饭桶!今儿个早上在南山发现一个形迹可疑的老太婆,你们瞪着两眼叫她溜了。等会儿团长要陪美国顾问来视察,你们不要脑袋了吗?还愣着干什么?沿公路放出警戒。
众伪兵:耶!
伪排长:快!

剧情:伪连长、伪排长带领着伪军们沿公路警戒去了。这时,崔大娘拿着父亲,背着柴架警惕来到村口,她警惕地朝敌人走的方向看了看,然后向后招了招手,崔大嫂背柴架走了过来。
崔大娘(悄声地):孩子,刚才咱们了解的情况很重要,党组织和里委员会……

剧情:崔大娘突然发现可疑动静,二人机警地向四周看了看,见没有什么异常情况,便又走到一起。
崔大娘:要我们继续注意敌人的动向。
崔大嫂:哎!
崔大娘:还有,敌人强迫我们修公路,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拖延时间,和它斗争。
崔大嫂:好!

剧情:远处传来汽车的发动机声,崔大娘示意崔大嫂先走,然后自己也离开了村口。这时,伪连长、伪排长带领着伪兵们回到村口。
伪连长:快!快!放出警戒!

剧情:伪兵们在村口迅速放下警戒哨。这时,美国顾问、美军参谋、美军士兵、南朝鲜伪首都师白虎团团长、南朝鲜伪军某部机甲团团长、南朝鲜伪首都师白虎团伪参谋长走了过来。伪连长开始向白虎团长报告。
伪连长:立正!首都师白虎团警卫连上尉连长李元吉报告:奉顾问和团长命令正在抽调民工,抢修公路。报告完毕!

剧情:伪白虎团长走到美国顾问面前。
白虎团长:顾问先生,请看。
美国顾问:好!朋友们!我们这次利用板门店谈判赢得了时间,在金城一线集结了十万精锐部队,即将来一个闪电式的进攻。只要一声令下,我们就可以长驱直入,一举拿下平壤。(对白虎团长)朋友!你大显身手的时机到了。
白虎团长:愿为自由世界效劳!
美国顾问:OK!

剧情:美军参谋好象发现了什么,急忙将望远镜递给了美国顾问。美国顾问接过望远镜朝美军参谋指的方向观察着。
美国顾问:嗯?“三八六”和“四一九”之间的开阔地带,工事为什么这样薄弱?
白虎团长:机甲团长先生!那儿可是你的防区。
机甲团长:顾问先生!永进桥到前沿的公路,至今没有修好,工事进度很受影响。
美国顾问:先生们!共军战术,一向莫测,难道你们还没领教够吗?
机甲团长:是!
美国顾问:立即抢修工事,多设鹿岩铁丝网,密布地雷群。
机甲团长:是!
伪参谋长:耶!

剧情:机甲团长和伪参谋长向工事方向走去。
美国顾问(对白虎团长):公路为什么还没修好?
白虎团长(对伪连长):为什么还没修好?
伪连长:报告团长!安平里一带的老百姓就是不去修公路。
美国顾问:什么?我提醒你们,一个军人应该知道怎样去对付他们。
白虎团长(对伪连长等):混蛋!立即给我把村里的房子烧掉,赶他们抢修公路。
伪连长:是!(向伪排长一挥手)烧!
伪排长(向众伪兵一挥手):烧!

剧情:伪排长率领着伪兵们举着火把平安里村里冲去。顿时,安平里火光冲天。之后,伪兵们驱赶着朝鲜群众走了过来。
众伪兵:走!走!
朝鲜群众甲(唱):美李匪烧村庄群情激愤!

剧情:伪排长跑到白虎团长面前。
伪排长:报告!有群老百姓就是不走,当中有个很象我们在南山发现的那个老太婆。
白虎团长:给我枪毙!
伪排长:耶!

剧情:伪排长正要离开,被美国顾问叫住。
美国顾问:等一等!这里的老百姓都被共军洗过脑筋,象这样的人……嗯?(示意抓来)
白虎团长:明白了!(对伪连长)抓来!
伪连长(向伪兵们):快!
伪 兵:耶!

剧情:四名伪兵向村里跑里。少顷,伪兵们押着崔大娘走了过来。
朝鲜群众:崔大娘!
伪 兵:走!
伪排长:快!
白虎团长(恶狠狠地):你们说,是谁煽动你们不去修公路?修公路是盟军的命令!
美国顾问:不!不!不!修公路是为了你们大韩民国。(转向崔大娘)老太婆你明白吗?
崔大娘:你们的好意,我们心里都明白。
白虎团长:那你为什么还不去?
崔大娘:我年老无力。
伪连长:你上山干什么去了?
崔大娘:家里的粮食、柴禾都抢走了,上山砍柴。
美国顾问:为什么偏要到南山上去?
崔大娘:山是我们的山,树是我们的树,为什么不能去?!

剧情:美国顾问理屈词穷,尴尬异常。
白虎团长:那里是盟军阵地,是禁区。
崔大娘:什么?
伪连长:禁区!
崔大娘:嘿嘿……哈哈……我们老百姓祖祖辈辈都在这南山上砍柴,不知道还有什么禁区。
伪连长:哼!你别装胡涂了。团长!上南山刺探军情的就是她。
白虎团长:老太婆!带走!
伪 兵:耶!
朝鲜群众:崔大娘!
崔大娘:慢着!别忘了,你们是朝鲜人。
白虎团长:你窥探盟军阵地,还敢扰乱军心,煽动反抗……
崔大娘:卖国贼!你认贼作父,引狼入室,烧杀抢劫,为所欲为!
白虎团长:打!
伪连长:老家伙!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83
 楼主| 解放 发表于 2016-8-24 07: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伪连长举鞭上前欲抽打崔大娘,被崔大娘狠狠地打了一记耳光。
崔大娘:走狗!(唱)再凶狠也吓不倒英雄的人民。
白虎团长(气急败坏地):我枪毙了你!
美国顾问:不要开枪!公民们!你们不要受赤色宣传的欺骗。我们美国人是来帮助你们统一国土,还给你们带来了和平、民主、自由和幸福,嗯……
崔大娘:呸!和平?幸福?民主?自由?乡亲们!看!(指着村里的火光)这就是他们给我们带来的和平、幸福;这就是他们给我们带来的民主、自由。(对美国顾问)强盗!谁相信你们这些鬼话!我们要你从朝鲜滚出去!
伪连长:抓起来!
朝鲜群众:从朝鲜滚出去!从朝鲜滚出去!……
伪连长:抓起来!

剧情:伪兵们上前要抓崔大娘,崔大娘抓住敌人的枪,怒斥着美国顾问。
崔大娘:你这强盗,好话说完,坏事做尽,你这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你!(唱)你侵略朝鲜把战火放,花言巧语来伪装。你们杀了多少朝鲜人?烧了多少朝鲜房?多少人民的仇和恨,怒涛汹涌激汉江。坏事都被你做尽,你这凶暴残忍的野心狼!待到我军来解放,看你这刽子手怎样下场?狗强盗你逃不出人民的法网。
白虎团长:老家伙!

剧情:白虎团长向崔大娘开枪射击,崔大娘左臂中弹,朝鲜群众急忙上前搀扶住崔大娘。
朝鲜群众:崔大娘!
美国顾问:公民们!我对今天发生的不幸事件非常遗憾。
朝鲜群众(愤怒地):呸!
崔大娘(怒指敌人):野兽!(唱)定把你们埋葬在人民战争的大海洋。
美国顾问(心惊胆战):太可怕啦!

剧情:美国顾问开枪打倒崔大娘,并和白虎团长等一起离开了。崔大娘在朝鲜群众的搀扶下慢慢地倒了下来。
朝鲜群众(呼唤着):崔大娘!(唱)亲人被害,怒火满腔!
朝鲜群众甲(高喊着):崔大嫂!
朝鲜群众(高喊着):崔大嫂!

