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527|回复: 7
收起左侧

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剧本(1970年电影)

[复制链接]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9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93
解放 发表于 2016-8-17 05: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片名: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
中国京剧团《红灯记》剧组集体改编
中国京剧团《红灯记》剧组演出

演员表
李玉和——浩 亮;李奶奶——高玉清;铁 梅——刘长瑜;磨刀人——谷春章
慧 莲——夏美珍;田大婶——杜福珍;
鸠 山——袁世海;王连举——孙洪勋;

剧情:抗日战争时期的一个初冬之夜,远处山峦起伏,北风凛冽。在北方某地隆滩火车站附近,一队鬼子巡逻兵巡逻走过。中共地下党员、铁路扳道工人李玉和手提号志灯,朝气蓬勃,从容镇定,健步走了过来。
李玉和(唱):手提红灯四下看,上级派人到隆滩。时间约好七点半,等车就在这一班。
铁 梅:爹!
李玉和:哦!铁梅呀!

剧情:李玉和的女儿铁梅挎着篮子走了过来。
铁 梅:爹!
李玉和:铁梅!

剧情:李玉和摘下自己的围巾给铁梅围上。
李玉和:今天买卖怎么样?
铁 梅:哼!宪兵和狗腿子,借检查故意刁难人,闹得人心惶惶,谁还顾得上买东西。
李玉和:这一群强盗!
铁 梅:爹,您也得多留点神哪!
李玉和:好!铁梅,你回去告诉奶奶,说表叔就要来了。
铁 梅:表叔?
李玉和:对!
铁 梅:爹!今儿这个表叔是个什么样儿呀?
李玉和:小孩子,别老问这个。啊?
铁 梅:哼!回去问奶奶。

剧情:铁梅说着便离开了自己的父亲。
李玉和(望着铁梅背影,高兴地):这孩子!好闺女!(唱)提篮小卖拾煤渣,担水劈柴也靠她。里里外外一把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栽什么树苗结什么果,撒什么种子开什么花。

剧情:中共地下党、伪警察局巡长王连举来找李玉和。
王连举 老李,我找你半天……

剧情:李玉和挥手制止王连举继续讲下去,两人警惕地观察了一下四周。之后,两人走到一起。
王连举:老李,鬼子的岗哨,今天布置得很严密,看样子好象有什么事!
李玉和:我知道。老王,以后我们尽量少见面,有事我临时通知你。
王连举:好吧。

剧情:王连举说着便离开了李玉和。这时,远处响起火车的汽笛声,李玉和离开原地。火车轰鸣着飞驰而过,突然响起激烈的枪响……

剧情:八路军松岭根据地交通员受伤来到接头地点,因伤势过重,晕倒在地。这时,李玉和来到接头地点,他看了了倒在地上的交通员,发现 他的手戴着手套。
李玉和(见状自语):左手戴手套……

剧情:枪声再次响起,原来是鬼子追过来了。这时,王连举来到联络地点。
王连举(指着地上的交通员):哎?这是谁?
李玉和:自己人。我背走,你掩护!
王连举:好!

剧情:李玉和背着交通员快速离开了。枪声再次响起,且越来越近,王连举急中生智,掏出手枪朝李玉和走的相反方向放了两枪。之后,他想逃离现场,但鬼子已经将至,他为保全自己,畏缩颤抖地朝自己的胳膊打了一枪,并翻倒在地。鬼子宪兵伍长带着鬼子宪兵们追了过来,看到负伤的王连举,便都围了过来。
伍 长(对王连举):嗨!跳车的有?
王连举:啊?
伍 长:跳车的有?
王连举:哦!(手指李玉和下场的相反方向)在那边。
伍 长(惊慌地):卧倒!

剧情:鬼子宪兵们慌忙卧倒在地……

剧情:在李玉和家里,煤油灯下,母亲李奶奶放下了自己的针线活。屋外,北风呼啸。
李奶奶(唱):打渔的人,经得起狂风巨浪;打猎的人,哪怕虎豹豺狼。看你昏天黑地能多久!革命的火焰一定要大放光芒。

剧情:铁梅挎着货篮推门走了进来。
铁 梅:奶奶!
李奶奶:铁梅!
铁 梅:奶奶!我爹说,表叔马上就要来了。

剧情:铁梅说着便放下了手中的货篮。
李奶奶(自言自语地):表叔马上就要来了!
铁 梅:奶奶!我怎么有那么多的表叔哇?
李奶奶:哦!呵呵!咱们家的老姑奶奶多,你表叔就多呗。

剧情:李奶奶补衣服。
铁 梅:奶奶!那今儿来的是哪个呀?
李奶奶:甭问,来了你就知道了。
铁 梅:哼!奶奶!您不告诉我,我也知道。
李奶奶:知道?你知道个啥?
铁 梅:奶奶!您听我说!(唱)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没有大事不登门。虽说是,虽说是亲眷又不相认,可他比亲眷还要亲。爹爹和奶奶齐声唤亲人,这里的奥妙我也能猜出几分。他们和爹爹都一样,都有一颗红亮的心。

剧情:李玉和背着受伤的交通员快速推门走了进来,并将交通员放在椅子坐下。意铁梅赶紧将关上,并从炕上的窗户向外观察着。李奶奶端了一碗水让交通员喝了几口,交通员慢慢苏醒了过来。
交通员:请问你,此地可有个扳道的李师傅?
李玉和:我就是。

剧情:交通员与李玉和开始着对着接头暗号。
交通员:我是卖木梳的。
李玉和:有桃木的吗?
交通员:有,要现钱。
李玉和:好,你等着。

剧情:李玉和示意李奶奶拿灯进行试探。
李奶奶(举煤油灯看交通员):老乡!
交通员(见暗号不对):谢谢你们救了我,我走啦!
李玉和(高举号志灯):同志!
交通员(激动地):我可找到你啦!

剧情:铁梅接过号志灯,好奇看到它的作用,惊悟。李奶奶走到铁梅面前,示意她提着货篮出门巡风。
交通员:老李,我是松岭根据地的交通员。(从鞋底取出密电码)这是一份密电码。你把它转送柏山游击队,明天下午在破烂市粥棚,有个磨刀的人和你接头,暗号照旧。
李玉和:暗号照旧。
交通员:老李,这个任务很艰巨呀!
李玉和:放心吧,我一定完成任务!
交通员:好!老李,时间紧迫,我得马上回去。
李玉和:同志,你的身体?
交通员:刚才是摔晕了,现在我能走了。
李玉和:好!等一等,我给你换件衣服。

剧情:李玉和拿了一件衣服给交通员换上。
李玉和:敌人正在到处搜查,情况很紧,路上你要多加小心!
交通员(握手):老李,你放心吧!
李玉和:同志!(唱)一路上多保重,山高水险,沿小巷过短桥僻静安全。为革命同献出忠心赤胆,

剧情:李玉和与交通员握手告别,交通员快速离开李家,铁梅提着货篮走进屋里,并关上屋门。
李玉和(接唱):烈火中迎考验重任在肩。决不辜负党的期望,我力量无限,天下事难不倒共产党员!

剧情:外面传来鬼子警车的警笛声,李玉和示意李奶奶吹灭煤油灯。

剧情:第二天下午,在破烂市粥棚内,几名顾客正坐着喝粥,粥棚附近,坐着一个卖烟的女孩。这时,李玉和一手提着号志灯,一手提饭盒来到了粥棚外。
李玉和(唱):破烂市我把亲人访,饭盒里面把密件藏。千万重障碍难阻挡,定要把它送上柏山岗。
群众丙(走了过来):李师傅!
李玉和:哦!老张啊,你的伤好了吗?
群众丙:好多了。
李玉和:哦。往后可要多加小心哪!
群众丙:哎!(自言自语地)这年头,碰上日本鬼子,坐车不给钱,还打人!这是什么世道?

