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3923|回复: 5
收起左侧

《红旗》杂志为什么被停刊

[复制链接]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83
解放 发表于 2016-5-27 0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文摘要:为了更好地宣传马列主义,中共中央决定于1958年6月出版党的理论杂志《红旗》,6月1日出版了第一期,毛主席为这本杂志题写了名字,成为探索中国社会主义道路的理论前沿。毛泽东逝世后,《红旗》杂志总编辑认为,《红旗》杂志的任务是完整地准确地宣传马列主义,着重从理论上完整地准确地宣传毛泽东思想,捍卫毛泽东思想,同各种背离指导思想的倾向作斗争。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红旗》杂志没有介入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不仅把所发表的文章中有关真理标准的内容删掉了,而且还在继续发表坚持毛泽东思想的文章。真理标准大讨论期间,《人民日报》发表了大量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文章。可是,《红旗》始终无动于衷。1988年6月,《红旗》被停刊,出版了终刊号。《求是》则出版了创刊号,成为邓小平复辟资本主义前沿司令部的理论喉舌。】

《红旗》杂志为什么被停刊


解放区综合

        为了更好地宣传马列主义,中共中央决定于1958年6月出版党的理论杂志《红旗》。
       1958年1月的南宁会议上,毛泽东1月16日的发言提纲中就列有“办刊物”一项,1月21日在发言提纲中,又提“考虑出刊物的问题”。同年3月8日,在成都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的第一天,毛泽东提出25个问题供与会者讨论,其中第24项就是“出版杂志——理论刊物问题”。
      不久后的4月,中央发出了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必须加强理论队伍和准备创办理论刊物的通知。1958年5月25日,中共中央八届五中全会决定由中央主办一个“革命的、批判的、理论和实际相结合的杂志”,定名为《红旗》,每半月出版一次。毛泽东主持了这次会议。在此之前一天,毛泽东高度评价了《红旗》发刊词,并作出批示:“此件写得很好,可用。”

       毛泽东为《红旗》题写了二十多幅题头,并特为此写信给《红旗》:“报头写了几张,请审检;如不能用,再试写。”他还在自己题写的其中两幅“红旗”字旁,注明“这种写法是从绸舞来的,画红旗”,另一幅旁写有“比较从容”。后来,从其中选出了两字作为《红旗》杂志的正式刊头。
      《红旗》杂志上正式标明:“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办”,这也是毛泽东决定的。“刊物搞起来,就逼着我们去看经典著作,想问题,而且要动手写,这就可以提高思想。现在一大堆刊物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不办刊物,大家就不想,不写,也不会去看书了。”
       1958年6月1日,《红旗》出版了第一期,从此成为探索中国社会主义道路的理论前沿。
      《红旗》在创刊之后的很快就形成了较大的影响力,成为了党在理论研究和宣传方面的一个主阵地。其影响力与毛泽东的关怀是分不开的。在杂志正式出版后,毛泽东继续对《红旗》给予经常且具体的关心和扶持,包括为《红旗》写约稿信和编者按。他不仅同意将自己的《介绍一个合作社》一文在《红旗》创刊号上发表,而且此后还不断向红旗推荐文章。1958年7月3日,他对一封调查研究的信写了评语,说:“红旗半月刊应当多登这样的通信”。此后,该信以《从化四日——给广东省委的一封信》为题,刊登于《红旗》1958年第6期上,内容有关于农村早稻生产、群众路线和大字报运动问题。
      毛泽东不仅亲自为《红旗》选取、推荐文章,对文章从标题到内容、词句、凡需修改的,都一一动笔改定,需要强调的他都加写增补,有时还为编辑部写按语。毛泽东看《红旗》十分细心,一旦发现错误就会写信给编辑部要求予以订正。1958年6月4日,他写信给《红旗》总编辑,指出“红旗创刊号第四页第六行多了一个‘的’字。其他各篇,可能也有错讹字,应列一个正误表,在下期刊出。”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红旗》成为全党和全国人民特别关注的“两报一刊”中的“一刊”,那一时期,党和国家的重大方针政策和重要决定都首发于“两报一刊”。