剧情:朝鲜群众甲和崔大嫂急忙跑了过来。崔大嫂看到自己的婆婆倒在地上,十分震惊地扑向了崔大娘。
崔大嫂(呼唤着):妈!妈妈!妈妈!
崔大娘(苏醒过来):孩子,要坚持斗争……
崔大嫂:哎!
崔大娘:到青石里等严排长……
崔大嫂:噢!青石里。

剧情:崔大娘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朝鲜群众(悲愤地):崔大娘!崔大娘!

剧情:崔大嫂悲痛地将崔大娘慢慢地平放在地上。
崔大嫂:妈妈!(唱)见婆母遭惨害痛心绞肠。你英勇不屈丧敌手,仇恨在心头如倒海翻江。乡亲们!我巍然国土三千里,英雄人民志气刚。宁愿站着刀下死,决不屈膝。
朝鲜群众(唱):决不屈膝,决不当驯羊!
崔大嫂(唱):血海深仇永不忘,冲破黑暗迎曙光。坚持斗争,
朝鲜群众(唱):顶住风浪!

剧情:伪连长带领着伪兵走了过来。
伪连长:干什么!怎么还没修公路去?

剧情:朝鲜群众怒视着伪连长。
伪连长:不去?(指崔大娘)她就是你们的下场。
朝鲜群众甲:乡亲们!我们就是不去。
朝鲜群众:就是不去!
伪连长:不去?我开枪了!
朝鲜群众甲(挺身而出,手拍胸膛):来!开枪打吧!
朝鲜群众:开枪打吧!
伪连长:哼哼!你们这是造反哪!来人!
众伪兵:耶!
伪连长:把他们给我抓起来修公路去。
伪排长:快!
众伪兵:走!走!快!

剧情:众伪兵强行驱赶着朝鲜群众。
崔大嫂(走向崔大娘尸体):妈妈!
众伪兵:走!走!
伪连长:走!

剧情:朝鲜群众和伪兵相持着,四名朝鲜群众抬起崔大娘尸体向一边走去。崔大嫂与朝鲜群众义愤填膺,怒视着敌人,昂然挺立于高坡。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83
 楼主| 解放 发表于 2016-8-24 07: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次日拂晓前,一轮明月挂在天空。在安平山一侧的伪白虎团前沿阵地前,混敌人工事隐隐可见。这时,一队伪兵巡逻队从阵地前走过。志愿军侦察员张顺和、鲍玉禄脱去伪装,从敌前沿阵地旁丛林里钻了出来,他俩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见没有什么异常,鲍玉禄向远处招了招手,并继续向敌人阵地纵深摸去。严伟才持手枪跃身而出,警惕地环视四周……
严伟才(唱):趁月光安平山侦察情况。

剧情:张顺和、鲍玉禄和战士甲来到严伟才面前。
张顺和:排长!根据一夜的侦察,看来白虎团指挥部在二青洞是毫无问题了。
严伟才:对!团首长的判断完全正确。同志们!我们现在须要进一步了解“三八六”、“四一九”之间敌人的兵力部署。快!
众战士:是!

剧情:严伟才率领着侦察员们对敌前沿阵地进行仔细侦察。
张顺和:排长!看!

剧情:敌人的探照灯照了过来,严伟才率领着侦察员们迅速卧倒隐蔽。探照灯过后,严伟才匍匐到一堆树丛前,他发现了情况,招手让其他侦察员过来。张顺和、鲍玉禄和战士甲迅速来到他的身边。
严伟才:铁丝网……
战士们:层层密密。
严伟才:炮阵地……
张顺和:山林隐蔽。
严伟才:记下!看!碉堡群火力交叉。公路上……
战士们:岗哨林立。
张顺和:排长,这一带敌人工事设置混乱,定是白虎团和机甲团的结合部。
严伟才:对!同志们!这里可是一个很好的突破点。(唱)天欲晓寻大娘核对周详。

剧情:张顺和、鲍玉禄向村里走去。严伟才和战士甲对敌情继续进行侦察。
战士甲:排长!看!安平里被敌人烧毁了。
严伟才:啊?(唱)安平里遭火焚余烟茫茫,火烧在安平里如烧故乡。乡亲们安危莫测我心难放,更挂念阿妈妮生死存亡。
战士甲:排长,有人!
严伟才:隐蔽!

剧情:严伟才和战士甲正要隐蔽,只见张顺和、鲍玉禄从村里走了过来。
严伟才:村里情况怎么样?
张顺和:排长!村里青壮年都被敌人抓走了,崔大嫂下落不明。
鲍玉禄:排长!敌人盘踞安平山,杀人放火罪滔天。乡亲们挺身抗敌寇,阿妈妮她……她壮烈牺牲殉河山。
严伟才:阿妈妮!(唱)心痛欲裂似箭穿,仇恨又在心头添。同志们化悲痛为力量,血债定要……
战士们(唱):血债定要血来还。
严伟才(唱):强盗!我正要为你安排火葬场,你在哪里放火定叫你在哪里灭亡。
张顺和:排长!咱们回团部请战。
严伟才:回团部请战!
鲍玉禄:坚决消灭白虎团。
严伟才:走!
战士甲:排长!敌人。
严伟才:隐蔽!

剧情:严伟才和侦察员们迅速隐蔽起来,一队伪兵巡逻队从他们面前走过。敌巡逻队走过后,严伟才和侦察员们从丛林中走了出来,准备返回团部……

剧情:当天下午,在中国人民志愿军某部侦察排坑道外,坚固的坑道口一侧写着“抗美援朝”四个大字,由近及远的交通沟,随着地形的变化时隐时现。远处山峦起伏,巍峨壮观。远处不断传来隐约的炮声。侦察员胡书斌持枪立于高坡上站着岗。这时,班长张顺和从坑道里走了出来。
张顺和:胡书斌!
胡书斌:到!
张顺和:排长到团部请战回来没有?
胡书斌:还没有。

剧情:鲍玉禄与二名战士从坑道里急忙走了出来。
鲍玉禄:班长!同志们听到敌人杀害朝鲜阶级弟兄和阿妈妮牺牲的消息,心都气炸了,大家实在憋不住了。
战士们(高喊着):吕佩禄!吕佩禄!

剧情:一群战士边喊着边跟着怒气冲冲的吕佩禄从坑道里走了出来,张顺和上前拦住了吕佩禄。
张顺和:吕佩禄!哪儿去呀?
吕佩禄:到团部找排长去。
张顺和:佩禄同志,沉着点……
吕佩禄:班长!得给乡亲们和阿妈妮报仇啊!
鲍玉禄:一定要把白虎团这颗硬钉子拔掉。
吕佩禄:什么硬钉子,它就是块生铁也要把它给碾碎了。
众战士:对!非消灭它不可。
吕佩禄:对!

剧情:远处传来激烈的枪炮声。
鲍玉禄:看,人家三营一天就就打垮了敌人十几次进攻,杀伤了那么多的敌人!同志们、咱们可是坚守上甘岭“五八七”高地的英雄排啊……
吕佩禄:对啊!同志们,走,找排长去!
战士们:对!找排长去。走!走!

剧情:吕佩禄和战士们正要去找排长,被张顺和劝阻住。
张顺和:冷静点!同志们,排长比咱们还着急啊!今天侦察回来,他都没顾得休息,就到团部汇报情况请求任务去啦。大家放心,咱们排长是全军有名的侦察英雄,经历过无数次战斗的考验,立过多次战功,哪次战斗他不是拣最重的担子挑!团首长一定会把最艰巨的任务交给我们的!

剧情:站岗的胡书斌跑了过来。
胡书斌:同志们!排长回来了。

剧情:战士兴奋地迎上前去。
战士们(急切地):排长!

剧情:严伟才快步走了过来。
吕佩禄:排长,回来了?
严伟才:回来了。
战士们:排长!领到任务了?
鲍玉禄:是不是打白虎团?
吕佩禄:什么时间行动呀?
战士们:是啊!什么时间行动啊?
严伟才:同志们!团长和政委到师部开会去了。
战士们(失望地):排长!
严伟才:大家不要着急,有的是仗打,等团首长回来,我们一定要把任务拿到手。同志们!好好休息,做好战斗准备。
战士们:是!