剧情:群众丙离开了说实在便离开了。李玉和走进粥棚,把号志灯挂在了粥棚的柱子上,然后走了桌前。
群众甲:李师傅来了,这边坐。
李玉和:你们坐。
卖粥大嫂:李师傅您喝碗粥啊?
李玉和:好!大嫂,近来你的买卖怎么样啊?
卖粥大嫂:咳!凑合着吧。(将一碗粥递给了李玉和)

剧情:群众戊走进粥棚。
群众戊:掌柜的,给我来碗粥。

剧情:卖粥大嫂将一碗粥递给了群众戊,群众戊接过粥刚要喝。
群众戊:掌柜的,这粥什么味?都发了霉啦!
群众甲:嘿!这是配给的混合面!
卖粥大嫂:没法子!
群众乙:哎哟!(砂子硌牙,啐出)硌着了我啦!
群众甲:这里头尽是砂子!
群众乙:哼!真拿咱们不当人呐!
群众甲:小声点,别找倒霉呀!
群众乙:这怎么吃?没法活呀!
李玉和(唱):有多少苦同胞怨声载道,铁蹄下苦挣扎仇恨难消,春雷爆发等待时机到,英勇的中国人民岂能够俯首对屠刀!盼只盼柏山的同志早来到。

剧情:八路军柏山游击队排长化妆成磨刀人扛着磨刀的长凳来到了破烂市粥棚附近。
磨刀人(唱):为访亲人我四下瞧。红灯高挂迎头照,我吆喝一声:“磨剪子来抢菜刀!”

剧情:正在喝粥的李玉和听到磨刀人的吆喝声,立刻站了起来。
李玉和(唱):磨刀人盯住红灯注意看,又对我扬起左手要找话谈,我假作闲聊对暗号。
IMG_20160824_083258.jpg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9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93
 楼主| 解放 发表于 2016-8-17 05: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李玉和正要与磨刀人接头,突然警笛响起,一队鬼子宪兵来到了粥棚进行搜查。磨刀人为掩护李玉和,故意将磨刀凳碰倒,将敌人引向自己。
李玉和(唱):他引狼扑身让我过难关。

剧情:李玉和机智而镇定地边唱边把喝剩的粥倾倒在藏有密电码的饭盒里。
李玉和 大嫂,再来一碗。

剧情:李玉和让卖粥大嫂把粥盛在饭盒里。

剧情:宪兵搜完磨刀人,斥磨刀人离开。转过身来要对李玉和进行检查,李玉和主动地把饭盒递给日寇宪兵检查,日寇宪兵嗅到霉味,用力推开,并对他全身进行搜查。搜查完毕后,挥手让李玉和离开。
鬼子宪兵甲:走!
鬼子宪兵乙:走!

剧情:李玉和拿起饭盒和号志灯,泰然自若,从容地离开了粥棚。

剧情:当天下午,在鬼子宪兵队队长鸠山的办公室内,鸠山正接听电话。
鸠 山:哦!哦!怎么?掐断了?哦,请你放心,密电码一定会弄到手里。限期破案?是!是!

剧情:鸠山放下了电话。
鸠 山(自言自语地):好厉害的共产党啊!司令部刚刚找到一点线索,很快地就被他们掐断了!共产党厉害呀!

剧情:鬼子宪兵伍长、侯宪推门走了进来。
伍 长:报告,各处搜查,跳车的没有,抓来一些可疑分子。
鸠 山: 哼!抓了一些可疑分子又有什么用处?那个跳车人是共产党的交通员,他身上带着一份极其重要的密电码,如果这份密电码落到柏山游击队手里,于我们帝国是大大的不利!
伍 长:是!
鸠 山:王巡长?
侯宪补:他来了。
鸩 山:叫他进来。
侯宪补:是!(向门外喊着)王巡长!

剧情:王连举挎着一只受伤的胳膊走了进来,侯宪补走了出去。
王连举(敬礼):队长阁下!
鸠 山:哦!勇敢的年轻人,你吃苦了!我代表司令部授给你一枚三级勋章。

剧情:鸠山给王连举戴上勋章并握手。
王连举:多谢队长!
鸠 山(唱):只要你忠心为帝国卖力气,飞黄腾达有时机。有道是,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就看你知趣?嘿嘿嘿嘿!不知趣?
王连举:队长阁下,您的话我不明白。
鸠 山:嗯!你应该明白。我问你,那个跳车人能够距离你三公分开枪吗?
王连举:队长阁下……
鸠 山:年轻人,快说实话吧。谁是你的同党?
王连举(脱口而出):同党?
鸠 山:对!事情很清楚,那个跳车人如果没有他的同党接应、同党掩护,他能长翅膀飞走吗?
王连举:队长阁下,当时我中了枪弹,跌倒在地,跳车人怎么走的,我怎么能知道啊?
鸠 山:你当然知道。如果你说你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打自己一枪?

剧情:王连举大吃一惊。
鸠 山(步步逼近):年轻人,快讲实活,谁是地下共产党?谁是同党接应人?交通员藏在哪里?密电码,(揪住王连举的衣领)又落到谁的手里?统统地讲出来,我这里勋章和奖金是大大的有啊。
王连举:队长阁下,您的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
鸠 山:嘿嘿嘿嘿!这么一说你应该清醒清醒啦!来!
伍 长:有!
鸠 山:带下去清醒清醒!
伍 长:是!来人!

剧情:两名鬼子宪兵走了进来。
伍 长:带下去!
王连举(怕死求活):队长阁下!
伍 长(狰狞地):嘿!

剧情:鬼子宪兵伍长一脚踢倒王连举,两名鬼子宪兵上前将他摁住。
王连举:我?我?我冤枉啊!
鸠 山:打!
伍 长:带走!带走!

剧情:王连举高喊着“冤枉”,被两名鬼子宪兵拉了下去,伍长也跟了出去。
鸠 山:哼!用重刑撬开他的嘴,定叫他招出同党人!

剧情:时间不长,伍长走了进来。
伍 长:报告队长,他招了!
鸠 山:同党人是谁?
伍 长:扳道夫李玉和。
鸠 山:李玉和?

剧情:黄昏,在李家屋内,李奶奶正盼望着儿子李玉和回来。
李奶奶(唱):时已黄昏,玉和儿未回转。

剧情:铁梅从里屋走了出来,外面警车的警笛声。
铁 梅(唱):街市上乱纷纷,惦念爹爹心不安。

剧情:李玉和提着饭盒和号志灯向家里走来,他走到家门口敲着门。
李玉和:铁梅。
铁 梅:我爹回来啦!
李奶奶:快开门去!

剧情:铁梅打开屋门,李玉和走了进来。
铁 梅:爹!
李奶奶:玉和!
李玉和:妈!
李奶奶:可回来啦!接上了吗?

剧情:李奶奶从李玉和手中接过号志灯和饭盒。
李玉和:没有。

剧情:李玉和脱下了自己的大衣递给了铁梅。
李奶奶:出什么事了?
李玉和:妈!(唱)在粥棚正与磨刀师傅接关系,警车叫跳来下鬼子搜查急。磨刀人引狼扑身掩护我,抓时机打开饭盒藏秘密,密电码埋藏粥底搜不去。
铁 梅:磨刀叔叔可真好!
李奶奶:玉和,密电码哪?
李玉和:妈!(唱)防意外我把它安全转移。
铁 梅:爹,您可真有办法呀!
李玉和:呵呵!铁梅,这件事你都知道了,这可比性命还要紧,宁可掉脑袋,也不能露底呀!懂吗?
铁 梅:我懂!
李玉和:嗬!懂!瞧这丫头!
铁 梅:爹!
李玉和:呵呵呵呵!

