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2126|回复: 1
收起左侧

怀念水陆洲老师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2万

帖子

5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2758
杜鹃山 发表于 2016-4-7 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怀念水陆洲老师


位卑未敢忘忧国

今天,是水陆洲老师的84周岁生日。可就在十天前,他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生与死,对于信仰马列毛主义的唯物论者而言,不过是自然规律而已。所以老师生前要求,不要搞什么告别仪式,不要开追悼会,甚至自己出国在外的小女儿也不要回来,“烧了完事”。

但是,水陆洲老师的离世,却令我悲痛万分!作为马列毛主义者,他是我们的战友和同志,但是对我而言,却是我认识文革了解当代历史的引路人,是给我释疑解惑诲人不倦的恩师!他的一生,写就了什么是生命不息奋斗不止,什么是矢志不渝!他的物质生命终结了,但是他用他的追求和奉献、用他的操守和精神,给我们这些革命的后来人树立了学习的榜样!

我是在思想转变后的第二个月开始接触到水陆洲老师的著作的。那是2008年的5月,作为一个刚刚抽身脱离小资产阶级思想阵营走向马列主义的我来说,对历史和文革有着太多的谜团需要解读。我如饥似渴的在网络上搜寻着,阅读着,思考着。很快我就找到了一个似乎专门为我而设的课堂:在乌有之乡有一个板块叫历史视野,我从该板块最新的文章题目开始阅读,一直浏览到该板块文章标题的第14页,这期间经常看到水陆洲老师更新的文革简论的章节。后来就直接查找水陆洲老师的专著,专心阅读起《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简论》来。

这一读就是一个多月,基本上每天阅读十个小时以上,并且经常向人推荐。

就是在这种学习中,我逐渐理清了历史的脉络,揭去了一个个历史疑团上的层层迷雾,理解了文革和毛主席,确立了自己人生的追求,成为一名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读过文革简论的同志都知道,简论一点都不简,甚至太过细致和繁杂。水陆洲老师几乎把能搜集到的所有资料,都尽可能包含在其中,以让读者在充分的事实证据面前脱离非毛化数十年来的巨大影响。

在专心学习文革简论的日子里,心里面总浮着一个疑问:水陆洲,他是谁呢?他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团队?他何以掌握这么多的历史资料?若是能联系到他该多好啊!

后来,终于从乌有之乡编辑同志那里获知了水陆洲老师的联系方式。原来,他并不是一个团队,而是一个人,也并没有接触官方历史档案的职位。是他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的将网络上能够搜集到的历史资料都去伪存真保存下来,日积月累,终成浩瀚的历史资料宝库!由此也可见,水陆洲老师身上那种锲而不舍的精神是多么顽强!他的信念是多么坚定和执着!

丰富的营养和快速的成长让我有太多感受和认识要表达,在我思想转变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我就写了三十多篇文章,有些文章还被长时间推荐置顶,产生了较大影响。

在追求社会主义的道路上,我们会本能的寻找同志。所以,我当时就想尽可能快的在生活中见到真正的志同道合的同志,互相学习互相激励,尽快的开展我们的事业。

与水陆洲老师的首次见面,就在我第一次利用年度公休假国内出游的时候。

那是2009年的10月7日,是我行程的第二站。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很晴朗的上午,早晨我和水陆洲老师通了电话,说好的是10点钟到他那里。他住的楼是一座旧楼,周围都是新建的楼房,对比起来很是显眼。他的家防盗门也很简陋,是那种从外面通过疏落的栏杆能看到屋里的那种,不过在里面也上了锁。我敲门之后,水陆洲老师正是从里面用钥匙打开门之后,迎接我进去的。也许是治安不大好的缘故才上锁的吧。

初见面时,我很是有些紧张,觉得自己太是个肤浅的小学生,而这样冒昧的打扰先生。不过,介绍完自己并向他提出几个问题之后,我就因为凝听和思考他的回答而逐渐的放松了。那次的见面,我非常懊悔于自己没有带录音笔,因为他有两个问题的解答一下子就解开了我心里很长久的疑问,而后来我却总是回忆不起来他具体的回答内容了。