剧情:战士们陆续地走进了坑道。吕佩禄着急地看了严伟才一眼,也向坑道走去,他走了几步,又返了回来。
吕佩禄:排长,咱们过去都是受过苦的,又一起出国作战,你最了解我。叫我眼看着敌人发起进攻,杀害朝鲜阶级弟兄,我真受不了啊!
严伟才:佩禄同志,这一点,咱们的心情都是一样。美帝国主义欠下人民的血债,一定要它偿还。放心吧!打仗的事上级会有安排的。好好休息,准备打仗。
吕佩禄:是!

剧情:吕佩禄转身向坑道走去。这时,远处又传来激烈地枪炮声。
严伟才(唱):心潮翻腾似浪卷,新仇旧恨满胸间。遥望着安平山阴云弥漫,阿妈妮英勇就义如在眼前。当年情景又重出,我的娘被美蒋杀害在崂山。两山迢迢隔大海,两家苦根紧相连。中朝弟兄同患难,阶级仇民族恨不共戴天。党指引改天换地闹革命,为人类求解放粉身碎骨也心甘!美李匪不甘死亡又来挑战,怎容它横行霸道屠杀人民,蹂躏好河山。同志们擦拳又摩掌,坚决要求把敌歼。我代表全排再请战,要把那最艰巨的重担挑在肩。
胡书斌:排长,政委来了。

剧情:志愿军某团关政委与警卫员走了过来。
严伟才(敬礼):政委!
关政委:伟才同志,刚才又到团部请战去了?
严伟才:是!政委。
关政委:同志们情绪怎么样啊?
严伟才:大家求战情绪很高,有点沉不住气了。
关政委:哦?那你呢?嗯?哈哈……

剧情:严伟才低头笑了笑。这时,战士甲从坑道里走了出来。
战士甲:政委!(向坑道里)同志们!政委来啦!(向关政委敬礼)关政委!

剧情:战士们闻声都从坑道里跑了出来。
战士们:政委!
吕佩禄(敬礼):您可回来了!
关政委:回来了,还给你们带来个好消息呀!昨晚你们排长和几个同志到敌后进行了一次武装侦察,对上级制订作战方案提供了重要情况,师首长表扬你们了!
吕佩禄:表扬归表扬,可就是有仗捞不着打,心里真象火烧的一样啊!
关政委:嗬!你这个“炮筒子”又着急啦!啊?哈哈……来!这儿坐。哎?同志们!来!坐坐坐!

剧情:关政委、严伟才和部分战士坐了下来,其他战士围在周围。
关政委(对吕佩禄):同志!打仗的事可不能着急呀!毛主席怎么教导我们的?
张顺和:“不打无准备之仗”。
战士们:“不打无把握之仗”。
关政委:对嘛!毛主席怎么说的,我们就怎么做。同志们!现在就有个艰巨的任务等我们去完成啊!
严伟才(站起来):打白虎团?
关政委:对!

剧情:关政委站起身来,战士们也站了起来。
关政委:为了粉碎敌人真打假谈的反革命阴谋,迫使它老老实实在板门店认输签字,上级指示,谁不老实就狠狠地打谁。
战士们:太好了!
关政委:我们要用事实向世界说明,敌人在谈判桌上得不到的东西,在战场上它同样得不到。
吕佩禄:首长!您真说到我们心里去啦。您快说怎么个打法吧?
战士们:是呀!怎么个打法?
关政委:我们团的任务是打穿插。组织一个穿插营,前面安上个尖刀班,就用这把尖刀直插敌人心脏!(唱)打穿插掏心战把它的五脏搅乱,先捣毁白虎团指挥机关。时间紧任务重敌后作战,要有个机智勇敢的尖刀班。
严伟才:政委,把尖刀班的任务交给我们吧!
众战士:是啊!交给我们吧!
严伟才:我们侦察排有敌后作战的经验,抓得准,打得狠,进得去,出得来。对这一带的敌情也都熟悉。更重要的是我们全排同志苦大仇深,在毛主席的教下有誓死打败美帝的决心,保证完成党交给我们的光荣任务!
众战土:保证完成任务!
关政委:好!告诉你们,我就是来组织尖刀班的。团党委已经决定把尖刀班的任务交给你们啦。
众战士:是!
严伟才(唱):听首长交任务心情激动,党指示赋予我力量无穷。刀山火海何所惧,愿为革命献青春。
关政委:伟才同志!
严伟才:到!
关政委:团长正在组织穿插营,你们马上做好战斗准备,到团部接受任务。
严伟才:是!

剧情:严伟才和战士们向关政委敬礼,关政委还礼后与警卫员向团部走去。
战士们(异常兴奋地围着严伟才):排长!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83
 楼主| 解放 发表于 2016-8-24 07: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在志愿军某团团部的山坡上,参天的松树耸立云天,一派生气勃勃的景象。山坡下是志愿军某部团指挥所,指挥所内,设置着军用电话机和沙盘,正面墙上挂有作战地图。外面不断传来隆隆的炮声,团作战股高参谋、侦察股张股长都正在接听电话,志愿军某团王团长和各营连干部围在沙盘周围。
高参谋:喂?
张股长:喂?
高参谋:喂?五号阵地吗?好!马上给你们补充弹药。
张股长:什么,敌人发射烟幕弹?
王团长:几号阵地?
张股长:六号阵地。
王团长:注意监视。
张股长:是!注意监视。
王团长:鬼名堂!(对高参谋)要炮兵指挥所!
高参谋:是!(摇电话〕炮兵指挥所……张主任吗?

剧情:王团长走到高参谋面前,并从他手中接过电话。
王团长(接听电话):老张!集中火力轰击安平山两侧的敌人,给炮弹安上眼睛狠狠地打。

剧情:外面顿时传来我军的炮声,王团长放下电话,来到沙盘前。
王团长:同志们!根据严伟才同志的侦察,你们穿插的行动路线就从这里(指沙盘)越过双石山,直插二青洞。
众营连干部:是!
王团长:你们穿插部队,必须按预定时间,埋伏在敌人前沿,等尖刀班插入敌后,你们随后跟进,吸引敌人,和它展开近战、夜战,打乱它的军事部署,为尖刀班奇袭伪团部有利条件,配合我师主力,彻底消灭敌人的“王牌军”白虎团。
众营连干部:是!
王团长(唱):趁夜晚出奇兵突破防线,猛穿插巧迂回分围歼。入敌后把它的逃路截断,定叫它首尾难顾无法增援。痛歼敌人在今晚,决不让美李匪帮一人逃窜!
众营连干部:保证完成任务!
王团长:好!大家对作战方案还有什么意见和补充啊?
营连干部甲:捣毁伪团部是这次战斗的关键,尖刀班的任务很艰巨,需要有一个坚强的指挥员。团长,打算派谁去呀?
王团长:我们准备叫严伟才去完成这个任务,关政委已经到侦察排去了。你们看怎么样啊?
营连干部甲、乙:太好了!
营连干部丙、丁:严伟才准能完成任务。
王团长:好!同志们!根据会议的决定,大家分头准备。
众营连干部:是!

剧情:张股长和各营连干部离开了团指挥所。
关政委:老王!

剧情:关政委走进团指挥所。
王团长:老关!尖刀班怎么样啦?
关政委:小伙子们劲头可足啦,一会儿严伟才就来呀。
王团长:噢?
关政委:穿插营呢?
王团长:已经安排好了。老关!全团的战斗情绪可高了。(唱)全军上下齐动员,急待任务把敌歼。战士们盼反击似强弓弦满,号令出齐向前如倒海排山。

剧情:张股长拿着一封介绍信走进指挥所。
张股长:团长!