        坚决捍卫毛泽东思想,《红旗》拒绝介入真理标准讨论
       1978年5月10日,中央党校的内部刊物《理论动态》第60期,刊登了经胡耀邦审定的由南京大学胡福明教授撰写的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第二天,即5月11日,《光明日报》公开发表了这篇文章,署名是“本报特约评论员”。当天,新华社将这篇文章作为"国内新闻"头条,转发全国。5月12日,《人民日报》和《解放军报》,以及不少省级党报全文转载了这篇文章。到5月13日,全国多数省级党报都转载了此文。这篇文章称:实践不仅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而且是"唯一标准";实践不仅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而且是检验党的路线是否正确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的发表后,在全国引发了一场大讨论。
       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工作会议,真理标准讨论的发起者同反对真理标准讨论的主要人物都参加了。11月25日,华国锋虽然在会上宣布了中共中央对包括“天安门事件”在内的几个历史遗留问题的处理决定,但没有提到“两个凡是”和真理标准问题。于是,与会者开始意识到必须对这两个问题进行讨论。而且,反对开展真理标准讨论的人在会上一直保持沉默,没有做自我批评,这也使得邓小平,陈云,胡耀邦颇感不满。
  事后,马文瑞在中央党校传达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时专门讲了真理标准问题,从中可以大致了解会议的争论情况。他说,在这次会议上,不论是中央全会还是工作会议,同志们都十分关心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问题。半年多来,在这个问题上有争论。同志们很关心。这不仅是理论上的争论,而且是关系到新时期的思想路线、四个现代化前途的大问题。思想路线有两条,一条是“两个凡是”,另一条是以实践来检验真理。这是一场思想上政治上的重要斗争。坚持“两个凡是”、反对真理标准讨论的几个同志在会上挑起了争论,大家认为收获很大。
        还有一件事也让邓小平、陈云、胡耀邦感到不满,这就是中共中央的理论刊物《红旗》杂志迟迟不刊登关于真理标准讨论的文章。会议期间,邓小平、陈云、胡耀邦对此提出了批评。5月中旬,《红旗》杂志新来的总编辑走马上任之际,正是真理标准讨论开始的时候,他对《光明日报》发表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有不同的意见,认为文章有问题。对此,他毫不含糊地表示了自己的观点。他说,有些报纸用一个版面,甚至两个版面发表什么特约评论员文章,好像代表中央讲话。但是,“到底是否代表中央讲话,还很难说。”他认为,目前应该强调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理论,这里有个维护毛主席旗帜的问题。他甚至质问说,有些人抓住实践和理论问题大做文章,“到底是要干什么?”邓小平、陈云、胡耀邦对此脑羞成怒!
        时隔不久,这位总编辑向杂志社干部传达了中央分管宣传工作的某位副主席的指示:《红旗》杂志的任务是完整地准确地宣传马列主义,着重从理论上完整地准确地宣传毛泽东思想,捍卫毛泽东思想,同各种背离指导思想的倾向作斗争。在理论问题上,是捍卫毛主席的思想、路线呢,还是没有捍卫,这个问题值得好好考虑。要注意党内外的思想动向和理论动态。思想理论战线很活跃,需要了解这方面的情况。