剧情: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李奶奶拿过煤油灯。
李奶奶:呵呵呵呵!瞧你们这爷儿俩。
李玉和:妈!我有事再出去一趟。
李奶奶:可要小心,早点回来!
李玉和:哎!您放心吧。
铁 梅:爹,给您戴上围巾。(给父亲围好围巾)爹,您可要早点回来!
李玉和(爱抚地):放心吧!啊?

剧情:李玉和开门走了出去,铁梅走过来关好门。这时,李奶奶仔细地擦着号志灯。铁梅走过来凝神注视着奶奶擦着的号志灯。
李奶奶:铁梅,来!奶奶把红灯的事讲给你听听。
铁 梅:嗳!

剧情:铁梅高兴地走到桌旁,坐了下来。
李奶奶(郑重地):这盏红灯,多少年来照着咱们穷人的脚步走,它照着咱们工人的脚步走哇!过去,你爷爷举着它;现在是你爹举着它。孩子啊!昨晚的事你知道,紧要关头都离不开它。要记住,红灯是咱们的传家宝哇!
铁 梅:哦!红灯是咱们的传家宝?

剧情:李奶奶满怀信心地看了看铁梅,走进里屋去了。铁梅拿起号志灯,端详着,深思着。
铁 梅(唱):听罢奶奶说红灯,言语不多道理深。为什么爹爹、表叔不怕担风险?为的是,救中国,救穷人,打败鬼子兵。我想到,做事要做这样的事,做人要做这样的人。铁梅呀!年龄十七不算小,为什么不能帮助爹爹操点心?好比说,爹爹挑担有千斤重,铁梅你应该挑上八百斤。

剧情:李奶奶从里屋走了出来。
李奶奶:铁梅,铁梅!
铁 梅:奶奶!
李奶奶:孩子,你在想什么哪?
铁 梅:我没想什么。

剧情:隔壁传来孩子的啼哭声。
李奶奶:是龙儿在哭吧?
铁 梅:可不是吗!
李奶奶:唉!又没吃的了!咱们家还有点玉米面,快给他们送去。
铁 梅:嗳!

剧情:铁梅从墙边的一个木箱里用碗盛着玉米面。这时,住在隔壁的邻居慧莲走到李家的门外,并敲着门。
慧 莲:李奶奶!
铁 梅:哦!慧莲姐来了。
李奶奶:快给她开门去!
铁 梅:嗳!慧莲姐。

剧情:铁梅打开门,慧莲走了进来。
李奶奶(关切地):慧莲哪!孩子的病怎么样了?
慧 莲:唉!哪儿顾得上给孩子瞧病啊!这年头,找我来缝缝补补、洗衣服的人越来越少了,家里老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现在又揭不开锅了。
铁 梅:慧莲姐,给你这个。

剧情:铁梅将一碗玉米面递到慧莲面前,慧莲看着递过来的面,十分激动。
李奶奶:快拿着,正要叫铁梅给你送去哪。
慧 莲(接过玉米面):您待我们太好啦!
李奶奶:别说这个,有堵墙是两家,拆了墙咱们就是一家子。
铁 梅:奶奶!不拆墙咱们也是一家子。
李奶奶:铁梅说得对!

剧情:隔壁传来孩子的啼哭声又大了。
田大婶(喊着):慧莲!慧莲!

剧情:慧莲的婆婆田大婶上走了进来。
铁 梅:大婶!
李奶奶:她大婶,这边坐。
田大婶:不啦,孩子又哭啦。慧莲哪!回家看孩子去。(见慧莲手中面,感动)……
李奶奶:先给孩子做点吃的。
田大婶:可你们家也不富裕呀!
李奶奶:咳!咱们两家不分你我,就不要说这些了!
田大婶:我们回去了。
李奶奶:别着急,慢走!

剧情:田大婶、慧莲走了出去,铁梅关好了门。
铁 梅:奶奶,慧莲姐一家可真够苦的!
李奶奶:是啊。当初。她公爹是铁路上的搬运工人,叫火车给轧死了。日本鬼子不给抚恤金,还把她丈夫抓了去做苦力。铁梅,两家是同仇共苦的工人,要尽力照顾他们。

剧情:化妆成八路军交通员的鬼子宪兵队特务来到李家门前,并敲着门。
铁 梅:谁呀?
假交通员:李师傅在这儿住吗?
铁 梅(压低声音):找我爹的。
李奶奶:开门。
铁 梅:嗳!

剧情:铁梅打开家门,假交通员急忙走了进来,转身急忙将门关上。
李奶奶:你是?
假交通员:我是卖木梳的。
李奶奶:有桃木的吗?
假交通员:有,要现钱。
铁 梅:好,你等着!

剧情:假交通员转身放下背在身上的“捎马子”。铁梅转身要拿号志灯,被奶奶急忙阻拦住。李奶奶拿起煤油灯,试探着对方,铁梅恍然大悟。这时,假交通员转过身来看见李奶奶手里拿的煤油灯,眼睛一亮。
假交通员:哎呀,我找到你们了!谢天谢地,可真不容易呀!嘿嘿……

剧情:铁梅对假交通员的回答和举动感到非常地吃惊。
李奶奶(沉着镇静地):掌柜的,快把木梳拿出来,让我们挑挑哇!
假交通员:哎!老奶奶,我是来取密电码的。
李奶奶:丫头,他说的是什么?
假交通员:哎!您别打岔呀!老奶奶,这密电码是共产党重要文件,有关革命的前途,您快给我吧!
铁 梅(愤怒地):哎呀,你罗嗦啥?你快走!

剧情:铁梅说着便打开了房门。
假交通员:咳,别别别……
铁 梅:你走!

剧情:铁梅将假交通员用力地推出了房门,将他留在屋里的“捎马子”狠狠地扔到了他的怀里,并将房门猛地关上。
铁 梅(紧张地):奶奶!

剧情:李奶奶急忙挥手制止铁梅说话。被赶到外面的假交通员招手唤来二名便衣特务,他示意特务们监视好李家,自己离开了。
铁 梅:奶奶,我差点上了他的当!
李奶奶:孩子,一定是出了叛徒,泄漏了机密!
铁 梅:啊?奶奶,那怎么办哪?
李奶奶:快把信号揭下来!
铁 梅:什么信号啊?
李奶奶:玻璃上那个“红蝴蝶”!
铁 梅:哦!

剧情:铁梅正要去揭窗户上的窗花“红蝴蝶”,被奶奶叫住。
李奶奶:铁梅!开开门,用门挡住亮,你揭信号,我扫地掩护你。快!快!
IMG_20160818_065426.jpg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9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93
 楼主| 解放 发表于 2016-8-17 05: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铁梅刚开房门,李玉和一步走了进来,并关上了门。铁梅见突然一个人走进来,大吃一惊,李奶奶也吃惊地将手中笤帚掉落在地。
李玉和(察觉发生意外):妈,出事啦?
李奶奶:外面有狗!

剧情:李玉和听罢,迅速对刚才的情况作出判断。
李奶奶(担心地):孩子啊!孩子啊!
李玉和:妈!我可能被捕。密电码藏在西河沿老槐树旁边的石碑底下,您要想尽一切办法,把它交给磨刀师傅!暗号照旧!
李奶奶:暗号照旧!
李玉和:对!您要多加小心哪!
李奶奶:孩子啊!放心吧!
铁 梅(哭着):爹!

剧情:侯宪补来到李家门前,敲着门。
侯宪补:李师傅在家吗?
李玉和:妈!他们来了。
铁 梅:爹!您?
李玉和:铁梅,开门去!
铁 梅:嗳!

剧情:铁梅打开了房门,趁机将窗户上“红蝴蝶” 揭了下来,李奶奶拿起笤帚扫着地。侯宪补走了进来。
侯宪补:哦!你就是李师傅吧?
李玉和:是啊!
侯宪补:鸠山队长请你去喝酒。

剧情:侯宪补将一个请柬递给了李玉和。
李玉和(接过请柬):哦?鸠山队长请我赴宴?
侯宪补:哎!
李玉和:哎呀,好大的面子!