剧情:张股长将介绍信递给了王团长。
王团长(看完信后):大好了!老关,因为这次任务很重要,朝鲜人民军特地派联络员韩大年同志,还有金大勇同志来参加战斗,和我们一起行动。
关政委:好哇!张股长!
张股长:到!
关政委:快请同志们进来。
张股长:是!

剧情:朝鲜人民军某部侦察排副排长韩大年和侦察员金大勇走进指挥所。
韩大年:王团长!
王团长(握手):韩大年同志!欢迎你们,欢迎啊!有朝鲜人民军同志的参加,完成任务的条件就更好了。
关政委:对!张股长!
张股长:到!
关政委:先请同志们休息休息。
张股长:是!

剧情:韩大年和金大勇随张股长离开了指挥所。

剧情:严伟才快速来到团指挥所的坑道外。
严伟才(唱):弹上瞠,刀磨亮,杀敌豪情满营房。单等冲锋号角响,尖刀直插敌胸瞠。报告!
关政委:进来!

剧情:严伟才走进团指挥所里,向王团长敬礼。
王团长(握手):伟才同志!你们准备得怎么样啦?
严伟才:一切准备完毕,就等首长下命令了。
王团长:好!为了严惩敌人,上级决定,明天拂晓全线发起大反击,我们要把金城一线的敌人……
严伟才:包围起来给它个狠狠的打击。
王团长:对!你来看。
严伟才:是!

剧情:严伟才随王团长走到沙盘前。
王团长(指着沙盘):朝鲜人民军在这里,我中国人民志愿军在这里,双方密切配合。命你带领尖刀班,化装成美、李军,完成捣毁白虎团指挥部的任务。
严伟才:是!
王团长:看!白虎团指挥部的位置就在这里。伟才同志,你们从哪里插入最为有利呀?

剧情:严伟才思考着,看了看站在身边的关政委,关政委示意他说出自己的意见。
严伟才:首长!根据我们的侦察,(指着沙盘)就从这儿,敌人配备最强、戒备最严的地方插入。
关政委:哦?为什么?
严伟才:敌人自以为配备最强、戒备最严的地方,我认为正是它最弱的地方。毛主席教导我们,要善于“发现敌人的薄弱部分”,它这一带兵种多,番号复杂,正适合我们尖刀班化装潜入。
王团长(兴奋地):对!毛主席经常教导我们,对敌作战就是要善于寻找敌人的弱点,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突然袭击,才能出奇制胜。
关政委:小伙子!你的想法和团党委的意见完全一致。这任务很艰巨呀!关系到我们整个战役的胜利,思想上要有充分准备。
严伟才:是!(唱)钻狼群入虎穴千斤重担,既艰巨又光荣非同一般。哪怕它美李军成千上万,无非是纸老虎外强中干。任凭它设下了层层防线,首长!再艰巨也难不住共产党员。
关政委(唱):革命者就应该气冲霄汉,毛主席的教导要谨记心间。纸老虎要当真虎打,千斤要当万斤担。这任务是我军胜利关键,要敢斗争敢胜利冲破难关。
王团长:伟才同志!(唱)行动中须灵活,指挥要果断,逢敌人尽可能避免纠缠。入敌后并非你孤军作战,我带领穿插营紧随后边,兵贵神速莫迟缓,要准时捣毁它的指挥机关。
严伟才:是!(唱)上级布下天罗网,数万敌兵一袋装。毛泽东思想把我的心照亮,浑身是胆斗志昂。出敌不意从天降,定教它白虎团马翻人仰。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83
 楼主| 解放 发表于 2016-8-24 07: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韩大年走进团指挥所,并来到关政委面前。
王团长:伟才同志,你看是谁?
严伟才(惊喜地):韩副排长!
韩大年:严排长!
严伟才:又见面了。

剧情:严伟才与韩大年热情握手。
王团长:朝鲜人民军派他们来协助我们,你们就一起行动吧!
严、韩:是!
王团长:近来敌人在永进桥一带布防严密,口令多变,这要靠你们自己去克服困难。
韩大年:首长!我和严排长曾在这一带共同作过战,情况比较熟悉,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关政委:伟才同志!遇事要和韩大年同志好好商量。
王团长:马上作好出发准备!
严、韩:是!

剧情:严伟才和韩大年离开了团指挥所。这时,营连干部甲、高参谋和二名战士走进团指挥所。
营连干部甲(敬礼):报告!穿插营奉命来到。
王团长:同志们!隐蔽部等候命令。
营连干部甲:是!

剧情:营连干部甲和二名战士向隐蔽部走去。这时,张股长走进团指挥所。
张股长:报告!尖刀班准备完毕。
王团长:同志们进来。
张股长:是!同志们进来!
战士们:是!

剧情:尖刀班的战士们化装成伪军,齐装整齐,持枪列队走进了团指挥所。
王团长:你们准备好了没有?
战士们:准备完毕,待命出发。

剧情:王团长检查了一下战士们的装备准备情况。
王团长:同志们!坚守在上甘岭“五八七”高地的不就是你们吗?
战士们:是!
王团长:敌人用几百门大炮,两个营的兵力,向你们轮番进攻,你们依靠什么寸土不让打败了敌人?
战士们:依靠毛泽东思想的伟大力量,誓死保卫社会主义东方前哨和打败美帝国主义的决心!
王团长:好!这次奇袭白虎团有信心吗?
战士们:坚决完成任务!
王团长:高参谋!
高参谋:到!
王团长:通知炮兵部队,做好战斗准备!
高参谋:是!
王团长:严伟才、韩大年!
严、韩:到!

剧情:严伟才、韩大年和金大勇化装成美、伪军走进团指挥所,并来到沙盘前。
王团长:今晚你们从七号阵地出发。我先用炮火给你们扫清前沿雷区障碍,穿插营吸引敌人。你们乘虚而入,分秒必争,发扬我军勇猛果敢,迅速顽强,不怕艰苦,不怕牺牲的战斗作风,坚决在拂晓前捣毁伪团部。
严伟才等:是!
王团长(唱):出奇制胜把功建,
战士们(唱):首长指示记心间。
严伟才(唱):为祖国为朝鲜忠心赤胆,
关政委(唱):志愿军与朝鲜人民息息相关。
王团长:同志们!祖国人民时时刻刻在关怀着我们,朝鲜人民日日夜夜在支援着我们,毛主席、金首相在等待着我们胜利的消息。

剧情:严伟才、韩大年和战士们举起右手庄严宣誓。
严、韩:毛主席、金首相,我们坚决以实际行动保卫社会主义东方前哨,为中朝人民的胜利而战斗!为祖国争光!
战士们:为祖国争光!
高参谋:时间到!
王团长:开炮!
高参谋:开炮!
严伟才:出发!
战士们:是!

剧情:在隆隆的炮声中,战士们告别团首长,迅速离开团指挥所。严伟才、韩大年向团首长敬礼后相互握手,二挽臂快速跑出团指挥所。王团长、关政委向离去的严伟才、韩大年招手致意。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83
 楼主| 解放 发表于 2016-8-24 07: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当天夜里,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在通往敌白虎团的山路上,道路泥泞,高山入云,敌人的碉堡成群、铁丝网密布。严伟才率领着尖刀班借且夜幕和大雨的掩护,奋力直插敌白虎团指挥部。
严伟才(唱):乔改扮捣贼巢插入敌人心脏。

剧情:三名战士在前面侦察和开辟着前进的道路,严伟才、韩大年及战士们随后跟进。
严伟才(唱):同志们精神抖擞,哪怕这雨暴风狂,深夜间路泥泞跑步前往。
韩大年:铁丝网!
严伟才:卧倒!

剧情:严伟才和战士们迅速卧倒,敌人的探照灯沿着铁丝网照射过去。
战士甲:排长!铰了吧?
严伟才(观察后):不!跳!
韩大年:是!

剧情:韩大年奋力一跃,跳过铁丝网。跳过铁丝网后,他观察了一下跳过铁丝网内的情况,然后向严伟才招了招手。
严伟才(会意):跳!