     6月2日,邓小平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第二天,《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以通栏标题做了报道。《红旗》杂志总编辑对此颇不以为然,《红旗》没有报道邓小平的讲话。6月下旬和7月中、下旬,胡耀邦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和《哲学研究》编辑部连续两次召开理论与实践问题讨论会。第一次讨论会邀请北京的理论工作者参加,但《红旗》杂志没有派人。第二次邀请各省、市、自治区、中央和国家机关、新闻出版单位的人参加,《红旗》杂志虽然派人参加了会议,却又以“我们正在搞运动,对这个问题没有研究”为托词不在大会上发言。并表示,如果否定毛泽东思想就坚决不发言。
        8月,《红旗》杂志编辑部准备发表一篇题为《重温〈实践论〉》的文章。这位总编辑得知后明确表示:《红旗》杂志不要参加这场讨论,并决定不发表这篇文章。他还宣称:《红旗》杂志要“一花独放”。有人曾向他反映,《红旗》因对真理标准讨论不表态而受到责难,他回答说:不要怕孤立,怕什么?不要怕。这是《红旗》杂志公开与邓小平,陈云,胡耀邦所提出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问题对着干。之后,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红旗》杂志没有介入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不仅把所发表的文章中有关真理标准的内容删掉了,而且还在继续发表坚持毛泽东思想的文章。自5月开始的真理标准大讨论,至11月达到高潮。《人民日报》发表了大量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文章。可是,《红旗》始终无动于衷。 
        这时候邓小平,胡耀邦已经决心要把《红旗》拉下马!
        中央工作会议召开的第二天,即11月11日,《红旗》杂志编辑部向中共辽宁省委第一书记任仲夷约稿。这位总编辑得知后吩咐说,一定要跟任仲夷讲清楚,华国锋说的思想再解放一点,是指提高毛泽东思想的地位,没有别的意思,文章不要介入当前正在开展的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
        8月,《红旗》杂志编辑部约谭震林写一篇有关毛泽东在井冈山时期的文章。谭震林虽然同意了,但坚持要写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论述毛泽东思想是从实践中来,又经过实践检验的科学理论。《红旗》杂志总编辑看了初稿后,要求把真理标准的这部分删掉。可是,谭震林在修改文章的时候不仅没有删去这一部分内容,反而在文章的开头强调了毛泽东思想的形成和发展,是不断总结经验,不断接受实践检验的结果。他还给编辑部写了一封信,其中说道:“文章只做了一点小的修改,主要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问题,这一点原文上是有的,只是不够突出,不够明确,我把它加强了。”
     接到这样的文章,《红旗》杂志总编辑当然不发表。于是,他建议:请谭震林删去有关真理标准的内容,因为《红旗》杂志是坚持毛泽东思想的政治阵地。
     邓小平听后大怒在批示中要求《红旗》杂志卷入讨论,他说:我看这篇文章好,至少没有错误。我改了一下,如《红旗》杂志不愿登,可以送《人民日报》登。为什么《红旗》杂志不卷入?应该卷入。可以发表不同观点的文章。
        考虑到真理标准问题是当时理论上的一个重大问题,社会上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有些人据此猜测中央内部发生了重大分歧,“相当多的人看到这种情况更加心有余悸”,在地方工作的干部感到思想上的混乱,“已成为影响大治,影响团结的大问题。”邓小平说,现在报纸上讨论真理标准的问题,讨论得很好,思想很活泼,不能说那些文章是对着毛主席的,那样人家就不好讲话了。他还谈到了对毛泽东的评价问题,说我们不能要求伟大领袖、伟大人物没有缺点和错误,那样要求不是马克思主义者的态度。外国有人问我,对毛泽东的评价,可不可以像对斯大林评价那样三七开?我肯定地回答,不能这样讲。
     几天之后,也就是12月2日,《红旗》杂志总编辑对“不介入”真理标准讨论作了解释。他说,在真理标准的讨论过程中,有些文章的内容直接或者间接地提到了毛泽东同志,这就有可能引导人们去议论毛泽东的错误。所以,我认为这是不恰当的,后果也不好。真理标准作为一个理论问题,可以认真讨论,允许发表不同的意见。他承认,《红旗》杂志在这个问题上的不表态,并且解释说,国外对中国局势的猜测,《红旗》杂志迟迟没有表态固然也有一定的影响。但是,从国外猜测的内容来看,主要是说我们在实行“非毛化”,在批判毛泽东的错误,这不是《红旗》杂志能够负责的。
        中央工作会议于12月15日结束,会议对真理标准的争论,有人称之为“整个争论的决战取胜阶段”。会议结束后的第二天,胡耀邦找《红旗》杂志总编辑和其他几位反对真理标准讨论的人谈话,批评了他们的错误。胡耀邦直言不讳地说“真理标准的讨论是思想路线、思想方法的争论,在这场争论中,你们犯了错误,起了很大的障碍作用”。