剧情:李玉和将请柬丢在桌子上。
侯宪补:交个朋友嘛。李师傅,请吧!
李玉和:好!请!

剧情:李玉和走到自己的母亲面前。
李玉和:妈!您多保重,我走啦!
李奶奶:等等!铁梅,拿酒去!
铁 梅:嗳!

剧情:铁梅走进里屋拿酒去了。
侯宪补:咳!老太大,酒席宴上有的是酒,足够他喝的啦。
李奶奶:呵呵……,穷人喝惯了自己的酒,点点滴滴在心头。

剧情:铁梅从里屋端出了一碗酒走到奶奶面前,李奶奶接过酒,深情地为李玉和壮别。
李奶奶:孩子啊!这碗酒,你,你把它喝下去!
李玉和(庄重接过酒):妈!有您这碗酒垫底,什么样的酒我全能对付!

剧情:李玉和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
李玉和:谢谢妈!(唱)临行喝妈一碗酒,浑身是胆雄赳赳。鸠山设宴和我交“朋友”,千杯万盏会应酬。时令不好风雪来得骤,妈要把冷暖时刻记心头。

剧情:铁梅哭着扑到父亲的怀里。
铁 梅:爹!
李玉和(唱):小铁梅出门卖货看气候,来往“帐目”要记熟。困倦时留神门户防野狗,烦闷时等候喜鹊唱枝头。家中的事儿你奔走,要与奶奶分忧愁。
铁 梅:爹!(扑在李玉和的怀里哭着)
侯宪补:李师傅,走吧!
李玉和:孩子啊!不要哭,往后要多听奶奶的话。
铁 梅:嗳!
李奶奶:铁梅,开开门,让你爹“赴宴”去!
李玉和:妈!我走啦。

剧情:李奶奶仔细地看了看儿子,并与儿子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之后,铁梅打了房门,李玉和转身走了出去,侯宪补紧跟其后也走了出去。铁梅拿着父亲的围巾向门外追去
铁 梅(高喊着):爹!

剧情:铁梅在门口特务们拦了回来。
特务甲:站住!回去!

剧情:铁梅被逼回到了屋里,特务们闯进屋来。
铁 梅:奶奶!
特务甲:搜!不许动!

剧情:特务在李家开始进行搜查,他们翻箱倒柜搜查着。一名特务在里屋搜出了一本黄历并翻看着,之后将其扔在了箱子上。
特务甲:走!

剧情:特务们搜查完李家后便离开了。铁梅走到门口,看着特务们远去的背影,气愤地跺了一下自己的脚,并将房门关上,拉下“卷窗”,环视着被特务翻乱了的家。李奶奶将一把倒在地上的椅子扶了起来。铁梅看了看手中父亲的围巾,痛哭着扑到了奶奶的怀里。
铁 梅(高喊着):奶奶!

剧情:铁梅在奶奶的怀里痛哭着,之后,她抬起头来。
铁 梅:奶奶!我爹,他还能回来吗?
李奶奶:你爹?
铁 梅(痛哭着):爹!
李奶奶:铁梅,眼泪救不了你爹!不要哭,咱们家的事,应该让你知道了!
铁 梅:奶奶,什么事啊?
李奶奶:坐下,奶奶跟你说!
剧情:李奶奶从铁梅手拿过儿子的围巾深情地看,过去的革命往事,闪过眼前;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她坐在了椅子上,铁梅搬着一个小板凳坐在了奶奶身边。
李奶奶:孩子啊!你爹他好不好?
铁 梅:爹好!
李奶奶:可是爹不是你的亲爹!
铁 梅(惊异地):啊?您说什么呀?奶奶!
李奶奶:奶奶也不是你的亲奶奶!
铁 梅:啊?奶奶!奶奶,您气糊涂了吧?
李奶奶:没有。孩子,咱们祖孙三代本不是一家人哪!
铁 梅:啊?

剧情:李奶奶和铁梅都站了起来。
李奶奶:你姓陈,我姓李,你爹他姓张!(唱):十七年风雨狂怕谈以往,怕的是你年幼小志不刚,几次要谈我口难张。
铁 梅(擦了擦眼泪):奶奶!您说吧,我不哭。
李奶奶(唱):看起来,你爹爹此去难回返,奶奶我也难免被捕进牢房。眼见得革命的重担就落在了你肩上,说明了真情话,铁梅呀!你不要哭,莫悲伤,要挺得住,你要坚强,学你爹心红胆壮志如刚!
铁 梅:奶奶!您坐下慢慢地说!

剧情:铁梅扶着奶奶坐了下来,自己也坐在了小板凳上。
李奶奶:咳!提起话长啊!早年你爷爷在汉口的江岸机务段当检修工人,他身边有两个徒弟,一个是你的亲爹叫陈志兴。
铁 梅:我的亲爹陈志兴?
李奶奶:一个是你现在的爹叫张玉和。
铁 梅:哦!张玉和?
李奶奶:那时候,军阀混战,天下大乱哪!后来,(站了起来)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着中国人民闹革命!民国十二年二月,京汉铁路工人在郑州成立了总工会。洋鬼子走狗吴佩孚硬不让成立!总工会一声号令,全线的工人都罢了工,江岸一万多工人都上大街游行啊!就在那天的晚上,天也是这么黑,也是这么冷。我惦记着你爷爷,坐也坐不稳,睡也睡不着,在灯底下缝补衣裳。(坐了下来)一会儿,忽听得有人敲门,他叫着:“师娘,开门,您快开门!”我赶紧把门开开。啊!急急忙忙地走进一个人来!
铁 梅:谁呀?
李奶奶:就是你爹!
铁 梅:我爹?
李奶奶:嗯!就是你现在的爹。只见他浑身是伤!左手提着这盏号志灯!
铁 梅:号志灯?
李奶奶:右手抱着一个孩子!
铁 梅:孩子?
李奶奶:未满周岁的孩子!
铁 梅:这孩子?
李奶奶:不是别人!
铁 梅:他是谁呀?
李奶奶:就是你!
铁 梅:我?
李奶奶:你爹把你紧紧地抱在怀里,他含着眼泪,站在我面前。他叫着:“师娘!师娘!”他两眼直瞪瞪地望着我,半晌说不出话来。我心里着急,催着他快说。他……他说:“我师傅跟我陈师兄都……牺牲了!这孩子是陈师兄的一条根,是革命的后代。我要把她抚养成人,继承革命!”他连叫着:“师娘啊!师娘!从此以后,我就是您的亲儿子,这孩子就是您的亲孙女。” 那时候,我……我就把你紧紧地抱在怀里!
铁 梅:奶奶!(哭着扑在奶奶的怀里)
李奶奶:挺起来!听奶奶说!(唱):闹工潮,你亲爹娘惨死在魔掌,李玉和为革命东奔西忙。他誓死继先烈红灯再亮,擦干了血迹,葬埋了尸体,又上战场。到如今日寇来烧杀掠抢,亲眼见你爹爹被捕进牢房。记下了血和泪一本账,你须要立雄心,树大志,要和敌人算清账,血债还要血来偿!
铁 梅(唱):听奶奶讲革命,英勇悲壮,却原来我是风里生来雨里长,奶奶呀!十七年教养的恩深如海洋。今日起志高眼发亮,讨血债,要血偿,前人的事业后人要承担!我这里举红灯光芒四放。爹!我爹爹象松柏意志坚强,顶天立地是英勇的共产党,我跟你前进决不徬徨。红灯高举闪闪亮,照我爹爹打豺狼。祖祖孙孙打下去,打不尽豺狼决不下战场!