剧情:严伟才指挥着战士们翻过了敌人的铁丝网。这时,天幕上划过敌人的信号弹和探照灯光。

剧情:严伟才率领着战士们来到一个悬崖上,二名战士扒在悬崖边,向下投了一块石头以探深浅。之后,便翻了下去。战士们在严伟才的指挥下陆续翻了下去,并顺利通过了敌人的“三八六”和“四一九”高地。
严伟才:卧倒!(唱)越障碍越天堑意志坚强。
韩大年:同志们!“三八六”、“四一九”高地已经过来了,前面就是公路。
吕佩禄:排长!今天晚上敌人的口令咱们还不知道,没有口令怎么能上公路啊?
严伟才(唱):出发前团首长曾对我讲,敌人口令变化无常,必须要抓“舌头”了解情况。

剧情:严伟才率领着战士们开始向公路进发。这时,严伟才突然停止脚步压低声音喊了一句。
严伟才:卧倒!

剧情:战士们急忙卧倒在地。
严伟才(坚定沉着地):同志们!我踩着地雷了。
战士们:排长!你……

剧情:战士们争着要去排除地雷。
严伟才(急忙阻止):不要动!

剧情:战士们停止了前进。
严伟才:同志们!万一地雷爆炸,惊动了敌人,就会影响我们完成任务。
战士们:排长!

剧情:战士们又向严伟才爬过来。
严伟才:服从命令,迅速后退!
张顺和:排长!你?
严伟才:退!
吕佩禄:排长!
张顺和:退!

剧情:战士们执行命令向后退去。
严伟才:张顺和!
张顺和:到!
严伟才:我现在开始排雷,如果我牺牲了,你代替我的职务,和韩大年同志很好合作。
张顺和:是!
严伟才:同志们!就是有天大的困难,也要完成党交给我们的光荣任务。
战士们:是!坚决完成任务!
严伟才:大家隐蔽!
吕佩禄:排长!
张顺和:隐蔽!

剧情:严伟才脱掉自己的美军军帽,挽了挽自己的衣袖,慢慢蹲下身子,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开始熟练地排着地雷,很快,他将脚下的地雷处置完毕。
严伟才:注意!

剧情:严伟才纵身翻出险区,并迅速卧倒。地雷没有响,战士们都站了起来,拥向严伟才。
战士们: 排长,地雷排除了?
严伟才:排除了。
吕佩禄:排长!刚才可把我急坏了。
战士乙:幸亏没响啊!
严伟才:这是一颗美制松发地雷,我不抬脚它怎么会响呢?
鲍玉禄:排长!咱们侦察的时候,这里还没有布雷呀?
严伟才:看来敌人又增强了防御。同志们!这里既有松发地雷,可能还有别的地雷。
吕佩禄:排长!我看哪,咱们快点走吧。
韩大年:不行!若是引起地雷爆炸,惊动了敌人,就要影响我们完成任务。
吕佩禄:排长!可是时间呢?怎么办?
严伟才:同志们!现在只有先派两个同志,在前面探清地雷部位,我们大家随后前进。
韩大年:对!我去!
吕佩禄:排长!我去!
战士们:我去!
鲍玉禄:我去!我是中国共产党员,让我吧!
金大勇:我是朝鲜劳动党党员,我去吧!
张顺和:我是党员!
战士甲:我是党员!
战士丙:我是团员!
吕佩禄:排长!谁去都成,快下命令吧?
战士们:是啊!快下命令吧!

剧情:韩大年向严伟才示意,让金大勇去。
严伟才:鲍玉禄!
鲍玉禄:到!
严伟才:金大勇!
金大勇:到!
严伟才:你们二人前面引路,探清地雷部位,作好标记,需要小心。
鲍玉禄:是!
金大勇:是!

剧情:鲍玉禄、金大勇二人解下身上的披风,并拿出探雷针,做好了探测的准备。
严伟才(唱):细探测须谨慎切莫惊慌忙。

剧情:鲍玉禄和金大勇二人在前面匍匐着开始用探针探测着地雷。很快,他们就发现了地雷。
金、鲍:地雷!
严伟才:小心!
金、鲍:是!

剧情:鲍玉禄和金大勇继续在前面探测着地雷,严伟才带领着战士们随后跟进……
金、鲍:地雷!
剧情:严伟才正要上前,被战士丙拉住。
战士丙:排长!
金、鲍:地雷!

剧情:战士丙奋力上前掩护严伟才。这时,远方传来隆隆的炮声。
吕佩禄:排长!咱们的大炮都说话了,准是团长带领穿插营跟敌人打响了,赶快想办法过去!

剧情:严伟才正在思索着,突然在附近传来溪水声。
严伟才:溪水……(当机立断)同志们!想这溪水之中,敌人不会埋设地雷。
众战士:对!
严伟才:不能迟延,趁我军发射的炮弹火光,沿着这山涧溪水,奔向公路,快速前进。(唱)趁火光涉溪水逆流而上。

剧情:严伟才率领着战士们挽臂举枪涉水前进,越出雷区直插公路。这时,伪兵甲惊慌而狼狈地跑在了战士们的后面。这个情况被走在后面的严伟才和韩大年发现。
严伟才(唱):队伍中多一人来自何方?

剧情:严伟才向韩大年耳语了几句,示意捉住跑在战士队伍后面的伪兵甲。韩大年迅速上前,夺下了伪兵甲的枪枝,并将他踢倒在地。
严伟才:警戒!

剧情:伪兵甲从地上爬了起来。
伪兵甲(气冲冲地):谁抢我的枪啊?
张顺和:你跑什么?
伪兵甲:这是公路,许你们往回跑,就不许我跑了?快给我枪。
韩大年(掏枪):不许动!
伪兵甲(转了语气):哎……长官,都是自己人,这……是干什么?
严伟才:谁跟你是自己人?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
伪兵甲:哎哟我的妈呀!

剧情:伪兵甲吓得瘫倒在地。
张顺和:起来!
严伟才:告诉你,我们一向宽侍俘虏。只要你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话,保证你的生命安全。
伪兵甲:是!是!
韩大年:你跟在我们后面跑什么?
伪兵甲:我奉命去放哨,抱枪睡了觉,呼隆一声响,你们开了炮。班长炸断了腿,班副炸折了腰。就数我命大,撒腿往回跑,想起军纪有三条,回去我也活不了,我寻思咱们是一道,也好跟着你们把命逃,他这一抓枪,吓了我一跳,中国话我会的不少,你们的俘虏政策我的统统的知道,只要长官放我命一条,顶好的顶好。
韩大年:我问你,今天晚上的口令是什么?
伪兵甲:“古轮木欧巴”。
吕佩禄:说清楚点!
伪兵甲:“古轮木欧巴”。
严伟才:你们团部的位置在什么地方?
伪兵甲:在二青洞不远的山沟里。
严伟才:有什么标记?
伪兵甲:过去永进桥,就看见沟口的两棵老松树了。

剧情:严伟才示意吕佩禄对伪兵甲的口供进行核对。
吕佩禄(抓着伪兵甲):你这家伙可要说实话。
伪兵甲:哎……报告长官,我说的全是实话。
严伟才(急问):团部?
伪兵甲:在二青洞的山沟里。
严伟才:标记?
伪兵甲:有两棵松树。
严伟才:口令?
伪兵甲:“古轮木欧巴”。
严伟才:你说的三条军纪是什么?
伪兵甲:美国顾问给我们规定的三条军纪是,上前者赏,后退者杀,当了俘虏跑回来还要枪毙。

剧情:严伟才向吕佩禄示意了一下,让他处理好伪兵甲。
吕佩禄:委屈你了,走!快!
剧情:吕佩禄押着伪兵甲向一个山洞走去。
严伟才:同志们!口令虽得,但不知是真是假。若遇敌人盘问,请朝鲜人民军同志上前答话。
吕佩禄:排长!
剧情:吕佩禄跑到严伟才面前。
吕佩禄:排长,那家伙叫我捆起来堵住嘴,放到山洞里了,等战斗结束了再放了他。
张顺和(忽然发现情况):排长!敌人巡逻队。
韩大年:对证口令。
金大勇:是!
严伟才:快!
剧情:伪兵乙领着一队巡逻队走了过来。
金大勇:口令?
伪兵乙:“古轮木”
金大勇:“欧巴”。
伪兵乙:噢!是自己人哪!
韩大年:差点闹成误会。
伪兵乙:耶!(向伪兵们)巴里卡!
剧情:伪兵乙领着巡逻队走了过去。
严伟才:同志们!口令已经对证。前面就是中心哨所,敌人戒备严密。我们还要提高警惕,提防突然变化。
众战士:是!
剧情:严伟才率领着战士们向伪白虎团中心哨所进发。
条军纪是什么?
伪兵甲:美国顾问给我们规定的三条军纪是,上前者赏,后退者杀,当了俘虏跑回来还要枪毙。
剧情:严伟才向吕佩禄示意了一下,让他处理好伪兵甲。
吕佩禄:委屈你了,走!快!