       1981年6月,十一届六中全会作出了《历史问题决议》,标志着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的结束。

        1988年6月,邓小平决定创办《求是》,作为特色复辟资本主义前沿司令部的理论喉舌
       1988年5月30日,特色党决定“为适应改革开放新形势的要求,委托中共中央党校创办全党的理论刊物《求是》杂志。”同年6月16日,《红旗》在出版最后一期(1988年第12期)后停刊。

20160527071040042.png
《红旗》杂志终刊号

       后来的《求是》总编辑苏星主持了《红旗》杂志的最后几期的工作,在按计划继续出版《红旗》杂志的同时,新刊物的筹备工作同时展开。《求是》刊名是邓小平所题。
      《求是》这个刊名是李瑞环的创意。那是1988年上半年正在开人大常委会时,胡启立坐在李瑞环身边,拿着一个写了一大堆刊名的单子琢磨。胡对李说,新刊还没有一个好名字。李想了一下,就在那个单子上写了两字:求是。这两个字后来被中央采纳了。
      1988 年4月30日,苏星回答了新华社记者的提问“《红旗》改为《求是》的主要原因是为适应改革新形式的需要。而以求是为刊名,更符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也更符合理论刊物的性格。”

      《红旗》与《求是》有些什么不同?
       第一,将《红旗》改名为求是》,是资产阶级精英们“淡毛” 运动的一个组成部分。因为中国人民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已经将革命、共产主义、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融合在一起,人们提起《红旗》,看到红色,就会自然而然地想起毛泽东,想起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想起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想起革命。现在将《红旗》更名了,断了念头,他们以为,久而久之,就能将毛泽东、将马列主义、将无产阶级革命淡出到人的大脑之外去。

       第二,将《红旗》改名为《求是》,可以鱼目混珠,可以将资产阶级黑货戴上红色面钞蒙骗党员和群众。实事求是是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精髓,表面上《红旗》与《求是》是一致的,实质上资产阶级精英是在指责社会主义者只知道马列主义者坚持的是马列主义死的教条,他们才是实事求是的,社会主义者是死的马列主义教条主义者,他们才是活的马克思主义。
       第三,资产阶级精英把握宣传大权,把自己独立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新阶段。把自己打扮成与马列毛齐名甚至是比马列毛高明的无产阶级革命领袖。 过去,人们把仁人志士誉为“明人”,并说“明人不做暗事” 。资产阶级精英们既然也想做“明人” ,何必又要做鬼事呢?这更说明他们心里有鬼,他们暗藏杀机,他们是一帮见不得人的妖魔鬼怪!

45

主题

50

帖子

19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5
苍穹 发表于 2016-6-7 05: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旗》被停刊,是因为走资派心虚。

45

主题

50

帖子

19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5
苍穹 发表于 2016-6-7 05: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旗》杂志拒绝参与真理标准的讨论,当时的总编辑是谁?向他致敬!

649

主题

1147

帖子

388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83
 楼主| 解放 发表于 2016-6-12 13: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苍穹 发表于 2016-6-7 05:43
《红旗》杂志拒绝参与真理标准的讨论,当时的总编辑是谁?向他致敬!

当时《红旗》杂志的总编辑是熊复,但同志们不必向他致敬,因为熊复是想参与真理标准讨论的,有领导同志要求《红旗》杂志不要参与。熊复因此事还“承担了责任”,作了自我批评。

0

主题

5

帖子

1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4
qianjin126 发表于 2016-7-10 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最大的走资派是谁?大家都明白。

14

主题

62

帖子

55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51
不周山下 发表于 2016-8-14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中说:“实事求是是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精髓,”
这话不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8-12-18 23:23 , Processed in 0.156657 second(s), 1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