剧情:铁梅和李奶奶高举着号志灯。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9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93
 楼主| 解放 发表于 2016-8-17 05: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在鬼子宪兵队队长鸠山会客室内,餐桌上摆着酒席。这时,侯宪补走了进来看了看,又走到门外。
侯宪补:李师傅,请吧?

剧情:李玉和从容镇静地走了进来,侯宪补离开了会客室。
李玉和(唱):一封请帖藏毒箭,风云突变必有内奸。笑看他刀斧丛中摆酒宴,我胸怀着革命正气从容对敌,巍然如山。

剧情:鸠山穿着日本的和服从里屋走了出来。
鸠 山:哦!老朋友,你好啊?
李玉和:哦!鸠山先生,你好啊?

剧情:鸠山想要与李玉和握手,李玉和视若无睹,将手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鸠山尴尬地将手缩了回去。
鸠 山:哎呀!好不容易见面哪!当年在铁路医院我给你看过病,你还记得吗?
李玉和:噢!那个时候,你是日本的阔大夫,我是中国的穷工人,你我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啊!
鸠 山:呃!不管怎么说,我们总不是初交吧!
李玉和:那就请你多“照应”罗!
鸠 山:所以,请你到此好好地叙谈叙谈。来!请坐!请坐!

剧情:李玉和手拿烟袋在餐桌旁坐了下来,脱下自己的帽子放在桌子上。
鸠 山(坐了下来):老朋友!今天是私人宴会,我们只叙友情,不谈别的,好吗?
李玉和:我是个穷工人,喜欢直来直去,你要说什么?你就说什么!
鸠 山:痛快!痛快!来来来!老朋友,先干上一杯。
李玉和:鸠山先生,你太客气了。实在对不起呀,我不会喝酒!

剧情:李玉和推开面前的酒杯,掏出烟袋,点燃抽着。
鸠 山:不会喝?唉!中国有句古语:“人生如梦”,转眼就是百年哪!正所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李玉和:是啊,听听歌曲,喝点美酒,真是神仙过的日子。鸠山先生,但愿你天天如此,“长命百岁”!
鸠 山:呃……嘿嘿!老朋友,我是信佛教的人,佛经上有这样一句语,说是“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李玉和:我不信佛。可是我也听说有这么一句话,叫做“道高一丈,魔高一丈”!
鸠 山:嗯!好!讲的好!老朋友,我们所讲的,只不过是一种信仰。其实呢,最高的信仰,只用两个字便可包括。
李玉和:两个字?
鸠 山:对!
李玉和:两个什么字啊?
鸠 山:“为我”。
李玉和:哦!为你。
鸠 山:不,为自己。
李玉和(佯装不解):“为自己”?
鸠 山:对。老朋友,“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呀!
李玉和:怎么?人不为己,还要天诛地灭?
鸠 山:这是做人的诀窍。
李玉和:哦?做人还要有诀窍?
鸠 山:做什么都要有诀窍!
李玉和:哎呀!鸠山先生,你这个诀窍对我来说,真好比,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
鸠 山:老朋友,不要开玩笑了,就请你来帮帮我的忙吧!
李玉和:我是个穷工人,能帮你什么忙啊?
鸠 山:好啦,不必兜圈子了,快把那件东西交给我。
李玉和:啥东西?
鸠 山:密电码。
李玉和:哈哈……什么电马电驴的,我就会扳道岔,从来没玩过那个玩艺儿。
鸠 山(威胁地):老朋友,要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可别怪我不懂得交情。
李玉和(从容地):那就随你的便吧!

剧情:鸠山向里屋一挥手,叛徒王连举挎着一支受伤的胳膊走了进来。
鸠 山:老朋友,你看看这是谁呀!

剧情:李玉和转头一看,是王连举站在那里,他心里开发都明白了。鸠山示意王连举上前劝降李玉和,他胆怯地走到李玉和跟前。
王连举:老李,你不要……
李玉和(严厉地):住口!
王连举:老李,你不要太死心眼儿了……
李玉和(拍案而起,奋臂怒斥):无耻叛徒!(唱)屈膝投降真劣种,贪生怕死可怜虫。敌人的威胁和利诱,我时时向你敲警钟!你说道,“既为革命不怕死”,为什么背叛来帮凶?敌人把你当狗用。反把耻辱当光荣,到头来,人民定要审判你,变节投敌罪难容!

剧情:李玉和的革命正气,使叛徒心惊胆颤,躲到鸠山背后。
鸠 山(自以为得意):呃!呵呵!老朋友,不要发火。呵呵……

剧情:鸠山挥手示意王连举离开会客室,王连举恢溜溜地离开了。
鸠 山:老朋友,这张王牌我本不愿意拿出来,可是你逼得我走投无路哇!所以,我是不得不这样做呀!
李玉和(迎头痛击):哼!我料定你会这样做的。你这张王牌,不过是一条断了脊梁骨的赖皮狗!鸠山!我不会使你满意的。
鸠 山(凶相毕露地):李玉和,我干的这一行,你不会不知道吧?我是专给下地狱的人发放通行证的!
李玉和(针锋相对地):哼!我干的这一行,你还不知道吗?我是专去拆你们地狱的!
鸠 山:你要知道,我的刑具是从不吃素的!
李玉和(蔑视地地):哼!那些个东西,我早就领教过啦!
鸠 山(恐吓地):李玉和,劝你及早把头回,免得筋骨碎!
李玉和:宁可筋骨碎,决不把头回!
鸠 山:宪兵队里刑法无情,出生入死!
李玉和(斩钉截铁地):共产党员钢铁意志,视死如归!鸠山!(唱):日本军阀豺狼种,本性残忍装笑容。杀我人民侵我国土,说什么“东亚共荣”不“共荣”?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人民闹革命,抗日救国几亿英雄。你若想依靠叛徒起效用,这才是水中捞月一场空。
鸠 山:来人!
伍 长:有!

剧情:鬼子宪兵伍长和两名宪兵打手走了进来。
鸠 山(唱):我五刑俱备叫你受用。
李玉和(冷笑):哼哼……
伍 长(高喊着):走!
李玉和(唱):你只能把我的筋骨松一松。
伍 长(高喊着):带走!

剧情:两名宪兵打手上前要拉住李玉和。
李玉和:不用伺候!
剧情:李玉和两臂一挥,两名宪兵打手踉跄后退到一边。李玉和从容地扣好自己衣服的钮扣,走到桌前拿起帽子,掸了掸上面的灰尘。然后转过身来,背手持帽,以压倒一切敌人的气魄,阔步向外走去,伍长和鬼子宪兵打手也跟着走了出去。
鸠 山(无可奈何地自言自语):好厉害呀!共产党人,为什么比钢铁还要硬?我软硬兼施全落空,但愿得重刑之下他能招供。

剧情:伍长走了进来。
伍 长:报告,李玉和宁死不讲。
鸠 山:宁死不讲?
伍 长:队长,我带人到他家再去搜!
鸠 山:算了,共产党人机警得很,恐怕早就转移了!
伍 长:是!
鸠 山:把他带上来!
伍 长:带李玉和!