剧情:吕佩禄押着伪兵甲向一个山洞走去。
严伟才:同志们!口令虽得,但不知是真是假。若遇敌人盘问,请朝鲜人民军同志上前答话。
吕佩禄:排长!

剧情:吕佩禄跑到严伟才面前。
吕佩禄:排长,那家伙叫我捆起来堵住嘴,放到山洞里了,等战斗结束了再放了他。
张顺和(忽然发现情况):排长!敌人巡逻队。
韩大年:对证口令。
金大勇:是!
严伟才:快!

剧情:伪兵乙领着一队巡逻队走了过来。
金大勇:口令?
伪兵乙:“古轮木”
金大勇:“欧巴”。
伪兵乙:噢!是自己人哪!
韩大年:差点闹成误会。
伪兵乙:耶!(向伪兵们)巴里卡!

剧情:伪兵乙领着巡逻队走了过去。
严伟才:同志们!口令已经对证。前面就是中心哨所,敌人戒备严密。我们还要提高警惕,提防突然变化。
众战士:是!

剧情:严伟才率领着战士们向伪白虎团中心哨所进发。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83
 楼主| 解放 发表于 2016-8-24 07: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在伪白虎团中心哨所,一名伪兵站着岗,另一名伪兵指挥着来往的汽车。这时,伪连长、伪排长带伪兵丙、丁来到中心哨所。
伪连长: 有什么情况没有?
伪兵丙、丁(立正):没有!
伪连长:稍息!(指着手中的袖标)弟兄们!这袖标,是今晚上的临时通行证。没有袖标,一律不准通行。

剧情:伪连长将袖标递给了伪排长,伪排长又将将袖标分发给伪兵丙、丁。
伪连长:有什么情况打电话告诉我!
伪排长:耶!

剧情:伪连长带领着两伪兵离开了哨所。
伪排长(对伪兵丙、丁):别睡觉。
伪兵丁:耶!
伪排长:发现情况,立即报告。
伪兵丙:耶!
伪排长:可也别大惊小怪的。
伪兵丙、丁:耶!

剧情:伪排长也离开了哨所。
伪兵丁:嗯?哼!今儿个可真新鲜,怎么连长亲自查岗,排长亲自带班?
伪兵丙:咱们马上就要向北大举进攻了,这条公路又是通向团部的咽喉要道,他们来查岗、带班有什么新鲜的?
伪兵丁:哼!北进,北进……又打仗了。
伪兵丙:啊,不打仗吃什么?怎么?害怕了?
伪兵丁:害怕?哼!从战争打响的那天起,我们九师跟共军打仗什么时候不在头里?(露出臂上伤疤)看!这是上甘岭挂的彩。这伤刚好,就补充到你们这儿来了,告诉你说,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都不是好惹的。
伪兵丙:什么?不好惹?那是你们九师,这是白虎团。
伪兵丁:哼!
伪兵丙(突然发现情况):干什么的?

剧情:伪兵戊带领着流动哨走了过来。
伪兵戊:流动哨!
伪兵丙:口令!
伪兵戊:“古轮木”
伪兵丙:“欧巴”。

剧情:伪兵丙手拿手电上前检查着流动哨的袖标。
伪兵戊:看什么?不认识?
伪兵丙:对下起!今儿个晚上认袖标,不认人,这是上司的命令。
伪兵戊:快点!快点!巴里卡!

剧情:伪兵戊带领着流动哨走了过去。
伪兵丙(对伪兵丁):嗯!你好好在这儿呆着,有什么情况叫我。
伪兵丁:你打过几回仗啊?哼!

剧情:伪兵丙走到边打火点烟,将伪兵丁吓了一跳。
伪兵丁:谁?

剧情:金大勇、张顺和悄悄来到敌中心哨所。
伪兵丙(对伪兵丁):怎么啦?
伪兵丁:抽烟哪!吓我一跳。
伪兵丙:吓你一跳?还吓我一跳呢!
伪兵丁:站岗不许抽烟!
伪兵丙:站你的岗去吧!管的还不少。

剧情:金大勇、张顺和走到伪兵丁面前。
伪兵丁:谁?
伪兵丙:口令?
金大勇:“古轮木”
伪兵丙:“欧巴”,干什么的?干什么的?

剧情:金大勇、张顺和对伪兵丙的问话没有理睬。
伪兵丙:你聋啦,怎么不说话?
金大勇:你们瞎了,没看见老子是干什么的吗?
伪兵丙:嘿嘿……你们是哪部分的?
金大勇:师部的搜索队。
伪兵丙:师部搜索队?搜索队,搜索队,打起仗来往后退。你们回来干什么?

剧情:韩大年和二名战士悄悄走了过来。
金大勇:护送美国顾问到团部去。
伪兵丙:团部在什么地方?
金大勇:在二青洞。
伪兵丙:二青洞走前边的岔道,怎么走到这儿来啦?
韩大年:你跟他罗嗦什么,
张、金:耶!
金大勇:小队长。

剧情:韩大年走到伪兵丙面前。
韩大年:你活胡涂啦?谁不知道这条公路直通永进桥,过了桥就看见二青洞沟口的两棵老松树了。怎么?连你们团部的所在地都不知道了?混蛋!跟我来这一套。

剧情:韩大年说着便狠狠打了伪兵丙一记耳光,伪兵丁见状赶紧走上前来。
伪兵丁:嘿嘿嘿!长官!长官!不是不让你们过去,因为你们都没戴着袖标。

剧情:严伟才率领着战士悄悄地来到中心哨所,并细细地听着敌人说话。
伪兵丁:这袖标是今儿晚上临时通行证,上边有话,没有袖标一律不准通行。
韩大年:废话!我们是昨天跟美国顾问到前沿去的。这袖标我们哪能有?

剧情:韩大年说着便用手狠狠地敲着伪兵丁的钢盔。
伪兵丁:耶!
伪兵丙:美国顾问?哼!(对伪兵丁)看住他们。(对战士们)好!我给团部打个电话,派车来接你们。

剧情:严伟才指挥张顺和等迅速杀死伪兵丙、丁,并摘其袖标。战士们拖下伪兵的尸体,将伪兵的枪和帽子都放在岗楼旁边,严伟才迅速用脚擦掉地上的血迹。
严伟才:同志们!敌人突然增加袖标,情况可能有新的变化。看来通过永进桥会有困难,我们必须作两手准备。金大勇!
金大勇:到!
严伟才:前面就是青石里,你马上去取得联系。鲍玉禄!
鲍玉禄:到!
严伟才:靠近桥头查明敌人的兵力和两侧的水势,戴上袖标,集合地点在前面小松林。
金大勇:是。
鲍玉禄:是

剧情:金大勇、鲍玉禄分别跑向桥头和青石里。
严伟才:同志们!此地不能久停,快走!
众战士:是!
张顺和:排长!对面来了个伪军官。
吕佩禄:干脆干掉他。
严伟才:不!来得正好。(轻声对战士们)来!

