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2851|回复: 0
收起左侧

高干子女的特权思想与资本主义复辟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2万

帖子

5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3375
大圣归来 发表于 2016-4-14 06: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者:向东辉 发布时间:2016-04-10



(原载《春雷》砸烂干部子女集中制、批判“联动”思潮专刊续编,1967年12月;首都八一学校东方红公社主办)


  代序


  高于子女有很多是好的,比较好的,在群众的大风大浪里锻炼,可能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也有一些是不大好的,或者很不好,甚至要走修正主义的道路。不做阶级分析,不把事物一分为二,只醉心“高干子弟要掌权”,这是完全脱离了无产阶级轨道,完全同毛泽东思想背道而驰。我们要按照毛主席提出的五条标准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为什么因为是高干子女,就一定要掌权?难道因为他们的血统高贵吗?       
 


陈伯达:一九六六年十月十六日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前言



  “对联”、“自来红”、反动血统论这股反动思潮曾在中学大肆泛滥,流毒全国,把许多中学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打入冷冷清清的境地,几乎扼杀了许多中学的文化大革命运动。



  但是,同志们是否发现,各个学校受反动血统论的影响程度很不一样。请看,在南京,反动血统论贯彻最甚的学校是:南师附中、宁海中学、九中、十三中……,在北京是八一学校,清华附中、北大附中、一零一中……,这些学校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高干子女多!看北京,血腥镇压革命群众的帮凶西、东、海纠是以高干子女为骨干的,臭名昭著的反动组织“联动”也是以高干子女为主力的。与此同时,在一些高干子女少的学校里,反动血统论却不能如此放肆地泛滥,而抵制这股逆流的左派中坚就是工农子女。这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呢?老实说,就是很大的一部分高干子女最“热衷”,最“积极”,最富有创造性地贯彻推行了反动血统论,这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现实,也是阶级斗争的一个规律,为什么这一部分高干子女特别热衷于反动血统论呢?可以一言以蔽之,文化大革命从根本上触动了刘邓及刘邓路线带给这部分高干子女的既得利益——特权,而反动血统论恰好又迎合了这些高干子女灵魂深处的“私”字——为保卫这种特权而战!



  代序里陈伯达同志的话,就是我们对高干子女的基本分析、基本估价。我们不可忽视其主流方面的东西,也不可将其非主流方面的东西看成主流方面的东西。高干子女中有的人“甚至要走修正主义的道路”,这是非主流方面的东西,但是文化大革命中的情况已把这方面迫切地提到了议事日程上来了。  


            
高干子女与特权



  毛主席教导我们:“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毛主席又说:“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思想。”



  高干子女生长在革命家庭,从小受到革命前辈无产阶级思想的熏陶,在社会上又受到了光焰无际的毛译东思想的教育,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是具有一定的无产阶级感情的(即朴素的阶级感情),是要革命的。



  但是,我们是生活在阶级社会中的,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正在激烈地争夺下一代,我们决不能被某些表面现象迷住眼晴,把复杂的阶级斗争看得太简单了。



  高干子女所处的经济地位如何呢?他们的经济地位是很高的,生活条件远远超过了工农劳动群众及其子弟。他们从小脱离劳动,脱离劳动人民,过着优裕的世外桃源的生活。他们不能吃苦耐劳,不适应艰苦的生活。毛主席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说:“我们要分辩真正的敌友,不可不将中国社会各阶级的经济地位及其对于革命的态度,作一个大概的分析。”确实如此,高干子女的经济地位使他们在思想上与工农群众有了很大距离。



  如此高的经济地位,对于只有一定的朴素的阶级感情的人来说是一颗威力很强的糖衣炮弹,在一定的情况下,它甚至完全可以决定极小部分高干子女对待革命的来自无产阶级反面的态度。



  高干子女在政治上尤为特殊



  由于他们出身的关系,他们可以进入所谓“干部子女小学”(典型的修正主义学校),或其他具有种种特权的学校。他们进出都有小轿车或专车接送,听到的是一片颂扬声,得到的教育就是“将来当总理、元帅、部长”而决“不能去种地、做工、卖酱油醋。”既与世隔绝,又凌驾于世,样样与众不同,幼小的心灵里早已埋下了“非凡的,自视高贵”的种子。在那样的学校里,不少人以自己的出身炫耀,互相比父母的“官”职。从那样的小学出来,然后稳笃笃地上中学和大学。在这样的学校里,很容易入团入党。由于出身高贵,教师,校长也乐得巴结,许多人就以本校本班高干子女多而觉得光彩,这愈发使他们自视高贵的心理得到滋长。他们还有着其他许多特权,别人没有的东西,他们能有;别人不能去的地方,他们能去,他们可以看内部文件,可以看内部电影(多半都是一些色情的,颓废的),常有小道消息,甚至可以强迫别人接受自己的意志……,这一切都与众不同。由于旧的习惯势力的影响,人们往往把他们看得很了不起,他们往往也因此而产生“血统高贵”的思想。



