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522|回复: 1
收起左侧

雷世仁:中国左派的奴才“神逻辑”

[复制链接]

96

主题

225

帖子

6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28
中流击水 发表于 2016-8-17 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2016-08-15 雷世仁 一线天歌

一线天歌编者言:雷世仁老师是新中国培育起来的第一代大学生,现年84岁。1954年毕业后在太原某大学任教,因不满学校领导的教学方式和管理方式,毅然返回老家,在县城的一所中学任教至退休。上世纪80年代初期,因不满“包产到户”的政策,奋笔直书给中央写信,两年多时间共写了百余封信,均石沉大海。后集结成书稿《中国乡村改革沉思录》,一直无人敢给出版。1992年后,私有化改革加快步伐,雷老退休后在老家的后山上用仅有的6万元积蓄盖起了一座《毛泽东纪念馆》,馆内陈放着毛泽东主席的遗著——《毛泽东选集》、《毛主席语录》、《毛泽东文集》8卷本、《毛主席论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等三十多种,一百多个版本的著作。还有马列选集、马列全集、鲁迅全集以及大大小小的马列毛的塑像和像章。雷老敬毛、爱毛,但更钻研马列毛的革命理论。新世纪初,曾与左派老人魏巍有过接触,并为杂志《中流》、《真理的追求》写稿,痛批改开路线。2008年,身患严重的类风湿症,双腿行走异常困难,但仍坚持每天上山守馆。手脚虽不利索,但思维照旧敏捷,精神依然矍铄。雷老长期关注工人运动和左派活动,虽然近几年很少著文,但思考颇多。本文是本站通讯员慕飞新近的一次采访录音的整理文稿,题目是编者后加的。

慕飞:雷老师,您好,先给您道歉,上次的访谈文章发出后不到两天就被和谐了,也不知道犯了什么忌讳,真是遗憾。

雷世仁:哦,呵呵,不要紧的,被和谐不正是说明触痛了他们的神经了吗?不正是说明我讲的内容揭了左派的老底而令他们恐慌吗?我不过是充当了《皇帝的新装》里面的那个敢讲真话的小孩而已。被和谐了,我反而为此感到高兴。

慕飞:呵呵,雷老师海量。我很喜欢读鲁迅的文章,在我上学的时候课本里也有许多,如《药》、《祥林嫂》、《阿Q正传》、《孔乙己》、《闰土》等等很多篇,现在据说课本里没有了鲁迅的文章,我感到很沮丧。雷老师,您对鲁迅怎么看?你认为现今中国社会还需要不需要鲁迅?

雷世仁:鲁迅可是大文豪,毛主席给予了高度评价。主席说鲁迅是圣人,自己不过是贤人。而且主席一直到他去世都是这么认为的。我的看法是,主席的评价过高了,或者说主席自己太谦虚了。如果非要说鲁迅是圣人,那就算是文圣。可主席为了穷苦百姓打了天下,算是武圣吧,也觉得不妥,主席的文章乃至他的诗歌、书法也是蛮厉害的,说主席是武圣也不贴切。总之不能把主席谦虚的话当做对鲁迅的评价,但我肯定是要承认鲁迅的伟大。主席曾说过:“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宝贵的性格。”

鲁迅论述国民奴性的文章是很精彩的,他说过:“我觉得革命以前,我是做奴隶;革命以后不多久,就受了奴隶的骗,变成他们的奴隶了。”由于中国旧的传统根深蒂固,因此,“我们极容易变成奴隶,而且变成了之后,还万分喜欢。”鲁迅1936年就去世了,看看解放后的中国,是不是有这种情况呢?我觉得是有的。新中国名为新的,但是旧的东西很多啊,尤其是文化意识上的。思想意识的革命恐怕是最为迟缓的。你看,经济的改造几年就搞好了,政治制度也容易,但是思想的转变,尤其是国民整体思想意识的转变是很艰辛的。要我看,十年八年是完不成的,恐怕需要二三代人的努力。为什么呢?人的意识从小是受家庭环境影响的,然后受学校教育的影响,工作之后是受社会意识和工作环境的影响。如果一个人不潜心主动改造自己的意识,那这些客观因素就起决定性作用。我们大多数人的意识不可能去主动改造,所以客观因素就起主要作用了。比如你的家庭出身、受教育状况,工作环境、职位和社会主流意识。社会意识主要是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所表现出来的意识。

比如,资本私有制表现出的金钱至上观念,专制制度表现出恃强凌弱的等级思想。鲁迅把奴性归结为政治上的专制制度,我觉得还不彻底,只是分析到这还是唯心的观点。专制制度的背后是什么?有人说是国民奴性,奴性导致专制,专制导致奴性,呵呵,在这里面打转转啊。好像成了互为因果,那这样循环往复,解决不了问题呀。

