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698|回复: 0
收起左侧

斯大林的“如果”和托洛茨基的“坚定”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2万

帖子

5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2758
杜鹃山 发表于 2016-4-15 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近日,有托派在“斯大林的‘巴库神话’和伪造的联共(布)党史”一帖中这样说:

    如果说1905年革命期间斯大林并不是一个坚定的积极的(布尔什维克)参与者,而又如何谈得上斯大林从1904年到1912年是巴库布尔什维克党组织的主要领导人和巴库工人运动的主要组织者之一?如果直到1905年下半年,第比利斯地区尚没有建立布尔什维克的党组织,斯大林如何领导巴库党组织发动十万工人的总罢工?(当时高加索地区孟什维克的党组织要强大的多,也实际掌握着工会和工人,见索引文)如果斯大林的所谓1909年“巴库倡议”真对当时布尔什维克全党具有现实指导意义并付诸实施,为何1910年前后(巴库倡议之后)布尔什维克的力量在高加索地区和俄罗斯其他地区一样陷入全面地溃败中,“下降的程度甚至比其他地方更剧烈”?为何在1920年代前,尤其是十月革命前在布尔什维克内部几乎看不到对于“巴库倡议”的记忆和赞颂,如果这真是一个重要的经验指导,如果不为广大的布尔什维克知晓,又何谈其历史作用?斯大林直到1912年才第一次因为列宁处于路线斗争的考虑被补选进入中央委员会,那么之前身处基层的斯大林又如何能一次次地影响布尔什维克的中央决策?十月革命前,斯大林本人反对发动起义寄望于与克伦斯基政府继续合作,直到列宁在党内的再三坚持才改变初衷,而且他在十月革命中远谈不上“发挥领导作用”。

    一连串的“如果”,数不清的问号……令人不禁回忆起电影《列宁在十月》中列宁的一段台词:这些可怜的悲观主义者(托洛茨基主义者?),在这里不断地问我们,“假如,若是?假如,若是?……”,于是乎会使人想起来一句格言,“一个傻瓜所能提出来的问题,比十个聪明人能解决的还要多十倍”!

    其实,事情很简单,只要拿出斯大林在1901年至1913年期间,以及1917年,发表在报纸、杂志、传单、党内刊物上的文章,以及他给布尔什维克党中央和列宁同志的信,就足以看出斯大林究竟是不是一个坚定的布尔什维克和革命运动的领导者了。尽管他在个别问题上、一段时间内,曾经和列宁有过不同的看法,但这在党内是允许的,而且他也很快地纠正了,站到了列宁的一边,这包括所谓“土地纲领”和“四月提纲”问题。

    上面说的斯大林在这一时期的文章、信件等,都收集在《斯大林全集》第一、第二、第三卷里,不知那个喜欢不断地问“如果,怎样?如果,怎样?……”的托派分子,看到过没有,如果没有看过,去找来看一看怎样?如果光是凭空地猜想、推测、臆断,又怎样能说服别人呢?
    别的不说,只要看看你的那些“如果”和“问号”之间,有没有客观的因果联系,是不是经得起事实的考验,就可以知道你还必须去进修一点起码的逻辑学常识了。

    至于要知道托洛茨基在差不多同一时期究竟“坚定不坚定”,那不妨来看一看列宁同志为他写的一份“小传”吧:

    参加俄国马克思主义运动较久的人,都很熟悉托洛茨基这个人物,所以用不着对他们多说了。但是年轻一代的工人不知道他,所以不能不谈一谈,因为他对于那些事实上也动摇于取消派和党之间的五个国外小集团来说是一个典型人物。
  在旧《火星报》时期(1901—1903年),给这种在“经济派”和“火星派”之间跑来跑去的动摇分子起了一个绰号:“图希诺的倒戈分子”(人们曾这样称呼俄国混乱时期那些从一个阵营跑到另一个阵营的军人)。我们考察取消主义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一定的思潮是在许多年来生长起来的,它同二十年来马克思主义运动历史上的“孟什维主义”和“经济主义”是一脉相承的,是同一定阶级即自由资产阶级的政策和思想有联系的。
  “图希诺的倒戈分子”自以为超乎一切派别之上,其唯一根据就是他们今天“借用”这一派的思想,明天又“借用”另一派的思想。在1901—1903年间,托洛茨基是个激烈的“火星派分子”,所以梁赞诺夫把他在1903年代表大会上所扮演的角色称为“列宁的棍子”。1903年底,托洛茨基成了一个激烈的孟什维克,就是说,他从火星派方面跑到“经济派”方面去了;他宣称:“在旧《火星报》和新《火星报》之间横着一道鸿沟。”在1904—1905年间,他离开孟什维克而采取了动摇的立场,时而同马尔丁诺夫(“经济派”)合作,时而标榜荒唐的左的“不断革命”。在1906—1907年间,他接近布尔什维克,而到1907年春天又自称和罗莎.卢森堡见解相同。
  在瓦解时代,他经过长久的“非派别性的”动摇之后,又向右转了,在1912年8月同取消派结成了联盟。现在,他又离开了取消派,但实际上还是在重复着取消派的所谓思想。
  这种典型带有过去历史阶段和历史形态渣滓的特色,那时俄国群众性的工人运动还处于沉睡状态,任何一个小集团都可以“自由地”自命为派别、集团、派别组织,一句话,自命为可以同他人谈论联合的“强国”。
  必须使年轻的一代工人十分清楚他们是在同什么样的人打交道,这种人抱着一种难以置信的野心,根本不愿理睬党从1908年起就确定和规定了对取消主义的态度的决议,根本不愿考虑实际上已经使大多数人在完全承认上述决议的基础上统一起来的俄国当今工人运动的经验。
——摘自列宁《论高喊统一而实则破坏统一的行为》(19l4年5月)。《列宁全集》第25卷第215—216页

    是的,托洛茨基在俄国革命中确实很“坚定”,是一个坚定的“图希诺的倒戈分子”,坚定地从激烈的“火星派分子”变成激烈的孟什维克,又坚定地变成采取动摇的立场,又坚定地变成标榜荒唐的左的“不断革命”,又坚定地同取消派结成了联盟,又,又……

    在列宁的这篇文章里,还有关于托洛茨基的许多“警句”:

  .闪光的东西不一定都是金子。托洛茨基的词句虽然灿烂夺目,娓娓动听,可是没有丝毫内容。
  .玩笑少开(虽然对于托洛茨基的这种令人难以忍受的清谈,唯一客气的回答方法就是开开玩笑)。
  .托洛茨基非常欢喜“以博学的专家的姿态”,说些夸张漂亮的词句,给历史现象作些抬高托洛茨基身价的解释。
  .看到这样的东西,人们不禁要问:这种喊声是不是从疯人院里发出来的?
  .托洛茨基的“非派别性”,就其最肆无忌惮地违背大多数工人意志这一点来说,恰恰就是分裂主义。
  .我们的对手的经验证明我们是正确的,证明同取消派一起共事是不可能的。
  .托洛茨基在他的新杂志上,极力不谈自己观点的实质。……正因为如此,我们指出,他企图成立独立的组织,而又不亮明它的思想政治面貌,这是最坏的派别活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7-22 05:12 , Processed in 0.076918 second(s), 12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