  必须指出,他们所处的这种地位并不一定是他们自己要求的,也不一定是他们的父母硬要给他们的,这是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了复辟资本主义,培养资产阶级的接班人强加于他们的。但是他们客观上处于这种地位,而这种地位必然要对他们的思想起很大的作用。



  毛主席告诉我们:“我国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谁胜谁负的斗争,还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解决,这是因为资产阶级和从旧社会来的知识分子的影响还要在我国长期存在”。“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毛主席又告诉我们,人的认识过程是这样的,人生活在那个事物的环境中:“无数客观外界的现象通过人的眼、耳、鼻、舌、身这五个官能反映到自己的头脑中来,开始是感性认识,这种感性认识的材料积累多了,就会产主一个飞跃,变成了理性认识,这就是思想。”在阶级斗争尖锐,曲折,复杂的社会中,被打倒的资产阶级,地富反坏右正在时时刻刻,千方百计地用“私”字腐蚀群众,征服人心。按照这个规律,一些高干子女由于生活上,政治上长期的特殊化,就会形成“血统高贵,贵族自居,特权有理”的思想。长期政治上的一帆风顺,青云直上,生活上的优裕,就会形成政治思想上的满足和怕苦,害怕艰苦的思想改造,追求更加特殊化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这些就是高干子女身上非无产阶级烙印的集中表现和特征,归结到一点,就是由其特殊地位所决定的“私”字。



  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以后,由于资产阶级分配制度,法权残余,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以及帝国主义存在的这个外部条件,在社会主义国家内部存在着新形式的尖锐的阶级斗争。以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主要力量所形成的新资产阶级对广大人民实行新式的剥削与压迫,引起了压迫与反压迫,剥削与反剥削的阶级斗争。在一定的条件下,这些人会形成一个与人民利益尖锐冲突的特权阶层。



  由于政治经济上的特殊地位,更重要的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长期打着“红旗”反红旗地推行修正主义,使很大一部分高干子女不能接受群众斗争风雨的洗礼以树立无产阶级的世界观,接受毛泽东思想,而往往会接受特权思想等等修正主义思想以至成为修正主义接班人,形成新的特权阶层。


这个特权阶层就是新兴的资产阶级或新兴资产阶级的幼芽。
这种新兴资产阶级,被推翻的资产阶级,地富反坏右分子就是复辟资本主义的优良的社会基础。   


          
高干子女与反动血统论



  高干子女由其特殊地位而决定的非无产阶级烙印,势必会在阶级斗争的大风浪中表现出来。在这场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中,在社会主义革命的新阶段,这一烙印便尖锐集中地爆发出来了。



  毛主席亲自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敲响了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丧钟。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本能地感到自己末日的到来,他们抛出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千方百计地要扑灭群众斗争的烈火,达到保护自己,保反动势力的目的。这些反动家伙,以其特有的敏感,看中了高干子女的弱点,他们伸出了黑手,要利用高干子女来替他们镇压文化大革命,他们炮制了反动血统论,利用高干子女抛出去。……

反动血统论是什么货色呢?其实质是利用特权思想来压制群众,打击革命群众,来保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保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保资产阶级的旧制度。这是一条彻头彻尾的修正主义路线,它的本质就是唯心的,形而上学的,一个字“保”,或者说就是复辟资本主义。从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是一整个历史时代。只要这个时代没有结束,剥削者就必然存在着复辟希望,而这种希望就会变为复辟的尝试。被推翻的剥削者不会料到自己会被推翻,他们不相信这一点,不愿想到这一点,所以他们在遭到第一次严重失败以后,就以十培的努力,疯狂的热情,百倍的仇恨投入战斗,为恢复他们被夺去的“天堂”,为他们的家庭而斗争,他们的家庭从前过着那么甜密的生活,现在却被“平凡的贼民”弄得破产和贫困,(或者弄得只好从事“平凡”的劳动)。(列宁:《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第二十五页)



  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本质就是批判的、革命的、造反的,它是生气勃勃的,最先进的。反动血统论的本质就是一个“保”字,因此是落后的、垂死的东西。