慕飞:是啊,我听着也越来越糊涂了,好像被绕进去了,出不来了。

雷世仁:你学过政治经济学吧,里面有一条重要原则,经济决定政治。咱不说决定吧,你从经济角度去分析一下。专制制度是不是有它的经济基础支撑呢?毛主席说是小农经济,这是有道理的。但他没有论述,马克思却有论述。应该是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里吧,他那段话比较长,大意是说这样的小农不能自己代表自己,需要一个高高在上的权威保护他们,因为小农经济脆弱啊,禁不起资本经济的冲击,甚至禁不起水旱虫灾,小农是彼此分散的个体,不像工人那样有组织,彼此联系,所以小农喜欢专制制度,当然是好的专制制度,或者说喜欢好官吧。不管你这个官是从哪来的,他不需要选举,不需要政治自由,这些对他来说无用而繁琐。(编者注:马克思的这段原话是——小农人数众多,他们的生活条件相同,但是彼此间并没有发生多种多样的关系。他们的生产方式不是使他们互相交往,而是使他们互相隔离。这种隔离状态由于法国的交通不便和农民的贫困而更为加强了。他们进行生产的地盘,即小块土地,不容许在耕作时进行分工,应用科学,因而也就没有多种多样的发展,没有各种不同的才能,没有丰富的社会关系。每一个农户差不多都是自给自足的,都是直接生产自己的大部分消费品,因而他们取得生活资料多半是靠与自然交换,而不是靠与社会交往。一小块土地,一个农民和一个家庭;旁边是另一小块土地,另一个农民和另一个家庭。一批这样的单位就形成一个村子;一批这样的村子就形成一个省。这样,法国国民的广大群众,便是由一些同名数简单相加形成的,好像一袋马铃薯是由袋中的一个个马铃薯所集成的那样。数百万家庭的经济生活条件使他们的生活方式、利益和教育程度与其他阶级的生活方式、利益和教育程度各不相同并互相敌对,就这一点而言,他们是一个阶级。而各个小农彼此间只存在地域的联系,他们利益的同一性并不使他们彼此间形成共同关系,形成全国性的联系,形成政治组织,就这一点而言,他们又不是一个阶级。因此,他们不能以自己的名义来保护自己的阶级利益,无论是通过议会或通过国民公会。他们不能代表自己,一定要别人来代表他们。他们的代表一定要同时是他们的主宰,是高高站在他们上面的权威,是不受限制的政府权力,这种权力保护他们不受其他阶级侵犯,并从上面赐给他们雨水和阳光。所以,归根到底,小农的政治影响表现为行政权支配社会。)

小农经济为什么能够存在呢?这是因为城市工业经济的不发达造成的。发达的工业经济将消灭小农生产方式,将其转变为大农业,起码是具有一定规模的农场主经济。中国的现实正处于这种转型期,当然中国的情况恐怕不是因为生产力不发达造成的,而是考虑维稳的因素。如果迅速消灭小农会造成社会的极大不稳定,毕竟统治是第一要务的。当然最终还是有生产力的因素。

小农喜欢好皇帝,我们从一个现象可以看出来。农民讨厌腐败不?是很讨厌的,他也反腐,但是他不是说自己要搞个政党啊、议会呀和现有政权斗争,而是希望皇帝派钦差大人下来——中央巡视组,皇权整治官权,殊不知,现在并非典型的帝制社会。帝制社会从原理讲是有它的道理的,皇帝是天下之主,皇帝向天老爷负责,或者向他的祖辈负责,因为天下是祖辈打下的,是皇帝的私产。对吧,可官僚制度下谁来负责呢?凭什么负责呢?所谓道德良心、政治信仰?那是靠不住的。如果靠利益,从国家主席到科员都属于官僚机构的,那利益如何分配?所以官僚制度一旦溃烂下去是非常快的,然后官僚内部会分派,派系之间还有斗争……

在马克思看来,小农是介于封建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之间的过渡形态,也就是封建制度衰落,但资本主义经济还不够发达的产物。封建制度的农民是农奴制,简单说就是介于奴隶和自由民之间的东西,半自由状态。
说得有点多,还是回到主题吧。我们讲了这么多唯物主义的东西,不是说思想领域的斗争就不做了,恰恰相反,由于生产力的发展有其相对固定的一面,而精神的建设却能够灵活机动,所以鲁迅的文章还是有历史价值和现实价值的,现在的课本取消他的文章不正是说明这一点吗?鲁迅反对奴性、反对专制的思想使专制者感到害怕。

慕飞:您认为现在国民的奴性和增加了还是减少了?

雷世仁:嗯,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思考过。我觉得呢,总体上还是减少了的。为什么呢?因为经济是发展了的,人们群众的文化水平是在逐年提高的,人们之间的交往是扩大了的,新媒体的力量在显现。即使在农村吧,交往也大大提高了,很多农民去外地打工会带回来一些新观念,他们不像以前那么保守、闭塞了。但是奴性依然很严重,或者说奴性思维很严重。比如说在工厂打工的农民工吧,其实他们是懂得资本家的剥削和黑暗的,但是他们又希望自己成为资本家。这就是奴性思维啊,被奴役的时候却想着未来如何奴役别人。而不是去想创造一个人人平等、没有压迫、没有奴役的社会,而马克思正是科学地论证了这种社会的存在。在中国,毛泽东实际地创造了这样的社会,但由于奴性未除,这种社会又蜕变了(当然还有其他因素)。

慕飞:您认为中国左派存在不存在奴性的问题?