剧情:严伟才与战士们耳语几句,示意捉住伪排长,战士们急速列队。
韩大年(高声地):巴里卡!
战士们:耶!

剧情:战士们正要走,伪排长上前拦住。
伪排长:站住!

剧情:伪排长拿着手电走到战士们面前,他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们。
伪排长:你们是干什么的?
韩大年:师部搜索队。

剧情:严伟才示意张顺和和战士甲缴下伪排长武器,张顺和和战士甲领会意图后,走到伪排长身后。
伪排长:怎么没戴袖标?

剧情:伪排长正要掏枪,被张顺和、战士甲摔倒在地,武器被缴获。
严伟才:警戒!
伪排长(强作镇静):你们要打算干什么?告诉你们说,这儿是王牌军白虎团的防地。
严伟才:住口!别说你小小的白虎团,就是美国侵略军的司令部,我们也一样翻它个底朝天!

剧情:严伟才将伪排长打翻在地。
伪排长:你们到底是什么?
严伟才:中国人民志愿军!

剧情:伪排长大惊失色。
严伟才:你放明白点,投降者生,顽抗者死。别忘了你们白虎团的三条军纪,上前者赏,后退者杀,象你这样做了俘虏回去也休想活命,生死由你选择。

剧情:这时,远处传来一阵炮响。
严伟才:听!我们已经打过来了,只要你立功赎罪,我们保证你的生命安全。
伪排长(惶恐地):长官,长官,我愿意立功赎罪。

剧情:伪排长跪着来到严伟才有面前,想趁机夺严伟才腰间的手枪。严伟才机警地一闪身握住手枪,怒视敌人。
严伟才:好!我问你,现在团部有多少兵力?
伪排长:就是一个警卫排。
吕佩禄(抓住伪排长):要是你不老实,我……
伪排长:是真话。因为你们开了炮,部队都调到前面去了。
严伟才:你立即打电话通知永进桥和沿途岗卡,让我们顺利通过。
伪排长:这?
韩大年:快!
伪排长:照办。
韩大年:走!
严伟才(对战士甲):马上去把鲍玉禄和金大勇找回来。
战士甲:是!

剧情:战士甲去找鲍玉禄和金大勇去了。韩大年将伪排长押所哨所里的电话旁,与战士们一起用匕首威逼他电话。
伪排长(战战兢兢地):喂?告诉三号、四号、五号岗卡,我是排长。现在师部搜索队有要事到团部,让他们通过。你们再通知永进桥的哨所,什么?什么?

剧情:严伟才机警地示意张顺和夺下伪排长的话筒,韩大年夺下伪排长的话筒,并将他揪到严伟才面前。
韩大年:怎么回事?
伪排长:长官,电话里说,今晚上美国的三五榴弹炮营开过来了,阵地就在永进桥南面,由美国督战队亲自守桥。
严伟才:还有什么情况?
伪排长:这?
战士们:说!
伪排长:哎!长官!我来的时候,美国顾问在二青洞召开紧急军事会议,决定提前发动进攻。
严伟才:什么时间行动?
伪排长:拂晓前。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83
 楼主| 解放 发表于 2016-8-24 07: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严伟才看了看手表。
严伟才(对战士乙):快!把他捆起来放到山洞里。
战士乙:是!

剧情:战士乙押着伪排长向山洞走去。这时,战士甲带着鲍玉禄、金大勇回来了。
战士甲:排长,他们回来啦!
鲍、金:排长!
严伟才:情况怎么样?
金大勇:青石里的老乡都找不到了。
鲍玉禄:桥上美军流动哨不断巡逻,袖标严格查对;桥下水深流急,设有暗桩铁丝网;过桥困难。

剧情:严伟才迅速思索着。这时,天空升起了一红一白两颗信号弹。
韩大年:信号弹!
吕佩禄:排长!团长带领穿插营打过来了,赶快行动吧!
张顺和:排长!咱们从下游泅水渡河吧!
严伟才:好!泅水渡河。
战士们:是!
战士甲:排长!从山上下来十几辆汽车,正向我们开来。
吕佩禄:排长!打了吧?
严伟才(略加思索):不!不能与敌纠缠。把它们调到四号公路,叫我们的炮兵收拾它们。金大勇指挥汽车。
金大勇:是!

剧情:金大勇取过两面指挥旗,吹着口中的哨子,并传汽车的刹车声。金大勇开始沉着地指挥着敌人的汽车。
金大勇:喂!前面的桥被水冲垮了,走四号公路!

剧情:汽车重新启动,灯光道道划过,汽车的马达声由近渐远……
严伟才:同志们!争取时间就是胜利。我们要抢先一步,在拂晓敌人行动之前,打掉伪团部。
战士们:是!
严伟才(唱):敌情骤变事紧急,一发之际关全局。敌变我变莫迟疑,泅水渡河歼顽敌。

剧情:严伟才指挥着战士们迅速通过公路,向敌白虎团继续进发……

剧情:在永进桥一侧的小松林附近,崔大嫂从敌人修公路的工地跑了出来,急速前往青石里,准备与志愿军严伟才取得联系。
崔大嫂(唱):闻北方炮声起奋身脱险,绕小路离开了永进桥边。

剧情:突然崔大嫂身后传来枪声,崔大嫂迅速隐蔽。见没有异常,便从隐蔽处走了出来,继续向青石里奔去。
崔大嫂(唱):被强迫修公路心如火燃,怎能忘阿妈妮临终遗言,青石里是我军联络地点,与严排长取联系来把敌歼。

剧情:远处传来激烈的炮声……
崔大嫂(唱):听炮声似雷鸣接连不断,想必是朝中军大反击就在今天。寻亲人哪顾得千难成险,舍死忘生飞奔向前。

剧情:崔大嫂急速地向前行着。突然,她发现在自己的前方有异常,便迅速往回跑去。这时,严伟才率领着战士们走了过来,并发现了正在往回的崔大嫂。崔大嫂还在往回跑着,突然,回跑的方向传来几声枪响。原来是后面的敌人追上来了。严伟才见状,便急忙率领着战士们追上了崔大嫂,并将她围在了战士中间。这时,一队伪军追了过来。韩大年走上前,向战士们来的方向一指。
韩大年:快!快!

剧情:伪兵们朝着韩大年所指的方向追了过去。
严伟才:警戒!

剧情:崔大嫂疑惑地看着救了自己的这些人。
崔大嫂: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严伟才:你是崔大嫂?
崔大嫂:你是?
严伟才:我是严伟才呀!
崔大嫂:严排长!
严伟才:大嫂!
韩大年:都是自己人哪!
战士们:大嫂!

剧情:崔大嫂惊喜地与严伟才和韩大年分别握手。
崔大嫂(唱):听说自己人,两耳春雷震,紧急关头逢亲人。
战士们:大嫂!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崔大嫂:敌人抓我们到永进桥修公路。乡亲们掩护我跑出来,正要到青石里等你们。
严伟才:大嫂!我们马上就要过河打掉白虎团指挥部,前面有没有新的情况?
崔大嫂:严排长!(唱)二青洞正面防守紧,美军岗哨密如林。攀上悬崖过板桥,居高临下见敌营。
严伟才:大嫂!从哪儿走?
崔大嫂:你看!由这里往东,那里水浅,过得河去,盘上山路,通过独木桥,就可以从背后到达伪团部。
严伟才:有条独木桥?
崔大嫂:对!我来带路。
严伟才:大嫂!谢谢你!走!

剧情:崔大嫂在前面带路,开始向河边进发。他们终于来到河边,严伟才指挥着战士们开始渡河。
严伟才:跳!