剧情:被打得遍体鳞伤的李玉和被两名鬼子宪兵打手架了上来,李玉和用力甩开两名鬼子宪兵打手,怒视着鸠山。
李玉和(唱):狼心狗肺贼鸠山!
鸠 山:密电码,你交出来!
李玉和:鸠山!(唱):任你毒刑来摧残,真金哪怕烈火炼,要我低头难上难!哈哈……

剧情:几天以后一个上午,在李家门外不远处,坐着一名特务假扮的皮匠,他负责对李家的监视。这时,化妆成磨刀人的八路军柏山游击队排长扛着磨刀长凳吆喝着向李家门前走来。
磨刀人:磨剪子来抢菜刀!磨剪子来抢菜刀!
剧情:磨刀人来到李家附近,机警地观察了一下,他发现李家窗户上联络信号已经撤去,又见门口坐着化妆成皮匠的特务,就吆喝着离开了。同时,李奶奶、铁梅听到磨刀人的吆喝志从里屋走了出来,并密切注视着窗外。
李奶奶:铁梅,这位磨刀师傅,说不定是来接关系的!
铁 梅:奶奶,我拿着红灯找他试探试探,看是不是自己人。
李奶奶:不行,门外有狗,你出不去呀!
铁 梅:哎呀!是啊,我可怎么出去哪?(思索了一会儿)奶奶,我有主意了!我从慧莲姐他们家出去!
李奶奶:孩子,你怎么过去呀?
铁 梅:前些日子,里屋床底下墙根儿的那块石头活动了,帮我爹修的时候,我还挪开钻过去玩儿过哪!
李奶奶:怎么,你还钻过去啦!
铁 梅:过去就是慧莲姐他们房子里!
李奶奶:好!让田家帮帮忙。就从那儿走!铁梅,你爹说的暗号你记清楚了没有?
铁 梅:我记清楚了。
李奶奶:好。你要是追上那位磨刀师傅,对准了暗号,接上了关系,就到西河沿老槐树旁边的石碑底下去取密电码。
铁 梅:老槐树旁边的石碑底下。
李奶奶:孩子!你不是听你爹讲过吗?可不能有一点马虎哇!
铁 梅:奶奶,您放心吧!
李奶奶:小心!
铁 梅:嗳。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9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93
 楼主| 解放 发表于 2016-8-17 06: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铁梅从墙上取下号志灯,走进了里屋。皮匠拿出香烟准备抽烟,但火柴已经用完,他扔掉空火柴盒,走到李家门前敲着房门。
皮 匠:开门!
李奶奶:谁呀?
皮 匠:缝鞋匠。
李奶奶:等着!

剧情:李奶奶打开屋门,皮匠走了进来。
皮 匠:老太太。
李奶奶:你要干什么?
皮 匠:借火使使。
李奶奶:柜橱上有。
皮 匠:嗳!老太太,姑娘哪?(点着烟)
李奶奶:病啦。
皮 匠:病了?在哪儿呢?
李奶奶:里屋躺着哪。
皮 匠:哦!好,谢谢。

剧情:皮匠将用过的火柴丢在柜橱上,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李奶奶:这条狗!

剧情:皮匠出门后招手过来两名特务,他悄悄根他们耳语。李奶奶正要关门,两名特务推门闯了进来。
李奶奶:干什么的?
特务乙:查户口!
特务甲:你孙女哪?
李奶奶:病了。
特务乙:病了?在哪儿呢?
李奶奶:里屋躺着哪。
特务乙:叫她起来!
李奶奶:孩子病了,让她歇会儿。
特务乙:躲开!

剧情:特务们推开李奶奶欲掀门帘,这时,屋帘传来说话声。
慧 莲:奶奶,谁呀?
李奶奶:查户口的!

剧情:两名特务无奈地走了出去。李奶奶将门关好,转过身来一看,只见隔壁的邻居慧莲从里屋走了出来。
李奶奶:啊!慧莲你怎么过来啦?
慧 莲:李奶奶!(唱):铁梅已从我家走,我婆婆叫我送信免您担忧。过来时正遇特务盘问您,骗敌人,我装作铁梅睡在床上头。铁梅回来再从我家过,有我掩护您就别发愁。
李奶奶(感激地):你们帮了我们的大忙了!

剧情:这时,铁梅从里屋里走了出来。
铁 梅:奶奶!慧莲姐!
慧 莲:铁梅,你可回来了。
李奶奶:要不是慧莲,事情可就闹大了。
慧 莲:你回来就好了,我也该回去看看了。
铁 梅:谢谢你!

剧情:慧莲走进了里屋。
李奶奶:铁梅,快把那儿收拾好!

剧情:铁梅走进屋里,送慧莲离开。李奶奶挂好号志灯,铁梅从里屋走了出来。
李奶奶:孩子,追上那位磨刀师傅了吗?
铁 梅:唉!我找了好几条街也没追上。我怕时间太长了,被特务发现,就赶快回来啦!
李奶奶:哦!

剧情:侯宪补来到李家门前,令皮匠离去,自己敲着李家的门。
铁 梅:谁呀?
侯宪补:鸠山队长看你们来了。
铁 梅:奶奶!
李奶奶(压低声音):铁梅,我要是被捕,你要想尽一切办法取出密电码,上柏山。
铁 梅:您放心吧!
侯宪补(高喊着):开门哪!
李奶奶:开门去。
铁 梅:嗯!

剧情:铁梅打开了门,鸠山穿着长马褂与侯宪补走了进来。
鸠 山:哦!老人家,你好哇!
李奶奶:你是鸠山先生?
鸠 山:不敢,鸠山。
李奶奶:请等一等,我收拾一下跟你走!
鸠 山:呃!呵!我不是那个意思。老人家,李玉和讲有件东西交给你了。
李奶奶:啥东西?
鸠 山:密电码。
李奶奶:丫头,他说的是什么?
鸠 山:就是一本书。
李奶奶:书?
鸠 山:对。
李奶奶:鸠山先生!(唱):我一家饥寒交迫度时光,三代人都不识字,哪里有书在家中藏?
鸠 山(唱):李玉和已讲明,岂能把我诳?
铁 梅(唱):让我爹爹自来取,何劳你空忙!
鸠 山:好了!好了!你们要是交出这本书,李玉和马上可以回家,给他个副科长,我保你们富贵荣华。
李奶奶:哼!(唱):我看那富贵荣华如粪土,穷苦人淡饭粗茶分外香。你既然费尽心机来察访。(对铁梅)给他找找看。

剧情:铁梅进里屋取出一本黄历,交给了奶奶。
李奶奶(唱):免得你空手而回徒劳一场。

剧情:李奶奶将黄历递给了鸠山。
鸠 山:不错!就是它!就是它!黄历?(翻看着)要带回去研究研究它。老人家,是不是去见见你的儿子!
李奶奶:好!铁梅,好好看家!
鸠 山:不!小姑娘也一起去!
铁 梅:奶奶!咱们走!(唱):学爹爹浑身是胆万难不怕。