雷世仁:据我观察,当然是存在的,而且很严重。比如说保救派,就是典型的奴性思维。毛主席早就告诉我们,修正主义上台,我们是要革命的。文革就是这样一场实践。保救派打着毛主席的招牌却阉割了主席思想的灵魂,要搞改良,劝谏啊、上书啊、签名啊,而不是依靠阶级斗争。他们自以为还是统治阶级的一员,自己说话好像还管点用,其实就是个屁。私有制越来越扩大,专制一天比一天加强,人民的福利一天比一天减少,管用了吗?没管用。

古代的臣子都比这些保救派有骨气,文臣死谏厅堂,武臣战死沙场。人家还敢以死劝谏,这些左派敢吗?他们无非就是在和右派争宠,希望当权者重新启用他们,搞他们的官僚社会主义,这套逻辑不是奴才是什么?他们就是缺乏鲁迅的骨气!

有的左派觉得自己是老资格、“老革命”——摆“大佬”架子,一副官僚主义。可有的左派就喜欢伺候这种“大佬”,这也是一种奴才气。即使你有真才实学或作出不小的成绩,也不能骄傲自满、妄自尊大。这是毛主席经常教导我们的,我们可以尊敬某个人,但绝不是盲目崇拜。大家需要一种平等的氛围,相互尊重就很好。

你们年轻人有没有晒学历的事儿?

慕飞:好像还没有。

雷世仁:会有的,左派青年还有晒出身的。比如,我是富家子弟,投身共产主义是理想主义,是比你们这些工农子弟要高尚的。或者我是革命三代一类的。还搞出出身论和血统论来了。抑或相反,自己是工农子弟的觉得是高尚的,这都是不对的。

有的是北大清华的,就认为自己有崇高的理想,工学院的就是出于本能。起码觉得自己比他们智商高,否则怎么考上的最高学府啊。

要我说,现在这种教育制度——考分制本身就是淹没人才的考试制度,是一种制造学奴的制度,是一种培养奴才意识的制度。考上名牌都不一定能在社会上有作为,更何况在左派里面,还要有坚定的无产阶级立场,勇于为无产阶级奉献的精神,这些跟学历都没关系。即使作为左派知识分子吧,学历高的也未必水平就高,而且据我观察大部分学历高的水平往往低。恩格斯是个初中生,靠自学。毛主席除了语文,其他学科也不怎么样,实际也是自学。列宁马克思主义水平那么高,谁教的?学历这种东西本来就是资产阶级造出来忽悠人的,况且现在这种教育制度能教出人才吗?像古代有作为的官员有几个是状元的?

我还想说一下繁琐哲学的问题。毛主席当年就反对繁琐哲学,把学问弄一大堆新概念给你罗列出来,像走迷阵一样,把你绕糊涂了,你搞不清了,就觉得这理论太厉害了,……

慕飞:(插话)现在有个词叫不明觉厉,就是不明白觉得很厉害。

雷世仁:很好,这个词,具有讽刺意义。我觉得社会科学就没那么复杂,不复杂的东西非要搞的很复杂,让你搞不懂。然后我就是权威了,你就要崇拜我啊,你就有奴性了。左派这种文风也大量存在,如果说去糊弄资产阶级倒可以,但是你写的文章是给无产阶级看的呀,无产阶级看不懂,你不是白写了?难道让无产阶级对你“不明觉厉”?崇拜你?变成你的奴才?这很不好。

所以我们追求平等、反对奴性,就要从自己做起。鲁迅的文章很好懂,毛主席的文章也很好懂,马克思早期的文章由于受黑尔格的影响晦涩点,后来的文章也比较好懂,列宁的更不必说,只是外国人的行文逻辑与我们有些差异,造成一些人读起来比较困难,其实困难是暂时的,看惯了也就看顺了。

我还要补充一点,有的人打着革命的旗号其实奴性也很重。不光说他们骨子里的保救思想,他们总是想象出现一个毛泽东来领导革命,自己坐等革命成功,享受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要知道,毛泽东是在大风大浪中成长起来的,假如你有毛泽东的本领,但就是啥也不干,那也不是毛泽东;你不是毛泽东,但干出毛泽东的事业来,你就是毛泽东。毛泽东可能就是你、我、他,要在革命的大风大浪中去搏击,锤炼出新时代的毛泽东。如果我们每个人感觉自己确实达不到毛泽东的本事,那就联合起来,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有何不可?

奴性的人喜欢被奴役,也喜欢奴役别人。有的人做了一点事,就高高在上,不可一世,以为自己是毛泽东转世,号令天下,敢有不从者棍棒相加,大帽子满天飞,非置人于死地不可。这种人堪称大任吗?非但不能,还是害群之马。

今天就聊到这吧,我要休息一下。

慕飞:好的,雷老师,多保重身体!再见。

96

主题

225

帖子

6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28
 楼主| 中流击水 发表于 2016-9-14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线天歌,真的不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3-26 16:09 , Processed in 0.083443 second(s), 14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