剧情:严伟才、崔大嫂及战士们一个接一个渡过了小河。他们翻过一座又一座高山,来到架独木桥的悬崖边。
崔大嫂:(吃惊地):桥已被敌人破坏!
战士们:啊?
严伟才(唱):面临深涧桥梁断。
张顺和:对面有灯光!
崔大嫂:那就是伪团部。
严伟才(唱):见敌营,灯光闪,贼在咫尺不能歼,万丈怒火冲云天。(略作思索)笑敌人伎俩穷,把路断,休想将我来阻拦。英雄何惧走天险,志愿军从来不怕难。夺战机要果断,飞越深涧抢时间。
战士们:是!飞越深涧。

剧情:近处来传来激烈的炮声。
严伟才:张顺和!
张顺和:到!
严伟才:准备绳索。
张顺和:是!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83
 楼主| 解放 发表于 2016-8-24 07: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张顺和将绳索准确扔到山涧对面的一棵树上,并迅速固定。严伟才检查绳索的安全后,便指挥着战士们利用绳索爬过山涧。很快,他们到达了山涧对面,并来到敌白虎团的附近,严伟才迅速开始进行歼敌部署。
严伟才:吕佩禄!
吕佩禄:到!
严伟才:带领火力组首先消灭敌人警卫排。
吕佩禄:是!
严伟才:鲍玉禄、金大勇!
鲍、金:到!
严伟才:负责打掉敌人的通讯联络。
鲍、金:是!
严伟才:同志们!
战士们:到!
严伟才:戴上识别记号,猛袭伪团部。

剧情:战士们迅速取出红绸标记……

剧情:在高山峡谷中伪白虎团团部里,灯光暗淡,墙上挂着伪白虎团团旗,写字台上歪放着军用地图和电话机,显得阴沉零乱。伪报务员正在收发电报,伪参谋长站在发报机旁。白虎团长伏桌看地图。美国顾问惶惶不安地来回踱步。
白虎团长(看着手表):参谋长!盟军来过电话没有?
伪参谋长:还没有。
白虎团长:到底什么时间行动?
美国顾问(对美军参谋):马上打个电话,要他们把提前行动的时间立刻告诉我们。
美军参谋:Yes!
伪参谋长:团长,敌人开始用猛烈炮火攻击我前沿阵地,在松云岭附近突然发现一股共军,约有一营兵力,正向我团部方向推进。
美国顾问(对伪参谋长):命令机甲团立刻把它消灭掉。
伪参谋长:耶!

剧情:一名伪兵端着酒走了过来,并将分别递到美国顾问等人手中。
美国顾问:朋友们!金城一线的十万大军正在向北挺进,我们很快就要创造出震惊世界的奇迹。让我们为即将到来的胜利干杯吧!
白虎团长:好!为胜利干杯!

剧情:美国顾问正要举杯饮酒,突然响起猛烈的炮声,伪团部电灯熄灭。这时,机甲团长挂着受伤的胳膊,气急败坏地走了进来。
机甲团长:白昌谱!我的机甲团被共军全部击溃,你要负责任。
白虎团长:住口!你的部队要是早上去半个小时,局面也不会到这种地步。

剧情:这时,伪参谋长走了过来。
伪参谋长(对白虎团长):报告团长,电讯中断。

剧情:伪参谋长将伪白虎团长拉到一边。
伪参谋长(低声地):总部电报,全线情况紧急,你要早作准备。

剧情:美国顾问得知电讯中断、全线告急的消息,惊慌失措,忙将美军参谋拉到一边。
美国顾问(轻声地):马上把我们的榴弹炮营撤走,请总部赶快派一架直升飞机来接我。快!快!
美军参谋:Yes!

剧情:美军参谋与美军士兵急忙离开。这时,炮声越来越近。
机甲团长(对美国顾问):你们赶快派兵增援,要不,我们就撤。
美国顾问:撤?镇静!镇静!先生们!只要你们能顶住共军的先头部队,局面就会改变。请放心!这里地势险要,工事坚固,还有我们美国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三五榴弹炮营,在永进桥支援着你们.共军是绝对过不来的。

剧情:严伟才、韩大年等突然破窗而入。
严伟才(挥枪):不许动!

剧情:机甲团长妄图掏枪顽抗,被严伟才开枪击毙,随后又击毙了一名伪军参谋。伪团部顿时乱作一团,美国顾问负伤,乘机溜走,伪参谋长躲入桌下。
严伟才和战士们与敌人展开激烈地搏斗,多名伪兵被击毙。之后,严伟才和战士追击着逃窜的敌人。
伪参谋长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企图从窗户逃跑,他见鲍玉禄追赶着一名伪兵从窗外跑来,便急忙又躲到了桌下。鲍玉禄开枪击毙了逃进团部伪士兵,突然,枪被伪参谋长抓住,鲍玉禄急忙射击,但子弹打尽,伪参谋长拔出匕首,与鲍玉禄搏斗在一起。后来,又进来两名伪兵,一起与鲍玉禄进行白刃战……。鲍玉禄掏出手榴弹,向逃跑的伪参谋长和两名伪兵扔去,随着爆炸声,伪参谋长和两名伪兵全部毙命。
一名美军军官举起手枪从后面准备向鲍玉禄射击,被从追过来的吕佩禄将手枪打掉,两人打斗在一起……。又一名伪兵跑了过来,与美军官一起与吕佩禄打在一起。最后,他们先后被吕佩禄打翻在地,并扔出了窗外。
严伟才追着白虎团长跑进团部,白虎团长开枪打严伟才,严伟才纵身跳起,击中身下一名伪兵。一名伪兵企图摘走白虎团团旗,被严伟才击毙。随后数名伪兵先后被严伟才击毙。严伟才用力踢掉白虎团长的手枪,白虎团长拔出战刀进行顽抗,并与严伟才战在一起……。这时,两名美、伪兵端着刺刀跑了进来,并扑向严伟才,白虎团长乘机跳窗逃窜。严伟才用刺刀先后将二美、伪士兵刺死。张顺和从地上捡起白虎团团旗。
严伟才向战士们一招手,示意对逃窜之敌进行追击,战士们飞身越窗,穷追逃窜的残敌。

剧情:在伪白虎团团部附近一片开阔地带,一名伪兵搀扶着美国顾问狼狈不堪地跑着。这时,伪兵将美国顾问推倒,准备自己逃命,被美国顾问开枪击毙。美国顾问戴上伪兵钢盔,仓惶逃向前逃去。后面的三名伪兵拼命地逃窜着,被张顺和、金大勇、韩大年追上,双方展开的了白刃战。一名伪兵被刺死,另外两名伪兵被俘。几名战士押着敌人的俘虏向后面走去。
白虎团长、美军参谋及两名伪兵疲于奔命地逃窜着,严伟才端着刺刀迎面赶上。
严伟才(高喊着):杀!

剧情:严伟才单枪独身与白虎团长等进行激烈地搏斗,先后刺死两名伪兵和美军参谋,生擒活捉了白虎团长。这时,韩大年、崔大嫂和战士将将美国顾问押了过来。
军号响起,远处传来胜利欢呼声。二名战士押着美国顾问和白虎团长走了下去。严伟才手里拿着伪白虎团团旗。
王团长和关政委率领着穿插营走了过来,与尖刀班胜利会师,战士们欢呼跳跃,共贺胜利。
战士们(欢呼):胜利!……

剧情:严伟才将缴获的伪白虎团团旗交给了王团长,王团长和关政委与严伟才、韩大年等亲切握手,并将伪白虎团团旗扔在了地上。
王团长:同志们!你们按预定时间胜利地完成了歼灭白虎团指挥机关的光荣往务,这是中朝两国人民并肩作战的胜利!这是毛主席军事思想的伟大胜利!现在金城全线之敌,正被我大军围歼中,我们决不让敌人喘息,乘胜追击!
战士们:乘胜追击!
严伟才:出发!
战士们:是!

剧情:在王团长和关政委的指挥下,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群众踏着伪白虎团的团旗乘胜前进……

字幕:剧终
1972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3-20 21:43 , Processed in 0.149058 second(s), 10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