在老师家里呆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就告别出来了。

后来我又去过水陆洲老师家两次。一次是2011年5月14日和工弩、天地良心、吴思毛同志去的,一次是同年9月12日和清源、大风等同志去的。
水陆洲老师没有跟儿女同住,而和老伴独自居住。不过,师母身体很差,疾病较多,肾病严重,还有心脏病,类风湿等。不管老伴的病有多重,水陆洲老师都是独立照顾她,包括做饭等家务,绝不愿拖累儿女。我记得去老师家里的时候,师母似乎都是静卧在床的。这也是我们没有在一起就餐过的主要原因吧。

就在2011年的11月末的一天,水陆洲老师跟我qq交流的时候,谈到为了纪念毛主席诞辰118周年要搞一次文革讲座,让我来主持,我很高兴地答应了。原本老师准备用八次讲座讲完,每周两次。可是在讲的过程中,大家都希望更加细致的来讲,八讲就远远不够了。后来就改作每周一次,从2011年12月7日一直讲到了2013年的7月31日,前前后后共讲了66讲。

2011年,水陆洲老师已经八十了,每次的讲座持续时间都在一个小时以上,在内容讲完之后,还要回答网友的提问,这需要进行细致的讲座准备。除此之外,他每天依然坚持浏览大量网络文章,并转发给其他同志,还依然继续修订文革简论。这需要耗费多么巨大的精力!何况,那时他还要独立照顾病重的老伴!

讲座中断之前,他却从来没有说过自己的劳累和身心疾病,直到2013年8月,他日益病重,不能正常讲话。直到今天,进行文革讲座的is语音频道还保留着当天的广告:因水陆洲老师身体原因,wenge讲座暂停。--13、08、07


                  
13年8月7日讲座暂停,我本以为真的只是一个暂停,水陆洲老师休养一段时间之后还会恢复的。谁知却再也没能继续!

最令我终生遗憾的是,2014年9月,在经历了好几次计划去长沙看望水陆洲老师都未能成行之后,我又一次开始了与各地网友沟通的国内游,希望一定要再见到老师。可是,9月12日身在邯郸时,面对深圳同志们的力邀(第二天是周六,大家都休息可以好好沟通),只好再一次放弃了看望老师的打算。现在想来,真是痛悔无及呵!

2015年春节时,我像往年一样给老师拜年,可是任凭我怎样高声、慢速地告诉他我是谁——位卑,小齐,山东小齐等等,他也只是一再重复道:你是谁?

后来,我再次打电话到他女儿家(他从13年7月开始住在大女儿家),大姐告诉我,从14年底开始老师就不大好了,现在已经确诊是阿尔茨海默病。我一下子就怔在了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怎么,那个思维敏捷、学识渊博、诲人不倦的老师,他的脑海里的记忆就这样逐渐逐渐远离他的意识了吗?再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的沟通交流了吗?这是怎样令人痛心疾首的事情啊!

原来,老师和师母感情极好,作为女儿的大姐都不曾见过俩人红过脸儿。2013年7月18日,师母最终因为肾衰竭去世,老师的身体从此每况愈下。现在想来,在师母离世之后,老师还做过两次讲座,我们却根本不知道他的生活状况!也正是这沉重的打击,让老师无法再继续讲座了。

而今,老师已驾鹤西去,留给我们的是无尽的思念,和数千万字的资料。《邓小平的晚年之路》、《学习毛泽东》、《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简论》等等这些倾注着老师无数心血的著作,还静静的等待着无数青年去汲取营养,提升认识,投身到伟大的重建无产阶级专政的事业中来。

是的,能告慰老师的,只有他毕生的追求成为千百万后来人矢志追求的事业!只有马列毛主义的红旗插遍神州的理想成真!而这,没有像水陆洲老师那样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精神、那样坚定执着的信念,是不会实现的!

老师回眸应笑慰,擎起自有后来人。让我们这些后来人继承老师的遗志,用我们的勇敢和坚韧、艰苦的付出和牺牲,高举起马列毛主义的革命红旗,在中华大地上再造就一个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朗朗乾坤!

安息吧,水陆洲老师!


二〇一六年三月十一日


0

主题

6

帖子

3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0
岸边的红枫 发表于 2016-7-11 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才知道情况。之前一直以为水陆洲先生住在海外。我也是在乌有之乡看到文化大革命简史,种种原因没有读完,现在网上也看不到了。水陆洲先生以一己之力,著此煌煌巨作,秉董狐笔,接踵太史,为后世遗千秋文章。着实让人钦佩敬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9-6-26 21:59 , Processed in 0.082877 second(s), 14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