  “反动血统论”最大的市场在哪里?就在一些高干子女那里,正是他们最热心地鼓吹与推广这种路线。   为什么很大一部分高干子女这么愿意接受反动血统论呢。从客观上讲,这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有计划、有目的地对他们长期进行修正主义教育的结果。从主观上讲,所谓“自来红”正迎合这一部分高干子女灵魂深处的私字。



  共产主义社会虽然消灭了阶级,但是在发展的过程中也会有某种“既得利益集团”的问题。他们安于已有的制度,不愿意改变这种制度。在共产主义社会里尚且如此,社会主义社会里又何尝不如此呢?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要推翻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剥削阶级意识形态,它在开始的时候,就已从根本上动摇了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为代表的特权阶层,剥削阶级统治。而“自来红”思想,反动血统论正是在宣扬“特权有理”,宣扬“资产阶级专政有理”,宣扬“不要思想改造”,来保住他们的特权,保住带给他们这种特权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头脑中的资产阶级世界观,和政治经济上的特权地位,使他们本能地不理解,敌视以至反对毛泽东思想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在文化革命中有些高干子女贪污腐化,损公肥私,抄家归己,挥霍人民财产,破坏公共财产,不把毛泽东思想放在眼里,不重视思想改造,专横跋扈,压制群众等等表现,即得到证明。不少高干子女认为“反动血统论”很合胃口,便捧住不放,爱若至宝了。马克思教导我们:政治经济学所研究的材料的特殊性质,会把人心中最激烈最卑鄙最恶劣的感情,代表私人利益的仇恨,召唤到战场上来反对它。毛泽东思想的反对派的卑鄙的自私自利,抑制不住他们对文化大革命的仇恨心,极少数高干子女就成了资产阶级可怜的铁杆卫道士。



  高干子女头脑中的非无产阶级烙印就是反动血统论大肆泛滥的思想根源。而过去在彭真反动路线的统治下,工农子弟和部分干部子女受压抑的情况和文化革命初期工农革干子弟起而大造其反的情况便是这条反动路线大肆泛滥的时代背景。在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挑动下,这条反动路线便泛滥成灾了。



  “保”,这就是反动血统论的实质,就是反动血统论的全部内容。
  而那些未能改造好的高干子女在运动中大保特保的表现也就成了历史的必然。  
  现在,这是这些高干子女破私立公触及灵魂的时刻了!  


        
高干子女的特权思想与资本主义复辟



  稍微注意一下上便可以看出,那些高干子女多的学校,都是过去的“重点”学校,质量“高”的学校,如南师附中、宁海中学、九中等等。为什么重点学校里云集高干子女呢?



  什么“重点”学校,什么质量“高”,说穿了,就是升学率高。比起别的学校来,它的修正主义毒素要更多些,给学生灌输的资产阶级货色也更多些。但为什么大家都拼命投考这种学校呢?就是因为在我们的社会主义社会里“资产阶级虽然已经被推翻,但是他们企图用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来腐蚀群众,征服人心,力求达到他们复辟的目的。”剥削阶级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旧思想还在泛滥,腐蚀我们的群众,也腐蚀着我们的干部。



  大家都想进“重点”学校,可“重点”学校里所多的就是高干、高知子女。高知子女从小在家受到“唯有读书高”思想的影响,会啃书。他们凭借自己的所谓“优良”成绩和彭真的阶级路线被修正主义学校选中了。学校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了自己的私利,为了从党、政、军上层中寻求他们的代理人和保护人,往往对高干子女百般庇护和怂恿,企图通过他们来谋求与其父母的某种特殊联系,因此对他们一般是不排挤的,有的甚至可以营私舞弊,通过开后门等不正当的方法吸收他们。



  在这些学校里,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他们究竟选择谁来做培养修正主义的苗子呢?他们所注重的,就是某些出身不好的人和某些高干子女。



  有人说,在修正主义统治下的学校都排斥打击工农革干子女,这话是不完全确切的。那样的学校主要打击排斥的还是工农子女。从招生、考试、升留级这一系列制度都是大力排斥工农子女的。有多少工农子女无法迈进“重点”学校的大门!这只要看这些“重点”学校,到底有几个工农子女,而高干子女的百分比又是多少。修正主义学校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过去大肆鼓吹彭真的“重在表现政策”,使某些出身不好的人不是真正进行思想改造,只是一心想往上爬,走白专道路。他们就想通过这条途径,培养大量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逐步实现资本主义复辟。这种手段比较露骨的。近年来,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以来,广大革命师生,红卫兵小将把这一套打得稀巴烂。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见通过这条路进行资本主义复辟指望不大了,他们就把更大的赌注和希望寄托在利用一些高干子女形成新的特权阶层,使社会主义向资本主义蜕化变质上面。