剧情:铁梅搀着李奶奶大步地起出了家门,鸠山和侯宪补令紧跟了出来,并示意特务们在李家的门上贴封条。
李奶奶(唱):革命人经得起地陷天塌。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9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93
 楼主| 解放 发表于 2016-8-17 06: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夜间,在鬼子宪兵队监狱内,鸠山像热锅上蚂蚁一样,来回踱着步。伍长和侯宪补站立在一旁。
鸠 山:看来公开审讯,密电码是得不到了。窃听器?
侯宪补:安装已毕。
鸠 山:好,等他们母子见面之后,听他们讲些什么,或许可以得到一些线索。把老婆子带上来!
侯宪补:是!(向外面喊着)走!
剧情:李奶奶走了进来。
鸠 山:老人家,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李奶奶:宪兵队!
鸠 山:你的儿子,就要在这里上西天了。老人家,当一个人犯了罪的时候,他的母亲能够救他的性命而不救,这样的母亲,未免的太残忍了吧!
李奶奶(义正词严地):你这是什么话!我的儿子,无缘无故地被你们抓起来了,你们还要杀害他。是你们犯罪!是你们残忍!你们杀害中国人,难道还要中国人承当,难道还要我老婆子承当吗?
鸠 山:好!请见见你的儿子去!
剧情:李奶奶毅然地向监狱深处走去,鸠山示意侯宪补跟着。
鸠 山(对伍长):把李玉和带到那儿去!
伍 长(高喊着):带李——玉——和!
剧情:在监狱的高墙之外,劲松参天,远处峻岭入云。李玉和遍体鳞伤地戴着沉重地脚镣、手铐开始向刑场走去。
李玉和(唱):狱警传似狼嗥,我迈步出监。
剧情:两名鬼子宪兵在后面推搡着,李玉和大义凛然,坚韧不拔。他毫不畏惧地逼退了后面的两名鬼子宪兵。李玉和轻轻抚摸了一下胸伤,揉了揉自己右膝。
李玉和(唱):休看我,戴铁镣,裹铁链,锁住我双脚和双手,锁不住我雄心壮志冲云天!
剧情:李玉和强忍着腿上的伤痛,艰难地向前走着。
李玉和(唱):贼鸠山要密件,毒刑用遍,筋骨断体肤裂心如铁坚。赴刑场气昂昂抬头远看,我看到革命的红旗高举起,抗日的烽火已燎原。日寇,看你横行霸道能有几天?但等那风雨过,百花吐艳,新中国如朝阳光照人间。那时候全中国红旗插遍,想到此信心增斗志更坚!我为党做工作很少贡献,最关心密电码未到柏山。王连举他和我单线联系,因此上不怕他乱咬乱攀。我母亲我女儿和我一样肝胆。贼鸠山,要密件,任你搜,任你查,你就是上天入地搜查遍,也到不了你手边,革命者顶天立地勇往直前!
剧情:李奶奶走了过来,并来到儿子身边。
李奶奶:玉和!
李玉和:妈!
剧情:李玉和急步走过去,单腿跪地的搀扶着自己的母亲。
李奶奶(唱):转眼间十七年旧景重现,阶级仇民族恨涌上心间。这这这日寇凶暴又奸险,打得你遍体伤痕。儿啊!儿啊!
李玉和:妈!您不要心酸!
李奶奶(唱):有这样的好孩儿,娘不心酸。
李玉和:好妈妈!(唱):党教儿做一个刚强铁汉,不屈不挠斗敌顽。儿受刑不怕浑身的筋骨断,儿坐牢不怕把牢底来坐穿。山河破碎,儿的心肝碎,人民受难,儿的怒火燃!革命的道路再艰险,前仆后继走向前!孩儿虽死无遗憾,只是那笔“帐目”未还,儿的心不安。恨不得变雄鹰冲霄汉,乘风直上飞舞到关山,要使那几万万同胞脱苦难,为革命粉身碎骨也心甘!
剧情:侯宪补与两名鬼子宪兵走了过来。
侯宪补:老婆子!鸠山队长请你去谈谈。
李奶奶(对李玉和):孩子,他要说什么妈都知道。
侯宪补:走吧!
剧情:李奶奶离开了,两名鬼子宪兵紧跟其后。
侯宪补:带李铁梅!
剧情:铁梅叫喊着爹跑了过来,侯宪补离开了。
铁 梅:爹!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9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93
 楼主| 解放 发表于 2016-8-17 06: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夜间,在鬼子宪兵队监狱内,鸠山像热锅上蚂蚁一样,来回踱着步。伍长和侯宪补站立在一旁。
鸠 山:看来公开审讯,密电码是得不到了。窃听器?
侯宪补:安装已毕。
鸠 山:好,等他们母子见面之后,听他们讲些什么,或许可以得到一些线索。把老婆子带上来!
侯宪补:是!(向外面喊着)走!

剧情:李奶奶走了进来。
鸠 山:老人家,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李奶奶:宪兵队!
鸠 山:你的儿子,就要在这里上西天了。老人家,当一个人犯了罪的时候,他的母亲能够救他的性命而不救,这样的母亲,未免的太残忍了吧!
李奶奶(义正词严地):你这是什么话!我的儿子,无缘无故地被你们抓起来了,你们还要杀害他。是你们犯罪!是你们残忍!你们杀害中国人,难道还要中国人承当,难道还要我老婆子承当吗?
鸠 山:好!请见见你的儿子去!

剧情:李奶奶毅然地向监狱深处走去,鸠山示意侯宪补跟着。
鸠 山(对伍长):把李玉和带到那儿去!
伍 长(高喊着):带李——玉——和!

剧情:在监狱的高墙之外,劲松参天,远处峻岭入云。李玉和遍体鳞伤地戴着沉重地脚镣、手铐开始向刑场走去。
李玉和(唱):狱警传似狼嗥,我迈步出监。

剧情:两名鬼子宪兵在后面推搡着,李玉和大义凛然,坚韧不拔。他毫不畏惧地逼退了后面的两名鬼子宪兵。李玉和轻轻抚摸了一下胸伤,揉了揉自己右膝。
李玉和(唱):休看我,戴铁镣,裹铁链,锁住我双脚和双手,锁不住我雄心壮志冲云天!

剧情:李玉和强忍着腿上的伤痛,艰难地向前走着。
李玉和(唱):贼鸠山要密件,毒刑用遍,筋骨断体肤裂心如铁坚。赴刑场气昂昂抬头远看,我看到革命的红旗高举起,抗日的烽火已燎原。日寇,看你横行霸道能有几天?但等那风雨过,百花吐艳,新中国如朝阳光照人间。那时候全中国红旗插遍,想到此信心增斗志更坚!我为党做工作很少贡献,最关心密电码未到柏山。王连举他和我单线联系,因此上不怕他乱咬乱攀。我母亲我女儿和我一样肝胆。贼鸠山,要密件,任你搜,任你查,你就是上天入地搜查遍,也到不了你手边,革命者顶天立地勇往直前!

剧情:李奶奶走了过来,并来到儿子身边。
李奶奶:玉和!
李玉和:妈!

剧情:李玉和急步走过去,单腿跪地的搀扶着自己的母亲。
李奶奶(唱):转眼间十七年旧景重现,阶级仇民族恨涌上心间。这这这日寇凶暴又奸险,打得你遍体伤痕。儿啊!儿啊!
李玉和:妈!您不要心酸!
李奶奶(唱):有这样的好孩儿,娘不心酸。
李玉和:好妈妈!(唱):党教儿做一个刚强铁汉,不屈不挠斗敌顽。儿受刑不怕浑身的筋骨断,儿坐牢不怕把牢底来坐穿。山河破碎,儿的心肝碎,人民受难,儿的怒火燃!革命的道路再艰险,前仆后继走向前!孩儿虽死无遗憾,只是那笔“帐目”未还,儿的心不安。恨不得变雄鹰冲霄汉,乘风直上飞舞到关山,要使那几万万同胞脱苦难,为革命粉身碎骨也心甘!

剧情:侯宪补与两名鬼子宪兵走了过来。
侯宪补:老婆子!鸠山队长请你去谈谈。
李奶奶(对李玉和):孩子,他要说什么妈都知道。
侯宪补:走吧!

剧情:李奶奶离开了,两名鬼子宪兵紧跟其后。
侯宪补:带李铁梅!

剧情:铁梅叫喊着爹跑了过来,侯宪补离开了。
铁 梅:爹!

剧情:铁桥看见爹爹遍体鳞伤,心痛地扑到了爹爹的怀里。
铁 梅(唱):日夜盼望要见爹爹面,你……这样浑身血满脸伤,爹爹呀!
李玉和:孩子,你不要哭!孩子,挺起来!孩子!(唱)有件事几次欲说话又咽,隐藏我心中十七年。我……
铁 梅:爹!您别说了,您就是我的亲爹!(唱):爹莫说,爹莫谈,十七年的苦水已知源……
李玉和(唱):人说道世间只有骨肉的情义重,依我看阶级的情义重于泰山。无产者一生奋战求解放,四海为家,穷苦的生活几十年。我只有红灯一盏随身带,你把它好好保留在身边。
铁 梅(唱):爹爹给我无价宝,光辉照儿永向前。爹爹的品德传给我,儿脚跟站稳如磐石坚;爹爹的智慧传给我,儿心明眼亮永不受欺瞒;爹爹的胆量传给我,儿敢与豺狼虎豹来周旋。家传的红灯有一盏,爹爹呀!你的财宝车儿载,船儿装,千车也载不尽,万船也装不完,铁梅我定要把它好好保留在身边。
李玉和(唱):万里长江波浪翻!我家红灯有人传。倘若你能回家转,投亲友,度饥寒, “还清账目”我无挂牵。
伍 长:走!走!