尤其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有些高干子女,如前所述,从小就产生了特权思想,加上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居心险恶地抓住他们的弱点,利用“自来红”,利用反动血统论进行蛊惑,更使他们产生“贵族自居,血统高贵、特权有理”的思想。在这种思想支配下,他们不学毛选,不改造思想,蜕化为修正主义分子,成为一小撮骑在广大革命群众头上的“精神贵族”,忠实地充当了刘、邓反动路线的打手,给革命事业带来了很大损失。在目前,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和资产阶级代表人物都把更多的复辟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这些高干子女的特权思想便成为刘、邓复辟资本主义的社会基础了。因为这些人出身好,父母的职位又高,更易迷惑人,更容易在红旗的掩护下进行资本主义复辟。

比起培养那些出身不好的人做修正主义苗子来,这种做法就具有更大的欺骗性、危险性和可能性。
  必须明确指出:反动血统论以及由此而产生发展的一系列反动理论的要害问题就是背叛无产阶级专政,背叛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搞资产阶级专政、搞资本主义复辟。


  反动血统论在文化大革命中大肆泛滥,正是作为镇压革命、保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保刘、邓用的。表面上它大长“红五类”子女的志气,为无产阶级夺权,实质上是搞资本主义复辟,为修正主义夺权。你不相信吗?请看文化大革命中的现实吧。在学校里,凡是高干子女凭借“反动血统论”专权的,都实行了白色恐怖,压制了一大批革命群众,把中学里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搞得冷冷清清。这就是在小范围内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帮助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镇压了革命的群众运动。如果一旦他们掌了权,在大范围里,岂不就是实行更大规模的资产阶级专政了吗?长此以往,资本主义复辟的实现将不用很长时间了。毛主席教导我们:为了保证我们的党和国家永不变色,需要培养和造就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并且提出了做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的五条标准。不按这五条标准去培养接班人,而是高干子女靠“反动血统论”专权,那我们的党和国家就会变颜色。其根本原因在于“反动血统论”是反毛泽东思想的,是彻头彻尾的反动的历史唯心主义的。靠这个起家只可能是亡党、亡军、亡国。


元旦社论说得很清楚:“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要放手发动群众,斗垮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进路的当权派和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革除一切剥削阶级的旧东西。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则要压制群众,保护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保护一切剥削阶级的旧东西。一个要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一个要保存资本主义的旧秩序。一个要革、一个要保,这就是两条路线斗争的实质。”和“自来红”“反动血统论”之类东西的斗争,也就是这样两条路线的斗争,它是关系到“要不要无产阶级专政,关系到革命事业的方向和前途的大向题。”如果我们不把两条路线的斗争进行到底,那么中国就要变颜色,资本主义就会在中国复辟,千百万人头就要落地。



  毛主席早就英明地指出:“绝不要实行对少数人的高薪制度。应该合理地逐步缩小而不应当扩大党、国家、企业、人民公社的工作人员同人民群众之间的个人收入的差距。防止一切工作人员利用职权享受任何特权。”苏联的资本主义复辟也正是因为形成了一个高踞于劳动人民头上的精神贵族,特权阶层。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正是要扫除一切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我们难道还不把反毛泽东思想的特权阶层砸个稀巴烂吗?



  同共产主义革命进程中必然会出现修正主义一样,特权阶层的出现也绝不是偶然的。对高干子女说来,如果不认真学习毛主席著作,不和工农群众相结合,那就会站在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一边,保自己的既得利益--特权,保爹保妈,保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免得自己变“混蛋”而永远以“血统高贵”者自诩。一句话,就是私字当头,变成老保,不敢造反或至多在学校里造反,待到造反触及到自己和他们的家庭及其特权阶层的时候,就又变得保守起来,自己不敢革命,还用反动对联,反动血统论阻挠别人革命,把同学打成“反革命”“混蛋”,甚至顽固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保护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过关。



  然而革命潮流毕竟是不可阻挡的。在毛主席的伟大号召下,对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群众性的批判运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一些没有教育好的高干子女也就自然会抵制批判,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他们大骂“右派翻天”,“崽子翻案”等等。如不好好学习老三篇,丢掉私心杂念,丢掉反动血统论,放下臭架子,坚决站到毛主席这边,则必然滑到同党对立的地步上去,北京极个别的高干子女变为反革命分子便是先例。这也说明了任何人都必须时刻按毛主席指示办事,好好改造思想,决没有什么“自来红”。