剧情:鬼子宪兵们推着李奶奶走了过来,伍长跟在其后。
伍 长:鸠山队长给你们最后五分钟的考虑,不交出密电码,统统枪毙!(拉过铁梅)小姑娘,这是最后五分钟,你要交出密电码,一家大小都能活呀!明白?说!

剧情:铁梅坚定地走回到亲人身边。
伍 长:密电码!
铁 梅:不,知,道!
伍 长:统统枪毙!
众日寇:嗨!
李玉和:别这么张牙舞爪的!铁梅!咱们搀着奶奶一块走。

剧情:《国际歌》音乐响起,三人挽臂向前,勇敢坚定,昂首登上高坡。
伍 长:走!走!

剧情:鸠山走了过来。
鸠 山:慢!再给你们最后一分钟,请你们再想一想!
李玉和:鸠山!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人,是杀不完的。我要你,仔细想一想你们的下场!
鸠 山:太可怕了!(对伍长)照计划执行。

剧情:鸠山离开了刑场。
伍 长:枪毙!

剧情:在雄壮的《国际歌》乐声中,三代人视死如归,挺胸走向刑场的山坡。宪兵宪兵紧跟在后面。山坡上传达李玉和和三人高呼的口号。
李玉和: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
李玉和等:“毛主席万岁!

剧情:响起一排枪声。之后,铁梅被两名鬼子宪兵从山坡上拉了下来,并被推倒在地。铁梅从地上爬了起来,呼唤着爹爹和奶奶。
铁 梅(悲痛地):爹!奶奶!

剧情:鸠山、侯宪补、伍长走了过来。
鸠 山:李铁梅,密电码你交出来!
侯宪补:说!
伍 长:说!

剧情:铁梅怒视着鸠山。
鸠 山:把她放了!
侯宪补:是。走!
铁 梅(悲痛地):爹!奶奶!

剧情:伍长推着铁梅离开了刑场,鬼子宪兵紧随其后。
侯宪补(疑惑地):队长,怎么把她放了?
鸠 山:这叫做放长线钓大鱼!
侯宪补:是!

剧情:清晨,铁梅推门回到了家里,她悲痛地靠在门上,环视着屋里的一切。她想到爹爹、奶奶的牺牲,悲愤万分。
铁 梅:爹!奶奶!

剧情:铁梅扒在桌子上痛哭着。之后,她慢慢地抬起头,突然想起了号志灯,便起身从墙上取下它,拿在手里看着。
铁 梅:奶奶!爹!你们为什么死的,我都明白了。我要继承你们的遗志,我要做红灯的继承人!密电码一定送到柏山,血海深仇一定要报!鸠山哪,鸠山!你抓,你放,虽由不得我,这要密电码,可就由不得你!(唱)提起敌寇心肺炸!强忍仇恨咬碎牙。贼鸠山千方百计逼取密电码,将我奶奶、爹爹来枪杀!咬住仇,咬住恨,嚼碎仇恨强咽下,仇恨入心要发芽!不低头,不后退,不许泪水腮边挂,流入心田开火花。万丈怒火燃烧起,要把黑地昏天来烧塌!铁梅我,有准备;不怕抓,不怕放,不怕皮鞭打,不怕监牢押!粉身碎骨不交密电码,贼鸠山你等着吧!这就是我铁梅给你的好回答!走!

剧情:铁梅拿起号志灯开门准备走,隔壁的邻居慧莲从里屋走了出来。
慧 莲:铁梅!
剧情:铁梅急忙放下号志灯,插好门,来到慧莲面前。
铁 梅:慧莲姐!
慧 莲:我妈看你来啦!
铁 梅:哦!

剧情:田大婶从里屋走了出来。
田大婶:铁梅!
铁 梅(扑到田大婶怀里痛哭着):大婶!
田大婶:孩子,你爹跟你奶奶的事情,我们大家都知道啦。看那些吃人的野兽,能够横行到什么时候。铁梅,现在门口有人盯着你,你出不去,还是从我们家走吧!快!把衣裳脱下来跟慧莲换换。
铁 梅:不!大婶,我不能连累你们哪!
田大婶:孩子!(唱)(同时为二人换衣服)穷不帮穷谁照应,两颗苦瓜一根藤。帮助姑娘脱险境,逃出虎口奔前程。
铁 梅:大婶,你们要出了事可怎么办哪?
田大婶:孩子,我们两家是多年同仇共苦的工人,我不管担什么风险,也要把你送出去。
铁 梅(感激地):大婶!
田大婶:快走!
慧 莲:铁梅,快走吧!
铁 梅:姐姐!大婶!我永远也忘不了你们!
田大婶:快走!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9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93
 楼主| 解放 发表于 2016-8-17 06: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铁梅拿起号志灯走进了里屋,离开了自己的家。
田大婶:慧莲,多加小心!

剧情:田大婶走进了里屋,慧莲围好铁梅的围巾,遮住下半脸,挎着货篮走出李家,关上门,向外走去。在外面监视两名特务从电线杆后闪出,紧随其后跟踪而去。

剧情:铁梅挎着篮子疾速行走在通往柏山的路上,这时,她碰到了磨刀人和两名农民装扮的游队员。
铁 梅:磨刀叔叔!

剧情:铁梅从篮子里取出号志灯,高高举起。
磨刀人:铁梅!(向两名游击队员)警戒!
铁 梅:叔叔,我可找到您了!我爹跟我奶奶……
磨刀人:我们都知道了。铁梅,别难过,把悲痛化为力量,这个仇一定要报!密电码哪?
铁 梅:我带来了!
磨刀人:好哇!
铁 梅:叔叔,多亏邻居田慧莲姐姐假扮我的模样,把特务引走,我才能平安取出密电码来到这儿!
磨刀人:田慧莲一家必然引起敌人的注意。(向游击队员甲)老冯,你设法把田慧莲一家速速转移!
游击队员甲:是!

剧情:游击队员甲离开了。这时,远处传来敌人警车的警笛声和紧急刹车声。
游击队员乙:老赵,敌人来了!
磨刀人:你护送铁梅上山。我们来对付他们!

剧情:游击队员乙带领着铁梅继续向柏山走去,磨刀人留在原地扛起长凳正要离开,王连举喊着追了过来。
王连举:站住!站住!……

剧情:随后,鸠山和鬼子宪兵也追了过来,磨刀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鸠山愤怒了。
鸠 山:带走!

剧情:磨刀人与敌人进行了搏斗,他夺过王连举的手枪,击毙一名鬼子宪兵。抛出磨刀凳,砸向了王连举。这时,隐蔽在树丛中的游击队员们都冲了出来,与鬼子们进行战斗。一名游击队员击毙一名鬼子宪兵。鸠山、王连举向逃山外逃去,磨刀人和游击队员们紧追不舍……之后,王连举被击毙,鸠山被刀劈,所有追击而来的鬼子全部被歼。

剧情:在八路军柏山根据地,红旗飘扬,天空明朗。
游击队长从山坡上走来,磨刀人带着铁梅走了过来,游击队员们也走过来欢迎铁梅的到来。铁梅把密电码交给了游击队长。游击队员们挥舞着刀枪,欢庆胜利。铁梅高举着红灯,光芒万丈……

字幕:剧终

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红灯记》摄制组
1970年摄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6-20 19:21 , Processed in 0.123946 second(s), 10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