某些高干子女的家长,“太过分了。这也就是那个‘长安君’的问题。这个重器是什么?‘位尊而无功,俸厚而无劳,而挟重器多也。’他们的重器是什么?自行车、照像机、收音机、有的还坐小汽车,最重要的还是他们父母的级别。有的人认为这是爱儿女,实际上是害了他们。要把我们的子女,教育成一个真正的革命接班人,是不太容易的。因为,一方面是我们自己的教育,另一方面有社会的影响。……我们不是代表剥削阶级,而是代表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但如果我们不注意严格要求我们的子女,他们也会变质,可能搞资本主义复辟,无产阶级的财产和权力就会被资产阶级夺回去。”(摘自江青同志4月12日在军委会议上的讲话)


  写到这里,我们想起十四年前,总理对一些干部子女语重心长的谈话。总理特别提出了满清八旗子弟的教训,来教育这些干部子女。



  八旗军是大清帝国统治政权的基本力量



  可是待全中国统一于清室之后,八旗子弟堕落下去了,荒淫无度,迷财腐化,靠种族血统的高贵;攀官坐府、横道蛮世为所欲为,使得八旗军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正如史册上所记载的:“胤祯时代八旗兵丁已成赌搏、进戏园、酒馆、斗鸡、斗鹌鹑蟋蟀,雇人当差,放印子银两,典卖钱粮田地房产的游荡子和破落户,既不能自谋生计,又不能骑射当兵。”“终究兵虚马弱,器械如弓箭、刀抢、盔甲、火器等件,钝敝朽坏……春秋两操,视同儿戏。将不知阵势分合奇正,兵不知战斗坐立进退。”终于被轰轰烈烈的辛亥革命所淹没。


  历史上这类的教训实在太多了!



  今天,社会大变了,阶级关系大变了,封建统治阶级的政权组织形式彻底灭亡了,颠倒的历史被人民革命的洪流反转了过来。但是,这种反动的封建地主的血统论,却一直被那些反动的封建遗老以及资产阶级抱住不放,一旦风吹草动,他们就抛出这具僵尸来麻醉青年,将他们拉入反革命的泥坑。“联动”就是他们的典型殉葬品,而“联动”的骨干分子恰恰就是高干子女。



  历史的辩证法是无情的。看看今天那些正在堕落的高干子女,联想到昨天的“八旗军”及其子弟,每一个有革命志气的高干子女和革命同志,难道不应追忆十四年前总理的亲切教导,以满清八旗军子弟的衰落中汲取一些有益的教训吗?  


  早在几年前,毛主席就尖锐地指出了:我们的干部子弟很令人担心,他们没有生活经验和社会经验,可是架子很大,有很大的优越感。要教育他们不要靠父母,不要靠先烈,要完全靠自己。这就是对高干子女特权思想的最权威的批判。


  说社会主义社会中,人的地位决定于劳动和个人的能力,未必如此。聪明人往往出在地位低,被人看不起,受过侮辱,而且年青的人中。社会主义社会也不例外。旧社会的规律,被压迫者文化低,但聪明些,压迫者文化高,但总愚蠢些。在社会主义的社会的高薪阶层也有些危险,他们的文化知识多些,但是同那些低薪阶层比较起来,更感愚蠢些。我们的干部子弟就不如非干部子弟。



  毛主席告诉我们:“革命的或不革命的或反革命的知识分子的最后分界,看其是否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民众相结合。”只有在群众斗争的大风浪中锻炼,只有和工农群众相结合,才能真正树立无产阶级世界观,才能真正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



  我们必须指出,高干子女中有许多是好的和比较好的。想当初,“自由红”反动对联,谭立夫“讲话”泛滥全国的时候,就有一些高干子女勇敢地站出来,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坚决抵制了这股反动思潮。今天,更有大批的高干子女与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决裂,站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他们和革命派一起为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而战斗。他们中有的甚至是革命造反派的先锋与领导。同时我们深信,绝大多数的高干子女迟早会回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来的,在群众斗争的大风大浪里锻炼自己,争取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可靠接班人。


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要解决一个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伟大历史问题。


  伟大的群众运动迅速涤荡着一切旧时代的污泥浊秽,它也必将最终消灭特权思想——复辟资本主义的是“理想”的温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3-22 03:57 , Processed in 0.071440 second(s), 15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